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五十五章 周庆海苏醒
    早晨的阳光照进屋子里,周庆海睁开眼睛,疑惑地掀开柔软的棉被,心想天堂怎么是与人间一模一样啊。?  周庆海下床穿鞋,看见屋子里摆的桌子、扫帚,自言自语地说天堂还要扫地啊!“噗嗤”一声,外边传来一个婢女的笑声,周庆海蹑手蹑脚地向外走,婢女这时候正好刚进门,两个人碰到一起。周庆海赶紧说抱歉,然后又说大家都是鬼魂,碰到了也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好抱歉的。婢女笑的更厉害了。婢女让周庆海出门看看,周庆海走出屋子,看见外边青翠的花草和高耸的山峰,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脸色瞬间红彤彤的。婢女笑了一会儿,看周庆海的小脸像一个红苹果,忙收起笑脸,告诉周庆海说这是华山。华山,周庆海在街上流浪的时候听说过这个地方,模糊中好像还记得华山上还有一个武林门派。周庆海跪在地上谢谢婢女的救命之恩。婢女打趣地说是你娘救的你,不是我这个大姐姐救的你。周庆海这才记起来,在昨天晚上一个美丽的女子救了他的性命。周庆海又窘红廉价,将小头滴下来。过了一会儿,周庆海抬起仍旧红彤彤的小脸蛋,充满感激地问救我的那个婶婶是谁啊,她现在在哪里?我要去找他。当面谢谢她的救命之恩。婢女告诉周庆海说他们现在正在教华山派弟子武功,过一会儿就会回来的。周庆海眼睛四处转动着,看着陌生的华山。半个时辰后,一个女子和男子有说有笑,恩爱地走了过来。周庆海见到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子,眼珠转了一圈儿,想起这个是昨天晚上喂他肉汤的人,立刻跪在地上,习惯性地说谢谢娘,不谢谢婶婶的救命之恩。女子是华山派掌门人姜志恒的妻子于文艳,男子就是姜志恒。姜志恒夫妇两个人是江湖中声名显赫的夫妻,两个人年纪轻轻武功高强,特别是姜志恒,在武林中是后起一代武林人士的领军人物。前天,姜志恒和于文艳站门前,看着外边的鹅毛大雪,说昨天晚上有人投诉说旁边市集的一个山头上来了几个土匪,占山为王,抢掠老百姓的财物和民女,上山求姜志恒和于文艳派弟子去铲除土匪,让老百姓过一个安生的日子。姜志恒和于文艳一口答应了村民的请求,说现在让弟子收拾东西下山去铲除土匪。村民们谢谢姜志恒和于文艳,说今天天色已晚,路途不便,土匪今天估计也不会来周边村子了,所以告诉姜志恒和于文艳说他们明天下山就好。姜志恒想了下,这一段时间整天在华山带着弟子练功,忽略了年轻漂亮的于文艳,该给于文艳买些胭脂、衣服,让于文艳感受自己对他的爱。第二天一早,姜志恒和于文艳带上些银子,收拾好包袱,告诉华山派弟子说他们有事情下山一趟,让他们好好练武功。说完这些后,姜志恒和于文艳肩并肩走下华山。华山的路途险峻,一般人走的时候必须格外小心,但对于武林中的两大高手来说,这一点小路算不了什么。姜志恒看着心爱的妻子,慢慢地走在前边,将手伸向于文艳,于文艳回头看下华山,没有看见什么人,将手伸给了姜志恒。姜志恒宽大的手掌握着于文艳柔软的小手,两个人的心里荡起一股幸福的涟漪。两个人默默不语、微笑着走下华山。来到市集上之后,市集上的人早已认出了姜志恒和于文艳,将姜志恒和于文艳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一个个指着北方十里外的一个山峰说土匪就躲在那个山里,求两位大侠将那些土匪铲除,周边的村子会永远记着两位和华山派的大恩大德。姜志恒和于文艳告诉村们,说华山派是一个名门正派,拔刀相助铲除邪魔外道是华山派每个弟子的责任和义务,他们两个一定会铲除那些危害百姓的土匪,让这里的百姓过上安宁幸福的生活。村民们一个个站在市集向北的路口,目送着姜志恒和于文艳有说有笑地走向土匪窝。华山派自姜志恒执掌门派以来,不仅在江湖中行侠仗义,也尽全力帮助周边的村民,村民有病无钱看病的,让华山弟子去给他们看病,村民们遭受土匪、强盗抢掠的时候,华山派弟子去铲除土匪、强盗。所以华山派不仅在江湖中,在周边的百姓中有着良好的声誉。慢慢地,周边的群众对他们十分信任,在华山派弟子下山的时候,总是热情地邀请华山派弟子到家做客,华山派弟子严格遵守姜志恒的规定,不在特殊困难的情况下绝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村民们失望地看着华山派弟子一次次地拒绝他们,但这并没有影响华山派与周边群众的交情,华山派和周边群众的关系越来越好,周边的群众有什么困难了,慢慢地直接上华山求华山派派弟子帮助。姜志恒和于文艳十年前相识并一见钟情,一年后,两个人就结婚。结为夫妻后,两个人一直没有儿女,但仍然过的幸福、甜蜜,从来没有吵嘴,红脸,更不用说打架了。姜志恒和于文艳来到了土匪山下,遇到了正打算下山抢劫的土匪。土匪们看见漂亮的于文艳,转过身,一个个****地坏笑着来到姜志恒于文艳身边,用粗壮、肮脏的胳膊放到姜志恒的身上,告诉姜志恒说你这个小子艳福不浅啊,但大家都是带刀带剑的哥们儿,俗话说么好哥们儿,见一面分一半,这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让兄弟们享用享用。姜志恒骂了土匪一句畜生。那个土匪笑的更厉害了,说我们是看在美娇娘的面子上才喊你一声哥们儿的,如果我们想要,直接强上山每日享受,哪儿还有你日后享受的份儿,劝告你这个不长眼的臭小子一句,乖乖地让美娇娘服侍我们每个人一夜,这样。还没有等土匪说完,于文艳刀光剑影的一瞬间,用手中的宝剑削下了那个土匪。其余的土匪瞪大双眼,张大嘴,还没有喊出声音的时候,已经全部倒在血泊中。姜志恒和于文艳两个人向土匪的山上走去,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姜志恒和于文艳心里都燃烧起来熊熊焰火,姜志恒用手抱住于文艳的腰,于文艳矜持地挣扎了几下,然后将头靠在姜志恒身上。姜志恒内心的火焰烧的更旺了,一把抱住于文艳,边走边吻。快要走到山上的时候,于文艳推开姜志恒,姜志恒笑着说,怕什么,这些土匪一会儿都要命归黄泉了,谁能知道咱俩的好事儿。于文艳心里甜滋滋的,但紧绷着脸说,我们是铲除土匪的,没有一点正经的样子。姜志恒说亲嘴儿也可以铲除土匪啊,这两个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于文艳扭过头,不愿意搭理姜志恒,向山顶各处的建议屋子搜索。搜来搜去,两个人没有现土匪。姜志恒告诉于文艳,说这个山应该就刚才那几个土匪,已经被我们杀光了。姜志恒的眼睛放射出绿色的光芒,将于文艳拉入到土匪的床铺上。**之后,于文艳半害羞半惭愧地说,这十年来,她什么都对得起姜志恒,只是遗憾地为为姜育恒生个一男二女,心中有愧。姜志恒说这是天意,她不需要内疚。两个人穿好衣服,一起手来手下山。在下山的时候,市集上已经布满了厚厚的积雪。姜志恒带着于文艳去市集上买布料和胭脂。市集上的人站在积雪里远远望着姜志恒和于文艳走来,一个个踩着积雪“咯吱、咯吱”地向前跑。姜志恒和于文艳作揖谢谢乡邻的深情厚谊。淳朴的村民说应该是他们谢谢两位大侠才是,然后让开一条道路,让深厚端着姜汤的村民们走到姜志恒面前。姜志恒和于文艳本想拒绝村民们的好意,但看着村民们这么远给他们端来了姜汤,拒绝怕伤了村民们的好意,双双两手接过碗,姜志恒豪气万丈,一口喝完了姜汤。于文艳则慢慢地边走边小口地喝着姜汤。走到市集的时候,于文艳喝完了姜汤,将碗递给旁边的一个村民。村民们邀请姜志恒和于文艳都到自己家坐坐,喝口茶水。姜志恒、于文艳告诉周边的村民说,村民们不必客气,我们有规定,不能随便吃喝周边村民家的东西。村民们一个个不愿意了,说喝口水能算吃喝什么东西,实在不行,水也不让你们喝,就让你们坐在家里说说话。姜志恒环顾四周,说他们今天下山,还要买些胭脂、布料回去。卖布料、胭脂的村民听到姜志恒说的话,纷纷推开前边的村民,说他们家就卖上好的胭脂、布料,去他们家,去他们家。几个卖胭脂、布料的红了脸,都说是自己家的胭脂、布料好,让姜志恒去他们家,只要是姜志恒和于文艳看上的,一律免费。姜志恒和于文艳笑了笑,说你们不用争了,我就去附近最近的胭脂店和布料店。最近的布料店和胭脂店老板“呵呵”地笑开了花,带着姜志恒和于文艳去自己家的店铺,剩下的几个胭脂店和布料店老板丢着脸,与周边的村民一起簇拥着姜志恒和于文艳去买胭脂和布料。姜志恒和于文艳先到了胭脂店,胭脂店老板在还未到胭脂店的时候,变大声吆喝老婆说胭脂不卖了,让其他客人都走,让姜志恒和于文艳挑选胭脂。姜志恒和于文艳赶紧抢在前边,告诉胭脂店老板说,我买又不影响别人买,不要赶走顾客,又转过身告诉买胭脂的顾客。在姜志恒和于文艳转过身还未说话的时候,买胭脂的妇女已经认出了姜志恒和于文艳,自动地站到一边,让他们挑选胭脂。姜志恒又转过身,告诉胭脂店老板说,如果再出现这种情况,他们就不买胭脂了。胭脂店老板高兴地对姜志恒和于文艳说,不会,不会。柜台前边的人群慢慢退到了后边让于文艳精心地挑选胭脂。于文艳看着这架势,随便买了两盒胭脂。姜志恒从口袋中掏出一些碎银子递给胭脂店老板,胭脂店老板怒枚横目地对姜志恒和于文艳说,两位大侠是不是看不起他,看不起这些村民。姜志恒听出了胭脂店老板的意思,说这你这是干什么,行侠仗义、扶危济困是他们江湖人士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你不收银子,我们就不买了。胭脂店老板理直气壮地说,你们帮了我们那么大、那么多的忙,我们帮你们一点忙,送女侠客两盒胭脂,让女侠客更漂亮难道不可以么?村民们一个个“哈哈”大笑,说是、是。于文艳放下手中的胭脂,说她不买了,回华山。姜志恒和于文艳请村民们让条路让他们回去。村民们站在那里都一动不动,告诉姜志恒和于文艳说他们不买他们不让路,同时告诉胭脂店老板说你不送侠女两盒胭脂,从此就不是这个市集上的人,该去哪儿就去哪儿。胭脂店老板故作委屈地说,两位侠客看看,这两盒胭脂不值钱,侠女拿走吧,要不然我就没有办法在这个市集生活了。姜志恒和于文艳看着眼前不打算让路的村民,只好从胭脂店老板手中拿过两盒胭脂。胭脂店老板和村民出欢快的喊声,去布料店,去布料店。姜志恒和于文艳被人群推到了布料店,从布料店拿了上好的布匹。姜志恒、于文艳拿完布料和胭脂后,对村民们说谢谢他们的厚意,他们现在回华山了。村民们都笑着说,两位侠客出来还没有好好逛逛,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完这句话,黑压压的村民一会儿消失完了。姜志恒和于文艳相视一笑,拿着布匹和胭脂回华山,在回华山的路上,于文艳被雪窝中的周庆海拌了一脚。于文艳蹲下去,看着这个奇怪吐出的雪,对姜志恒说这块儿学怎么与其他地方不一样,独自突出在其他学上边。姜志恒用手扒了扒雪,触碰到硬硬的周庆海,然后又向下扒了几下,周庆海的头露了出来。姜志恒和于文艳赶紧将雪窝中的周庆海全部扒出来。周庆海身体已经僵硬,脸色冻得红彤彤的。于文艳的手放在周庆海的鼻子前,感觉到周庆海还有十分微弱的呼吸,告诉姜志恒说快,孩子也许还有救。两个人施展轻功,迅地到了华山派,将周庆海放在一个屋子里,盖上厚厚的被子,让婢女在生一盆炭火,自己去厨房烧姜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