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六十一章 传授周庆海武功
    周庆海早晨吃过饭,在地上跳了跳,看看身体有没有完全康复。   跳了一下,周庆海觉得还不过瘾,然后蹦蹦跳跳地从厨房向外跳去。在跳过门槛的时候,周庆海的一只脚踏过了门槛,一只脚落在了门槛上,两只没有同时着地的脚让周庆海的身子向前倾斜。周庆海哎哟一声,两个手撑在地上,嘴唇上站满了尘土。厨房的师父说,你看看你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孩儿,伤昨天刚刚痊愈今天就磕到了,就该让你受伤。周庆海站起来,打过身上的尘土,向厨师咧嘴一笑,头向后拍着屁股向前跑去了。一个小野兔子从山林中窜出来,周庆海撒开小腿儿去抓兔子。兔子的圆眼睛看见了飞奔向他的周庆海,为了避免自己被周庆海中午炖了丢掉性命。兔子四条腿在地上迅地向后山跑去。姜志恒和同门师兄弟正在带领各自的弟子修炼武功,吆喝声、兵器声混合在练武场。兔子窜到练武场旁边的时候,看到这阵势,然后看看身后的小屁孩儿,心想还是深厚的小屁孩儿好对付,立刻掉转头向后飞快地奔跑。周庆海本来快追上兔子了,兔子的一转身,周庆海跟着兔子迅地转身。周庆海相对巨大兔子巨大的身高承受不住这快转变,身体倾斜着跑了几步,倒在了地上。练武场上的华山弟子看到周庆海的样子,一个个笑弯了腰。姜志恒和于文艳从旁边走过来的时候,周庆海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周庆海忽灵灵的眼睛滴流滴流转动,看见姜志恒和于文艳来找自己。心里赶到不好意思,红彤彤的脸蛋赶紧扭过去,撒腿装作要去追兔子。姜志恒和于文艳又笑了,姜志恒告诉于文艳,这小子跑的竟然这么快,是一个练武的好苗子。于文艳说志恒说的对,周庆海不仅跑的快,脑子转的快,挺聪明,是一个练武的好料,你还不赶快去追你的徒弟。姜志恒轻轻运功,瞬间站在了周庆海的前面。周庆海抬头不好意思地看着师父,说我本想抓个兔子给师父和师娘炖兔子肉,没有想到让兔子跑了。周庆海蹲下身,用眼睛平时着周庆海低下的眼睛,说你想不想抓住兔子,想不想为师父、师娘炖兔子肉?周庆海胆怯地抬起眼睛,点头说是。姜志恒抓起周庆海的手,带着周庆海转过身,边走边对周庆海说,前几天你不是拜我为师了么,现在我教你武功,等你练成了绝世武功,别说逮着兔子,就是带个老虎,带个熊都是易如反掌。

    周庆海听到逮个老虎、熊都易如反掌,心里对修炼武功充满了期待。在以前周庆海在山村和山上飘零的日子,周庆海特别害怕在没有人的地方走过或者居住,那里有长着尖尖牙齿和锋利爪子的狼虫虎豹,一个不小心自己被他们叼走就只剩下一堆白骨了。在那个时候,周庆海字在过山路和高山的时候,总是四处张望看看有没有狼虫虎豹,一听到或看到有响声,周庆海不管是什么响声,就快地跑到树上。晚上过夜的时候,周庆海为了躲避狼虫虎豹,总是爬到树上,然后用一根绳子或者草藤将自己栓在树上,一夜睡下来,身体感到疲惫不堪、伤痕累累。现在师父传授他武功,他可以对抗狼虫虎豹了,以后出门再也不用害怕了。周庆海欣然地答应了姜志恒跟他学习武功。姜志恒让周庆海站在三位师兄后边,周庆海的三位师兄是大师兄杨良友,二师兄宋国栋、三师兄靳利昊。姜志恒告诉杨良友、宋国栋、靳利昊说周庆海现在是他的徒弟,你们四位师兄日后要同心协力,共同行侠仗义,将华山派扬广大,为江湖武林铲除邪魔外道,为天下百姓排忧解难。杨良友,宋国栋、靳利昊三个人齐声答道是。周庆海还不完全明白姜志恒所说的话的意思,但也点头答道知道了师父。姜志恒让杨良友停止修炼武功,让杨良友扎马步给姜志恒做一个师范。杨良友在周庆海面前做了一个标准的马步,让周庆海按他刚才的标准去扎马步。周庆海看见杨良友扎马步的样子,心里觉得很新鲜,高高兴兴地按照杨良友的标准去扎马步。杨良友在旁边纠正着周庆海的姿势。过了几分钟,周庆海的腿在不停地晃动,胳膊酸疼酸疼的。周庆海看看旁边的周庆海和杨良友。两个人转过身,不看周庆海,走到一边去了。于文艳看着周庆海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牙关咬的“咯咯”想,身子快要倒下来了。于文艳走到姜志恒身边,心疼地对姜志恒说,周庆海身子刚刚好,让他休息会儿,不要让他一下子就吃这么多的苦。姜志恒对于文艳说,你我都是习武之人,你忘记了你我小时候是怎么修炼武功的么?要修炼武功,这点苦都受不了,能修炼好武功么?更别说想成为一个武林高手了。于文艳走开了,于文艳知道这是练武之人必经的一个过程,谁也躲不过去。周庆海瘦小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住,躺在地上颤抖着酸疼的双腿。姜志恒给杨良友一个眼色,杨良友立刻走到周庆海的身边,扶起在地上颤抖双腿和胳膊的周庆海。周庆海以为杨良友是自己的,靠在杨良友身上稍稍休息,杨良友推开周庆海,让周庆海继续扎马步。周庆海难以置信地看着杨良友和姜志恒,以为自己听错了话,问大师兄刚才说什么。杨良友又将那句话重复了一遍。周庆海终于明白自己没有听错。周庆海告诉杨良友说自己浑身上下都好像一个木头僵硬了,酸疼的难以忍受,让他稍稍休息一会儿再修炼武功吧。杨良友边听周庆海的叙述边将周庆海扶成抹布的姿势,告诉周庆海说这不可以,修炼武功一定要意志坚定,不能有丝毫的懈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