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华山恩仇 > 第六十六章 何尽道苏醒
    外边的响起了巡逻人的敲锣声,卢俊亮说现在三更了,师兄怎么还没有苏醒?何尽道大弟子站在屋子里,听了卢俊亮的话后,又一遍地询问大夫说师父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苏醒,是不是师父的病情又加重了。??   大夫说我都给你们说了多少遍了,这位师父流血过多,身体十分虚弱,不可能一下子就生龙活虎地站在你们面前。何尽道大大弟子唯唯诺诺地向大夫道歉。大夫转过身,又一次把了把何尽道的脉,说也难为这位师父有你这么好的徒弟和师兄。卢俊亮走到门外,看到何尽道的弟子们都一个个地站在门口,都不肯离去,张嘴想再次劝他们回去,但这句话不知道说了多少遍,话到干渴的喉咙却没有出声。卢俊亮走到门外边,何尽道的几个弟子跟着何尽道走到门外,何尽道突然下跪,仰天哭泣着说,师兄,你从小到大一直给予我照顾,还教我武功,你是我一生的好师兄。上天,看在师兄待我如此厚恩的情分上,你就拿我卢俊亮的命来交换我师兄的性命吧,说完,在地上“砰砰”地磕头。卢俊亮的鲜血染红了地面上已经破碎的青砖。何尽道的大徒弟听到他几个师弟的诉说后,赶紧从屋子里,和几个师弟去搀扶卢俊亮。卢俊亮运足内力,跪在地上始终不肯起来。何尽道的大徒弟和几位师弟费了好大劲才搀扶起卢俊亮,说大夫不是说了么,师父的脉象已经大有好转,只是因为失血过多才休克的,明天应该就能好了。卢俊亮泪流纵横地心里说苍天啊,我卢俊亮心里一直虔诚地供奉着你,你怎么处处与我作对,这次上天给了我这么好的机会,让何尽道去死,你为什么偏偏又让他活呢?

    卢俊亮握紧拳头,咬紧牙关,向天一声长啸。何尽道的徒弟都不明白卢俊亮为什么这样,也许在路上是他们想躲了,何尽道和卢俊亮是一同长大,感情很深厚,路上卢俊亮交待的那些事情也许是真的为了救何尽道的性命。何尽道的弟子在大弟子带领下“噗通”齐刷刷地跪在地上,祈求卢俊亮的原谅。卢俊亮假装疑惑地说,你们这是干什么,突然间为什么向我下跪。何尽道的大弟子说,在路上的时候,师叔交待我们要慢行,我们以为师叔是希望慢慢消耗时间,让师父死于非命,党我们刚才看到师叔刚才痛彻心扉的表情,想想师父和师叔从小到大的感情,我们才知道刚才我们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冤枉师叔了,请求师叔原谅。卢俊亮的眼眶再次禽满泪珠,伸手一个个扶起何尽道的徒弟,说何尽道真是有福啊,能有你们这么好的弟子,然后看看站在一旁身后的徒弟,说如果是我陷入这种绝境,你们这些不孝弟子会像你们师伯的这些个弟子一样为我着想么,你们恐怕早一个个跑的无影无踪了,说不定还会在受重伤的时候向我胸口捅上一刀。卢俊亮的弟子们一起跪在地上,说弟子们定然不忘师父厚恩,断然不会做欺师灭祖的事情。卢俊亮又对何尽道的弟子们说,你们一心为你们师父着想,是我们崆峒派的好弟子,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去责怪你们,你们都快快起来,不要让我一个个去搀扶你们起来了。屋里一声咳嗽声传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出那是何尽道的声音。卢俊亮仰望下天空的月亮,说真是天意如此么?何尽道的徒弟们一个个疯狂似地窜进圣手堂。卢俊亮看着何尽道弟子慌乱的样子,想想刚才何尽道的弟子像他的师兄一样头脑简单,心里一声冷笑,说就算是上天暂时不要你的性命,以你和你这群弟子的猪脑子,你们早晚还是死于非命。何尽道的弟子看着卢俊亮从后面走来,一个个闪开一条小路,让卢俊亮走进病房。何尽道逼着眼睛,喉咙出粗重的呼吸声和喘息声。大夫高兴地卢俊亮和何尽道的大弟子说,这位师父性命已经无忧了,只是由于受伤过重导致呼吸粗重,调养一阵子就好了。卢俊亮从口袋中掏出一锭银子递给大夫,大夫看了看,不好意思要又出于内心的贪婪收下了这一锭银子,说这那好意思,刚才已经收过你们的诊费、药费、病床费和餐饮费了,现在还要收你们的钱。说完这些,大夫将这一锭银子放进袖子里边的钱袋。卢俊亮说你治好了我师兄的重伤,这是奖励给你的,收着吧。何尽道的大徒弟看了看外边的夜色,对大夫说,谢谢大夫一直陪着我们师父脱离生命危险,现在师父病情大有好转,天色已经三更了,你去屋子里休息一会儿。大夫说好的,好的,如果有什么事情让我的小徒弟喊醒我,我会立刻起来给这位师父看病。大夫将勉强睁开眼的小徒弟喊道病房,交待后事情向卢俊亮和何尽道的大弟子告辞回卧室休息。何尽道向前一步,向卢俊亮作揖,卢俊亮一摆手,说你们虽然是师兄的弟子,但你们的感情哪儿有我们的深厚,我不会回去休息的。清晨第一缕曙光照耀到房间的时候,何尽道的指头轻微地动了动,逼着眼睛张开了一个嘴缝儿。卢俊亮趴在何尽道的病床边,刚刚入睡,在旁边坐在椅子上的何尽道的大自在一会儿闭上眼睛,一会儿睁开眼睛,大脑一边想让自己睡会儿,一边告诉自己不能睡。何尽道的大徒弟睁眼的那一下,看见师父微微颤动的手指,兴奋地向师父病床边跑去,凑到何尽道的脸庞,看见师父微微张开的嘴,问师父想要说什么。何尽道的嘴唇张开是出于本能,何尽道的意识只是苏醒了一小部分。何尽道的大弟子喊醒卢俊亮,卢俊亮看着何尽道微微张开的嘴,告诉何尽道的大弟子说赶快给你师父端些热水,然后让大夫的小徒弟煮些小米粥,说师兄这么长时间滴水未进,肯定十分口渴和饥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