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六十三章 于文艳温暖周庆海
    周庆海扎马步倒地上一次,杨良友从地上将周庆海扶起一次。 ? 一个下午,姜志恒和于文艳都不知道周庆海倒了多少次。夕阳在西边的山峰终于坠下。华山派的所有弟子停止修炼武功,拿起各自的兵器或者赤手空拳有说有笑、三五成群地向回华山派餐厅。周庆海闭上眼睛,躺在地上,像一块儿石雕一动不动,只剩下粗重的喘气声和徐徐上升的哈气声才证明周庆海还活着。姜志恒和于文艳看见躺在地上的周庆海,回头也回厨房了。杨良友、宋国栋、靳利昊三个人将周庆海围成一个圆圈,关心地看着自己的这个小师弟。周庆海躺了一会儿,睁开了眼睛,流着泪说自己浑身酸疼,现在一动也不能动,三位师兄你们去吃饭吧,不用管他了。杨良友、宋国栋、靳利昊说我们都是同门师兄弟,我们怎么不可能丢下他不管呢。师弟,刚开始修炼武功都是这样,过一段时间适应了就好了。周庆海摇摇头,说自己实在是受不了了,他不想修炼武功了。杨良友告诉周庆海说,你还想不想不怕豹子、老虎了。周庆海想起自己过往的经历,想着自己身上在树上睡觉被捆绑时留下的一道道伤痕,想着走夜路和山路时的提心吊胆,想着自己在外边的风餐露宿,想着自己被人甚至狗侮辱,想着过往难堪的过去,内心的倔强冲到大脑里,周庆海咬着牙关,撑起麻木的胳膊,让自己半坐在地上,然后同样咬着牙关慢慢地站了起来。杨良友、宋国栋、靳利昊看见周庆海站了起来,纷纷说小师弟真厉害,他们第一天练武的时候在地上躺了好长时间,小师弟一会儿就站起来了,小师弟将来一定会靠着坚强的毅力和师父的悉心教导成为一代武林宗师的。周庆海听到三位师兄的夸奖,内心感到十分不好意思,但咬紧的牙关却说不出任何谦虚的话。一步一颤地跟在三位师兄后边去厨房。

    在华山派,为了锻炼弟子们的意志力,只要不是严重影响到华山弟子的身体和生命安全,任何人都不准帮其他人。良友、宋国栋、靳利昊和周庆海四个人半个小时候后才走到餐厅,华山派无论是辈分高的师父还是辈分低的徒弟,都坐在桌子旁,一个都没有动筷子,在等着这个四个人的到来。所以华山并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门派,相反是一个弟子非常团结的门派。周庆海年龄很小,餐桌、餐椅又是高高的,浑身僵硬生疼的周庆海慢慢将自己凑到椅子旁,一点一点地将屁股放到餐椅上,费了好大的功夫,周庆海才坐在了餐椅上。在周庆海笨拙地坐餐椅的时候,所有的华山派弟子都微笑着看着周庆海,在周庆海成功坐上餐椅的时候,餐厅里响起了所有华山弟子热烈的掌声。周庆海看着华山派所有的师兄们一个个站起来,自己也想同他们一样站起来。于文艳走过来,用手将周庆海轻轻地按在餐椅上,告诉周庆海说这是华山的规矩,无论是早中晚,徒弟们都要给师父端饭,但由一个例外,像你这种刚修炼武功,身体还承受不住,你就不用去端饭菜了,你好好地坐在这儿,待会儿你的师兄会给你将饭菜端好的。周庆海好久没有听过这么温暖的关心,眼眶涌出了热热的泪水,顺势躺在于文艳的身上。周庆海的三位师兄说还是年龄小好啊,还可以躺在师娘的怀抱里哭鼻子。华山派弟子给每个师父都端好饭菜后,开始坐下吃饭。内心冰凉的周庆海从师娘的身体上得到些温暖后,将身体的部分僵硬也融化了,周庆海伸开麻木的指头,慢慢地夹起筷子,一点一点地夹菜。周庆海从来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饭菜,看见这些上好的饭菜,周庆海都想尝一尝,周庆海的三位师兄没有一个人给周庆海夹菜,但都将自己身边的菜轮换着端到周庆海的身边。周庆海又一次热泪满眶,华山派的所有人都善意地笑了。杨良友递给周庆海一个手绢,让周庆海擦眼泪。周庆海内心暖暖地擦干眼泪,然后继续吃饭。所有人都吃完了饭,就周庆海还没有吃完,周庆海不好意思地放下筷子。于文艳又一次从座位上起来,告诉周庆海说他可以慢慢吃,不用不好意思。周庆海真想说声谢谢妈妈,但话到口边,还是说了句,谢谢师娘。周庆海吃完了饭,小肚子圆鼓鼓的,周庆海看着所有的华山弟子,说我已经吃饱了。众人善意的“哈哈”大笑后,一起起身向厨房外走去。杨良友、宋国栋、靳利昊三位师兄看着自己的小师弟慢慢地站起来,慢慢地向外走去,跟着小师弟慢慢地向外走。外边的星空晴朗,华山派的许多弟子都在广场上聊天。周庆海看了看三位师兄,三位师兄说他们也可以去那边玩儿。周庆海和三位师兄来到广场上后,华山派其他师父的徒弟都跑过来找周庆海,问周庆海的名字和家庭。这个时候,于文艳来到周庆海的身边,将一身上好的刚做好的衣服递给周庆海,说周庆海明天起床的时候把身上的破烂衣服脱下来,让她给他缝缝,换上这个新的衣服。周庆海谢谢师娘,然后如获珍宝地抱着于文艳给他做的新衣服,一边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上好的衣服,抚摸了一次又一次。晚上睡觉的时候,于文艳从外边走了进来。周庆海赶紧用被子将自己光光的身体盖住,于文艳笑了笑,说傻孩子,你才这么一丁点,害羞啥啊。于文艳告诉周庆海说她晚上没有事,过来将他的破烂衣服拿走,给他缝缝补补。拿起周庆海的衣服回到屋子里,于文艳找出针线,在煤油灯下认认真真地给周庆海补衣服。姜志恒从外边走了进来,说多少年了,你都没有给我补过衣服。于文艳撒娇地说,如果你做我干儿子的话,我就给你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