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相疑
    赶到友谊河的时候,水师营的蒙冲斗舰早已等在这里接应。

    因为战利品太多,来回足足运了十几趟,方才全部转移完成。因为只是负责接送任务,水军统帅裴东来这次并没有赶来。等到最后一名骑兵渡过友谊河之后,蒙冲斗舰立即启程,返回北海镇驻地。

    为了不被天丰部落怀疑,欧阳朔命令骑兵营立即折返营地。同样的,这次缴获的青蚨马,自然也不能立即配给骑兵营。要不然的话,那就真的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反正现在明光铠的数量也不够,骑不骑青蚨马,关系并不大。

    一百匹青蚨马种马,当天就被车马司转移到疾风谷养马场。至于那三百零四匹青蚨马以及上千头的绵羊,则被养在山海镇西侧的牧场。西侧的牧场,经过几次扩建,占地面积已经达到五十平方公里。在这片牧场中,有猪圈,也有羊圈,现在又加上马圈,确实是越来越热闹了。为了称呼方便,欧阳朔干脆将这片牧场命名为西城牧场。

    山海镇这边,这次“黎明”行动,因为消息封锁,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只有少数人才知道内情,因而显得风平浪静。

    游牧部落那边,却因为此次灭族事件,引发轩然大波。

    神眷湖,天讫部落汗帐。

    “大汗。据探子回报,西南方向的天怜部落,一夜之间化为灰烬,八百余族人,惨遭杀戮,无一人生还。”说话的是一名体格高大,满脸胡须的中年汉子。他就是天讫部落三大将领之一,人称“草原雄狮”的拉克申。

    天讫部落三万余族人,拥有战士一万两千人。其中,最精锐的两千人,为可汗亲卫军。由可汗最信任的将领,同样是天讫部落三大将领之一,人称“草原苍狼”的孛日帖赤那统领。

    剩下的一万人名战士,被划分为镇东部和镇西部,每部各五千人,分别承担天讫部落东西两侧的镇守职责。而拉克申,就是镇西部的统帅。镇东部的统帅,则是最后一位天讫部落三大将领,人称“草原黑虎”的岱钦。

    这次被山海镇灭族的天怜部落,处于镇西部的管辖范围,因此拉克申是最先得到消息的。拉克申不敢怠慢,立即向部落大汗蒙克禀报。

    蒙克年近五旬,在草原部族中,已经是属于长寿之人。昔日英姿勃发的面容,已经悄然爬上皱纹;一头浓密的卷发也开始变白,昭示着眼前这位人主,真的是老了。即使如此,也没有人敢对蒙克大汗有丝毫的不敬。这绝不仅仅是因为汗位带来的威严加持,而是真正发自心底的敬畏。

    蒙克十四岁就继承汗位,接过父亲留下的权杖和王冠。那个时候,部落强人格鲁把持族中权利,欺负蒙克年幼,视蒙克为傀儡,肆意牙帐。

    蒙克不动声色,表面上与格鲁虚以委蛇,暗地里积蓄力量,培植嫡系。两年之后,蒙克觉得时机已经成熟。趁着一次格鲁在牙帐醉酒之时,将其杀死,一刀致命。杀死格鲁之后,蒙克大胆启用自己的嫡系,血腥清洗格鲁一党,就此掌控部落大权。

    此后的三十余年,蒙克的手段越发老辣,也越发的血腥。光是被灭族的部族,就不下五个。更不用说,现在这些中型部落,哪一个没有受到蒙克的打压。偏偏这些部族,还敢怒不敢言,由此可见蒙克的威名。难怪有人背地里,会称呼蒙克为“血腥屠夫”。

    其他的部落惧怕蒙克,背地里诋毁他。但是对天讫部落而言,蒙克就是他们至高无上的王,是他们信仰的神。

    蒙克刚继位的时候,天讫部落不过是一个四五千人的中型部落。就是在蒙克的统治下,天讫部落才逐渐发展壮大,干掉无数强敌,最终成为这片广阔无垠的草原上,当之无愧的霸主。所有的部族,都尊蒙克为草原的可汗。

    所以说,这位看上去垂垂老矣的可汗,王座之下,实则是血泊汪洋。因此,就是拉克申这样的猛将,在蒙克面前,也是小心翼翼。蒙克继位的时候,拉克申不过是一名刚出生的幼童。拉克申,就是伴随着蒙克逐渐远扬的威名长大的,对于蒙克,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敬。

    此时此刻,这位老人端坐在王座之上,腰杆挺直,不允许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倦怠。听完拉克申的汇报,睁开那双略显浑浊的双眼,沙哑地说道:“天怜部落?我记得,前不久,他们刚从我们这,获得一百匹青蚨马种马吧?”

    拉克申心中一动,沉声说道:“不错。大汗的意思,天怜部族是因为这批战马,受人觊觎,才招来灭族之祸?”

    “咳咳,拉克申,看问题,要找准症结所在。天怜部落,草原上最小的几个部落之一。既无珍宝,占有的牧场也不是什么水草丰茂之地,有什么值得别人觊觎的呢?”蒙克咳嗽一声,继续说道。

    “大汗英明!”拉克申恭敬地说道。

    “现场可留下什么线索没有?”蒙克问道。

    拉克申摇摇头,说道:“现场除了一片灰烬,什么也没有留下。那批青蚨马种马以及天怜部落原有的马匹和羊群,全都消失不见。根据现场灰烬的余温推断,这次袭击,应该发生在早上七点左右。敌人应该是清一色的骑兵,除了马蹄印,很少有脚印留下。而且,这应该是一场有预谋的突袭。烧尽的帐篷内,残存着很多尸骨的残骸。这就说明,这些人是在睡梦中,就被活活烧死的。”

    拉克申显然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武将,仅仅从现场的残留痕迹,就将现场还原的七七八八,完全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有勇无谋。幸好欧阳朔一行没有画蛇添足,搞什么故布疑阵的把戏。否则的话,很可能就会被拉克申看出破绽。

    “可有幸存者?”蒙克没有表态,再次问道。

    拉克申遗憾地摇摇头,说道:“这次的敌人,极为狡猾,他们肯定在外围安排了警戒部队。也非常的果决,整个天怜部落,竟然找不到一名幸存者。很多人,都是在跑出营地很远之后,才被追上杀死的。有一两个,甚至已经跑到了牧场边缘,到底还是难逃厄运。”

    蒙克浑浊的眼睛,突然变得锐利起来,森冷地说道:“看来,又有哪个部落不甘寂寞,想要挑战我们的霸主地位了。”

    拉克申心中一颤,惊疑地说道:“大汗的意思,是哪个中型部落所为?”拉克申非常清楚,一旦这个猜测被证实,接下来就是不死不休的战争。

    “哼,天怜部落,才刚刚得到我们的扶持,就被灭族。这不是在向我们挑衅,还能是什么?至于那一批消失的青蚨马,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蒙克冷声说道,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毫无征兆地从他体内发散出来。

    拉克申一滞,就连他这样的武将,面对大汗的压迫,都有些承受不住。勉强站稳身子,拉克申定住心神,说道:“天怜部落的南面是大河,西面是荒野,北面就是我们,只有东面的天丰部落与其交界。大汗可是怀疑,这次灭族之祸,是天丰部落所为?”

    蒙克面无表情,端坐在王座上,目视远方,半晌不语。拉克申知道,这是大汗在思考问题,安静地立在一旁,不敢打扰。

    十分钟之后,蒙克收回视线,看向拉克申,沙哑地说道:“天丰部落的达日阿赤,城府极深,虽然有野心,但是断不会充当急先锋。那是一条毒蛇,安静地蹲在阴暗的角落,默默地看着我们互相厮杀。等到大家都精疲力尽的时候,他才会发动致命一击。这次的事情,要说是天丰部落所为,有些牵强,并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

    拉克申一脸的困惑,这位将军,带兵打仗自是不凡,头脑也不简单。但是对于这样的尔虞我诈,并不擅长。

    “那,依大汗的意思,是何人所为?”拉克申问道。

    蒙克摇摇头,说道:“在没有得到更进一步的消息之前,无谓的猜测,非智者所为,也无益于事情的解决。为今之计,是要一边打探消息,一边加强对那些中型部落的防范。以不变应万变,以静制动,方为上策。”

    虽然被称为血腥屠夫,但是蒙克显然不是一个鲁莽之人。如果没有这份谨慎,他也不会一路走到现在。

    “喏!”拉克申点头应下。

    “但是,拉克申。我有一种预感,更大的风暴,即将向我们袭来。这股风暴,将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来的猛烈,不可不防啊。”蒙克突然说道。

    拉克申心中又是一颤。在天讫部落族人的眼中,蒙克就是他们的神,他的预感,几乎可以视为神谕。因此,拉克申对此确信不疑。

    到底是武将,尔虞我诈,拉克申并不擅长,但是真要真刀真枪地战斗,他是不惧的,高声说道:“请大汗放心。无论是谁,只要敢于挑战我们天讫部落,就要随时做好被我们灭族的觉悟。”

    蒙克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挥手让拉克申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