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零六章 牧野之战(八)
    第二天凌晨,双方主力在牧野南郊布阵。

    阴沉的天空,突然下起迷迷细雨,乌云遮蔽在战场上空,久久不散。

    周军那边,因为壕沟的原因,战车被迫布置在最后方,作为预备队。中军都是周国本土军队,三千虎贲军顶在最前面,紧随其后,就是四万五千甲士。

    诸侯联军,布置在左翼;异人军团,则布置在右翼。

    周朝阵营,组成的是一个标准的攻击阵型。

    战前,周军布阵完毕后举行隆重的战前誓师,周武王在阵前痛斥纣王听信宠姬谗言、残杀贵族大臣、不祭祀祖宗、暴虐残害百姓等罪行。

    商朝这边,十万弩手军团才是军队的核心,因此决定采取守势。异人军团的两万刀盾兵顶在最前面,他们用手中的盾牌,组成一道钢铁防线。

    十万弩手军团,布置在刀盾兵后方,成扇形布置。弓弩手组成的扇形攻击网,从左右两侧交叉射击。这样的立体防御体系下,前、左、右三方以及直射结合抛射的多角度持续打击,大大强化了弓弩的杀伤效果。

    每个弩手千人队,都被编为三组。第一组瞄准射击,称为发弩;第二组处于待发转头,称为进弩;第三组张弦,称为上弩。当第一组射击完毕,就退为第三组,如此循环不断,以保持射击的连续性。

    左翼是宿卫军、王室卫队以及战象,右翼则是一万异人军团骑兵部队。为了留下足够的冲锋距离,骑兵布置在略微靠后的位置。

    商朝阵营的排兵布阵,大出姜尚的预料。前几天,派去跟微子联络的密探一去不回,已经让姜尚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现如今,看到对面阵营,出现的不是预想中乱哄哄的奴隶大军,而是军容鼎盛的精锐,不禁大呼不妙。

    可是讨商檄文已发,现在想退,为时已晚。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姜尚亲自走到战鼓旁,擂起战鼓。

    战鼓响起,周军以及各路诸侯联军,踩着鼓点,一个接一个的方阵,迈着坚定的步伐,跨过一道接一道的壕沟,像是铺天盖地的洪流,朝商军逼来。

    滚滚大军踏平牧野南郊青绿的地面,恰如潮水淹没沙滩,涌向商军阵营,要一口吞没它,来势汹汹。

    周武王身先士卒,在虎贲军的簇拥下,走在战阵最前面。

    战阵在周武王的约束下,齐齐迈步前进,队列整齐,步伐一致。战阵上方,亮起如林的戈矛,飘扬着各诸侯国的军旗。

    “举盾!”传令官一声号令,挥动旗帜,前排的虎贲军举起了木制的盾牌,恍若一面铜墙铁壁。士兵们有节奏地大声呼喝,用武器击打着盾牌:“呜,呜,呜,呜!”伴随着呼喝声,踩着有节奏的鼓点,各方阵整齐划一,巍峨推进。

    当黑压压的周朝大军距离商朝战阵三百米时,商军的反击开始了。

    十万弩手军团,在教导队的指挥下,克服恐惧,半跪于地,举起手中的强弩,开始射击。发生在牧野郊外的屠杀事件,早已传到奴隶弩手耳中,对面的周军根本就不在乎他们的死活,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无数的箭雨,在空中交织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箭网,朝对面的周军当头罩下。每一波箭雨,都带走成千上万战士的性命,溅起一朵朵血色的浪花。周军的弓箭手,被压制的毫无反击之力,只能被动挨打。

    前进的队伍,一排接一排的倒下。不管是精锐的虎贲军,还是诸侯联军,甚或是异人军团,都在箭雨下呻吟,无人可以挡其锋锐。

    周武王努力稳住战阵,不至使其混乱。后军踏着前军的尸体,将其踩成肉泥,在周武王的鼓舞下,悍不畏死地继续前进。

    撤退,就是死路一条。狭路相逢,勇者胜,只要踏过三百米的死亡线,对面的弩手军团,就只剩下被他们宰割的命运。

    周军坚信不已。

    士兵们接二连三地中箭,受伤的士兵躺了一地,将壕沟填平,鲜血顺着壕沟,汇聚成涓涓细流,将大地彻底染红。将士们淌着血水,踩着尸体,冒着箭雨,继续前行,这是一支没有退路的复仇之师。

    战胜恐惧之后,弩手军团越发的自信,配合起来越发的顺畅。箭矢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穿透性越来越大,飕飕地从士兵的耳边、肩边擦过,或者是噗嗤一声,直接射中某个倒霉蛋。

    周军简陋的皮甲或者木甲,根本就挡不住那犀利的箭矢。伤亡实在是太大了,短短三百米的距离,就让周军付出两三万人的代价。

    当残余的甲士,终于冲到商军阵前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正是由史万岁统领的钢铁防线。山海县一千重装步兵,布置在最前沿。用精铁锻造的步人甲,牢不可破,坚不可摧,周军甲士的长矛,根本就无法破防。

    作为皇级武将,史万岁拥有三项特长,【身先士卒】提升部队士气40%,【南征北战】提升部队移动速度30%,【洞察秋毫】提升部队攻击力20%,再加上商朝阵营额外附加的提升防御力25%战役加成。

    这样一支刀盾兵部队,在史万岁的加持下,在使用青铜兵器,穿着皮甲的周军甲士面前,就是一支虎狼之师,无敌之师。

    史万岁举起手中的长枪,大声喊道:“杀!”

    “杀!杀!杀!”刀盾兵左手举盾,抵住敌人的戈矛,右手挥动锋利的大刀,将敌人砍成两端,残肢断臂,在空中飞舞,带出一蓬蓬的血花。周军引以为傲的精锐部队,在他们面前,就是土鸡瓦狗。

    刀盾兵组成的钢铁防线,让周军无法寸进,反而被压制的节节败退。

    后方的弩手军团,就像不知疲倦的杀人机器,依然还在运转着,一波接一波的箭雨,毫不留情地带着成千成千的性命。

    箭雨的覆盖面是如此之大,不仅仅是处于箭网中心的周军甲士,就是左右两翼的诸侯联军以及异人军团,也在箭雨的打击范围之内。

    周朝阵营的五万余异人军团,已经被箭雨削去三分之一。冲在最前面的领主,损失惨重,有的成为光杆司令,有的干脆被清出战役地图。这个时候,很多领主已经心生退意,开始畏惧不前。

    紧随而来的,是更大的噩梦。

    在弩手军团的远程火力掩护下,象阵发起冲击。战象背部战楼上的士兵远用弓弩射击,近用长柄青铜戈击杀对手。同时驾驭战象用象鼻、象牙去攻击敌人,而战象四周,一万宿卫军紧紧跟进,以掩护战象免受对方步兵袭击。

    战象在异人军团中,掀起惊涛骇浪。

    异人军团原本就是一盘散沙,空有大量的骑兵,却没有被有效地组织到一起,反倒是各自为战,还没冲到阵前就已经损失惨重,如今被战象一冲击,立即乱成一团,毫无章法。战士找不到自己的指挥官,指挥官找不到自己的领主,不知道是应该继续前进,还是顺势后退,空有强大的战力,却无法发挥。

    商朝的宿卫军,带着誓死保卫家园的决心,在战象的掩护下,对这群敌人挥动戈矛,收割对方的生命,青铜甲胄以及头盔,很好地为宿卫军提供防护。

    原本最具优势的异人军团,打的非常之难看,一时之间,反倒是被劣势一方的商朝宿卫军和王室卫队占据上风,真是莫大的讽刺。

    右翼,张辽举起自己的长枪,发出进攻的命令:“冲锋!”

    骑兵们端起长兵器,或是马槊,或是长枪,冲向已经被打掉一半的诸侯联军。战马在骑兵的驾驭下,灵活地越过一道道壕沟,速度不减,朝对面冲去。

    在战车盛行的年代,这样一支骑兵部队,简直就是敌人的噩梦。箭矢射到最前面的山海县重装骑兵的明光铠上,就跟挠痒痒一样,没有任何的杀伤。骑兵们就像一根烧红的烙铁,捅进黄油中一样,轻易地就将诸侯联军撕成两半。

    骑兵前进的路线上,再没有一位能够站着的诸侯士兵,甚至都找不到一具像样的尸体,因为它们已经被后面的骑兵踩成肉泥。

    这不是战争,这是一场活生生的大屠杀,战场瞬间变成屠宰场。凶悍的骑兵,在诸侯联军当中肆无忌惮地来回冲杀,将这支部队彻底打成残废。

    再勇敢的士兵,面对这样一个人间地狱,也忍不住胆寒。骑兵的马槊,在巨大的冲击惯性下,直接将敌人刺穿,一刺就是好几个,就像人肉拷串一样。

    还没死去的士兵,在半空中,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

    骑兵们毫不动容,一抖一甩,被串成一串的尸体就被轻易地甩到地面,肠子、内脏全部跑了出来,流的到处都是。紧接着马蹄踩踏而过,将它们跟泥土、青草混在一起,做成一盘人肉沙拉。

    无情的箭雨,还在继续收割者周朝阵营的士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