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二十三章 驰援
    急促的马蹄声打破山海县宁静的清晨,两匹快马疾驰在商业大街。骑兵来到玄武门,大声喊道:“快开城门,有紧急军情!”

    把守玄武门的,同样是城防营士卒,看到对方是负责把守北门的同僚,不敢怠慢,立即下令打开城门。

    穿过玄武门,骑兵一分为二。一名骑兵左转,拐入军营。另一名骑兵一路疾行,直奔侯府。赶到侯府,骑兵下马,拍打侯府大门:“开门,快开门!”

    门卫打开大门,“何人在敲门?”

    “快点带我去见君侯,有紧急军情!”骑兵焦急地说道。门卫不敢怠慢,请传令兵到大厅等候,转身朝后院跑去。

    欧阳朔接到报告,匆匆赶到议事厅。

    “启禀君侯,城西大营发来预警信号。”传令兵言简意赅。

    欧阳朔心中一惊,一种不好的预感升上心头,来不及思索,立即下达命令:“命令各城防营就位,回到各自岗位;命令城北大营和城东大营集结部队,随时待命;命令北海舰队第一营开赴大本营,领地进入二级警戒状态。”

    “喏!”传令兵立即退去。

    此时,驻扎在武英院的亲卫营也被惊动,营正王峰穿戴整齐,赶到议事厅,听候命令。欧阳朔没有啰嗦,吩咐道:“集结队伍,随我驰援城西大营。”

    “喏!”

    欧阳朔回到正院,迅速穿戴好明光铠,提着精铁枪,重新回到前院,赶到武英院。武英院中,亲卫营已经集结完毕。

    出发时,军务署长葛洪亮赶了过来。欧阳朔骑在青蚨马上,吩咐道:“葛署长,你坐镇大本营,负责调度城北大营、城东大营以及北海舰队,随时准备增援城西大营。”现在敌情不明,欧阳朔也不敢贸然调动大军。

    “喏!”葛洪亮应下。

    欧阳朔不再犹豫,大声喝道:“亲卫营,出发!”

    城西大营距离山海县,足足六十公里。欧阳朔不敢懈怠,命令亲卫营急行军,早餐直接在马背上解决,争取在最短时间内赶到城西大营。

    ************

    城西大营。

    因为营地空间有限,占据兵力优势的杀破军,不愿跟对方在军营内混战,下令部队一边集结,一边有序地撤出军营。

    史万岁也在忙着聚拢残部,双方极有默契地拉开距离,重新布阵。等到联军全部撤出军营时,第一旅也已经集合完毕。

    “旅帅,接下来该怎么办?”第一营营正石虎问道。

    其余四位营正也一起看向史万岁,等待他的决策。

    史万岁倒是沉着,冷静地分析道:“敌人的兵力是我们的两倍,敌众我寡,只能被动防守,等待援军到来。”

    第四营营正赵炎突然说道:“旅帅,方才交战,末将仔细观察了一下,敌人虽然人多势众,但是士卒的战力并不强,我们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军营距离大本营足足六十公里,末将担心,援军未至,敌人就要烧掉我们的大营啊。倒不如主动进攻,以攻为守。”第一旅的士卒,不仅阶位高,而且经过特级武将史万岁以及商鼎的双重加成,战斗力不是杀破军之流可以比拟的。

    赵炎看到的,史万岁当然也注意到了,以第一旅的实力,并非没有一战之力,他只是担心,如此硬碰硬,会造成巨大的伤亡。

    “旅帅,战吧!这仗打得太憋屈,都被人欺负到家门口来了。如今士气正盛,军心可用。固守待援,反倒会降低士气,恐非长久之策啊。”第三营营正李明亮出言支持赵炎的观点,请求出战。

    史万岁心中一怔,逐一看向五位营正,他们眼中早已燃起熊熊战火,等待着史万岁的命令。

    史万岁终于下定决心:“好,那就跟他们干一场,不能灭了山海县的军威,让敌人看看,什么才是精锐之师。”

    “喏!”众将士齐声应到。

    第一旅的士卒,队列整齐,一排接一排地走出营寨。打头阵的,是第五营弓箭手营,负责压制敌人的远程火力;紧随其后的,就是第一营和第二营,他们是中军的中坚力量;左翼是第三营骑兵营,右翼是第四营长矛手营。

    战局一触即发,双方都没有犹豫,同时向对方发起进攻。

    第一旅背靠军营,首先采取守势。在敌人进入射程之后,第五营首先发威,一波接一波的箭雨,朝敌人倾泻而下。

    杀破军的战术,就是要以骑兵冲破第一旅的防线,紧随骑兵之后的刀盾兵再跟上掩杀,弓箭手在后方提供远处火力支援。

    面对高速冲锋的轻骑兵,第五营只来得及发射两轮箭雨,就不得不向两边散开,空出中间的位置,再往后撤。后面的第一营和第二营立即插上,在阵前立起盾牌,准备迎接骑兵的冲锋。

    这是一场矛和盾的较量。

    轻骑兵就像一股洪流,以排山倒海之势朝阵前压来。山蛮战士可以清晰地看到,从战马鼻中呼出的丝丝白气。骑兵的长枪已经端起,枪头闪着阵阵逼人的寒光,直欲择人而噬。

    石虎和石豹两位营正站在队伍的最前面,沉声喝道:“挡!”

    “喝!”精锐的山蛮战士,发出整齐划一的喊叫声,一边用手中的盾牌,死死抵住冲锋而来的骑兵;与此同时,右手的唐刀猛砍而下,在空中闪过一道白光,直取防护力最弱的马腿而去。

    骑兵就像撞击到钢铁墙上一样,击穿第一层,还有第二层,击穿第二层,还有第三层。被撞击到的重装步兵,就像铁罐头被人用锤子暴力敲打,盾牌被撞断,铠甲被当胸踩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凹陷下去,战士们无力地朝两边倒下,被紧跟而来的骑兵踩成肉酱。血肉顺着已经彻底变形的步人甲,慢慢渗出,流淌到脚下的大地上。寒光逼人的长枪,在高速冲锋带来的巨大惯性作用下,刺穿坚硬的步人甲,无情地收割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到了第三层,骑兵已经无以为继,再也无力冲击。

    钢铁洪流开始完成合围,他们踩着同伴的尸体,带着复仇的怒火,挥动手中的唐刀,一匹匹战马被砍断腿,摔倒在地。马上的骑士,还没来得及调整姿势,就被围上来的刀盾兵当胸砍成两段。

    攻守易位,势不可挡的攻击者一瞬间变成被屠戮的对象。

    骑兵们试图用长枪反击,可惜没有巨大冲击力带来的惯性,仅凭骑兵自身力量刺出的长枪,碰到防护能力绝佳的步人甲,往往都是无功而返。

    当重装步兵困住敌人的骑兵之后,第三营营正李明亮终于开始有动作,他拔出唐刀,用力朝前一挥,大声喊道:“骑兵营,冲锋!”

    “杀!”无数的唐刀出鞘,发散出逼人的杀机。

    骑兵营朝左路迂回,突然绕过对方的刀盾兵,直插敌人后方。联军后方,没有丝毫防备的弓箭手部队,只来得及射出一波箭雨,就被骑乘青蚨马的骑兵穿刺而过。只穿着简易皮甲的弓箭手,根本无力阻止骑兵的冲击。

    第三营在弓箭手部队当中肆意穿插,骑兵手中的唐刀,发出嗜血的怒吼,刀光闪过,往往就是一颗人头落地。弓箭手阵地,瞬间化成一座人间炼狱。敌人往往来不及发出惨叫,就被一刀致命。骑兵营就像一台高效运作的收割机,无情地收割者敌人的生命。被砍掉的头颅,滚的满地都是,再被战马踩踏,陷入泥土当中,脑浆迸裂,跟泥土和青草混杂在一起,再也无法区分彼此。

    弓箭手部队被袭击,联军指挥官杀破军无奈之下,只能命令正随着骑兵掩杀过去的刀盾兵部队,分出一部分兵力,赶到后方增援。

    如果说联军的骑兵是一柄尖刀,那么紧随其后的刀盾兵就是一把菜刀,看似普通,其实杀伤力惊人。他们趁着重装步兵跟骑兵营纠缠在一起的时机,就像一群饿狼,偷偷地掩杀过来,使得第一营和第二营顿时腹背受敌。

    原本这是一次绝好的进攻机会,指挥得当的话,还真有可能将第一营和第二营全歼。可惜,第三营的突然后插,逼迫一部分刀盾兵不得不后撤,协助弓箭手部队防御。与此同时,一直按兵不动的第四营,突然斜插而上,突入刀盾兵阵地,用手中的长矛,为第一营和第二营争取时间。

    一时之间,战局陷入胶着,双方都已经投入全部的兵力。大家都在跟时间赛跑,如果联军能够围杀掉第一营和第二营,那么胜局已定。

    相反,如果联军不能赶在第三营消灭弓箭手部队之前解决掉第一旅的重装步兵,等到第三营从后方插上,那么等待联军的,将是世界末日。

    激烈的杀喊声,响彻营地上空。战况最激烈的时候,史万岁不得不放下指挥,亲身投入战场,为重装步兵争取时间。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轰隆隆的马蹄声,一面旗帜迎风飘扬,旗帜上面金色巨龙迎着阳光,闪烁金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