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野火行动(下)
    山海县的骑兵们,骑上战马,开始一步步潜入镇西部腹地。

    骑兵出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十点,外面只能借助微弱的星光,辨别事物。再加上野草的遮蔽,已经很难分辨到底是人影,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由于派出去调查的百人队无功而返,镇西部统帅部再次下达戒严命令。镇西部的巡逻战士,虽然先后两次接到统帅部命令,要他们加强警戒。但是,一晚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不免放松警惕,一个个哈欠连天。

    再加上近年无战事,天讫部落在这片草原称王称霸惯了,战士们在思想上不免有些懈怠。白天的失踪事件,也不过是被解读为意外。

    说不定,那些巡逻的家伙,是偷偷跑到哪个姑娘的帐篷里潇洒去了呢。巡逻的战士,一边埋汰,一边互相扯着一些风花雪月,用以打发时间。

    “哎,你们说,大帅是不是太谨慎了,不过是走丢了几个巡逻兵,就这般大张旗鼓。害得兄弟们大晚上的,在外面活受罪。”有士兵抱怨。

    “混账东西,连大帅的坏话都敢说,不要命了。”带队的十夫长出言斥责,拉克申在镇西部的威望很高,说话不得不小心。

    那名士兵也知道自己一时冲动,说错了话,好在十夫长就是他的好友,嬉笑着说道:“队长,我知道错了,你可不要上报。”

    草原的军规是非常严厉的,甚至称得上残忍。如果真有人在这件事情上较真,那么这名士兵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一顿马鞭,那是绝对跑步了的。

    “放心吧!”十夫长也不想小题大做。

    七月份的草原,蚊子又多又大,特别的难熬。也亏得这些战士还算敬业,虽然口中抱怨个不停,总算是没有擅离职守。

    而就在他们不远处,山海县各营骑兵,纷纷下马,将缰绳牵在手上,就像一群幽灵,慢慢地向镇西部警戒的战士靠近。

    在进入有效射程之后,骑兵蹲在地上,尽量隐藏自己的行踪,弯弓搭箭,将一个个警戒的战士射杀,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打头阵的骑兵,都是各营的精英,射术超群。至于说贴上去,近身刺杀,在草原,几乎就行不通。

    镇西部外围警戒的战士,不断地被剪除。抵进镇西部大营五公里远处,这里的戒备,又提升了一个等级。而且打斗声,很容易引起营地的警觉。

    因此,山海县骑兵停止前进。

    欧阳朔骑在黑旋风上,注视着远方的镇西部大营。

    因为是常驻营地,镇西部大营并不像之前的天怜部落那样,仅以帐篷围成一圈接一圈,形成防御。

    镇西部大营,已经跟中原的营地没什么两样,四周立起一道高大的木墙,四个角还立有箭塔,只在南面,开了一个大门。

    这样的营地,仅凭两千骑兵,肯定是攻不下来的,只有在野外作战。

    而野外作战,又是游牧部落最擅长的作战方式。据军情司侦查到的情报,镇西部五千骑兵,其中一千是重骑兵,剩下的四千才是轻骑兵。

    游牧部落作战,往往是先派遣轻骑兵诱敌,再迂回到敌人的两翼进行包抄,关键时刻,重骑兵杀出,发起冲击,一举将敌人击溃,决定战争的胜负。

    骑兵们纷纷下马,开始在镇西部营前,布置猛火油阵。这就是林逸的策略,将敌军引出大营,再用猛火油形成火焰防护,阻挡敌军追击。

    布置妥当之后,全体撤离。

    ……

    七月二十八日,凌晨六点。

    先锋营第一营,充当引诱敌军的任务,在林逸的率领下,向镇西部大营进发,一路上,所有的警戒,都被干脆利落地射杀。

    一夜都没有睡安稳的拉克申,早早起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接到卫兵报告:“禀报大帅,营地南方出现一伙流寇,约莫五百人,正向营地袭来。”

    拉克申一怔,简直难以置信,“你说的是流寇?而且还只有五百人,谁给他们的胆子,敢来袭击我们的营地?”

    卫兵不敢懈怠,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是的,大帅,五百流寇。”

    “走!”拉克申决定亲自去看看。

    拉克申登上营地的箭塔,放眼望去,果然看到,远处一直流寇装扮的部队,正在大肆清洗外围的警戒部队,还不停地吹着口哨,神态极其张狂。

    这种赤裸裸的挑衅,拉克申简直无法容忍,他命令一名轻骑兵千夫长,带领所部,出营将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流寇教训一顿。

    千夫长呼和接到命令,激动非凡。在他看来,要击溃眼前的这股流寇,简直轻而易举,这是白白送上来的战功,看来大帅还是非常器重自己啊。

    一千名轻骑兵,就像一支利箭,冲出营地。

    没成想,那帮流寇竟然是一群软蛋,中看不中用。看到冲出来的骑兵,就像一群绵羊,立马掉头就跑,极其狼狈。

    仗着青蚨马速度上的优势,呼和并没有放弃,直接率部追击。

    营地箭塔上,看着逐渐消失在视线当中的呼和部,镇西部参谋额日思一脸的困惑,转头对拉克申说道:“大帅,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啊,这帮流寇来的诡异,退的也诡异,这里面,会不会有诈?”

    拉克申点点头,“是有些不同寻常。这样,命令剩下的部队随时待命。想来,凭呼和的能力,即使对方有诈,也能够安全撤离。”

    “明白!”

    另一边,呼和率部,追击十余公里,眼看就要追上流寇。突然,从两侧再次冲出两股流寇,立马将呼和部包抄。

    “不好,有诈!”呼和立即警觉,知道中了敌人的埋伏。

    可惜,他的部队,此刻正急速前进,一时半会儿,根本就停不下来。对面包抄的两股骑兵,就像两柄尖刀,从两肋,狠狠地刺入呼和部腹地。

    面对游牧部落的轻骑兵,欧阳朔并没有傻到选择跟对方比拼骑射之术,一上来就展开贴身肉搏,以唐刀和铠甲的优势,攻击敌人的弱点。

    游牧部落的轻骑兵,几乎没有什么防护能力,只是穿了一身简易的皮甲。面对唐刀,几乎就是一刀致命。

    锋利的唐刀,轻易地划开敌人的皮甲,刀刀到肉,非死即伤。

    一场混战,随即展开。

    好不容易,呼和部开始稳住阵脚,准备跟对方来一场硬仗。就在这个时候,最开始逃窜的林逸部,已经掉转头,对呼和部形成合围之势。

    呼和立即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回天,果断命令部队撤退。

    可惜,欧阳朔没有给他撤退的机会。两千人的山海县骑兵,对呼和部展开疯狂追杀,鲜血染红了草原,战马嘶鸣,响彻云霄。

    经历近一个小时的疯狂杀戮,最终,呼和部只剩下不到两百人,护卫着呼和,仓皇逃出包围圈,向镇西部大营逃去。山海县骑兵仍然在后面紧追不舍,一副要将其全歼的架势。

    可惜,限于战马,双方的距离,越拉越远,让呼和成功逃离。

    呼和的逃脱,不过是欧阳朔有意放纵的结果,其用意,就是彻底激怒拉克申,将镇西部全部引出营地。

    两路大军一追一逃,很快就重新回到镇西部大营前。

    果不其然,看到仓皇逃窜的呼和部,以及在他后面紧追不舍的流寇,拉克申不禁火冒三丈,厉声说道:“好胆!”

    说着立即跑下箭塔,跨上自己的坐骑,一匹首领级青蚨马,大声喊道:“全体都有,随我出击,接应呼和,剿灭流寇。”

    “杀!”四千镇西部骑兵,整装待发。

    看到出来接应的部队,呼和大喜,用力拍打着胯下的青蚨马,直奔营地而去。反观欧阳朔一方,却是齐齐停了下来,准备掉头就走。

    临走之前,林逸用内力,大声喊道:“拉克申小贼,今日且给你一个教训,下次再来,定取你项上人头。”说着,大笑一声,极其猖狂。

    拉克申哪里受过这样的羞辱,二话不说,率领部队继续追击。虽然方才呼和已经简单地将自己的遭遇讲了一遍,拉克申才不信,对方还能有部队埋伏。即使有,凭借自己麾下的四千精锐,也毫无畏惧。

    草原上,再次上演一追一逃的戏码,只是追逃双方,再次掉了个个儿。

    这个时候,青蚨马在速度上的优势,体现的淋淋尽致。不到十分钟,拉克申部就要追上来,将敌人带入自己的射程之内。

    看到对面逃窜的敌人,拉克申脸色冰冷,仿佛看着一群死人。

    可惜,这个时候,拉克申毫不知情的是,他们已经进入山海县精心设下的圈套当中。只见林逸骑在马背上,取出一支特殊的箭矢,用火折点燃,在马背上调转身子,朝后方射出一支火箭。

    火箭划过天空,准确地落到拉克申部所在的区域。

    一瞬间,火箭就将提前倾倒在草地上的猛火油点燃。这次布置的猛火油阵,并不是长条状,而是整片区域,都倒上猛火油。熊熊燃烧的烈焰,在疾风和野草的助推之下,一瞬间,就将拉克申部淹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