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君侯
    第二天一早,映柚带着二娃子来给欧阳朔谢恩。

    “崔天奇拜见老爷,谢老爷收养之恩。”二娃子,也就是现在的崔天奇,恭恭敬敬地给欧阳朔磕头谢恩。

    NPC小孩成长速度要略快于现实世界。崔天奇刚来领地的时候,皮肤黝黑,身材消瘦。虽然已经是十一二岁,但是因为营养不良,看上去还不到八岁。才过去半年的时间,因为营养跟上,又不用干粗活,身子骨开始迅速长开,再加上私塾的熏陶,曾经的小泥猴,早已蜕变为一位翩翩少年郎。

    欧阳朔也是感慨万千,“起来吧!”等崔天奇起身,欧阳朔接着说道:“无论是从文,还是习武,我都是支持的。既然决定习武,就要一条道走到底,要学有所成,做一个对领地有用的人,方不负恩典,明白吗?”

    “明白!”崔天奇郑重说道。

    欧阳朔点点头,欣慰地说道:“去拜见你师父吧!”

    崔天奇正要拜见宋佳,却被宋佳伸手拦住,不免疑惑,不知该如何是好。

    宋佳转头看向欧阳朔,说:“无衣,在天奇拜师之前,我想再管你要一个人,好不好?”正式场合,宋佳喜欢跟白桦他们一样,叫欧阳朔的游戏名。

    欧阳朔也是莫名其妙:“谁?”

    “半夏!”

    “你想让半夏一直服侍你?”欧阳朔只能这么推测,这两天忙着门派的事情,宋佳还没来得及招丫鬟,都是半夏在服侍她,许是用顺手了。

    宋佳摇摇头,说:“我想收半夏为亲传弟子。”

    欧阳朔眉头一皱,立即猜到大概是怎么一回事,脸色一变,沉声说道:“半夏!”

    “老爷!”半夏立即出列,跪在欧阳朔跟前,神情惶恐不安。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宋佳不会无缘无故地要收半夏为弟子,欧阳朔敢肯定,一定是昨天晚上半夏去恳求过宋佳。宋佳心软,又碍着她是欧阳朔的丫鬟,才答应下来。府里发生这种没有规矩的事情,欧阳朔绝对不能容忍。

    大厅的气氛,一下变得凝重起来。

    半夏看到欧阳朔发怒,更加惶恐,吓得眼泪都掉下来,一边磕头,一边哭着说道:“奴婢知错了,请老爷责罚。”确如欧阳朔推测的那样,半夏昨晚听到欧阳朔答应请宋佳收二娃子为徒,自己也就动了拜师学艺的心思。

    半夏的村子是被一群流寇洗劫的,她是靠躲在草垛里,才逃过一劫。那天夜里,她亲眼目睹自己的亲人被流寇残忍杀害,心中已是种下仇恨的种子,希望有一天能够亲手为爹娘报仇雪恨。

    来到山海县,又意外地被映柚招入领主府,半夏本已息了报仇的心思,想着安安稳稳地在领主府过日子。哪里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转机,宋佳来到领主府,开门收徒,重新激起半夏心中的仇恨。

    半夏不敢去求欧阳朔,因为怕欧阳朔拒绝。昨天夜里,她趁着服侍宋佳的时机,向宋佳哭诉自己的身世,请求宋佳收她为徒。宋佳心一软,又见半夏资质不错,就答应下来,由她去向欧阳朔求情。

    欧阳朔阴沉着脸,就要将半夏开除出领主府。好在这个时候映柚站了出来,劝道:“大哥,看在半夏年幼不懂事的份上,你就绕了她这一回吧。”

    “是啊,大哥,你就绕了半夏吧!”青儿也跟着求情。

    最后,就连紫苏都站了出来,跪着欧阳朔跟前,“恳请老爷开恩。”

    半夏到底年幼,看到这么多人为她求情,更是不知所措,这才知道自己犯下大错,连累大家为她受苦,心中更加不安,可怜兮兮地看着欧阳朔。

    欧阳朔叹了一口气,说:“半夏不守本分,坏了领主府规矩。即刻起,革出领主府,恢复自由身,从此以后,不得再以领主府名义在外面招摇,否则定不饶恕。”无规矩不成方圆,欧阳朔必须做出处罚,否则怎么领导领主府。

    “谢老爷大恩!”欧阳朔高举低落,等于默认半夏拜宋佳为师,半夏自然心怀感激,只是从此之后再跟领主府无缘,不免有些惆怅。

    一场风波,就此散去。半夏和崔天奇对宋佳行拜师礼,双双成为宋佳的亲传弟子,未来东篱剑派的大师姐和大师兄,前途无量。

    收半夏入门,宋佳干脆不再招丫鬟,有事弟子服其劳嘛。欧阳朔也没了再招一名丫鬟的心思,正院只留下紫苏一人照看。

    ……

    盖亚元年八月二十五日,欧阳朔主持召开领地政务会议。

    赶在各司署汇报之前,文教司长徐叔达率先出列,郑重地朝欧阳朔躬身行礼:“启禀大人,文教司有一项提议,还请大人批准。”

    “什么提议?”

    “日前,大人受朝廷册封为廉州侯。按照礼制,列侯者,当尊称为君侯。大人或者主公之类的称呼应该取消,统一尊称为君侯;领地各级官员,也当以臣子自居;领主府也要改为廉州侯府,以示正统。”徐叔达是在规范诸侯之礼节。

    不要小看一个称呼上的变化,它实际上代表领地性质根本上的转变。封侯之前,领主在荒野开疆拓土,其地位并没有得到朝廷的认可。封侯之后,尤其是朝廷亲自册封的侯爵,代表领地可以以诸侯自居,名正言顺。

    原本这些在册封之后,就应该立即执行。文教司长徐叔达也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封侯之后的第二天就遇到领地晋级,紧接着欧阳朔又在落凤县呆了三天。徐叔达一算,干脆等到月底政务会议上提出。

    “臣附议!”范仲淹立即改了称呼,不再以属下自居,转而称臣。

    “臣附议!”田文镜跟着响应。

    “臣附议!”议事厅所有人都起身,躬身行礼。

    欧阳朔面无表情:“准!”自今日始,他距离孤家寡人,又进了一步。

    徐叔达退下之后,考功司长秦时坚站了出来:“启禀君侯,自青楼出现后,考功司查到一些官员也跟着混迹在此烟花之地。对这些官员,应该如何处置,还请君候定夺。”

    冷面署长田文镜提议:“微臣建议直接查封青楼,以绝后患。”田文镜是看不惯这些文人做派的,手段极为强硬。

    欧阳朔摇头,“此举不妥,青楼乃文人雅士消遣之所,不能因噎废食,更不能暴力执法,否则容易引起百姓不满。另一方面,秦司长做的对,绝不允许领地官员到此烟花之地消遣,否则成何体统。传本侯谕令,查处一次,罚俸三月;查处两次,留职查看;查处三次,直接革职查办。”

    欧阳朔何尝不对古代的青楼感到好奇,也想去探究一番,实在是条件不允许。作为领主,他更是要以身作则,不能将这股靡靡之音,带到官场。宋佳来了之后,更是彻底绝了这番心思。

    “喏!”秦时坚应声退下。

    田文镜再次上前,躬身行礼:“启禀君侯,山蛮事务有最新进展。”

    “哦?快快讲来!”欧阳朔立即来了兴致。

    “最近,微臣接连造访几个山蛮部落,听到同一件事。据山蛮所述,群山深处,盘踞着一座巨型土匪山寨,时常下山劫掠各山蛮部落,搞得他们苦不堪言。听说我们山海县拥有庞大的军队,各部落首领坦言,如果我们能够帮助他们除掉土匪山寨,那么他们就愿意跟我们合作,派遣精锐战士加入山海县军队。”

    “土匪山寨?”欧阳朔不解,一般的山寨应该不足以让田文镜如此郑重其事才对,以山海县的军事实力,还有拿不下来的山寨吗?!

    “君侯有所不知,据山蛮讲,那群山贼极为狡猾,将山寨建在一座险峰之上。上下山只有一条崎岖小道,易守难攻。山贼数量也不是小数,虽然没有具体数据,但是肯定不下万人。因此,要想拿下此山寨,绝非易事。”

    欧阳朔点头,原来如此。想要拿下这样的山寨,确实不易,山海县军队数量虽然不少,但是一大半都是骑兵或者水师,真正能够用于攻城拔寨的,还不到四千。这么点人,欧阳朔可没有信心。

    “其一,联络军情司,让山蛮带路,摸清楚土匪山寨的详细情况。其二,游说各山蛮部落,让他们提前将山蛮战士送到山海县转职,编入新组建的第三旅。双管齐下,本侯就不信,还拿不下一座山寨。”欧阳朔拍板。

    “喏!”

    “现如今,第三旅还在组建当中,组建完毕,还要完成领地剿匪任务。因此,田署长你要跟军务署协调好行动时间表,不要让山蛮部落误以为山海县言而无信。必要的时候,可以无偿援助一批粮食,以示诚意。”欧阳朔又准备打粮食牌,对这些山蛮而言,粮食就是救命稻草,屡试不爽。

    “明白,定不负君侯所托!”田文镜长期跟山蛮打交道,当然了解山蛮的软肋。有了欧阳朔的承诺,他就更有信心完成任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