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多重宇宙的修炼人生 > 第472章、九阴易筋法
    “可恶,爱妃你师傅天母太过分了!”纣王脸色大变,看向妲己的目光冰冷如刀,让妲己忍不住心头寒,纣王冷声道,“怎么说古凡都是朝廷军方大帅,战功赫赫,威望极隆,你师傅怎能如此,刚见面就暗中下手?”

    而且,更为严重的是还把没把他这个大王放在眼里,真是岂有此理!

    纣王心中对天母圣姬的那点好感,瞬间消失无踪,同时心底深处生起丝丝隐隐担忧,所谓有其师必有其徒,天母圣姬见猎心喜,初见就对古凡动手,那妲己以前有没有做过这等破事?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他心中对妲己也生出丝丝芥蒂。

    妲己脸色那个精彩啊,瞬间五颜六色连连变幻,这搬弄是非,可是我们女人的专利,你怎么可以这样。妲己急忙开口解释道:“大王,别听古大帅胡言乱语,要不是古大帅初至天母岛便嚣张跋扈,我师傅天母也不会初见就对他动手!”

    “娘娘说哪里话,我堂堂商军大帅,难道见了天母还要卑躬屈膝笑脸相迎么?”古凡嗤笑,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冷哼道,“也要天母有这个实力和资格才成,本帅从来只敬强者!”

    “好一个只敬强者!”

    纣王拍掌大笑,感觉心情舒服多了,脸上露出满意笑容。

    古凡要是毫无原则对天母圣姬卑躬屈膝,纣王即便心中不说,心中只怕要气炸了肺。

    自从古凡加入商军以后,古凡一向对纣王的态度都是淡淡的,不远不近说不上傲慢,却也说不上亲近,总让纣王感觉滑不溜手难以掌控。害的纣王都抖了“M”了。

    如果古凡突然对天母态度大变,卑躬屈膝做那小人之状,那他纣王算什么?

    世间的事本就是如此。如果一直这样,大家都会觉得理所当然。

    就像上学,新中国初立,老师们求着家长让孩子们去上学,大家觉得理所当然。

    到了新世纪,就变成了家长们买学区房,求着老师安排个好学校,好班级了。

    纣王也一样,只不过想改他的习惯,可不像后世家长们那么容易。

    王宫正殿的气氛,一时尴尬之极。

    还是纣王最先打破了沉默,满脸焦急问道:“爱妃,究竟是怎么回事,古凡吃了圣水之后什么反应,都给本王说清楚!”

    古凡做的很好,可以让他继续抖“M”下去,所以对古凡,纣王是别无所求了,求了也没用。

    而天母圣水事关他的小命,再怎么小心,都是应当的。他当然要打听清楚。

    “也没什么,古大帅到了天母岛后,显露了一手强悍之极的武功,我师傅心中不岔这才动手的!”

    妲己心中暗恨,她当然不会说她对古凡的撩拨,也不会说师妹们拿他当肥肉看待。

    如果妲己不是知道纣王不会把古凡怎么样,她非添油加醋不可。对古凡,她真的是恨死了。

    可惜,她不能。不反不能,面对纣王时,依旧温柔桃花笑春风,一点都没有吃憋的迹象。就好像是诉说了一件小小的误会一般。

    妲己说了实话,古凡也没有追究的意思,淡然轻笑,将天母圣水的效用说了个清楚明了。“天母圣水倒也不愧是天母门奇珍,专门针对精神和身体本能,稍一不慎中招的话,浑身气血贲张难以控制,满心鱼念不可抑制,神智不清一心只求合欢!”

    “我亲自尝试了圣水,效用倒也极强,却是对我没有多少作用!”

    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露出一个古怪笑意,沉声实话实说道:“原始天魔的武功到底有多强我不清楚,我担心的是他的实力已经到了寻常药物无法伤害的程度,这一点大王必须小心谨慎一点!”

    “这个,本王心中有数!”纣王脸色微沉,心中的那丝喜悦消散无踪,对未来的前程多了几分担忧。

    尼玛的,寄于厚望的天母圣水都不保险,那他还有希望翻身么?

    想了一下,纣王道:“来人,去请大祭司。”

    不大会功夫,大祭司满脸阴郁,风风火火走了过来,看他那脸色就知道准没啥好事。

    果然,纣王周身魔气缭绕剧烈翻滚,急声问道:“大祭司,魔君那厮不答应么?”

    大祭司跟古凡使了个眼色,算是打了招呼,不爽道:“魔君这家伙脾气太硬,一时没法敲开他的口。”

    古凡与妲己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明明说的是对付原始天魔,怎么又扯到魔君身上去了?

    他们是才离开两天吧!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大祭司看向纣王,纣王点了点头,大祭司才解释道:“相传七百年前,有一妖人被十大高手围攻,恶战三日三夜,结果,十大高手悉数阵亡,而妖人亦全身经脉碎断、重伤垂危。但这妖人竟悟出一套九阴易脉之术,不但恢复武功,威力更胜一筹。”

    “哦,魔君会这套武功?”

    大祭司一说,古凡就想起来了,天子传奇中确实有这本功法。

    不过古凡识海自结星辰,对照体内窍穴,可比易九脉高明多了,一时间也就没有过多关注,现在回思了下当初在天牢见魔君的样子,果然很是不凡。

    当然,也只是不凡。比起古凡的进化之躯,可就差的多了。

    不过其他人不知道这些,他们更关注魔君。

    “魔君当初被俘后,全身功力被废,手脚四肢也被特殊锁链锁住,丹田还用特殊手段破坏封死!”大祭司满脸凝重,解释道,“可眼下魔君实力恢复了六七成,送去给他享用的美女都受不了折腾,不过两三日便全身瘫软精气大损!”

    “怎么,魔君也有直接吸纳他人精气的邪功?”

    古凡有些吃惊,怎么这些魔头个个如此热衷于吸纳他人精气,难道就不知道其中的巨大风险么?

    不说功法不同,所得的真气不同。就是不同的体质,其精气神也不同。

    人有三宝精气神,是不假。可人也是智慧动物,即便是解决了精气神不同,这被采人的怨恨怎么破?

    真以为气运无敌啊!

    “正是如此!”大祭司点头承认,又道:“那九阴易筋法,旷世奇功!浑身筋脉竟能另辟匪径,随意融合,发挥强横功。大王若能练成此法,便能避开郁结的巨阀穴,更可增强本身功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