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六十四章 找到大夫
    何尽道的徒弟抬着何尽道慢慢地在路上走着,看着气息从微弱到越来越慢的何尽道,又看了看不知道真想救师父还是假想就师父的卢俊亮。??  ??   何尽道的徒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用眼神交流着。抬在后边担架的徒弟用眼神说,师父快不行了,如果我们再慢腾腾地走,我们的师父恐怕没有命了。站在担架两侧的何尽道的徒弟用眼神告诉其他人,说如果我们抬着担架快跑,卢俊亮会怎么训斥我们,我们都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救师父,如果卢俊亮说的属实,我们岂不是要背负间接杀害师父的千古罪名,即使卢俊亮说的不属实,我们几个是卢俊亮的对手么?我们不还是要白白牺牲性命。走在道路前边的何尽道的大弟子用手指着前方,兴奋地喊道,你们看,你们快看,前边就是一个市集,我们快走。何尽道的徒弟抬着担架此刻不再顾忌卢俊亮和卢俊亮说的话的真假,再不跑他们师父必死无疑。何尽道的大徒弟迅地跑到市集,事先打听这个市集哪里有好的大夫,并在前边为抬着何尽道的弟子指路。在市集的中央,有一个三间房的门圣手堂,一个胡须花白的大夫精神矍铄地坐在堂上,旁边坐着几个稀稀落落的病人。何尽道窜进圣手堂,从口袋里边掏出一锭银子和几两碎银子。何尽道将一锭银子递给大夫,将碎银子给正在看病和等待看病的病人,说大夫、大哥们求求你们,我的师父现在病危,你们先给我师父看病,这些银子是给你们的补偿。这些人都是本地的农民或者做生意的小商户,心疼好久才来花钱看病却得了这么多银子,心里一个个十分高兴。告诉何尽道的大徒弟说好,好,你师父病重你先看。大夫么,给谁看病不是看,既然病人都同意了,这么多银子在眼前,又怎么会拒绝。准备问何尽道的大徒弟,你师父在哪里,他用不用带上医药箱亲戚去的时候。何尽道的两个徒弟担着何尽道走进了圣手堂。

    大夫看着鲜血淋淋的何尽道,说你们师父受了重伤,将你们师父抬到病床上去,回过头对何尽道的大徒弟说,你师父的血染脏了我的病床,需要多加些银子,何尽道的大徒弟从钱袋中又掏出两锭银子,递给大夫,说这么多银子,够你诊费、病床费、药费和其他所有的费用了吧。大夫边去病房边说,够了够了。大夫从何尽道身上慢慢解开暗黑色、血淋淋的衣服,仔细地查看何尽道的伤口。然后让一个徒弟立刻拿止血的草药,自己亲自慢慢地将草药敷在合金刀的伤口。伤口敷好后,大夫又开了一个药房,让徒弟抓药。徒弟抓好药后,提着药走到师父的面前,将药递给何尽道的大徒弟。何尽道的大徒弟接药的时候,大夫说你这个不懂事的小徒弟,这位师父现在病这么重,你不去熬药,将药递给这位兄弟,这位兄弟到哪儿去熬药。大夫的小徒弟立刻跑到院子的后边,用师父家的砂锅熬草药。在熬草药的时候,何尽道的大徒弟一直询问大夫师父的病情,大夫说你师父的病情十分严重,但生命虽说不能百分之百保住,但能抢救过来的肯能性还是很大的。何尽道的大徒弟谢谢大夫,说大夫可以出去给其他医生诊病了。大夫说你师父的病情这么严重,我是一个大夫,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外边的那些人都是乡野村夫,也都是些小病,比不上你师父,我待在这儿陪你师父,如果你师父有什么紧急情况,我好及时处理。大夫的小徒弟端着装满热腾腾草药的碗走到何尽道面前,递给大夫。大夫舀了一小勺草药,端起来在嘴边轻轻吹了几下,然后端到何尽道嘴唇前,将草药慢慢灌进何尽道的肚子里。卢俊亮稍后进入圣手堂,看见何尽道躺在病床上,焦急地询问大夫何尽道的病情如何。大夫说何尽道将告诉何尽道大徒弟的话重新对卢俊亮说了一遍。卢俊亮装作放心的样子,长出一口气。走到了病床外边,过了一会儿又走了进来,一个下午,卢俊亮走进何尽道病房,然后又走出来。卢俊亮嘴里说着求求老天爷,说如果老天爷愿意,就拿他卢俊亮的性命来交换何尽道的性命。卢俊亮看到何尽道慢慢变红的脸颊,说老天爷这个人作恶多端,一心想要我和其他师兄弟的性命,这种如此残毒的人,你可不能让他活过来。何尽道的大徒弟看见卢俊亮一直走来走去,走过来对卢俊亮说,师叔,师父现在找到大夫了,大夫也说有性命之忧的肯能性不大,你都不用如此操心了,你坐在这儿休息会儿吧。卢俊亮低下头,对何尽道的大徒弟说我与你师父从小一起习武,一起玩泥巴长大,有着深厚的感情,他现在病情如此危机,我哪儿坐的下,何况医生不是没有说完全没有性命之忧么,所以我坐不下。卢俊亮说完这些话,然后转过头,对何尽道的徒弟们说,你们一路或抬着师兄或照顾师兄,身体已经十分疲劳了。你们在旁边找一个客栈,稍稍休息,等师兄苏醒后我再去喊你们。经过这么多天的长途奔袭和与柴志恒的激烈搏杀,他们死亡的死亡,受伤的受伤,即使安然无恙的弟子都一个个身心疲惫。但他们的师叔还在这里站着,他们谁敢出去休息。万一他们的师父醒了,看见他们都不再他身边,肯定会雷霆震怒,说不定柴志恒没有要了他们的小明,卢俊亮和何尽道这些自己人却要了他们的性命。夜幕渐渐遮住了天空,何尽道的大徒弟给了大夫一些银子,让大夫的小徒弟给他们买饭菜。大夫的小徒弟将饭菜打包端到圣手堂,让他们吃晚饭。何尽道的大弟子将筷子递给何尽道,何尽道向病房望了一眼,又将筷子放下,说他吃不下饭,让其他弟子都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