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零三章 牧野之战(五)
    上午十一点,春申君、战狼、雄霸、杀破军等人,带领三千骑兵,从孟津出发,直扑牧野而去。

    当天晚上,就赶到距牧野不足十公里处,安营扎寨。

    出人意料的是,这一次帝尘没有随行,只是派遣领地一名初级武将,带着邯郸县的五百骑兵随军出征。

    帝尘的行为,自然被春申君他们,解读为胆小怯弱,极为不齿。

    风华绝代同样不解,“你这次不随行,可是有什么顾虑?”

    帝尘皱眉,语气深沉,“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跟岂曰无衣打了几次交道,你觉得他会是一个简单之人吗?如此大的破绽,他竟然不会察觉,等着我们去轻松收割贡献值?春申君他们,太自信了。”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又要派兵前往?”风华绝代还是不解。

    帝尘摇头,“最近家族正在斡旋,非常时期,我不想破坏内部的安定团结。退一万步说,如果我判断失误,不派一兵一卒,岂不错失良机。”

    风华绝代恍然,更有些欣慰,那个满腹城府的帝尘,在接连受挫之后,终于重新回来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

    春申君一行扎下营帐的时候,丝毫没有注意到,一只小鸟,从营地上空掠过,径直往北方飞去。

    第二天凌晨五点,军情司长宋三就接到蜂鸟传来的情报。宋三不敢耽搁,立马赶到欧阳朔营帐,汇报军情。

    亲卫队拦住宋三,低声说道:“大人还没起床,你不能进去。”

    宋三心急,焦急地说:“我有紧急军情,耽搁不起。”

    亲卫这才走进营帐,准备将欧阳朔叫醒。

    事实上,在他们在门口争执的时候,欧阳朔已经醒来。自从修炼《黄帝内经》之后,他的六识越发灵敏,周围稍有异动,就能被他察觉。

    宋三走进营帐,行礼之后,说道:“大人,蜂鸟传来消息,敌人果然出现,人数大概在三千左右,全部都是骑兵。他们距离牧野只有不到十公里,今天上午,就能赶到牧野。”

    欧阳朔精神一震,鱼儿终于上钩了。

    要想反败为胜,就不得不重视周朝阵营的异人军团。对方足足有六万部队,实力跟周军主力,也是不相上下。

    对这一场牧野之战,欧阳朔足足思考了一两个月,满脑子都是如何反败为胜,设想各种可能。如今的局面,就是最坏的一种。帝尘他们竟然勾结在一起,全部选择了周朝阵营。

    因此,在欧阳朔的计划当中,第一步就是除掉春申君他们。

    枉费战狼他们有多少专业参谋,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也是一头瞎。

    “卫兵!”欧阳朔朝账外喊道。

    “到!”亲卫进入帐中。

    “去将张辽将军、秦琼将军以及林逸将军请来,有重要军情。”

    “喏!”

    三员大将赶到之后,欧阳朔没有废话,直接说道:“集合所有的骑兵部队,随我发兵牧野。”

    “喏!”

    两天的操练,一万骑兵不到半个小时,就全部集结完毕。

    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其他领主。集结部队的时候,欧阳朔已经找到白桦和凤囚凰,将情况告知二人,让她们留下,负责解释部队动向。

    既然这些领主自愿接收山海盟的整编,欧阳朔自然不需要,每一次行动,都一一跟他们解释。如果是那样,那还怎么打仗。

    一万大军,从朝歌西郊出发,直扑牧野而去。

    ……

    早上八点,六十万奴隶,就在宿卫军的驱赶下,开始一天的劳作。牧野城郊外,一道道壕沟,已经初步成型,看上去极为壮观。

    一个小时之后,奴隶的噩梦降临。

    周朝阵营的三千异人军团,迎着朝阳,突然杀至。

    只可惜,他们带来的不是光明,而是黑暗与血腥。他们就像一群屠夫,或者说是一群魔鬼,没有任何的言语,冲进奴隶群中,直接挥动屠刀,就是一阵无情的杀戮。手无寸铁的奴隶,哪里是骑兵的对手,他们就像一群可怜的绵羊,虽然数目众多,却在极少数恶狼的驱赶下,狼狈逃窜。

    因为奴隶实在太多,骑兵根本就杀不过来。这个时候,想要活命,只要跑得比同伴快一点就行。奴隶们都是带着脚镣的,为了活命,他们不惜将同伴推到在地,就因为对方挡住他的去路。

    看着不断增加的贡献值,杀破军他们欣喜若狂,短短不到十分钟,牧野之战的战役贡献榜,就被他们全部占领。

    原本,看到军队是自南面而来。一些奴隶还心存侥幸,以为是自己国家派来的军队,是为解救他们而来,哪里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结局。

    故国军队,不仅没有丝毫解救他们的意思,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对他们挥动屠刀。看到没,这群魔鬼,竟然还在张狂大笑。

    狼狈逃窜的奴隶们,心中滋生出对故国无尽的恨意。这股恨意是如此的浓烈,浓烈到超过他们对商王朝的恨意。

    可恶,商王朝都没有这样对待他们。

    好在,五百宿卫军及时反映过来,赶来增援。

    只可惜,宿卫军只是步兵,更何况,他们引以为豪的青铜甲胄和盾牌,在骑兵的精铁兵器面前,毫无优势可言。

    看到宿卫军竟然为了他们挺身而出,奴隶们对故国的恨意进一步加深。他们的王,不仅抛弃了他们,还要杀戮他们;而敌人,却在保护他们。

    真是讽刺啊,奴隶们流下绝望的眼泪。

    战狼作为临时指挥官,果断命令部队放弃对奴隶的杀戮,先解决掉宿卫军再说。来势汹汹的骑兵部队,一下子就将宿卫军组建的防线冲垮,接来下就是一场杀戮盛宴。短短不到一个小时,骑兵只付出不到两百的伤亡,就将五百宿卫军消灭的一干二净。

    得意的敌人,正准备继续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候,他们的噩梦,降临。

    商朝阵营的一万骑兵,在三员大将的率领下,终于赶来增援。

    看到对面的大军,春申君脸色顺便苍白,呢喃:“悔不该听帝尘所言。”

    不用再怀疑,这就是一场阴谋。战狼也是果断,命令部队立即撤退。

    可惜,欧阳朔是不会给他们机会的。

    事实上,二十分钟之前,欧阳朔就已经率部赶到。为了彻底消灭这股敌军,欧阳朔特意命令部队绕了一个大弯,迂回到南面,再往北反扑。

    因此,战狼部撤退的路线,已经被提前堵死。他们要想活着逃回孟津,就必须冲破一万骑兵的拦截。

    阵前,春申君挺身而出,作最后的挣扎,高声喊道:“对面可是无衣兄?无衣兄,能否放我们一条生路,回去之后,必有厚报。”

    欧阳朔好笑地摇摇头,喊道:“春申君,很抱歉,我们现在是敌人,各为其主。要想叙旧,等战役结束之后,随时欢迎春申君到山海县做客。”

    战狼也是果决,转头看向春申君,“狭路相逢,勇者胜。为今之计,只有让部下拼死保护我们逃出去,只要我们不死,就还有机会。”

    战狼的意思很简单,按照战役的规则,如果领主阵亡,那么他所带领的部队,就会被盖亚直接传送回领地,彻底退出这场战役。

    因此,只要领主不死,损失一些骑兵,对战局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毕竟,在孟津,他们还有大股部队。

    春申君点头,表示赞同。

    而在战场的另一边,欧阳朔特意跟张辽三人交待,一定不能放过对面的那几位领主,将他们的相貌一一指出。要论对战役规则的熟悉,又有谁比得上欧阳朔,他自然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欧阳朔组建亲卫队,为的就是护卫自己的安全。

    战狼将骑兵分成三路,分成三个方向逃窜。

    欧阳朔这方的兵力,是对方的三倍多。再加上对方刚刚经历一场战斗,又突然被袭,士气底下,自然高下立判。

    两股骑兵,几乎同时发起冲锋,快速撞到一起,就像两股洪流,激荡在一起,溅起朵朵血花,洒向高空。

    欧阳朔带着亲卫队,死死盯住杀破军。这家伙几次对他出言不逊,欧阳朔想要亲手宰了他。杀破军也是狠人,现实中都见过血,自然不惧。

    可惜,这是游戏,欧阳朔不仅在装备和坐骑上碾压杀破军,就是个人战力也是碾压。他挥动精铁枪,将杨家枪法发挥的淋漓尽致。

    杨家枪,本就为战场而生。

    欧阳朔一招白蛇吐信,直取杀破军要害。杀破军也是厉害,他用的是戟,险之又险地将欧阳朔的精铁枪架住。

    双方拼斗了二十余回合,杀破军颓势渐显。

    这个时候,欧阳朔丝毫没有懈怠,将杨家枪发挥到极致,压制的杀破军无法喘息,终于,他抓住杀破军的一个破绽,使出绝招【锁喉枪】。手中的精铁枪,尤如游龙般飞舞翻腾,快速迅猛地刺入杀破军咽喉,一枪致命。

    杀破军睁大眼睛,死不瞑目,从马上摔落下来,最终化作一道白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