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城隍庙(1100订阅)
    (PS:1100订阅加更,今天还有保底2更)

    欧阳朔回到领主府。

    路过书记官办公室的时候,看到正在整理文书的柏南浦,突然想起一件事,说道:“南浦,这个月的政务会议,就定在二十五号吧。你通知下去,让各司早做准备。趁着领地晋级,要求各司主官详细汇报下一阶段的工作计划。”

    “喏!”柏南浦连忙记下。

    “哦,对了,还有,你去将田署长请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好的。”柏南浦点头应下,转身走出办公室。

    欧阳朔走进会客室,拿起茶具,亲自沏好一壶上等白毫茶。

    田文镜进来的时候,看到大人正在沏茶,不觉诧异非常,想要上前帮忙,嘴里说道:“这样的粗活,怎么能让大人您来干,仆役也太不称职。”

    欧阳朔摆摆手,请田文镜在对面坐下,笑着说道:“茶道也是博大精深啊,偶尔自己动手,还可消去烦躁之心。”说着将一杯茶,推到田文镜跟前茶几上。

    田文镜慌忙接过,端起茶杯,略微饮上一口,再次放下,笑着说道:“大人好雅兴。”

    寒暄过后,欧阳朔直入主题,说:“仰光,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将先生您调离物资储备署,那么,先生以为,物资储备署三位司长再加上一位署长助理,四人当中,何人可以胜任署长一职?”

    田文镜一怔,他原本以为,大人叫他过来是谈工作的,没成想,竟然扔下这么一枚重磅炸弹,将自己调离物资储备署,到底是何用意?

    一时之间,田文镜竟是有些踌躇,不知该如何回答。

    欧阳朔摇头,笑着说道:“先生不必有什么顾虑,客观评价即可。”

    大人的话说到这份上,他就不得不说一说。田文镜稳定心神,沉吟一下,将物资储备署的四位主官,统统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署长助理袁少平,是因为发现金矿,而被大人越级提拔上来的。袁少平的专业水平自然毋庸置疑,但是政务水平,受限于出身,再加上狼山矿场远离大本营,袁少平缺少到廉州学院进修的机会,因此还是非常欠缺。更何况,现在的狼山矿场,一时半会儿还离不开这位主官。

    物资司长杜小兰,财政署长崔映柚的弟子。遗憾的是,因为跟在崔映柚身边的时间太短,很多本领没有学到家。掌管物资司,算得上尽心尽力。只是限于个人能力,想要更进一步,非常困难。再加上女性的天生弱势,那就难上加难。不是谁,都可以成为第二个崔映柚。

    车马司长郑山炮,同样是泥腿子出身。车马司的工作,相对比较简单。筹建疾风谷军马场之后,郑山炮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军马场。一时半会儿,也无法抽身,兼之能力有限,难堪大任。

    田文镜最欣赏的,还是盐田司长沈追。

    这位年轻人,在年终考评中脱颖而出,受到大人重用。接手盐田司,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盐田司打理的井井有条。北暮盐场前后经过几次扩建,都没有出什么差错。沈追这位司长,居功至伟。

    更难得的是,沈追头脑灵活,兼且虚心好学。闲暇时,不是在廉州学院进修,就是跟在田文镜身边学习如何处理政务,深得田文镜器重。

    唯一顾虑的,就是沈追还太年轻,经验有些欠缺。

    相比范仲淹,田文镜就比较耿直,想清楚之后,也没什么顾虑,径直说道:“既然大人问起,那么属下就斗胆一言。如果真的要推举一位接任署长一职,那么,属下以为,四人当中,属沈追最合适。”

    欧阳朔点点头,田文镜推举的人,跟他的设想是一致的。

    田文镜说完之后,仍然心绪不宁,这自然逃不过欧阳朔的眼睛,也知道他为何会如此,笑着说道:“先生可是有疑虑?”

    “不错!”田文镜倒也干脆。

    欧阳朔端起茶杯,饮了一口,方才说道:“说实话,当初将先生安排到物资储备署,实在是有些屈才。只是,那个时候恰逢物资储备署无人主持,不得已之下,采取的权宜之计。现如今,物资储备署已然走上正轨,又有沈追这样的优秀后备人才。先生抽身而退,正当其时。”

    田文镜神色一变,心有戚戚焉。

    好在田文镜并非常人,很快收拾起自己的情绪,问道:“大人的意思是?”

    “先生不必着急,一切静待本月的政务会议,自会见分晓。”欧阳朔显然还不想提前将谜底揭开。

    田文镜点点头,心中彻底定下来。

    送走田文镜,已经是临近中午。忙碌了一上午的各司政务人员,纷纷离开领主府,返回各自家中用膳。

    欧阳朔也起身回到后院。虽然映柚和青儿已经搬到隔壁的青映院居住,但是用餐还是在正院。用青儿的话说,就是不能让大哥太孤单了。

    实际上,整个后院,也就正院设有厨房,负责后院所有人员的饮食。厨娘,是顾三娘走之前,亲自挑选的王婶,一名中级厨师。

    现如今,领主府的餐桌,已经是非常丰富,鸡鸭鱼肉,蔬菜瓜果,样样不缺。自从首饰铺开张以来,生意非常火爆。尤其是铜首饰和银首饰,买的人非常多。流民一般身无长物,即使有值钱的物件,也被流寇洗劫。如今生活安定富足,自然要重新采买首饰。

    仅凭首饰铺的利润,已经足以维持领主府的日常开销。

    领地经济,经过三个月的不断刺激,已经初步呈现繁荣。据映柚反应,五月份的财政收入,将首次跨过两千金币的门槛。

    青儿这丫头,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小富婆,制衣作坊的生意,异常火爆。

    随着山海镇晋升为山海县,流民刷新速度进一步提高,青儿已经跟吴妮商议好,准备再次扩大制衣作坊的规模。

    饭桌上,兄妹几个闲聊。

    “大哥,你猜怎么着,上午我刚透出风声,说领主府要给大哥您招丫鬟,立马就有一大帮年轻女子赶来打探消息。来的人,有不少都是富足之家的女儿。看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大哥的魅力非凡啊。”映柚打趣道。

    欧阳朔不在意地摇摇头,说:“柚儿你可得好好把关,我们是招丫鬟,不是选妻妾,不要耽误女儿家的前程。”

    “大哥还真是无情呢,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人家,才配得上大哥。”映柚揶揄地说道。

    欧阳朔瞪了她一眼,“好好吃饭,连大哥都敢打趣了。”

    “大哥好霸道哦。”青儿为姐姐鸣不平,只是语气有些蔫蔫的。

    欧阳朔诧异地看了青儿一眼,转头看向映柚,问道:“咱们家的小捣蛋,今天怎么这么安静,不像她的风格啊。”

    映柚缅嘴一笑,“青儿在为制衣作坊的事情发愁呢。制衣作坊想扩大规模,可是商业区已经没有多余的空地,基本上都被各大作坊占满了。”

    欧阳朔了然,这个小财迷,欧阳朔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都掉到钱眼里去了。欧阳朔宠溺地看了青儿一眼,笑着说道:“傻丫头,别愁了,这种事情,怎么不跟大哥说,大哥帮你解决啊。”

    “大哥这么忙,人家不好意思打扰嘛。”青儿还挺懂事的。

    欧阳朔感慨地摇摇头,最近自己对这个妹妹,真的是有些疏忽了。

    “好了,不要发愁。领地新的规划,马上就要出台,第二道城墙也要开始启动建设。等到城墙建好之后,还不是有大把的空地,给你升级制衣作坊啊。”

    “真的?”青儿立马由阴转晴。

    “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耶,谢谢大哥!”

    “好啦,快点吃饭吧!”

    “恩。”青儿忧烦即去,重新变得欢快起来。

    ……

    下午,欧阳朔抽空去了一趟城隍庙。

    最初的“城隍”不是神,而是指城郊外面的护城壕。“城隍”最早的含义是由水庸衍化而来的。《礼记郊特性》有载:“天子大蜡八,祭坊与水庸。”

    古人最早信奉的护城沟渠神是“水庸神”,以后逐渐演变为城郊的守护神,即城隍神。城隍是神鬼世界中的一城之主,他的职权范围相当于人世间的县官。道教把城隍当做“剪恶除凶,护国保邦”之神,说他能应人所请,旱时降雨,涝时放晴,保谷丰民足。

    据史料文献记载,早在公元239年就有了城隍庙。唐代以来郡县皆祭城隍,宋以后奉祀城隍的习俗更为普遍,旧时凡县州府治所在地均有城隍庙。

    历代封建王朝将祀城隍列入祀典,多为求雨、祈晴、禳火之事,有所谓“神之亲民者莫如城隍,犹官之亲民者莫如守令。”

    自明代起,每月塑望,知县率官僚属前往行参谒礼,新官到任前一天须宿于庙,翌日清晨着常服首祭城隍。

    山海县的城隍庙,自然是建在文教区,与妈祖庙、黄帝祠等宗庙坐落在一起,逐渐形成一个宗庙群。

    城隍庙生成之后,文教司已经着手安排人管理,维系城隍庙的运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