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五十三章 啸虎山布阵
    周庆海站在啸虎山山顶,看着远方的天空,心中想着过往的恩怨情仇,那些他生命中的恩人、家人、仇人一个个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断肠崖这个铭记他一声的地方,他的师娘惨死在那里,他的宝剑遗落在哪里。周庆海一声行侠仗义,为人光明磊落,究竟是谁在陷害他,为什么要陷害他。周庆海想起了慈祥的师娘,干涩的眼眶慢慢湿润了。在这个只有他自己的山顶,他可以不故作坚强,可以稍微放松下警惕。一群人马从天边遮天蔽日的向啸虎山本来,骑在马上的那些他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人一个个面孔狰狞,有的要悬宝刀,有的目光凶残,有的呲牙咧嘴,一个个贪婪的眼睛中闪烁着蛇形宝剑,口中不停地嚷嚷着为了天下武林,夺取蛇形宝剑,还天下一个安宁。人群、马匹、刀剑等纷纷来到啸虎山,向周庆海杀来。周庆海,一把把兵器以各种方式招招致命地向周庆海杀来。周庆海转过身,看着山下正在忙碌的林远海。林远海正在搬动一块儿一块儿圆圆的大石头,在山顶山有规律的摆好。大石头正好对着上山的路口。半山坡仅容一个人通过的路口被林远海用石头堵上了,堵住的石头上还系着一个粗粗的绳子,绳子在向旁边的山坡上延伸,向上延伸四五米的时候,在中间又被其他绳子系住,在山坡上有规律地向上排列。所有绳子的一段都系着一个削的尖尖的粗大圆木,尖对着半山坡唯一的通道。林远海气喘吁吁地走上山顶,告诉师父已经按照师父交待的一切布置好了。周庆海转过身,继续看着远方。周庆海问林远海,说有黄瓜的消息没有。林远海告诉周庆海,说黄瓜按照师父交待下山打探消息后,到现在还没有回音。林远海接着又说黄瓜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不如他下山打探下黄瓜和师父要的消息。周庆海心中算着日子,告诉黄瓜说不用下山了,黄瓜在无人谷生活了十年,音容笑貌都有很大的变化,更何况他以前只是江湖中不出名的小人物,以黄瓜的轻功和武功,不会有太大的风险,我在心中算下黄瓜下山的日子,黄瓜估计快来了。说完这些,山下通道口响起一声“师兄、师父”,我被堵在山口,你们快把通道口打开,让我进去。林远海说师父真是神算子,他这就去把师弟拉上来。林远海来到通道口,告诉黄瓜通道口不能打开。黄瓜问林远海那他怎么进去。林远海拿起地上没有用完的一根绳子,将绳子扔到通道的另一边,让黄瓜抓紧绳子,林远海把他来过来。黄瓜被拉到通道口上方的大石头后,从石头上轻轻一跃,跳了下来。为了顺利实时计划,林环海拉着黄瓜走到通道口上边的山坡上,让黄瓜观看了师父布置的阵势,回到山顶后,又让黄瓜看了山顶的大石头。黄瓜敬佩地走到师父面前,告诉师父日月派和猛虎门在北边一个五十里外的地方驻扎,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来夺取师父的蛇行剑。果不出周庆海所料,蛇行剑一旦重现江湖,必将掀起一股腥风血雨,周庆海正好可以趁机杀了他要杀的那些仇人和伪君子。而现在山下只有日月派和猛虎门两大门派,这是最好的情况。周庆海料想,如果哪一个门派得到蛇行剑的消息,必定会杀了土匪头子,不让消息散步于天下,从而独吞蛇行剑,修炼蛇行剑法,从而消灭或吞并其他门派,号令天下群雄,踏着江湖其他门派的累累尸骨登顶天下,喝着他人的血实现自己的**。现在只有猛虎门和日月派前来夺取蛇行剑,以周庆海的布置的阵势和他们师徒三人的武功,击败他们不是很难的事情。只是这次不能将日月派和猛虎门的人全部杀光,他还要让这些当中的几个人将江湖散布天下,到时候啸虎山将面临天下武林的群起围攻,啸虎山也许住不得了。夕阳在西边的天空摇摇欲坠,红色的阳光将周边的几个云彩染成血色。黄瓜和林远海看看天色已晚,到厨房去做晚饭。晚饭做好后,黄瓜喊周庆海吃饭。周庆海收回一直看着的浩浩荡荡赶来的江湖武林人士,口中说了一个字“杀”。

    周庆海躺在雪窝中,身体几乎都僵硬了,求生的本能让周庆海的双手在雪中乱扒着,慢慢地周庆海的双手也僵硬了。周庆海闭上眼睛,用仅有的一点意识告诉自己算了吧,他这个穷苦的命就算躲过了这次的牛头马面,下次他就躲不过了,自己死于非命是早晚一天的事情,早一天死就早一天减少些痛苦,还可以早一天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再重新享受下妈妈温暖的怀抱,爸爸坚强的臂膀。周庆海失去了最后一点意识,闭上了双眼。一个燃烧着熊熊炉火的房间,将冬天熏的十分温暖。一个小孩儿躺在被窝中,粗重地呼吸着。门咯吱响了,一个女子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姜汤走到床边,女子扶起仍然昏迷的周庆海,吹着姜汤一小勺一小勺地喂给周庆海。温暖的炉火和热腾腾的姜汤终于苏醒了周庆海的意识,周庆海模糊地看着华丽的房屋,眼前美丽的女子,以为是在天堂遇到了妈妈,用虚弱的声音高兴地喊着妈妈、妈妈。女子心中一高兴,看着这个可怜的孩子,让身边的婢女将一碗肉汤端给她。婢女将肉汤递给女子,女子用小勺喂周庆海。周庆海从来没有喝过美味的肉汤,一口吞下了勺子里边的肉汤,女子笑了笑,看着贪吃的周庆海,将碗递给周庆海,周庆海大口大口地喝肉汤,一会儿就将肉汤喝完了。女子让婢女重新端两碗肉汤,两碗肉汤都被周庆海喝的干干净净。喝饱后,疲惫的周庆海再次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