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五十七章 于文艳求子
    周庆海的一声声娘在于文艳的耳朵中回想。?? ???  于文艳躺在被窝中,想想着周庆海的模样,心里听到那一声声娘既开心又心酸的难以入睡。柴志恒“哈哈”笑着说,是不是又想重温昨天白天的激情。于文艳嘴唇撅起来,扭过头,不愿意搭理这个不解风情的傻蛋老公。姜志恒爬到于文艳的背上,用自己的嘴唇向于文艳的嘴唇上凑去。于文艳用手掌推开姜志恒的嘴,用被子将自己裹的严严的。姜志恒嘴上说,你看看你,明明是想要,却偏要装作不要的样子,都老夫老妻十年了,还装什么矜持啊。于文艳听到姜志恒的这句话,芳气从嘴中飘出,用小小的指甲在柴志恒的胳膊上掐了一个红红的印记。姜志恒虽是练武之人,但这狠狠的一掐,却也让姜志恒咧咧着嘴大叫起来。姜志恒与于文艳结婚十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形。姜志恒回忆着这两天的种种事情,无论是土匪屋里恩爱还是下山买胭脂、布料都没有哪里惹于文艳生气的地方。姜志恒想着想着,想起了于文艳见到那个孩子的时候,内心充满了温柔和怜悯。周庆海想想,这也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于文艳生就一副菩萨心肠,别说见到一个被冻僵的孩子,即使见了一个受伤的小兔子,一个受伤的小鸟等等世间的小动物和被折断的小花小草,心中就会升起一股悲伤。为此,姜志恒总是在夜晚没有他人的时候调戏于文艳应该去做尼姑,于文艳则一脸愤怒地说姜志恒应该去做和尚。姜志恒“哈哈”的笑声就会从口中出,说和尚、尼姑天生一对,这一辈子他们做夫妻做对了,是天意啊。然后两个人在床上,在椅子上就会加装打斗,最后都是于文艳被姜志恒压在身下,恩爱后甜蜜相拥。于文艳在被窝里翻来覆去地听着那一声娘,大脑兴奋的没有一点睡意。姜志恒慢慢地将身子凑到于文艳的身边,说亲爱的宝贝儿你怎么了,是不是还想。姜志恒说想要的时候,立刻停止了嘴巴。看样子,今天的于文艳绝对不是想跟自己恩爱了,如果自己再这样说,平日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于文艳肯定会与她大吵一架。于文艳觉得姜志恒的身子与自己越来越紧,内心对姜志恒的愧疚转化为对自己的自责,说自己一个女人怎么没有为姜志恒生一个孩子,哪怕是一个女儿也好啊。于文艳内心的愧疚越积越多,于文艳感到胸口十分沉重,完全承受不了了。于文艳张开嘴,想要张大嘴呼出内心的压抑,却变成一声大喊让姜志恒滚开。于文艳对自己的愧疚转化为对姜志恒的愤怒,将头埋在被窝里想着周庆海的样子,听着那一声甜蜜的娘。姜志恒无论怎么做,于文艳都是这样一副态度,让姜志恒内心十分郁闷。夜已经晚上十二点了,疲惫不堪的姜志恒万般无奈地“呼呼”睡着了。于文艳听到姜志恒的打鼾声,内心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从被窝里伸出头,坐在床头,怒目圆睁地看着姜志恒。嘴中一遍一遍地骂着你这个傻蛋,你这个笨蛋。骂着骂着,于文艳的喉咙干燥了,于文艳伤心地垂下头,想着自己盼望了许久的孩子,想着周庆海,想着那一声甜蜜的娘。

    于文艳走到求子观音庙,虔诚地跪下,口中念念有词地送子观音说,送子观音,我与姜志恒结婚十年了,却没有一个孩子,于文艳在这里虔诚地祈祷您,祈祷您送给我们一个孩子,文艳和志恒一定会继续虔诚地供奉您,为按照佛祖的旨意为天下黎民百姓做好事、做善事。送子观音微微笑了笑,于文艳磕头抬起头的时候,看见送子观音的笑容,脸上的忧愁顿时变为笑容,佛祖都笑了,那一定是答应送给他和姜志恒一个孩子了,他们两个将有一个或者许多的孩子,他们两个以后的生活就会没有遗憾了。于文艳高兴地从送子观音桌子前的坐垫上跳了起来。于文艳立刻又严肃、充满尊敬地跪在送子观音面前,磕头对送子观音说她刚才看到送子观音答应了她的请求,给她一个和许多的孩子,她兴奋的过了头,对送子观音有大不敬之罪,希望送子观音看在这么多年虔诚地份儿上饶了她刚才的亵渎之罪。结婚一年后,于文艳的肚子仍然没有任何变化,于文艳的内心就有些焦急,经常去华山下的一个送子观音苗烧香供佛,请送子观音送他们一个,哪怕就是一个孩子。今天于文艳看到送子观音像居然笑了,而且笑的那么灿烂,一定是于文艳日复一日虔诚的祈祷感动了松子观音。于文艳磕头后从跪着的坐垫上站起身子,压抑住内心的波涛汹涌,神色严肃地仰望着松子观音。送子观音再次向于文艳点头笑了笑。于文艳这次拼劲全身力气,将内心兴奋的狂躁压了下来,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仰望着送子观音。送子观音慢慢抬起胳膊,抬起胳膊后,送子观音伸开手掌,用指头指着庙外边。于文艳压抑住内心的兴奋,慢慢地转过身,低下一直仰望着送子观音的头,向送子观音指的方向望去。”娘、娘“,一声声甜蜜幸福的叫娘声让压抑许久的于文艳终于无法忍耐,迈开轻盈的双腿向外飞奔去。远远地一个广场上,一个小男孩儿喊着娘向于文艳跑来。两个人的度越来越快,慢慢地相互靠近。在快要看清楚小男孩儿的时候,小男孩儿消失了。于文艳眼前出现一座房子,于文艳疑惑地走进自己熟悉的这个房子,熟悉的桌椅,熟悉的火盆,一个不熟悉的小男孩儿在床上粗重地喘着气。于文艳慢慢地走近小男孩儿,将小男孩儿搂在怀中,小男孩儿睁开眼睛,”娘、娘“从小男孩儿的嘴中传到于文艳的耳朵中。于文艳听到从未听到对自己的“娘”,幸福地眼泪从眼眶中慢慢流出,于文艳紧紧抱住孩子,说好儿子,好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