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六十二章 何尽道病危
    何尽道躺在担架上,鼻子的呼吸由粗重变的越来越弱。?   何尽道的徒弟看到何尽道的这个样子,将何尽道放在地上,心急如焚地跑到卢俊亮的身边。卢俊亮停下脚步,冷冷地听着何尽道徒弟的诉说。何尽道的徒弟告诉卢俊亮说师父的鼻息现在越来越弱了,师叔现在想办法给师父治伤,暂时维持下师父的生命。何尽道的大徒弟“噗通“跪在地上,给卢俊亮说求求师叔,一定要给师父治伤。卢俊亮看着崆峒派的所有弟子都在注视着自己,忙拉起来何尽道的大徒弟,说何尽道的大徒弟是干什么,他与何尽道是师兄弟,怎么会见死不救呢,而刚才自己之所以没有说话,是自己刚才在想用什么办法暂时维持住师兄的性命,没有完全挺清楚他的话。何尽道的大徒弟歇过卢俊亮,带着卢俊亮走到何尽道身旁。卢俊亮蹲下身子,用手为何尽道把脉。卢俊亮冷冷的脸色又多了许多的乌云,脸色难看地自言自语地说不好,不好。何尽道的大徒弟听了卢俊亮的话,心里更加着急了,对卢俊亮说什么不好,不好。卢俊亮说师兄刚才虽然没有伤到要害部位,但已经十分接近要害部位,一路上又流血过多,加上刚才一路狂奔,现在的师兄的生命已经危在旦夕了。何尽道的大徒弟焦急地说,这怎么办,师叔,求你想想办法快给师父治伤。卢俊亮勃然怒,说何尽道是他的师兄,他能不想办法给师兄治伤么?何尽道的大徒弟吓得不敢吭声,站在一边瑟瑟抖。卢俊亮沉吟了一会儿,说刚才师兄刚昏迷的时候,他就想给师兄输真气疗伤,但师兄刚才伤的部位很特别,自己怕给师兄输真气会适得其反,但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只好用这种铤而走险的方法,希望上天垂怜师兄,让师兄能大难不死。说完,卢俊亮双手合什,”噗通“跪在地上向上天磕头。崆峒派的弟子看见师父、师叔跪在地上,齐刷刷地跟着卢俊亮双手合什跪在地上磕头,祈求上天让师父、师伯快快好起来。卢俊亮和崆峒派弟子站起来,卢俊亮让何尽道的徒弟将何尽道从担架上抬起,让何尽道坐在地上。何尽道的两个弟子一手扶着何尽道的一个胳膊,卢俊亮坐在何尽道的深厚,运用内功,将真气通过穴道输入到卢俊亮的身体。

    何尽道仍旧昏迷不醒,卢俊亮在给何尽道输了一刻钟的内功后,睁开眼睛后从地上站起来,让何尽道的徒弟从地上将何尽道重新平放到血淋淋的担架上。何尽道的大徒弟给卢俊亮说,师父现在生命垂危,师叔能不能给师父多输一些真气。何尽道的徒弟想再说的时候,一道闪电”啪啪“打在他的脸上。卢俊亮两只大手在何尽道大徒弟的脸上一边留下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何尽道大徒弟的嘴角流出了鲜血,何尽道的大徒弟站在那里,不敢说话,怯怯地看着卢俊亮。卢俊亮又一脸心疼地用手抚摸着何尽道大徒弟的脸颊,说刚才是自己太想保住师兄的性命了,冲动下才扇了他两耳光。卢俊亮正色说师兄的病情现在十分严重,就像一个刚患大病的人,不能用猛药,否则何尽道虚弱的身体承受不了那么多的真气,不仅帮不了他维持生命,反而会要了师兄的命。何尽道的大徒弟要下跪给师叔道歉的时候,何尽道伸出手扶起还未跪下的何尽道的大徒弟,说也是难为你了,你不愧是何尽道和崆峒派的弟子,你也是为救师父着急,这不怪你,只怪自己做事太冲动了。何尽道的徒弟虽然心里很不满意,但看看身前的卢俊亮,自己不敢再单独做任何决定,请教卢俊亮说现在如何为何尽道治病。卢俊亮想了一会儿,说师兄的病情比较重,在路上行走的时候不能狂奔,要不然师兄的性命危险了,你们抬着师兄慢慢走,切忌,切忌,走的度不能太快。何尽道的大徒弟半信半疑地听着卢俊亮的话,自己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好按照卢俊亮的吩咐,吩咐几个师弟抬着何尽道慢慢地向市集走去。在一个高山旁,一个圆圆的大石头不知道是因为重力的原因,还是因为山上的风吹草动,从山上滚了下来,掉在地上,砸死了几个崆峒派弟子。卢俊亮看到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大石头滚到何尽道担架旁边的时候,迅地跳到大石头面前,装作好像很吃力的样子,用身体双掌挡住了大石头,并故意将手掌按在一个石头的尖尖部分,大石头停在了何尽道和卢俊亮的面前。崆峒派的弟子赶紧跑过来问卢俊亮有没有受伤,卢俊亮看了看何尽道,说大师兄没有再受伤真是万幸,自己刚才只不过是手掌擦着石头,皮肉上受了些不碍事的小伤。何尽道的徒弟立刻跪下,谢谢师伯救师父命的大恩。卢俊亮边说边看着四周的山峰,注意山峰上有没有什么人和动静。四周的山峰除了风声和野兽的叫声,一切静悄悄的。卢俊亮说刚快走,崆峒派的弟子从师父的脸上和师父的语音里看出、听出了危险就在自己身边。立刻抬起放在地上的何尽道的担架,想快不敢快,想慢有不敢慢的向前走。何尽道的鼻息又变的十分微弱,何尽道的大徒弟又请求卢俊亮给何尽道输真气。这次,准备再挨一巴掌的何尽道的大徒弟,没有挨到卢俊亮的耳光。卢俊亮看着周围的山峰,一个小石头从山上滚落下来。对何尽道的大徒弟关心地说,我何尝不想救师兄,但你看看四周危险的局势,肯定是我们的行踪暴漏了,有人埋伏在山上,我们哪儿还有时间给师兄治伤。即使那些敌人给我们一点时间给师兄治伤,如果我的真气耗尽,以你们的武功,我都不说了,你们能保护好师兄么?到时候,我们都要死,我是你们的师父、师叔,我不能以个人恩怨置崆峒派于不顾,我要保护好你们,所以现在我不能再给师兄输真气了。何尽道想,刚才我给你输过真气,我必须要讨回来,故意让你走的慢些,等找到医生了,你也死了。现在老天爷都在帮我,从山上掉下来两块石头,”哈哈“,以后崆峒派掌派人和天下的武林盟主就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