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零一章 牧野之战(三)
    当天下午,欧阳朔约见碔砆。

    两人的会面,没有偷偷摸摸,直接安排在欧阳朔的营帐。因为本来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也根本就瞒不住。

    “能告诉我,帝尘和春申君他们,到底有何图谋吗?”

    欧阳朔的直接,吓了碔砆一跳,不假思索地说:“凭什么告诉你?”

    “意思就是说,是真的有图谋?!”欧阳朔恍然。

    “你!”碔砆发现,自己一下就落入对方的圈套。他准备调整自己的策略,平静地说道:“不错,他们是有图谋,可我不会告诉你。”

    “你会的。”欧阳朔肯定地说道。

    “狂妄!”碔砆不忿。

    欧阳朔微微一笑,“碔砆兄,咱们也不用再这么绕弯子。我想,你自己也很清楚,你跟帝尘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要不然,来商朝阵营做间谍的,就不会是你。你被排斥,不被他们信任,这是事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碔砆的脸色,瞬间阴沉,欧阳朔的话,刺到他的痛处。

    碔砆抬起头,面无表情,“那么,我可以信任你吗?或者说,你,中国区第一领主,山海盟盟主,中国区平民玩家的代表人物,信任我吗?”

    欧阳朔点点头,“你别无选择。”

    碔砆颓然,下定决心,“岂曰无衣,我们做一个交易吧。”

    “讲!”

    “我告诉你真相,你将我接纳到山海盟。”

    欧阳朔目光一凝,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碔砆竟然需要寻求山海盟的庇护,才敢说出真相。这么说,那些老家伙,是真的不甘寂寞了。

    老家伙们,你们真的以为,我一点察觉都没有吗,真是可笑。

    “我答应你。”欧阳朔没有犹豫。

    “事情其实很简单,邯郸六霸,又有重新联合的迹象。不久前,我曾在邯郸县,无意中看到,各大势力的首脑在邯郸集会。我指的首脑,不是帝尘、春申君他们,而是他们的长辈,各方势力真正的话事者。”碔砆回忆道。

    果然,欧阳朔的预感成真。

    邯郸六霸的分裂,源于帝尘的骄横、春申君的自矜自傲以及凤囚凰的野望,欧阳朔和雄霸所扮演的,不过是一剂催化剂的作用。

    邯郸六霸一分为三,山海盟趁势而起,掌握中国区的话语权。

    星际移民之后,各大势力的话事者,终于有精力来处理游戏中的事务。小辈的胡闹,显然让这些老家伙极度不满。

    显然,年轻一辈还太感情用事,没有掌握妥协的艺术。这个时候,老一辈自然是要出面,来收拾残局。说到底,他们是绝对不允许,将中国区的话事权,拱手相让。在这些人眼中,欧阳朔也不过是一个黄口小儿。

    通过互相妥协,将各方重新粘合在一起,就是最好的选择。

    欧阳朔担心的,还不是这个。他更担心凤囚凰,种种迹象表明,凤囚凰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家中的长辈,正在搞串联。

    “雄霸是不是也参与其中?”欧阳朔问道。

    碔砆一惊,他没想到,欧阳朔竟然如此敏锐,点头说道:“不错!”

    邯郸六霸的分裂,雄霸在其中,扮演过不光彩的角色,正是他引诱春申君,令立山头。邯郸六霸想再次复合,就绕不开雄霸。

    而以这些老家伙的智慧,将雄霸或者说是雄霸所代表的势力,接纳进来,就是最稳妥的选择,一举两得。

    可以预见,如果将邯郸盟、春秋盟以及铁血盟整合到一起,其势力,相比早前的邯郸六霸,还要强横。

    至于碔砆为什么被抛弃,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因为人家根本就看不起他。当初帝尘将碔砆拉入邯郸盟,不过是应急。如今没用,自然是要丢到一边。

    欧阳朔点点头,说:“今天的谈话,到此为止。战役结束之后,再谈结盟之事。眼前要做的,就是将这场战役打好。”

    送走碔砆,欧阳朔没在军营停留,骑马回到朝歌。

    朝歌城内,人心惶惶。周朝大军来袭的消息,已经传遍全城。城内空虚,王师孤悬东方,大王拿什么去阻击该死的周人。

    事实上,距离真正的决战,至少还有一周时间。这段时间,就是盖亚留给玩家完成支线人物的。

    欧阳朔这一次,并无此心,直奔王宫而去。

    王宫宿卫拦住欧阳朔:“来者何人?王宫禁地,闲人免进。”

    欧阳朔下马,将缰绳交给身后的王峰,双手抱拳:“异人代表岂曰无衣,求见大王,还请通报!”

    宿卫检查欧阳朔的腰牌,确认无误之后,立即进宫通报。

    跟在宿卫身后,欧阳朔无心打量商王宫,心中想着,待会儿该如何说服辛帝,接受自己的建议。

    王宫大殿,帝辛正跟手下武将恶来,商讨如何应对周军进军,听到宿卫报告,说是异人代表在宫外求见,立即来了兴致。

    恶来是飞廉之子,是可以跟犀兕熊虎搏斗的勇士,飞廉善走,父子俱以才力事帝辛,都是商朝的忠臣。

    三国时期,典韦被曹操称之为“古之恶来”,所指的恶来,就是眼前这位。

    欧阳朔走进大殿,躬身行礼:“异人岂曰无衣,拜见大王。”

    帝尘端坐御座,气宇轩扬,“来见本王,所为何事?”

    “特为大王解围而来。”欧阳朔不卑不亢。

    “好大的口气。”一旁的恶来不忿。

    欧阳朔也不恼,笑着说道:“敢问将军是?”

    “本将恶来,你可不要说大话。周军势大,我方空虚,如何解围?”恶来倒是直性子,想到什么说什么。

    “将军此言差矣,我听闻,大王已征召70万奴隶,数倍于周军,何来空虚一说?”欧阳朔故作不知。

    恶来嗤之以鼻,“黄口小儿,你懂什么。那些奴隶,即没受过军事训练,又无兵器甲胄,如何能敌?”

    欧阳朔点点头,“即如此,何不发给他们兵器甲胄?”

    恶来耐心快用尽,倒是帝辛,端坐上首,沉默不语。

    “你,你简直什么都不懂,竟然还敢扬言,要解朝歌之围,简直荒唐。”

    欧阳朔依然笑脸迎人,双手抱拳:“还请将军解惑!”

    恶来看大王没有喝止,终究耐着性子说道:“征召的70万奴隶,很多就来自周国或者各诸侯部落,如何能够令人放心,发给他们兵器,万一倒戈,岂不误事。再者说,即使给他们兵器甲胄,短时间内,不经过训练,又有何用?”

    欧阳朔故作恍然,笑着说道:“原来如此,我正是为此而来。”

    帝辛终于动容,“你有何策?快快道来!”

    “启禀大王,要想此策建功,需大王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恳请大王,幽闭大祭司,不让其与外界联络。”欧阳朔语出惊人。

    欧阳朔说的大祭司,就是微子,帝辛的兄长。

    微子启、微仲衍与帝辛三人是同母兄弟,微子启出生时,他的母亲尚为妾,而被立为王后之后生帝辛。帝乙因微子启年长,想立他为嗣,太史根据礼法认为微子启是庶出,帝辛是嫡出,所以立帝辛为嗣子。

    帝辛继位,微子启自然耿耿于怀。但此公的忍耐性颇为深厚,一直没有发作。作为先王确实的长子身份,微子在殷商皇室、高级贵族以及奴隶主中,拥有巨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最终以他为首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

    商王帝辛比谁都清楚这个大哥的潜在威胁。但即位后的局面,使帝辛又不得不拉拢他:先王死了,可先王两个弟弟比干和箕子此时正值壮年,对王位虎视耽耽。这帮人又代表了一大群贵族和奴隶主,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

    于是,帝辛决定拉拢大哥微子:在铲除了原大祭祀为首的神权集团后,微子成了国家的大祭司。神权贯穿整个殷商历史,而大祭司就是殷商最高神权领袖,其地位和身份类似于罗马教皇。

    可结果却远比帝辛预料的复杂:他即位后锐意改革,一大举措就是限制、剥夺老贵族的权利,大力从下层平民甚至奴隶中选拔、重用人才,恶来就是这样发迹的。但是这样的行为,触怒了整个奴隶主贵族集团。

    从夏一直到战国1000多年里,中国实行的都是贵族的官职世袭制度,奴隶主贵族集团垄断了国家政治和经济大权。帝辛的行为,无疑是在和殷商整个奴隶主贵族集团对抗,势必遭到强大的反弹。尤其是东征对国力的严重消耗,遭到朝中大臣的严重批判。多种新、老矛盾汇集。最终,殷商上层形成了以微子、比干和箕子为核心的,强大的反对派贵族同盟。

    这是一个掌握军、政、财实权的大贵族和掌握神权的皇族勾结后,产生的一个异常强大的同盟,对商王王权构成了极其严重的威胁。而帝辛的性格又异常冷血残忍,丝毫不可能妥协。最终摊牌的结果,就是比干被杀,箕子被徒刑流放,关键时刻微子却倒向了帝辛,保住了自己的地位。

    可实际上,微子对帝辛的切齿仇恨已经无可挽回。他一定要复仇,而他复仇的方式让后人看来几乎不可思议——出卖自己祖宗的江山社稷,勾结了殷商最大的敌人西周。

    就是这个内奸,命太师疵、少师疆,携带王朝皇室祭祀祖灵的礼器,以及象征当时中华江山和天子王权的镇国神器“九鼎”正式叛逃西周。同时带去的,还有此时殷商全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情报,包括其国内统治集团的动荡、经济的凋敝,尤其是带去了殷商本土防务极端空虚的情报。同时向周王详细讲解,万一东方的商军主力要回援本土要走的路线和所需时间。

    至此,殷商王朝不再有任何秘密可言,被赤裸裸的展现在周面前。

    于是周武王和姜尚当机立断,调集全国所有能用的兵力并召集诸侯组成联军,以最快速度在最短时间内乘虚而入直捣殷商国都朝歌。于是,牧野之战的悲剧,就这样上演了。

    当周军攻打朝歌时,正是微子率领一干人等,出城向周投降。其后,西周的实际统治者周公旦报答了大力帮助周的微子,封微子启于殷商故地商丘,建立宋国,以示“不绝殷嗣”。微子启,就这样成为周朝宋国的始祖。

    因此,欧阳朔要献策,就必须先处置商朝最大的内奸微子。

    帝辛目光一凝,露出寒光。对自己这位兄长,帝辛自然是不放心,但是要幽闭他,还真有些困难。“必须如此?”

    “必须如此。”欧阳朔毫不妥协。

    帝辛也是果决之人,“好,本王答应你。不过,如果你的计策不凑效,你该知道,你将面临怎样的下场。”帝王之威,不容挑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