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六十五章 十年华山
    杨良友穿好衣服走到周庆海门口,大声地喊周庆海起床。? ?? ?  疲惫不堪的周庆海迷迷糊糊地听到杨良友的喊声,向床里边打了一个转,侧躺着继续呼呼的睡大觉。杨良友知道就是这种情况,又在周庆海的门外大声喊了几声。周庆海终于在脑子里比较清楚地听清是在喊自己,用小手在自己的眼睛上揉了几下,然后对窗外的杨良友说大师兄这么早喊醒他有什么事情。杨良友告诉周庆海说现在是早饭前的练功时间,各个师兄弟在没有师父的陪同下自由练习。周庆海听到是自由练习,告诉杨良友说既然是自由练习,他现在浑身酸疼,他不练习了,师兄们自己去连吧。杨良友告诉周庆海说这个自由练习是华山派的各个弟子在早上没有师父的陪同下自由练习,不是说谁想练就练,不想练就不练的自由练习。周庆海听到这句话后,用自己的双手撑起自己的身躯,周庆海感到全身的骨架都快要散了,比昨天的疼痛更加剧烈,像机器人一样一板一眼地慢慢地穿好了衣服。周庆海站在床沿边,用手扶着床沿,然后迈开小步,艰难地向前走去。周庆海走到门口边,勉强抬起胳膊,打开屋门。外边的星光依旧在天上明亮的闪烁着,外边的公鸡才开始“咯咯”打鸣。周庆海跨出门槛,看到杨良友、宋国栋和靳利昊都站在门外,其他华山派师父的弟子都开始66续续地穿好衣服去练功。杨良友师兄弟三个人知道周庆海肯定要花费较长的时间来穿衣服,所以提前一会儿喊周庆海练功。师兄弟四人终于走到了练武场,练武场上已经有比较多的华山弟子在修炼武功。宋国栋、靳利昊开始修炼自己的武功,杨良友蹲下去,将自己的眼睛与周庆海的眼睛相平,告诉周庆海他今天早上不用修炼再练马步了,他今天早上绕着练武场跑步,等华山派开饭后停止跑步,与他们一起去吃早饭,这样既可以继续锻炼你的身体,还可以让你麻木、酸疼的肌肉用其他的运动方式得到适当的放松。周庆海开始自己的慢慢长袍,周庆海每迈开一步,腿上的肌肉都酸疼一次,但感觉身上的痛苦反而减少一小部分。

    周庆海就这样开始了自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刻苦修炼武功。周庆海天资聪慧,意志坚强,在修炼好基本武功后,柴志恒传授的武功他很快就可以学会,有时候于文艳在闲暇的时候还传授周庆海武功。在后来的日子里,姜志恒又收了罗君安、张玉华、柴志恒三位弟子。姜志恒的气味弟子武功均十分高强,但在七个人中,武功最为高强的当属周庆海,成为了当时年轻一辈中数一数二的人物。

    周庆站在悬崖百年,海腰悬宝剑,目光炯炯地看着远方,想着自己艰辛的小时候和华山派对自己的厚恩。姜志恒和于文艳从后边走来过来,陪着周庆海看着远方。周庆海看到师父、师娘走了过来,赶忙向师父、师娘请按。在这十年的生活中,周庆海心里早将悉心照料自己的姜志恒和于文艳视为自己的爹娘,姜志恒和于文艳也将周庆海视为自己的孩子,但是周庆海仍旧只是喊姜志恒和于文艳为师父、师娘,姜志恒和于文艳喊周庆海为徒弟。姜志恒问周庆海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事情,站在这里目光坚毅地看着远方。周庆海说不敢隐瞒师父,我在华山生活十年了,处处受华山派、师父和华山派师兄弟的厚恩,觉得一直生活在华山不足报厚恩,想像其他弟子一样下华山铲除恶魔,锄强扶弱,共树华山派的侠义形象。于文艳说鸟儿大了,想要飞了。周庆海说如果师父、师娘不同意,我仍旧在华山修炼武功,等师父、师娘觉得我可以下山了,我再下华山行侠仗义。姜志恒说鸟儿长大了,该飞了是好事,你师娘同意你下山。在今年早些时候,我与你师娘就商议说你现在二十岁了,该出去闯荡闯荡江湖,为自己积累江湖经验,为天下武林做出自己应做的事情。但想着你还没有过二十岁生日,如果让你早早下山,也许你二十岁的生日我们还有你的师兄弟都不能与你一起度过了,这是我们一点小小的遗憾,所以我与你师娘决定在昨天过完你的生日就让你下山。周庆海听了姜志恒的话,心里感到十分感动。周庆海想起了昨天晚上,他与六位师兄弟一起修炼完武功后,他的六位师弟告诉他让他回屋子里换套衣服再去厨房吃饭,周庆海纳闷儿地想他们师兄弟七人在一起练功多少年了,从来没有说换过衣服再吃饭的,问杨良友这是为什么。杨良友说你自己也许闻不见,你都不知道你身上臭气哄哄,你坐在那儿吃饭谁还吃的下。其他的五位师兄弟都笑着附和说,是,是,周庆海如果不去换衣服,那今天就不让他吃饭。周庆海仍旧云里雾里向自己的房间跑去,边走边说,我以前身上不也是这个味儿,你们身上同样是这种味道,再说了哪儿有什么臭气哄哄那么难闻。周庆海的六位师兄弟看到周庆海跑回自己房间换衣服,一个个偷偷地笑了,他们也一溜烟地跑到餐厅。周庆海换好衣服,疑惑地向餐厅走去。周庆海快走到餐厅的时候,看到餐厅的门居然关着。周庆海想是不是现在不到开饭时间啊,可拍下脑袋想想,不对呀,华山派这么多年来都是这个时间点一起开饭,今天不可能例外。周庆海更加疑惑地慢慢推开门,看到大家都坐在这儿,自己拉过餐椅想要做下的时候,华山派的所有人士都站起来,共同祝贺周庆海二十岁的生日。周庆海热泪盈眶地向四个方向鞠躬,谢谢他们。餐桌上摆满了水果和上好的酒菜,华山派的弟子海吃海喝。在庆祝快要结束的时候,于文艳亲自端来一盘熟鸡蛋和一份儿长寿面,递给周庆海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必须吃鸡蛋和面长寿面。周庆海的眼眶再次湿润了,于文艳笑着说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是这么爱哭鼻子。华山派的其他人都“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