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流寇攻城(下)
    战备司送来热腾腾的饭菜,犒劳守城的将士们。

    这个时候,没有人敢离开城墙。就连欧阳朔,都没有离开。他让三顾酒楼准备了一些酒菜,送到城楼休息室,招待白桦等人。

    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山海盟的几位成员,一边用餐,一边闲聊。聊天的话题,自然是集中在刚刚结束上半程的流寇攻城。

    “真没想到,流寇攻城会打得这么激烈。”寻龙点穴感慨地说道。

    “是啊,搞的我都没有信心了。”凤囚凰附和道,一脸的不自信。

    白桦有些担心地看了欧阳朔一眼,关切地问道:“无衣,对于下午的进攻,你有信心吗?”其他人也一脸关心地看向欧阳朔。

    欧阳朔微微一笑,说道:“没事。上午挡住流寇的猛攻,对方的锐气已失,下午只要不犯错,挡下来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可是,上午山海镇的军队,同样损失很大啊。而且对方还有一千名精锐流寇以及一千名骑兵,至今还没有出动呢。”白桦却没有欧阳朔这么乐观。

    据战后统计,六千七百名流寇当中,七百水匪战死两百人,被俘三百人,逃走两百人;三千普通流寇,战死一千二百人;一千精英流寇,战死三百人。也就是说,流寇还保留着一大半的战力。当然,如此大的战损,对流寇的士气是一个非常致命的打击,下午还能不能如此拼命,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山海镇这边,北海舰队五百水军折损五十人;山海镇城防营四百名弓弩手,折损五十人;一千一百名刀盾兵,折损两百人;五百民夫,折损八十人。与流寇相比,双方的战损比在1:5左右,已经是非常理想的战损比。

    “流寇的战损比我们大,就看下午他们怎么应对吧。”欧阳朔意有所指。

    ……

    同一时间,流寇大帐。

    “大哥,形势有些不妙啊,下午该如何应对?”黑骑问道。

    霍逹倒是非常沉着,嘿了一声,说道:“下午,就该二弟你出场了。”

    “怎么说?”黑骑有些疑惑。

    “上午我安排人建造浮桥,本身就做好两手准备。上午攻城的时候,据退下来的儿郎报告,对方在最后关头,调来了一批援军。这批援军,一定是从北门或者东门调过来的。这样一来,山海镇在北门和东门的防御,一定被进一步削弱,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二弟,你立即带着你的骑兵,从后面绕道,从浮桥穿过护城河,突袭对方的北门。记住,要等西门发动进攻之后,再开始进攻,不能提前,让对方有所防备,明白吗?”霍逹解释道。

    “明白!”黑骑振奋地说道。

    ……

    下午一点,流寇再次发动进攻。这一次,霍逹没有留下任何的预备部队,命令全军压上,务必给西门造成巨大的压力,让山海镇无暇顾及北门。

    欧阳朔站在城楼上,看到流寇的侧翼原本的一千骑兵,已经不见踪迹,立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北面的天空,升起一颗信号弹,这是遭遇袭击的意思。

    “传令兵!”

    “在!”

    “命令北海舰队,立即开进护城河,协助北门防御。”

    “喏!”

    传令兵走后,一旁的白桦感慨地说道:“这些流寇果然狡猾,也很精明,一旦找到我们的防守漏洞,就不惜一战。”

    欧阳朔嘿然一笑,说道:“原本我还没有绝对的把握,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这场流寇攻城,山海镇必胜。”

    “怎么说?”

    “敌寇也是自作聪明,他们想用闲置的骑兵,攻击山海镇的北门。却不知,北门还有四百将士守城,再加上北海舰队的策应。单凭那一千骑兵,绝对不可能短时间内攻破北门。更重要的是,对方将骑兵调走,那么山海镇埋伏在西门的六百骑兵,就有了用武之地。原本流寇有一千骑兵在侧翼保护,我还不敢派骑兵出击。现在他们竟然自寻死路,也就怪不得我了。”欧阳朔解释道。

    白桦眼前一亮,笑着说道:“原来如此,对方肯定想不到,山海镇还有这么多骑兵,一直按兵不动。”

    欧阳朔点点头,再次叫来传令兵,“传我命令,命令林逸将军,随时做好出城的准备,随时等我号令。”

    “喏!”

    “无衣哥哥,为什么不让骑兵现在就出击呀。”一旁的木兰月好奇地问道,小丫头终于是适应了战场环境,重新从城楼休息室走了出来。

    欧阳朔微微一笑,解释到:“现在流寇刚发动进攻,无论体力还是士气,都处于最佳状态,并非出击的好时机。”

    “哦!”

    一个小时之后,西面的战局,依然处于胶着状态。虽然流寇新增一千精英流寇生力军,但是守城将士也增加三百援军,加上再次发威的猛火油柜,双方还是一个势均力敌的态势。

    北门的偷袭受挫,西面又陷入胶着状态,霍逹终于不再淡定。尤其是随着伤亡增加,流寇的士气已经降到临界点,再不有所行动,就很有可能出现逃兵。霍逹不敢怠慢,决定自己亲自上阵,鼓舞士气。

    欧阳朔站在城楼上,看到流寇的首领终于加入战团,心中一松。他赶紧招来神机营营正王元丰,指着远处的流寇首领说道:“王将军,看到那个居中指挥的中年人吗?”

    王元丰的视力惊人,自然是一眼就看清楚,“看到了,那是对方的首领?”

    “不错。怎么样,有把握将他射杀吗?”

    王元丰沉吟一下,谨慎地说道:“对方距离城墙,大约有一千三百米,在床子弩的射程范围之内,可以一试。”

    欧阳朔点点头,“王将军,放手一搏吧。记住,最好两架床子弩一起发射,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

    “明白。”

    王元丰转身离开,开始招呼床子弩手,对两架床子弩进行校正和瞄准。要想射杀敌酋,就必须发射三弓八牛床子弩威力最大的箭,也就是“一枪三剑箭”,射程可达一千五百米。至于之前压制投石机,发射的是寒鸦箭,一次可以发射数十支,压制的对方不敢靠近投石机。

    瞄准之后,两架三弓八牛床子弩在王元丰的指挥下,同时发射。巨大如标枪的一枪三剑箭,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直指流寇大首领霍逹。

    欧阳朔站在城头,紧张地注视着一枪三剑箭的运行轨迹。王元丰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两支利箭,一前一后划过天空,精准地找打霍逹的位置。

    这个时候的霍逹,正在鼓舞士气呢。面对从天而降的利箭,毫无还手之力,利箭就像标枪一样,将霍逹刺穿,当场死亡。

    霍逹一死,流寇刚恢复起来的士气,立即跌到谷底。尤其是霍逹的死亡方式,实在太过震撼。他们完全想象不到,对方竟然可以在一千三百米开外,射出如此恐怖的夺命利箭。

    欧阳朔当然不会错过如此良机,大声喊道:“传令兵!”

    “到!”

    “命令骑兵立即出城,穿破对方的防线,将敌人彻底打垮。”

    “喏!”传令兵不敢怠慢,立即跑步走下城墙。

    城墙下面,六百名骑兵早已严阵以待,得到命令之后,林逸一脸的振奋,转身对着身后的骑兵说道:“兄弟们,该我们上场了。”

    “杀!”六百骑兵亢奋地吼道。

    这些优秀的战士,憋了快一整天,就连民夫队都被大人安排上战场,他们却一直枯等着。如今,终于等到他们大展身手的时候,如何不兴奋。

    随着城门缓缓打开,六百骑兵,就像一只利箭,冲出城门,直插流寇中军腹部。在他们身后,刚刚开启的城门,又被迅速关闭。

    霍逹死亡的消息,已经慢慢在流寇当中传开。这个时候的流寇,正是士气低沉,缺少主心骨的时候。山海镇骑兵的出击,就像是压垮流寇的最后一根稻草,将流寇反抗的意志,彻底的击垮。

    对于这样的冲锋,林逸早已驾轻就熟。

    尤其是涿鹿之战,林逸从头到尾,见识了张辽高超的骑兵指挥艺术,受益匪浅。林逸也是有心之人,停战的时候,就虚心向张辽请教。张辽也不是那种自私之人,对林逸这员小将,是充满好感,因此不惜倾囊相授。

    六百骑兵,在林逸的指挥下,在流寇群中横冲直撞,犹如无人之境。来袭的流寇,是为攻城而准备的,排列的阵型,也是攻击阵型。面对骑兵的冲锋,实在是毫无准备,再加上士气低落,如何抵挡得住铁骑的冲锋。

    林逸也是聪明,率领骑兵,专门破坏流寇的云梯、投石机以及移动箭塔,为守城的战友赢得喘息之机。攻城器械被破坏,攻城的流寇被迫撤离。

    冲击一阵之后,林逸不敢过多的在战场停留,率领骑兵,迅速回城。这个时候的流寇,犹如惊弓之鸟,已经无力阻止骑兵的撤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