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撤离
    熊熊燃烧的烈焰中,无助的战士,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他们身上布满火焰,从战马上摔落下来,掉入火海当中,一瞬间,就被烧成焦炭。

    烈焰燃烧青草,带起滚滚浓烟,让人窒息。

    即使是以青蚨马的神骏,接连受到烈焰和浓烟的攻击,也变得惊慌失措。战马在浓烟中,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毫无方向感,密集的阵型,让战马很容易就跟同伴撞到一起,往往就是两败俱伤。

    在烈焰燃起的那一刻,拉克申脸色发白,他已经预感到,对面的敌人,绝对不是什么流寇。一个巨大的阴谋,笼罩在天讫部落的上空。

    关键时刻,他要承担起责任来,要尽可能地将儿郎们,带出烈焰,带回天讫部落的大本营。

    拉克申骑乘的,可是首领级青蚨马,是超越紫金级的存在,犹如神兽一般。青蚨马发出嘶鸣声,率先冲出烈焰圈。

    其他的青蚨马,循着首领的叫声,跟在身后,一起冲出去。

    拉克申冲出来的那一刻,再次绝望了。

    敌人的狡猾,简直超乎他的想象。

    烈焰外,敌人的两千骑兵,正严阵以待。此时此刻,他们的脸上,再没有之前那种夸张的张狂或者狼狈神情,而是面无表情,神情冷峻。

    一瞬间,拉克申就猜到,对方跟他们一样,是正规军。

    拉克申刚一探头,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箭雨。密集的箭雨,无情地收割着从烈焰中冲出来的幸运儿。

    他们原本以为,摆脱了烈焰,就是脱离地狱。没成想,不过是从一个地狱,逃到另外一个地狱。

    接连的打击,将镇西部战士的士气和勇气,消耗一空。

    逃过箭雨的幸运儿,再不敢做其它想法,狼狈地逃离,没有任何战意。即使是凭借首领级青蚨马,再次逃过一劫的拉克申,也没想过,要组织起部队,跟对面的敌人战斗。他只是骑着青蚨马,快速朝神眷湖逃去。

    山海县的骑兵,并没有追击最后的幸运儿。困兽犹斗,穷寇莫追。幸存下来的这批人,为了求生,将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

    欧阳朔并不想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在达到目的之后,再去触碰这群受伤的野兽,平白增加己方的伤亡。

    最终,镇西部五千将士,逃过一劫的,不足一千人。

    欧阳朔不再去管依然还在燃烧的烈焰,带着部队,绕过烈焰区,直扑镇西部大营,去收割自己的战利品。

    这个时候,大营残存的守卫,早已逃之夭夭。

    游牧部落的精锐骑兵,一般配3匹马,两匹战马,一匹驮马。驮马就是专门用来驼东西的。两匹战马,则是用来轮换,以增强骑兵部队的机动性。

    因为战马在负重的情况下,是非常消耗体力的,容易掉膘,因此非常精贵。一般而言,战马奔行20公里,就得休息一阵。这个时候,如果有两匹马轮换,自然就可以实现持续性的快速行军。

    山海县还没有进行过超远距离作战,因此骑兵只配备一匹战马。最多就像先锋营第一营那样,由于配备了青蚨马,转职时系统赠送的马匹就可以作为备用的马匹,或者作为驮马来使用。

    混成旅骑兵营,因为本身就是由流寇骑兵转职而来,即使没有配备青蚨马,他们也是拥有两匹战马。而像组建不久的先锋营第二营以及泅水县骑兵营,就只有一匹系统赠送的战马。

    总体而言,相比游牧部落,山海县的骑兵,还是显得太寒酸。

    严格来讲,骑兵至少需要配备两名辅兵,养马的一个,拎包的一个。

    游戏中为了简化,默认不需要配辅兵,由骑兵自己一个人全部搞定。

    欧阳朔所指的战利品,就是镇西部留在大营,用以轮换的战马。果不其然,大营的马厩中,五千匹青蚨马,五千匹普通驮马,赫然在列。

    加上打扫战场时,收拢的一千匹青蚨马。此役,一共缴获六千匹青蚨马,简直就是一笔天大的财富。

    按照一匹青蚨马5金币计算,就是30000金币,再加上驮马,总价值超过40000金币。关键是,这些青蚨马,还是有价无市。

    除此在外,在大营武库中,欧阳朔还搜刮到五千张复合弓。有了这批弓,欧阳朔要实现山海县军队,弓的装备率达到100%。

    经此一役,将极大地堵上山海县战马缺口。付出的代价,是一百五十名骑兵战死。因为要长途奔袭,欧阳朔只好下令,将阵亡的士卒就地掩埋。

    天讫部落,已经成为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部队换上青蚨马,赶着剩下的马匹,朝西面撤去。

    撤离的方位,是早就定好的。部队不能往南撤,容易暴露山海县的位置;也不能往北撤,否则就是将祸水引到木兰镇;更不能往东撤,因为天讫部落的镇东部还驻守在东面。因此,只能往西面撤离。

    浩荡的马群,根本就无法遮掩行踪。只能是凭借青蚨马的速度,在天讫部落以及其他部落反应过来之前,迅速撤离草原。

    因为每名骑兵都有两匹青蚨马轮换,因此赶在天黑之前,部队就行进了80余公里。相比来时的速度,直接提升了一个数量级。

    第二天,凌晨五点,部队再次出发。一整天的急行军,直接走了100余公里,彻底走出游牧部落占据的草原区域,走进荒野。

    这个时候,欧阳朔总算是放心心来。白天行军的时候,曾经碰到过游牧部落的巡逻部队,直接被他们摧枯拉朽地解决了。

    但是,他们撤退的方位也被暴露,刚好布下疑阵。

    第三天,部队转道南下,终于赶在天黑之前,抵达友谊河上游。而这个时候,北海舰队早已在此等候多时。

    北海舰队之所以能够准确掌握部队撤退的方位,秘诀就在军情司的蜂鸟上。玄鸟部落提供的这些小家伙,看上去不起眼,实则作用大的很。

    在北海舰队的帮助下,部队顺利渡过友谊河,这个时候,终于是彻底安全。友谊河南边,尚就没有能够威胁到他们的势力。

    不管是什么规模的流寇营,在山海县庞大的骑兵部队面前,都招架不住。至于那些玩家领地,欧阳朔不去招惹他们,他们就该烧香拜佛,哪里还敢出来寻隙滋事。

    渡河之后,北海舰队将在河岸旁休息一夜,明天一早,就顺江而下,回到北海港驻地。最近,裴东来正在加紧训练部队,计划反攻月儿岛。

    部队渡过友谊河之后,又足足走了两天,才于八月二日下午五点半,回到山海县。算下来,这一次野火行动,前后一共耗时一周的时间,真是出趟远门不容易啊。

    回来之后,先锋营来不及休整,就被欧阳朔赶回城北大营,接替混成旅的两个营。回来的途中,也不知道这次野火行动,在草原引起多大的变动,欧阳朔实在不放心城北大营。

    先锋营回去的时候,没有带走一匹青蚨马。

    六千匹青蚨马,给混成旅骑兵营留下五百匹,泅水县骑兵营带走五百匹。剩下的五千匹,三千匹暂时放养在城西牧场,最后的两千匹,将送到疾风谷军马场,扩大军马场的养殖规模。

    欧阳朔现在还没奢侈到,为一名骑兵配两匹青蚨马的地步。他计划,青蚨马主要用来冲锋,平时,骑兵还是骑原来的战马。

    至于那五千匹驮马,欧阳朔准备交给车马司。马车早就制造出来了,却没有马拉车,也是枉然。为了这件事,车马司主官郑山炮没少磨欧阳朔。

    现在好了,一口气帮他解决。

    随着县城落地,从领主府到北门,足足有五公里远,走路的话,要一个小时。因此,发展城市公共交通,也就是马车,就势在必行。有了这批驮马,车马司就可以考虑,组建城内车马行的事情,彻底解决这些问题。

    回来之后,欧阳朔先到武库,将五千张复合弓存进去。至于复合弓的配备和发放,自然有军务署负责,不需要他来操心。

    回到领主府,已经是六点。欧阳朔干脆也不回办公室,自己朝后院走去。

    “哥哥,你回来了咧!”

    冰儿眼尖,一眼就看到欧阳朔,就要跑过来,让欧阳朔抱她。

    这算得上是近年来,欧阳朔离开冰儿最久的一段时间,小丫头自然是想念的紧,天天念叨,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出去一周,欧阳朔一身风尘,身上脏兮兮的,虽然血迹已经被擦干,但是闻起来绝对不好受。这样的状态,他哪里敢抱冰儿,急忙拦住,说:“宝贝,哥哥身上太脏。先容哥哥去梳洗一番,再陪你吃饭,好不好?”

    冰儿凑上来,闻了一下,果然是有异味,脆生说道:“臭臭。”

    欧阳朔苦笑,突然伸出手,在她白嫩的脸蛋上,捏了一下,立马留下一块污渍,不等冰儿反应过来,转身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