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零七章 牧野之战(九)
    牧野之战的进程,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周朝阵营三线受挫,战损过半,面临全面崩盘的局面。在战场后方负责指挥的姜尚,不禁发出一声长叹,苦涩地发出退兵的命令。

    姜尚清楚,今日之战,彻底断绝西周推翻商王朝的可能。此战过后,西周还能不能在商朝的反攻倒算之下存活下来,都是两说。他没有忘记,在遥远的东方,商军主力正在全力赶回朝歌,回师勤王。

    图穷匕见,最终却落得这样一个结局。

    作为周国丞相,军队总指挥,他姜尚难辞其咎,唯有以死谢罪。临死之前,他还要做好一件事,那就是保住周武王的性命,保住西周皇王室的血脉传承,只要血脉不断,总有东山再起之日。

    姜尚命令战车部队,调转车头,随时准备撤退。只要武王一撤回,就立即撤退,至于幸存的甲士以及诸侯联军,姜尚已经顾不上他们了。

    说到底,姜尚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功利主义者。玩弄权谋之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东夷各族之所以叛乱,就是姜尚在后面牵线搭桥。姜尚策反东夷各族,让东夷和商王朝互相消耗,最终西周坐收渔翁之利。

    接到撤退命令之后,关键时刻,武王展示出自己帝王的担当,主动将甲士留下殿后,让诸侯联军先行撤退。事实上,此时的诸侯联军,已经被骑兵杀破了胆,被杀的丢盔弃甲,只剩下不到一千残兵败将。

    这场战役,对诸侯国而言,也是一场噩梦。回国之后,如何应对商王朝的进攻,已经成为各路诸侯心中的头等大事。以商王帝辛睚眦必报的性格,各路诸侯最好的结局,就是被作为祭品,用来祭祀鬼神。

    至于周朝的异人军团,早就先一步撤离。眼见无法取胜,领主们自然不会留下陪着周军殉葬,他们带来的每一名战士,可都是领地精锐,损失不起。

    幸存的两万余异人军团,丢盔弃甲,四散而逃,有的钻入林中,有的淌过河流,有的跑进山中,活像一群丧家之犬,场面蔚为壮观。这些领主,也不打算再回到孟津,干脆就在外面躲到战役结束。

    商王帝辛知道异人部队的性质,知道他们根本无法在此停留太久。因此并没有安排宿卫军继续追击,以免造成无谓的损失。

    这一战,虽然成功压制住异人军团,宿卫军和王室卫队也是损失惨重。毕竟异人军团的实力摆在那,还是有小团队,为了赚钱贡献值,很是舍命拼杀了一阵。此役,战象全部阵亡,宿卫军阵亡过半,王室卫队阵亡一千余人。

    帝尘望着四散而逃的军队,发出一声长叹。牧野之战,又彻底输给了岂曰无衣,春申君他们甚至都没有机会参加最后的决战。

    战役结束之后,不知道又会生出什么风波。

    “现在该怎么办?”风华绝代问道。

    帝尘环顾四周,他现在还能调动的部队,不到五百人,实在是无法有所作为。再者他们的骑兵早已全军覆没,即使想跟着周武王一起撤离,也是不能。唯一的办法,就是像其他领主一样,套路荒野。

    帝尘苦笑一声,“还能怎么办?逃命吧!”

    幸存的五百虎贲军,簇拥着周武王急速撤离。后方幸存的两万甲士,不退反进,接过虎贲军留下的防线,跟史万岁率领的刀盾兵战到一起。

    甲士们,已经存有必死之心。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为自己的王,争取到足够多的撤退时间。甲士已然疯狂,如果被刺中,那就干脆抱住敌人不放,给同伴制造杀敌良机,极为悲壮。一时之间,倒是堪堪抵挡住刀盾兵的进攻。

    史万岁自然也非常人,被战场的血海,彻底激起血性,只见他一枪刺死一名甲士,大声吼道:“不要让周武王跑了,干掉他们,挡我者死!”

    “杀!杀!杀!”山蛮重装步兵发出震天怒吼。

    再疯狂的萝卜,也扛不住菜刀。刀盾兵一旦被对方抱住,干脆一刀下去,将对方的双手劈成两段,再一脚将对方踢开。或者挥动盾牌,直接一记势大力沉的盾击,将对方的脑袋开瓢,脑浆崩裂。

    两万甲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一层一层地削去,场面极其血腥。同伴的牺牲,并没有让后来者怯弱,相反,他们变得更加疯狂。

    撤退途中的周武王,听到身后传来的一声声怒吼,不禁泪流满面。他的子弟兵,正在遭受敌人无情的杀戮,他这个王,却无能为力。

    周武王回首,看向站在黄金战车上督战的帝辛,狠狠地说道:“帝辛,不杀你,枉为人主。”带着更加刻苦的仇恨,跟战车部队汇合。

    直到这个时候,后方的弩手军团都没有停止射击。因此,敌人的撤退之路,仍然是冒着箭雨前行。很多士兵在撤退的时候,背后中箭,直接倒地。

    这个时候,他们的同伴已经安全顾不上他们,任由伤员躺在地上无助地哀嚎,对他们的呼救,充耳不闻。

    南郊的道道壕沟,已经完全被尸体填平,鲜血流淌一地。非常残酷的是,这些尸体反倒帮助士兵快速撤离,成为最好的垫脚石,至少他们不用再费力地跨越壕沟。这个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如此的宝贵,事关生死。

    士兵们唯一的念头,就是迅速脱离敌人弩手的射程。强悍的弩手军团,成为周军挥之不去的噩梦。

    就连周武王在撤退的时候,都不禁悲叹:“亡我者,强弩也。”等到他们跟后方的战车汇合之后,一千五百的部队,只剩下不到一千人。

    欧阳朔并不打算罢休,已经被商王帝辛任命为战场总指挥的他,在后方发出“活抓武王,俘虏姜尚”的命令。

    同时命令骑兵部队,协助刀盾兵,迅速剿灭还在负隅顽抗的甲士军团。

    “活抓武王,俘虏姜尚”士兵们喊着口号,发起反击。

    最先行动的,还是骑兵部队。损失微乎其微的骑兵,在张辽、秦琼以及林逸三员大将的率领下,突然左转,插入敌人中军。

    诚然,如果骑兵这个时候突然插到敌人后方,那么就有很大的把握,毁去周军后方的三百辆战车,甚至是俘虏姜尚。

    但是一旦将战车毁去,等于彻底毁去周军撤退的最后一丝希望,只能逼着他们背水一战,这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

    除此之外,欧阳朔还有自己的私心。如果现在放跑周武王,那么能够追上他们的,就只有山海县的骑兵。如此一来,斩杀周武王的奖励,才会百分百落到他的手上,而不是被某个幸运儿抢去。

    再者说,欧阳朔也不希望刀盾兵承受太大的损失,发狂的甲士对刀盾兵造成的伤害还是非常巨大的。

    骑兵的增援,彻底将周国甲士逼上绝路。骑兵和刀盾兵互相配合,前后夹击,对幸存的甲士展开疯狂大屠杀。

    直到这个时候,弩手军团才停止射击。连续高强度的射击,将本来体质就不好的奴隶,累的几乎要虚脱。就是那五千异人弓弩手,也是疲惫不堪。

    今天的胜利,当记他们首功。

    等到骑兵和刀盾兵配合,将幸存的甲士彻底歼灭的时候,周武王已经带着姜尚以及各诸侯国国主,乘坐战车逃走。

    喧嚣的战场,突然安静下来,只剩下偶尔几声痛苦的呻吟。

    淅淅沥沥的小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乌云散去,阳光重新照射在大地上,给所有的幸存者,带来丝丝温暖。

    阳光照射在南郊,已经看不到一丝绿色,草地全部被尸体覆盖,被鲜血染红。一群秃鹫从天边飞来,在空中盘旋,久久不愿离去。

    面对眼前的人间地狱,很多领主经受不住,撤到后方,呕吐不止。

    怪只怪,游戏做的太真实,太血腥。无数的内脏、直肠、脑浆,流淌在草地上,引来一群群的苍蝇。

    也许,对荒野的动物而言,这是一次意外的饕餮盛宴。

    商王帝辛站在黄金战车上,毫不在意周边的尸体,显得意气风发。大将恶来陪在他身边,嘿嘿直笑。

    欧阳朔骑着青蚨马,赶到黄金战车旁,下马,双手抱拳:“大王,敌酋逃窜,未免留下祸患,恳请大王允许我,率部追击。”

    帝辛正有此意,他当然明白斩草除根的道理,只是光凭宿卫军和王室卫队这些步兵,是无法追上对方的战车部队的。欧阳朔主动请缨,帝辛当然高兴。

    “好,那就辛苦你再跑一趟。回到朝歌,本王必有重赏。”帝辛许诺。

    “喏!”欧阳朔接受命令之后,翻身上马,找到林逸,带着山海县的骑兵部队,朝孟津方向追去。

    其他领主看着山海县的骑兵渐渐远去,露出羡慕的表情。他们当然知道,追上之后,将有多少贡献值等着收割。逃走的不仅有周武王,还有各诸侯国君,那都是庞大的贡献值啊。恨只恨,自己的战马不给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