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七十七章 元宵灯会
    处理完甲坊司的事情,欧阳朔回到书房,按时下线。

    现实中正好是正月十五,春节假期即将结束,上班族早在初八就已经开始上班。明天开始,学校也将陆续开学。整个寒假,冰儿每天都要睡懒觉,好吃好喝伺候着,小脸蛋变得更加肥嘟嘟,可爱到爆。

    昨天孙小月打来电话,说今天返回交州,要跟他们一起过元宵。欧阳朔特意从超市买来不少菜,准备晚上做上一顿大餐。

    下午三点,孙小月准时到家,带来了不少家乡的特产。好久没见,自然又是一番寒暄。冰儿这丫头,对孙小月极为依恋,献宝似地将上次庙会买的礼物送上,接着将新的玩伴雪儿介绍给小月姐姐。

    孙小月看到雪儿,十分地惊讶,她是认识这款人工智能宠物的,自然知道价值不菲。她转身看了一眼欧阳朔,没想到这个当哥哥的,竟然如此的阔绰。不声不响地,买下如此奢侈的礼物。

    她是越发看不透欧阳朔了,这个整天不务正业,一天到晚就知道玩游戏的男子,好像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人无法看透。

    这次回家,她的爷爷,中科院院士,联邦著名船舶设计专家,竟然悄悄地跟她提起《地球Online》这款游戏。当她将自己了解到的消息告诉爷爷的时候,爷爷竟然跟欧阳朔一样,鼓励她玩这款游戏。这次回到交州,她已经从网上订好了游戏舱,明天就会送过来。

    “姐姐,你怎么不理冰儿呢?”一旁的冰儿嘟着嘴,委屈地说道。

    孙小月一愣,自己刚才竟然发起呆来,把冰儿晾在一边,连忙哄到:“啊,哈哈,姐姐是看到雪儿这么可爱,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呢。”

    “是吧,嘻嘻,冰儿也是这么觉得,跟冰儿一样的可爱咯。”

    “不知羞,哪有这样夸自己的。”

    “姐姐~~~”小丫头立即不依,扑进孙小月怀里,扭来扭去。

    欧阳朔看着她们在客厅嬉戏,没来由地想起了宋佳。自从初四那天的同学聚会之后,他跟宋佳仍然保持着联系,不时地通上一两次电话。对于宋佳的感情,自己也把握不准,同学、朋友或者红颜知己?还真是一笔糊涂账。

    晚饭之后,孙小月笑着说道:“哎,明天开始我也玩《地球Online》,有没有什么要指教的?”

    欧阳朔一惊,“怎么突然开窍了?之前不是还挺坚决的嘛!”

    “哼,谁知道呢,你们一个个神神秘秘的,是我爷爷建议我玩的。”

    “你爷爷?”

    “是啊,他是联邦的船舶设计专家,也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又不跟我解释,就是直接让我玩这个游戏,这次购买游戏舱的钱都是他老人家资助的呢。”孙小月大大咧咧地说道。

    欧阳朔点点头,这麽说,游戏背后的真相已经从大势力逐渐向中型势力渗透了。不久之后,游戏又将迎来一大批的新人玩家。“之前我跟你说过,这款游戏分为领主模式和冒险模式,你准备选哪种?”

    孙小月想都没想,“当然是冒险模式啦,你说的领主模式,我可玩不来。”

    “冒险模式的话,也分为战斗职业和生活职业,要我介绍一遍吗?”对孙小月的选择,欧阳朔并没有干预。

    “不用啦,我已经在论坛上查过了。我并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准备选择生活职业。可就算是生活职业,种类也太多了,都不知道选哪样。”

    欧阳朔心中一动,不动声色地说道:“生活类职业的话,我倒是觉得建筑师非常的适合你,跟你现在学的专业也很契合。你不知道,这款游戏非常的真实,后期建筑师会有非常大的发挥空间,你正好可以一展所学。”

    “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好,就听你的,选择建筑师。对了,把你的ID告诉我吧,进游戏后我好联系你。”孙小月倒是从善如流。

    欧阳朔面露难色,就知道她会问这个,“咳,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总之,我的ID还不能告诉你。如果你信任我的话,就把出生地点设定在大理府。反正现在我们一个是冒险玩家,一个是领主玩家,暂时也不会产生交集。合适的时候,我会给你一个信服的解释。”

    不是欧阳朔不信任孙小月,而是他的身份实在太敏感,不得不慎重。万一被孙小月无意中说漏了嘴,那麻烦可就大了,不仅仅是他,就连冰儿都会被牵连,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孙小月嘴巴一嘟,不满地说道:“不说就不说,什么嘛,神神秘秘的。”

    欧阳朔无言以对,气氛有些尴尬。

    “对了,你不用担心冰儿的问题,我可不像你这个游戏狂,不会每天那么早登陆游戏的。”回房间之前,孙小月笑着说道。

    欧阳朔点点头,转身回房间登陆游戏。

    下午的时候,各式各样的花灯已经挂满了山海镇的大街小巷。那有商业头脑的商铺,纷纷推出促销活动,在店前挂起花灯,只要答对灯谜,就有奖励。

    晚饭过后,青儿这妮子就要拉着欧阳朔去赏花灯,猜灯谜。

    欧阳朔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猜灯谜可是个高难度的活儿。为了不出丑,他干脆将范仲淹、田文镜、徐叔达、苏则以及周海辰这几位文士拉上。

    好的灯谜,都集中在商业街上。有那简单的灯谜,欧阳朔倒是也能猜上一两个。比如什么“半部春秋,打一个字”,春和秋各取一半,当然就是个秦字。“半耕半读,打一个字”,耕和读各取一半,就是个讲字。

    难度再大一点的,像“风里去又来,峰前雁行斜,打二字花卉名”,风的里面去掉剩几,又再进去便成凤;峰前是山,雁行象形人字,人字斜一斜便成单人旁,峰前雁行斜便成仙字。因此谜底是“凤仙”。

    “大哥,这个谜底是什么呀?”青儿指着一个灯谜问道。

    欧阳朔抬头一看:劈岩移山,筑田植柳,打一花名。他敲了一下青儿的脑袋,笑着说道:“这么简单的都猜不到。把岩上下劈开移走山字剩下石字,筑田植柳表示在柳下边加个田字,稍作变形是榴字,谜底不就是石榴咯。”

    青儿悟着小脑袋,可怜兮兮地说道:“人家就是猜不到嘛!”不甘心地指着另外一个灯谜说道:“那这个呢?枝头点点残月影,打一字。”

    这个倒是有些难度,欧阳朔灵机一动,笑着说道:“没规矩,怎么好我一个人来猜,这个灯谜就交给苏则先生吧。”

    苏则笑着说道:“枝的头为木,点点在木字头上加两个点成米字,残月表示把月字的撇去掉部分成弓字,影表示弓成双,组合起来便成粥字。”

    路过杂货铺的时候,店前挂的一个灯谜吸引了一大票的游客,议论纷纷,却无人猜出谜底。这下子,就连范仲淹、田文镜几人都来了兴致。

    看到欧阳朔一行,大家自觉地让开一条道,只见灯谜写着:黄绢、幼妇、外孙、齑臼,打一成语。

    以欧阳朔的水平,那完全是看得云里雾里。反倒是范仲淹和徐叔达相视一笑,显然都已经猜到了答案。

    “不如两位一起写出谜底,看是否一致?”欧阳朔打趣道。

    两人点点头,接过杂货铺递过来的纸笔,快速写下答案。展开一看,双方写的都是“绝妙好辞”。

    徐叔达笑着说道:“就由我来解释一下吧。黄绢,指有颜色的丝织品,合成绝字,幼妇就是少女,猜妙字;外孙,是女儿的儿子,猜字为好;齑臼,也就是盛装和研磨姜、蒜、韭菜等调味料的器具,它每天接受的都是辛辣之味的东西,所以是辞。因此谜底就是绝妙好辞。”

    周围的游客听完解释,恍然大悟,纷纷叫好。杂货铺凑趣地送来奖品,是一盏精致的影纱灯,以各色麻纱蒙制,上面绘花鸟虫鱼、山水楼阁,并配上金色云纹装饰及各色流苏。

    范徐二人自然不会提着一盏花灯在街上逛,最终落到了青儿的手里。

    走过武馆的时候,田文镜也凑趣地猜出一则灯谜:二人抬头不见天,十女巧种半亩田。八王问我田多少?土上加田有一千。打一成语。

    青儿猜灯谜不行,问问题倒是积极地很,笑着说道:“仰光先生,这个谜底怎么解?”

    田文镜笑着说道:“二人抬头不见天就是夫字,十女巧种半亩田是个妻字,八王问我田多少就是一个義字,最后一句土上加田有一千就是重字。夫妻义重,但愿世间家家能如此。”

    难度最高的一则灯谜是徐叔达亲自准备的,挂在领主府前的广场上:佳人佯醉索人扶,露出胸前白雪肤。走入绣帏寻不见,任他风雨满江湖。

    最终,还是范仲淹猜了出来,笑着说道:“首句佳人佯醉索人扶以谐音衍义为假倒,再谐音作贾岛;第二句露出胸前白雪肤衍义为肋白,再谐音作李白;第三句走入绣帏寻不见,绣帏与罗账相近,故衍义为罗隐;末尾四句,任他风雨满江湖衍义为攀浪,再作谐音潘阆。李白、贾岛、罗隐、潘阆这四人皆为唐代著名诗人。”

    赏完花灯,猜完灯谜,已是夜里八点,欧阳朔赶紧下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