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野火行动(中)
    七月二十四日,夜。

    先锋营悄悄撤出城北大营,混成旅的两个营跟着入驻城北大营。

    明天一早,混成旅的两个营,将在城北大营进行例行操练,用于迷惑对面的天丰部落。天丰部落的探子无法靠近大营,根本就发现不了,大营当中操练的士卒已经悄悄换了一批人。

    先锋营第一营,将青蚨马和明光铠全部留在城北大营,换上之前备用的装备和坐骑。出征的四个骑兵营,全部在外面套上流寇衣服。这些衣服,全部都是流寇攻城一役,俘虏的流寇贡献出来的。

    不错,这次出击,装扮的就是流寇。

    因为要穿过草原,进入盆地深处,为了减少暴露的风险,四个骑兵营将分成四批,按照不同的路线,朝天讫部落镇西部的大营进发。骑兵营之间的协同联络,将由军情司细作通过蜂鸟来完成。

    同时,每个营的五个中队,也将各自分开,每个中队,前后相距两公里。

    镇西部大营距离友谊河岸,约160公里。因此,光是消耗在行军上的时间,就需要三天,这还是在路上一切顺利,不发生意外的前提下。

    因为是在草原,一望无际的原野,既无山丘,也没有树林,白天根本就找不到什么隐蔽之所。因此,骑兵营并没有采取昼伏夜出的行军方式,而是正常行军。一路上,如果遇到落单的牧民,全部格杀。

    军情司雷迅,带领军情二组细作,此前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军情司选择的四条进军路线,都绕开了各游牧部落的大本营。

    欧阳朔随大军出征,他所处的位置,在先锋营第一营第二中队和第三中队之间,跟在他身边,护卫他安全的,就是刚成立不久的领主亲卫队。至于林逸,则是率领第一中队,在前面探路。

    二十五日,凌晨五点,天刚蒙蒙亮。

    两千人的部队,借着晨光,在北海舰队的协助下,顺利渡过友谊河。之后,四个骑兵营就要分道扬镳,直到到达最终的目的地,才能再次汇合。

    第一天,因为穿过的是已经被灭族的天怜部落的地盘,一切顺利。这片区域虽然已经被天丰部落接管,但是并没有安排太多的牧民。天丰部落还只是将这一片区域,当做牧场来使用。

    因此,这一天,部队整体行进速度比较快,再加上没有步兵的拖累,足足走了60余公里。晚上七点,前后分散的各中队重新聚集到一起,就地休息。

    行军帐篷和军粮丸这两样后勤利器,又开始发挥自己的威力。

    早上出发的时候,每名士卒服用一枚行军丸,白天一天都不用再进食。晚上也不用生火造饭,最大限度地减少暴露的风险。至于饮水,背囊内早就准备好足够三天使用的水。除此之外,欧阳朔的储物囊中,还存着一批饮用水。

    明天,部队就要穿过一个中型部落的地盘,危险系数提高不少。

    第二天凌晨五点,各中队依次出发,前后保持两公里的距离,就是想趁着凌晨人少的时候,多走一段路程。

    中午,欧阳朔骑着黑旋风,带着亲卫队赶路。就在这时,前方出现一群牧民,约莫七八人,驱赶着羊群,似乎正在放牧。

    “大人?”亲卫队长王峰立即赶到欧阳朔跟前。

    欧阳朔当然明白王峰的意思,点了点头。

    王峰会意,朝后方作了一个手势。于是,立即有一半的亲卫队成员脱离队伍,像一群饿狼,朝牧民扑去。

    牧民看到扑过来的亲卫队,以为是遇到流寇,立即惊慌而逃。

    普通牧民骑的马,自然不是青蚨马。青蚨马在游牧部落,也属于珍稀品,还没有泛滥到放牧的牧民都可以骑乘的地步。

    亲卫队的进攻,是非常有策略的,他们并不是直接扑上去,而是先向两边迂回,形成一个包围圈,将牧民围住,防止漏网之鱼。

    被围住的牧民,惊慌失措,嘴里叽叽咕咕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估计是一些求饶的话,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停地指着不远处的羊群。意思是羊群可以带走,求各位好汉绕他们一命。

    可惜,他们遇到的,并不是劫财的流寇,而是山海县官军。

    亲卫队成员,哪个不是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早就练就一副铁石心肠,个个面无表情,骑在马背上,弯弓搭箭,只一轮齐射,就将牧民全数射落马下。

    按欧阳朔的初衷,当然不想伤及无辜,尤其是平民。但是,此次行动实在是干系重大,容不得任何意外的发生,他的双手,早就沾满鲜血。

    那些牧民,看着插在胸前的利箭,一脸的震惊。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这群流寇为何不像传闻的那样,劫财不害命,根本就不愿放他们一条生路,即使被抓去流寇营当俘虏也好啊。

    亲卫队并没有管四散而逃的羊群,而是骑马来到牧民的尸体旁边,拔出唐刀,在每具尸体上都补上一刀,确保万无一失。完事之后,亲卫队从背囊中取出事先准备好的铁铲,原地挖一个大坑,将牧民的尸体全部掩埋,再盖上一层野草,做一个简单的伪装。

    等到晚上,牧民的亲人,发现他们失踪,没有回家。再加上外出寻找的时间,就算是能够顺利地找打尸体掩埋之地,估计也是一两天之后。即便如此,那也不过是被认定为一起流寇袭击事件,根本就无法引起部落高层的注意。

    这不过是行军途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类似的事情,在四个骑兵营行军路上,时有发生。而这一套处理办法,也是军务署提前拟定好的,并对每一位士卒进行过详细交底。这就是军务署的可贵之处,他们负责制定非常详细的作战计划,各种小细节尽量都考虑到。

    晚上,队伍再次停下。明天,他们就要进入天讫部落的地盘。镇西部大营,位于天讫部落西部边缘地带,距离神眷湖旁的汗帐,足足有五十公里远。

    进入天讫部落之后,明显感到牧民多了起来。偶尔,还能遇到在边境巡逻的镇西部战士。这个时候,能避开就尽量避开,实在是避不开的,只能格杀。

    只是这样一来,等到晚上,镇西部清点人数的时候,必然会发现少了人,从而引起警觉。但是,这也是没办法是事情,想要偷偷潜入对方的腹地,尤其是一支大军,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下午三点,各部在距离镇西部大营十公里远处,纷纷停了下来。再往前进的话,就要进入镇西部的核心区域,白天这样闯进去,无异于自寻死路。

    为了隐藏行踪,各中队再次打散,纷纷躲入牧民家中。至于牧民家中原来的主人,其下场可想而知。两千人的部队,就像一只巨兽,偷偷地潜伏在镇西部大营之外,对其虎视眈眈。

    傍晚,镇西部的百夫长在例行清点人数后,果然发现有些在边境巡逻的战士,并没有按时回营。这个情况,被立即上报到千夫长,千夫长再报到镇西部统帅拉克申跟前。

    拉克申听完千夫长的汇报,皱起眉头,问道:“可有派人前去查看?”

    “回将军话,末将已经派了一个百人队前去边境调查。末将觉得事出蹊跷,故而特地先赶来向将军您汇报。”千夫长不敢怠慢。

    镇西部长年没有经历战事,这种战士失踪事件,几乎很少发生过。联想到之前可汗的嘱托,拉克申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吩咐下去,今夜全营戒备,加强哨岗巡逻力度。”拉克申决定小心为上。

    这两天,不知道怎么的,拉克申总是感觉有些心绪不宁,他就像被一头凶兽盯上了,却始终看不到凶兽的踪影。这让拉克申很是不安,今天的战士失踪事件,更是进一步加剧了这种不安的情绪。

    但是在属下面前,拉克申还是一如既往的镇定。

    “喏!”

    ……

    在距离镇西部大营十公里远处,有一处非常不起眼的牧民帐篷。

    下午六点,化妆成牧民的雷迅,掀开帐篷,走了进来,恭敬地说道:“大人,不出所料,镇西部果然已经加强警戒。”

    原来,这里就是欧阳朔落脚的地方。

    欧阳朔点点头,敌人的反应,并没有出乎自己的预料。据雷迅介绍,镇西部统帅拉克申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联络各营,今晚按计划行事。”

    “喏!”

    晚上七点,欧阳朔走出帐篷,骑上黑旋风,趁着夜色,在雷迅的引领下,开始逐一查看各部驻点。每在一个驻点停留,欧阳朔都会从储物囊中,取出一桶接一桶的猛火油,分发给士卒。

    七月的草原,夜空中星光闪烁,凉爽的季风,刮起一阵阵绿色波浪。借着星光,一队接一队的骑兵,从牧民帐篷中走出,将一桶桶的猛火油,放在战马的背囊上。背囊已经被专门改造过,每侧都可以放下两桶猛火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