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五十四章 逃出环山村
    柴志恒看到纸条上的字,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   柴志恒带着灵儿跪在送纸条的小女孩儿一家面前,谢谢他们对他和灵儿的救命之恩。小女孩儿的爸爸赶紧伸手扶起柴志恒和灵儿,云里雾里地对柴志恒和灵儿说他只不过是送了一个纸条,有什么大恩于他,他受不起。柴志恒将自己和灵儿遭受别人追杀的事情告诉了蝶衣的爸爸和小女孩儿的家人。蝶衣的爸爸对柴志恒说环山村是几百年前由他们的族人所建立,几百年来,环山村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这么多年以来,只有张玉华夫妇和你们进入过环山村,其他人只听说过环山村这个名字,从来不知道环山村在哪里,所以我觉得你们在这里十分安全,完全可以放心。柴志恒的心跳的越厉害,用手捂着自己的心口。蝶衣的爸爸关心地问柴志恒怎么了。柴志恒说自己心口疼。小女孩儿对蝶衣说,姐姐,环山村虽然偏僻,你们能来到这里,别的人也可能来到这里,我觉得你们还是快跑吧。柴志恒感觉到敌人越来越近,说小女孩儿说的有道理。蝶衣的爸爸对柴志恒说,刚才我确实大意了,那个洞口虽然隐蔽,毕竟还是有洞口在那里,那些坏蛋就有可能找到环山村,你们还是快跑吧。柴志恒看看灵儿,看看淳朴的环山村山民,告诉他们说如果他跑了,那些仇人一旦找到这个地方,环山村村民恐怕就要遭殃了,他不能跑,让蝶衣带着灵儿跑吧。蝶衣的爸爸告诉柴志恒说,环山村的山民虽然是逃避战乱逃到这里的,但是环山村的村民善良、正直,绝非贪生怕死之辈,如果是为了正义而死的,环山村山民死的光荣。柴志恒说如果让你们因我们而死,我们于心有愧啊!你们还是收拾些重要的东西与我们一起逃跑吧。蝶衣的爸爸告诉柴志恒说环山村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这儿是他们的故乡,即使死也要死在这里,再说了,如果环山村山民与他们一起逃跑,他们是跑不掉的,何况他们还不一定能找到环山村,找到了也不一定会杀我们。小女孩儿的爸爸告诉柴志恒说蝶衣的爸爸说的很好,很正确,他们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他们也不会与他们一起逃跑,拖累他们,他们还是快跑吧。无论柴志恒如何央求,蝶衣的爸爸和小女孩儿的爸爸都告诉柴志恒说他们不会逃跑、。柴志恒看着天色已晚,怕来不及逃跑了,告诉蝶衣的爸爸和小女孩儿的爸爸,说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环山村山民的大恩大德,来生做牛做马都要报答他们。小女孩儿的爸爸告诉蝶衣的爸爸,说蝶衣虽然生在这里,但毕竟这么长时间没有来过环山村了,她对环山村周边环境不熟悉,还是蝶衣的弟弟连成为他们带路吧。蝶衣的爸爸说,不能让连成去,连成死也要死在这儿,让其他家人的孩子为他们带路吧。小女孩儿的爸爸对蝶衣的爸爸说,你脾气怎么这么倔强,现在不是说给谁一条活路的机会,是抓紧时间逃跑,你再在村里找合适的人选,还需要花费一段时间,说不定这个时间段那些王八蛋就来环山村了,恩公和恩公的孩子还有机会逃跑么?即使有机会逃跑,以恩公的为人,恩公会放下我们不管,肚子逃跑么,你这是顾小义,舍大义啊!听我说,连成,你赶快带着你姐姐、恩公和恩公的孩子逃跑。连成犹豫下,看着低头不语的爸爸,觉得小女孩儿的爸爸说的有理。二话不说,带着柴志恒、灵儿和蝶衣走出屋门。走出屋门后,柴志恒带着蝶衣跪下,向环山村的四面磕三个头,谢谢环山村山民对他的厚恩。连成带着柴志恒走到环山村村口的时候,再次带着灵儿跪下,声泪俱下地向东边的环山村磕头,说柴志恒和灵儿再次写过环山村山民的大恩大德,永世莫忘。柴志恒和灵儿用衣袖擦掉眼泪,跟着连成、蝶衣艰难地走出了环山村。走出环山村路口后,连成说,这里只有向西的一条路,他们只能从这里逃跑。连成为柴志恒指过道路后,柴志恒抱起灵儿,拉着蝶衣,迅地往西边逃跑。柴志恒觉得不对劲,回过头一看,连成站在环山村出口正摆手示意再见。柴志恒、灵儿和蝶衣三个人又回到连成身边,问他为什么不逃跑。连成说,他一辈子生在环山村,是环山村的山民,他与其他环山村山民一样,生是环山村的人,死是环山村的鬼,送他们出村后,他还要回到环山村。蝶衣也回到连成这边,说她也是环山村的人,死也是环山村的鬼。柴志恒既感动又生气地说,留的青山在,不拍没柴烧,他们一起逃吧。连成摇摇头,把蝶衣推到柴志恒一边,说姐姐你现在是人家买走的婢女,已经不是环山村的山民了,你的命是恩公的命,恩公的女儿还孤苦无依,你不能留在这里,你必须与恩公的女儿一起逃跑。蝶衣仅仅抱住弟弟,泪流满面地与连成告别。连成看到姐姐不愿意放开自己,用自己坚强有力的粗糙手掌推开姐姐,语气简单、铿锵有力地说姐姐跑。柴志恒、灵儿和蝶衣不忍看着即将遭受毒手的连成,泪流满面头也不回地向西逃跑。柴志恒、灵儿和蝶衣从他们眼中消失后,连成扭过身,穿过狭窄的树林路口,走着回到了环山村。连成站在环山村一个个高高的山坡上,看着环山村炊烟袅袅的和平日子就要到头了,叹着气回到了家中。小女孩儿先看到了连成,告诉爸爸说连成哥哥回来了,连成哥哥回来了。小女孩儿的爸爸走出屋门,责怪连成怎么不去送柴志恒、灵儿和蝶衣逃跑。柴志恒说他已经给他们指明了逃跑的路,他是环山村的人,他要回到环山村。连成的爸爸高兴地说,是我的好儿子,是环山村的好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