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逆转
    整齐划一的马蹄声,惊动交战双方,战场为之一滞。

    “领主旗,是君侯,君侯带着亲卫营赶来增援我们了。”第一旅将士大喜。

    相反,联军的士气被降到冰点,杀破军等一众领主面如死灰,喃喃自语:“怎么会,敌人的援军怎么会这么快赶到,这不可能,不可能!”

    亲卫营创造山海县军队最快急行军记录,仅仅用了两个小时,就跨越六十公里,从山海县一路赶到城西大营。

    欧阳朔走在队伍最前面,看清楚战局之后,没有任何犹豫,也顾不上休息,直接带领亲卫营朝联军的刀盾兵阵地发起冲锋。

    杀破军没有放弃,再做最后的挣扎,他命令刀盾兵部队放弃掩杀敌人的重装步兵,就地列阵,竖起盾牌,准备扛住对面骑兵的冲锋。

    亲卫营,山海县第一师团精锐当中的精锐,尖刀当中的尖刀,全部列装明光铠,骑乘青蚨马,装备马槊、唐刀、强弓等一系列主战装备;士卒的平均阶位,达到恐怖的八阶,甚至已经出现十阶的百战精兵。

    如此强兵,何人可以挡其锋芒?!看上去坚不可摧的刀盾兵阵地,就像纸糊的一样,被亲卫营一击而破,从阵地的这一头,一直穿到对面的另一头,将阵地彻底地撕成两半。寒光闪闪的马槊,在巨大惯性的带动下,毫不费力地刺穿刀盾兵的铠甲,鲜血飞溅到空中,溅起朵朵血花。刀盾兵阵地,就这样出现一条无人的真空地带,一条由无数尸体堆积而成的血路。

    冲锋过后,亲卫收回马槊,调转马头,精心锻造的唐刀,纷纷出鞘。他们是身经百战的战士,骑乘的是最优秀最具灵性的战马,在敌人的刀盾兵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在刀盾兵的大刀还在想着砍那条马腿的时候,亲卫的唐刀已经先他们一步,砍掉敌人的脑袋,死人是最没有威胁的。

    同样的战术,第一旅的重装步兵用来对付联军的轻骑兵非常凑效;但是轻步兵想要用来对付重装骑兵,则无异于以卵击石。

    亲卫营的增援,让第一旅将士士气大振;尤其是君侯欧阳朔的身先士卒,更是极大地鼓舞士气,当此时,不竭力而战,如何对得起君侯。

    中军,第一营和第二营的残部,在营正石虎和石豹的带领下,开始专心收割被困的骑兵。短暂地从阵前撤下来的第四营,在旅帅史万岁的命令下,转而突入中军,协助第一营和第二营完成对骑兵的绞杀。

    亲卫营接过防线,对联军的刀盾兵阵地实施分割围剿战术,让刀盾兵部队无暇他顾,只求自保。

    后方,第三营的骑兵队弓箭手的围剿已经接近尾声。后续赶来的刀盾兵,因为数量太少,已经无济于事,再加上士气低落,更是无法阻挡第三营进攻的步伐,只能跟在后面吃灰。

    联军空有庞大的部队,却被一块块地分割,无法形成统一的整体。这个时候,联军指挥官杀破军就是想重新聚拢部队,也是无力回天。

    胜利的天平,开始向山海县倾斜。

    战争,对双方的意志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尤其是亲卫营,刚刚经历急行军,马上就投入战斗,对战士的体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坚持,唯有坚持才能取得胜利。

    ……

    山海县东部边境,一支两千人的部队,悍然越过边境,朝山海县腹地进发。他们就是由断刃镇、宜水镇以及固山镇组成的另一路联军。

    出于某种利益上的考量,东路联军指挥官霸刀,并没有配合西路联军,在同一时刻,一起向山海县发起进攻;而是等到确认西路军跟山海县军队交上手之后,才装模作样地带着部队,突入山海县境内。在霸刀看来,山海县的主力部队已经被西路军牵制,东路已经高枕无忧才是。

    可惜,霸刀不知道的是,刚组建不久的山海县第一师团第三旅,此刻正在边境一带执行剿匪任务。第三旅旅帅恶来,收到大本营发来的预警命令之后,立即派出侦查部队,到边境一带巡查。

    因此,东路联军刚一进入山海县境内,还不到半个小时,就被侦察兵发现,继而将情报上报给旅帅恶来。

    恶来接到情报,冷冷一笑:“一支不到两千人的部队,竟然还敢大摇大摆地入侵山海县,真是不知死活,安全不把我恶来放在眼里啊。”

    恶来立即集结部队,在敌人的必经之路上设伏。恶来深知,第三旅刚组建不久,全部都是新兵。尤其是第一营和第二营的山蛮战士,才刚组建五天,不仅没有配备步人甲,就连一场硬仗都没打过。

    因此,第三旅虽然占据兵力上的优势,恶来也不会蠢到跟对方硬碰硬。于此同时,他还将东路的情报及时地向大本营汇报。

    坐镇大本营的军务署长葛洪亮,先是接到城东大营发来的情报,紧接着又收到城西大营发来的求救信号。确定草原暂时没动静之后,葛洪亮果断下令,命令第二旅第一营驰援城西大营,第二营驰援城东大营,第三营、第四营以及第五营仍然驻守在城北大营,按兵不动,继续监视草原动向。

    第二营的增援,让恶来更有信心,一口气吞掉东路联军。

    ……

    就在第三旅在旅帅恶来的带领下,准备设伏东路联军的时候,城西大营外的战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

    最先打破僵局的,是第一旅第三营,复仇的骑士,用唐刀坚决捍卫山海县军队的荣誉,对联军的弓箭手部队展开疯狂大屠杀。当联军的弓箭手部队被屠戮过半的时候,士卒再也没有抵抗的勇气,纷纷夺路而逃,就连赶来增援的刀盾兵,在弓箭手的带动下,也渐渐失去抵抗的勇气,跟着四散而逃。

    第三营营正李明亮并不准备放过他们,四散的逃兵,漫山遍野,骑兵们追在后面,就像追逐一群濒临死亡的猎物,咬的死死的,毫不放松。

    山海县为每一名骑兵都装备一把角弓,战士们骑着战马,用手中的弓箭毫不留情地继续收割敌人的生命。

    强弓射出的箭矢,发出清晰可闻的破空声,就像索命的生死符,穿透敌人的皮甲,穿透皮肉,旋转着射入骨骼、内脏当中,发出沉闷的声响。

    一望无际的荒野,根本就没有任何藏身之处。低矮的野草,也根本挡住不骑兵的视线。骑兵们就像一群猎狗,疯狂地追逐着自己的猎物。

    再没有比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接一个倒下更让人恐惧的事情了。身后的利箭,就像魔术师的戏法一样,精准而又源源不断。

    最后,逃兵们实在是跑不动了,高速分泌的肾上腺素,榨干了他们最后一丝体力,士卒们已经绝望,干脆自暴自弃地停了下来,举手投降。

    投降就像瘟疫,一旦被引爆,就一发不可收拾。

    紧随第三营之后的,是第一营和第二营。他们是山海县的王牌部队,他们装备最先进的步人甲,他们来自各大山蛮部落,是部落中最勇敢的战士。山蛮战士,视荣誉为生命,不容亵渎。

    可是就在今天,因为敌人可耻的偷袭,第二营的战士遭受难以想象的惨败,如果不是第一营及时赶来增援,第二营就要被敌人打垮。

    失去的荣誉,遭受的耻辱,只有在战场上,用敌人的鲜血来洗刷。

    第一营和第二营的战士们,亲如兄弟,他们分工明确,配合默契,两人围住一名骑士,一人负责砍断战马的马腿,另一人负责砍死掉下来的骑士。

    联军骑兵们,自诞生起,就没有遭遇过这么难啃的骨头。

    他们就像一头扎进由铁桶铸就的泥潭当中,无论怎么左冲右突,碰到的都是钢铁巨人。当铁桶开始按照某种战阵高速运转时,立即变成一具具钢铁磨盘,将他们碾压殆尽。

    更可恶的是,还有一群拿着长矛的混蛋,跟在后面偷袭。这些无耻的长矛兵,仗着兵器的优势,专门刺马不刺人,实在是太可恶。

    再也不用去憧憬什么胜利了,陷入漩涡中的骑兵,只想尽快逃离泥潭,逃离这个噩梦之地。

    骑兵想逃,山蛮战士却不愿意就这样放过他们。他们的身上,还没有沾满敌人的鲜血;他们的脚下,还没有堆满敌人的尸体。不如此,不足以洗刷他们的耻辱;不如此,不足以捍卫他们的荣誉。

    战士们穿着近三十公斤的步人甲,如此高强度的战斗,让他们疲惫不堪,可是他们才不会想着要休息,他们要榨干自己最后一滴潜能,给这些混蛋以致命一击。他们手中的唐刀,依然锋利如惜;他们举着的盾牌,依然坚不可摧。

    “嗷~~~”山蛮战士发出怒吼,这是他们在部落狩猎时,对猎物发出的死亡宣判。如今,宣判的对象,由虎豹豺狼,变成敌人的骑兵。

    怒吼声传遍荒野,震撼人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