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零五章 牧野之战(七)
    牧野之战第十天,商朝都城朝歌。

    朝歌城,意为高歌黎明,喜迎朝阳,蒸蒸日上。

    迎着朝阳,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商朝大军从南城门出发,浩浩荡荡地开赴牧野。出征的大军,包括四万余异人军团,十万奴隶弩手军团,一万宿卫军、六千王室卫队以及十二头战象,总兵力超过十五万。

    商朝战象第一次现身,给欧阳朔他们这些领主带来极大的震撼。

    战象身上披挂有犀牛皮和硬木制成的护甲,面部带有青铜护面,象牙上绑有锐利的刺枪。战象背部背负有一个形状类似战车的木制战楼,上面有一名驭手、两名射手和两名长戈手。

    如此武装到牙齿的巨兽,简直就是战场上的人肉推土机,无人可以挡其锋芒,战象所过之处,必将留下一条血路。

    唯一遗憾的是,战象实在是太少了,绝大部分象阵还在东面跟东夷鏖战。否则的话,周军的战车部队,根本就不足为虑。

    如果说宿卫军是王朝精锐的话,那么王室卫队就是精锐当中的精锐。他们跟随商王帝辛,南征百战,战功赫赫。卫队成员,全部都是贵族子弟,是商王朝真正的子弟兵,对商王忠心耿耿。

    对周国以及诸侯联盟的犯上作乱,对他们这种趁虚而入,枉顾外患威胁的无耻行径,宿卫军和王室卫队的将士们,是义愤填膺,决心以手中的戈矛,坚决捍卫商王朝的荣耀。他们士气高涨,战意沸腾。

    朝歌百姓,在城门列队,为出征的将士送行。无论是宿卫军,还是王室卫队,都是朝歌的子弟兵,是真正的商族自己人,不是奴隶部队能够比拟的。

    商王帝辛,御驾亲征,乘坐一辆镶嵌金银宝石的战车。

    浩浩荡荡的大军,旌旗飘扬,戈矛林立,军容森严。一排接一排的大军,从南城门通过,走上通往牧野城的官道,激起一阵阵的尘土。

    道路两旁的百姓,自发跳起祈神的舞蹈,为大军送行。他们祈求鬼神,护佑出征的儿郎,都能够平安归来。因为城内,有他们的父母,妻子以及嗷嗷待哺的幼儿,等着他们的儿子、丈夫以及父亲,回家团聚。

    帝辛坐在黄金战车上,向百姓挥手示意,引来阵阵欢呼。他们的王,虽然残暴,虽然固执,虽然喜怒无常,但是,他们的王,战功赫赫,没有抛下自己的子民,而是御驾亲征,这就足够受到百姓的拥戴。

    当一排排装备强弩的奴隶军团出现之时,引来百姓阵阵惊呼。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奴隶制王朝,奴隶在社会当中的地位非常之低,他们是俘虏,是商品,是货物,是牲畜,唯独不被当成“人”。

    可想而知,当这样一群非“人”,被配发强弩,训练成军,对普通的老百姓、商人、贵族以及奴隶主们,会造成怎样的一种冲击。

    如果不是商王朝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那么绝对会有一大群人,站出来反对商王的做法,因为这已经触犯到贵族和奴隶主们的切身利益。

    能够从70万奴隶当中被挑选出来,都是比较强壮而又顺从的奴隶。他们拘谨地走在阵列当中,惊恐不安,对周围百姓投来的目光,感到非常的不自在,就好像光着身子,走在大街上一样。

    他们,还远没有适应自己新的身份。

    奴隶出身的恶来将军,走在弩手军团的最前面。这位面容凶猛,武艺超群,力大无比的将军,同样受到百姓的热烈欢迎。

    走在最后面的,才是异人军团。骑兵部队,在之前的那一场战役当中,虽然有些折损,但是依然是最强大的一支部队,走在军团最前面。

    紧随骑兵部队之后的,是两万刀盾兵部队,一个接一个的方阵,踩着同样的节拍,穿过南城门,鼎盛的军容,精致的铠甲,无一不让人动容。

    大军走在官道上,一眼看不到尽头。前军已经抵达牧野,后军还没有穿过朝歌城的南城门。官道上,全部都是一排排的大军,容不下任何一位行人。

    一直到下午三点,最后一排刀盾兵,才堪堪抵达牧野。

    牧野只是一座小城,城墙破旧,低矮,只是简单地用黄土垒成,几乎不具备什么防御能力。只是作为都城朝歌的最后门户,牧野才会如此的关键。

    大军干脆不进城,直接在南郊安营扎寨。一片连一片的营帐,将南郊的平原、高坡、山谷全部占据,密密麻麻,几乎将牧野城整个围了起来。

    此时的南郊,早已经面目全非,一道道宽一米深两米的壕沟,布满整个南郊正面,互相之间的间隔,不到一百米,整体跨度达一千米,几乎杜绝战车冲锋的可能。而这样的壕沟,又不至于影响骑兵的进攻。

    商王帝辛,进驻牧野城府衙,将这里作为大军的临时指挥部。

    牧野城中的百姓,包括60万奴隶,已经全部被转移到朝歌,以免消耗储存在城内的粮草,同时也是防范周朝的细作。整座牧野城顿时变成一座军事要塞,除了士兵,就只剩下负责粮草辎重的后勤人员。

    王室卫队,接管府衙的守卫工作,务必确保商王帝辛的安全。

    当天夜里,帝辛在府衙,召集各路将领,商议明天的布阵。欧阳朔作为异人代表,有幸列席这次军务会议。

    事实上,此时的欧阳朔,早已成为商王帝辛跟前的红人,其地位,已经远远超出异人代表所拥有的权限,他的很多建议,都能被帝辛所采纳。

    当然,欧阳朔的很多计策,背后都少不了沮授的身影。

    ……

    孟津,庸、卢、彭、濮、蜀、羌、微、髳等诸侯,终于率部抵达。

    汇集各路诸侯之后,在孟津,周武王与各路诸侯举行反商誓师大会。

    誓师大会上,周武王发布讨商檄文,列举商王六条罪状:第一是酗酒;第二是不用贵戚旧臣;第三是重用小人;第四是听信妇言;第五是信有命在天;第六是不留心祭祀。

    一个处于商王朝统治下的西面小国,竟然公然指责主君的罪状,就连酗酒这样的生活嗜好都能被列入其中,由此可见,周国是有多么的虚伪。明明是犯上作乱,是谋逆,却要将自己包装成正义的化身。

    随后,举行盛大的祭祀仪式,周武王与其他部落领袖对天盟誓,誓灭殷商。祭祀仪式,同样是活人祭祀,不过是将祭品换成商朝的俘虏。

    祭祀之后,兵峰直指牧野。

    西周出动的军队,包括战车三百乘,王室宿卫虎贲军三千,甲士四万五千。这些都是真正的正规军,士兵训练有素,实战经验丰富,军纪严整且装备精良。再加上诸侯武装,总兵力达到七万。除此之外,还有五万余异人军团。

    即便如此,周军的武器装备还是远不如商军。商人的青铜冶炼、制造水平极高,其生产的青铜兵器和铠甲质量优良,性能远远超过周军。

    尤其步兵甲胄更是如此。商军已经普及了青铜和犀牛皮制造的甲胄,尤其是青铜头盔是当时商军士兵的标准配备,其结构设计、制造工艺、产品质量和防护力即便在同期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

    而同一时期的周军却只有普通的皮甲甚至木甲,甚至连周军的贵族军官和近卫军都没有青铜甲胄,两者在防护性上不可同日而语。

    当然,相比历史上几乎没有甲胄只有一把青铜戈的奴隶大军,周军虽然不如商军,可却比历史上的奴隶军强太多。

    周与商是世仇、夙敌。

    这其中,即有商皇室对周武王连续三代杀爷、屠父、诛兄的世仇,更有由于商屡次出兵伐周,导致的两国间对领土、人口和统治权的争夺。

    因此,无论是双方王族间还是国家间和民间,双方一直龌龊不断。到周武王时期,西周举国上下对商已经积压了至少一百年的血海深仇。

    西周这次不惜一切代价,孤注一掷,把举国所有能用的兵力倾巢而出。因此周人没有退路,一旦战败后果不堪设想。军中上到武王下到士兵,其军心、士气都极端高涨、统一。

    诸侯出动的,也都是本国最精锐、最强大的正规军。

    商从建国起,就不断对周边临国、部落和民族进行征讨。其目的一是扩大版图,再就是为掠夺人口。而掠夺人口除了增加奴隶扩大生产外,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神权的占卜和祭祀获取活人祭品,或为贵族获得殉葬用的活人。

    殷商的神权统治极其严重,经常要活人祭祀。而这些“材料”还讲究“质量”,大多要求一定要年轻力壮,这就注定需要大量源源不断的活人。因此,商朝对外掠夺人口非常频繁、严重。而且整个商族都过于崇尚、信仰暴力和武力,对周遍尤其是西方部族和国家大多采取直接、简单的暴力手段。

    这最终导致这些民族对商充满了刻骨铭心的仇恨,一旦时机成熟势必不惜一切代价复仇血恨,其军心士气和西周是一致的。

    周皇室一贯温和、贤良的“仁爱、亲善爱民作风”,导致西周三代皇室无论在国内还是周遍部落、诸侯的王室和民众中,都有相当大的号召力,因此可以作到一呼百应。

    浩浩荡荡的大军,顺着渭水,直扑牧野而来。各路诸侯国的旗帜,迎风飘扬,昭示着诸侯国起兵反商的决心,这是一群身负血海深仇的敌人。

    阴沉的天空,一群飞鸟掠过,留下无尽的孤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