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五十一章 蝶衣爸爸出卖柴志恒和灵儿
    月亮挂在天空的正中央,何尽道、卢俊亮在这条狭窄的小路和周围的村庄、山峰搜索了许多遍,都没有现柴志恒和灵儿的踪迹,甚至连地上的一根头都没有找到。?  愤怒、恐惧的何尽道火冒三丈,用脚朝路边的一块大石头踹了一脚来泄内心的愤怒和恐惧。大石块儿饱经雨水和洪水的侵蚀,表面十分光滑。何尽道的右脚顺着石块儿迅地向下滑。何尽道想要收回下坠的身体,无奈刚才用力过猛、身体向山坡下摔倒。旁边的卢俊亮故意放慢了伸出的双手,何尽道从山坡上向下滚去。“哎呦、哎呦”,何尽道抱着自己的头大声喊。何尽道的头碰到了几块儿石头,何尽道抱着头站起来,朝这几块儿石头踹了一脚。石块儿一块儿块儿坠落到山洞,何尽道放下捂着头的手,蹲下来察看石洞,石洞黑漆漆的。何尽道跳进山洞,一步步摸索着向前走去。卢俊亮看到下边有个山洞,带领着崆峒派弟子跟着何尽道走了进去。何尽道、卢俊亮站在这里,将压抑几天的愤怒和恐惧幻化为“哈哈”大笑。笑完后,何尽道和卢俊亮带着崆峒派弟子进了村子,村子中的人突然间看到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山村突然间来了这么多人,心里即是高兴又是恐惧。何尽道和卢俊亮让各自的弟子去山村里边询问柴志恒和灵儿的下落。村子里的人一个个摇头表示不知道。何尽道看了看卢俊亮,告诉卢俊亮这次他们必须来硬的,否则这些村民是不会说实话的。卢俊亮想了想,以山洞故意堵上的石块儿,应该是柴志恒逃跑时故意堵住了,如果不用强硬的方法,这些善良的村民是不会说出柴志恒和灵儿躲在哪里的,现在不得不采取这种粗暴、简单有效的方法了。何尽道和卢俊亮下令让崆峒派弟子将村子中的山民全部集中到山村中央的这片比较开阔的地方。村民们被崆峒派弟子连拉带拽、刀架在脖子上的围在了中央。何尽道将自己捕快的身份告诉了村民们,将柴志恒、灵儿和蝶衣三个人是通缉犯的身份告诉了村民。村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看看蝶衣的爸爸,看着正在逃窜的善良的蝶衣,看着柴志恒给蝶衣买的华丽衣服,再看看眼前这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的崆峒派人士,怎么都不觉得柴志恒、灵儿和蝶衣三个人是逃犯,反而觉得这帮捕快是坏人。何尽道又告诉村民说,如果谁有柴志恒、灵儿和蝶衣三个人的下落或者提供他们藏身的线索,县衙将奖励他们一大笔钱,说着从口袋汇中拿出五十两白花花的银子。村民们无动于衷地看着银子,一个个闭着嘴唇不语。何尽道看到村民这种表情,心里的怒火将脸烧的通红通红的。何尽道拔出宝剑,让崆峒派弟子拉出前边站着的一个胡子花白的老人,用剑顶着老人的喉咙,告诉老人说了有银子赏,不说用命偿。村民们看见老人被用剑指着,一个个内心惶恐,但仍旧没有一声言语,默默地看着眼前的老人和何尽道。老人抬起头,用平静的目光看着何尽道,何尽道被这平静的目光浇油了,告诉老者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在十下内老者或者村民再不开口,他必死!听完这句话,老者仍旧用平静的目光看着何尽道,何尽道看看默默不语的老者和村民,在没有到十下的时候,何尽道已经无法压抑自己的愤怒,一剑刺穿老者的喉咙,然后将头横切着从老者的躯体上割下。山民们看到老者死了,扶着身边的孩子一起跪下,向老者磕头。何尽道让崆峒派弟子将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带来,然后用同样的方法告诉山民,如果再不说,这个孩子就是下一个老者,直到山民们说出柴志恒、灵儿和蝶衣的线索或者直到村民们被杀光。村民们泪流满面、默默无语地看着被吓的“哇哇”大哭的孩子和何尽道。何尽道将剑抬到孩子头顶五十公分的地方,喊着“十、九......“何尽道喊一声,剑向孩子的头顶将一部分,喊道一的时候,剑距离孩子的头只有45公分。何尽道用尽力气,将剑要从何尽道的头中央劈开,剑即将挨着孩子头皮的时候,蝶衣的爸爸从人群中跑了出来,告诉何尽道他愿意说出柴志恒、灵儿和蝶衣三个人的下落,但何尽道要放了这个孩子和山民。何尽道微笑的答应了,说不尽放了他们,还会给蝶衣的爸爸大笔的赏银。何尽道开心的将银子塞到口袋中,环山村山民们看到蝶衣的爸爸这种做法,一个个对何尽道产生了鄙视,鄙视何尽道受了华山派那么大的恩惠,现在却出卖他们,即使他救了全村人的性命,他们也不会原谅他的。山民们嘈杂地辱骂着蝶衣的爸爸,说蝶衣的爸爸无耻、混蛋,不配做环山村的村民。蝶衣的爸爸拉住何尽道,说不用搭理那些不识抬举的村民,跟着他走去寻找柴志恒、灵儿和蝶衣。蝶衣的妈妈从人群中窜了出来,用胳膊拉住蝶衣的爸爸,告诉蝶衣的爸爸不能去,死了都不能去,那样他们一家都丢进环山村和历代祖宗的颜面。一道亮光从空中劈下,蝶衣的妈妈瞬间变为两半儿。蝶衣的爸爸踢开蝶衣的妈妈,带着何尽道和崆峒派弟子向西走去。环山村的村民们看见蝶衣的爸爸害死了蝶衣的妈妈,一个个骂蝶衣的的爸爸是个该死的贪财鬼,竟然为钱害死了自己的老婆。蝶衣的爸爸带领何尽道和崆峒派弟子从西边的一个出口出去了。这是一个狭窄的山口,山口里边长满了树木,蝶衣的爸爸带着何尽道和崆峒派弟子一个个横着身子才走出这条路口。走过这个路口,眼前出现一条两人宽的小山路。山路两边是险峻的高峰。向西走了五六里路,蝶衣的爸爸带领何尽道和崆峒派弟子向南走。越像上的山路越陡峭,何尽道喝斥蝶衣的爸爸,说你如果带错路或者欺骗他们,他必死无疑,蝶衣的爸爸告诉何尽道说,他怎敢欺骗他们,但是柴志恒、灵儿和蝶衣三个人藏肯定藏在偏僻的地方,怎么会藏到容易寻找的地方。何尽道、卢俊亮听了蝶衣爸爸的话,觉得有理,跟着蝶衣的爸爸继续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