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五十二章 蝶衣爸爸坠崖
    山路越来越陡峭,风吹的蝶衣的爸爸和崆峒派弟子摇摇欲坠。?  ?  ?   ? 蝶衣的爸爸回头看着怀疑他的何尽道和卢俊亮,说这里边的山势陡峭,变化莫测,过了这一段陡峭的山路后,就是一个山谷,里边有一个山洞,柴志恒、灵儿和蝶衣三个人就藏在那里。何尽道和卢俊亮半信半疑地跟着蝶衣的爸爸。太阳升到了天空的中央,蝶衣的爸爸想着蝶衣带着柴志恒和灵儿已经跑到很远的地方,蝶衣的爸爸站在悬崖边放声大笑。何尽道和卢俊亮看着放生大笑的蝶衣爸爸,知道他们上当了。但何尽道和卢俊亮不愿意接受这残忍的现实,强压住胸中的怒气问蝶衣的爸爸为什么笑,是不是快到柴志恒、灵儿和蝶衣三个人的藏身地点了。蝶衣的爸爸看着何尽道和卢俊亮,出一声冷笑,告诉他们说自己生命走到尽头了。蝶衣的爸爸伸出手,然后又缩了回来,纵身一跃,从悬崖上跳下来。蝶衣的爸爸在跳下悬崖前,想要伸出手拉下一个崆峒派弟子,但看到环山村的村民,最终收回了他的手。蝶衣的爸爸知道自己骗了何尽道和卢俊亮,如果他现在在杀了崆峒派一个弟子,那么这些愤怒的畜生肯定会报复环山村村民,全村的村民都要遭殃了。何尽道看着跳下悬崖的蝶衣的爸爸,踢起旁边一个石头,向蝶衣爸爸坠崖的地方踢去。何尽道在嘴里大声辱骂着蝶衣的爸爸和环山村的山民,说他们这些人看起来商量,如如此阴险狡诈,他一定要回去铲平环山村,将环山村的村民不论男女老少,全部杀死。何尽道告诉崆峒派的弟子,说回环山村铲平环山村村民。卢俊亮站在暴怒的何尽道面前,说现在已经被骗了,他们还是抓紧时间去向西追赶柴志恒、灵儿吧。何尽道愤怒的火焰在熊熊燃烧,哪里听的到卢俊亮的话,用手掌将卢俊亮推开,迈开大步向从原路返回环山村。卢俊亮急忙追上去,说环山村就这两个入口,柴志恒、灵儿一定是从西边逃走了,我们赶快去追吧,要不然因为那些贱民耽误了大事,他们怎么向掌派师兄交待。何尽道告诉卢俊亮,说这山路茫茫,到哪里去寻找柴志恒和灵儿,他要回去一个个杀了他们,让他们说出柴志恒和灵儿的下落,如果他们不说出来,全部杀光。卢俊亮心想这次就听何尽道的吧,毕竟这有着许多高山,他们两个人要到哪里去寻找他们,完全没有目标,耽误几个小时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何尽道和卢俊亮一阵风似的回到了环山村,一个个生拉硬拽地将山民重新集合起来。何尽道告诉山民说蝶衣的爸爸因为说虚假消息,已经被他们推入悬崖了,现在是给环山村村民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山民再不说出柴志恒、灵儿和蝶衣三个人的下落或者说虚假消息,这里的山民无论男女老少,一个个都必须死。环山村的村民们听到蝶衣爸爸坠崖的消息后,一个个流出痛苦又开心的泪水。环山村山民是好样的,他们这里的人从来不出叛徒,他们是误会蝶衣的爸爸了。他们为蝶衣的爸爸牺牲赶到伤心又幸福,蝶衣的爸爸没有为环山村村民脸上摸黑。何尽道一声令下,站在山民面前一个高举大刀的崆峒派弟子杀了一个年轻的男子,年轻男子的家人和环山村村民一个个失声痛哭。何尽道再问说不说,环山村的村民一个个摇头。何尽道说杀,拿大刀的崆峒派弟子举起大刀,向一个孩子头顶劈去,孩子的母亲抱着瑟瑟抖的孩子,一直飞镖打在大刀上,大刀被飞镖上雄厚的内力震飞了。大刀调转方向,迅地向何尽道脸上劈去,何尽道头向一边一歪,飞刀从何尽道身后的崆峒派弟子胸口穿过,插在了后边一个崆峒派弟子胸口。年轻的妈妈赶紧抱着孩子走到后边。何尽道和卢俊亮向西边望去,告诉崆峒派弟子追。小女孩儿拿着一个馒头,掰开一小块儿,拿到手心中央,递给信鸽,让信鸽吃馒头。信鸽一口一口吃碎馒头,吃饱后,信鸽看了看小女孩儿,拍着翅膀想要向蝶衣家飞去。信鸽的伤口仍然很痛,飞了一步就掉下来了。性格迈开双爪,一步步向门口跳去。小女孩儿心疼地看着信鸽,说你的伤还没有好,如果鸽子它想念自己家的话,等养好伤后,她会放它走的。鸽子好像听懂了女孩儿的话,看出女孩儿是一个善良的人,将绑信件的腿伸到小女孩儿面前,小女孩看到了鸽子腿上的信件,喊来爸爸、妈妈,说你鸽子腿上有个纸条。小女孩儿的爸爸、妈妈从鸽子腿上解开纸条,看着上边的字,一个个都不认识。小女孩儿的爸爸说,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扔到柴火堆里边,烧了算了。小女孩儿说不能,不能,这只鸽子通人性,你还是找个识字的人看看上边写的什么。小女孩儿的妈妈也说,如果纸条上写的是要紧的事情,他们把他烧了,耽误别人的事情,他们于心不安。小女孩儿的爸爸说她们说的对,但是这里的山民都不识字,找谁看这纸条上写的是什么内容了。小女孩儿突然想起一个人,说可以找她。小女孩儿的爸爸说在这个山村只有他们识字了,带着小女孩儿的妈妈和小女孩儿向村西边走去。蝶衣的爸爸正在给柴志恒讲环山村的来历和民风,这时候看见小女孩儿一家人走了过来,忙向他们介绍柴志恒。柴志恒向小女孩儿的家人问声好,小女孩儿家人也向柴志恒问好。寒暄后,小女孩儿问蝶衣姐姐在家么,蝶衣的爸爸告诉小女孩儿说和弟弟出去玩了。小女孩儿说有个纸条上,上边不知道写的什么字,想让蝶衣看看。蝶衣的爸爸说咱们村子里好久没有人写过字,你们从哪儿弄的写字的纸条。小女孩儿的爸爸将昨天晚上生的事情说给了蝶衣的爸爸。柴志恒听到信鸽和纸条的时候,直觉觉得肯定生了什么与自己有关的事情,告诉小女孩儿的爸爸说他识字,他可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