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埋伏
    杀破军觉得自己就像在做一个噩梦,他多想快点从噩梦中醒来。

    当帝尘告诉他,有机会暗算岂曰无衣的时候,杀破军是如此的欣喜若狂。杀破军无法忘记,涿鹿之战时岂曰无衣是怎样当众羞辱他,说他只是帝尘手下的一条狗。这样的羞辱,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比被人辱骂更凄惨的是什么,是被人骂的哑口无言,是被人骂到点子上,你竟无言以对。杀破军遭遇的,就是这样的羞辱。

    仇恨会让一个人失去理智,杀破军无疑已经被仇恨裹挟。

    杀破军甚至都没有想过,为什么帝尘不自己干,而是要找到他;他甚至也没有跟家族商议,直接带着领地的两千精锐,干脆利落地传送到永夜镇。

    他要展开复仇之旅,燃烧自己的复仇之魂!

    刚一开始,战局是多么的顺利啊,他们一路潜伏,昼伏夜出,走到敌营前都没有被发现。即使发生一些小小的意外,战局依然有利。

    联军顺利冲入敌营,肆意杀戮。看到山海县的士卒,一个接一个地倒在血泊当中,那个时候,杀破军是何等的畅快,何等的惬意啊。

    杀破军甚至已经开始幻想,等到剿灭掉营中驻军,说不定他还可以带领联军,继续进攻山海县的大本营,让岂曰无衣匍匐在自己脚下。对,就应该这样,让岂曰无衣向自己求饶,让他知道,到底谁才是贱狗。

    可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战局开始发生逆转了呢?

    敌军集结的速度,超乎联军的想象。敌人的个体实力,也远比联军指挥部之前预估的要强的多的多。那些可恶的蛮子,都没有穿铠甲,竟然还可以跟联军精锐士卒打的难舍难分。

    胜利是如此的短暂,杀戮就无以为继。等到敌人的重装步兵汇合的时候,杀破军知道,占便宜的阶段已经过去。接来下,将是一场硬仗。

    就算是这个时候,杀破军依然认为自己胜券在握,因为袭营之后,联军的兵力已经是敌人的两倍,只要指挥得当,没有理由会失败。

    杀破军指挥联军,在营外摆开阵仗,主动向敌人发起进攻。为此,杀破军不惜将自己带来的精锐骑兵,排在队伍的最前面,充当尖刀。

    可惜,敌人重装步兵团的强悍,给了杀破军一记响亮的耳光。山海县不惜重金打造的铁甲军团,岂是轻骑兵可以撼动的。

    接下来,敌军骑兵营的突袭,又给了杀破军重重一击。

    杀破军没有气馁,他仍然坚信,胜利终究会属于自己。他沉着冷静,鼓舞士气,指挥若定,一边下令部分刀盾兵回防,一边命令剩下的刀盾兵部队继续前进,试图强吃掉敌人的重装步兵团。

    眼看胜利在望,可是,岂曰无衣这个魔鬼,竟然在关键时刻,带着一支令人闻风丧胆的重装骑兵闯了进来。敌人仅靠五百重装骑兵,就牵制住联军三四倍的主力部队,将刀盾兵部队分割的无暇他顾。

    接下来,就是杀破军的噩梦。

    先是联军的弓箭手部队被彻底击溃,四散而逃,最后竟然可耻地投降。紧接着,杀破军引以为傲的骑兵部队,也被敌人的钢铁怪兽,一口一口地吃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一两百幸运儿冲破防线,逃了出来。

    最后,就是联军的全面崩溃。

    面对敌人重装骑兵和重装步兵的两面夹击,一直苦苦支撑的刀盾兵部队终于彻底崩溃,干脆利落地投降。战士们非常清楚,他们这些步兵根本就逃不过敌人骑兵的追捕,逃跑的弓箭手部队就是最好的佐证。

    领主们早已绝望,在骑兵被消灭之后,立即带着亲卫落荒而逃。他们所有的勇气和信念,在这一役被完全摧毁,荡然无存。

    他们赌上一切,最后换来的却是全军覆没。

    领主们已成惊弓之鸟,他们甚至忘了在联盟频道,将自己这边的战况告诉还在继续行军的东路联军,直接导致后者被第三旅成功伏击。

    杀破军正要鄙视这些贪生怕死的混蛋,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也是逃跑大军的一员,逃出来的骑兵找到自己的领主,一起朝永夜镇逃去。

    欧阳朔无疑是愤怒的,养了大半年的蛊,没想到,到头来被蛊虫反咬一口。他根本就没想过,要让这些领主活着回到领地。

    当欧阳朔看到杀破军出现在联军当中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跟炎黄盟之间,再也没有和解的可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欧阳朔让史万岁留下,负责收编俘虏,救治伤员,修复营地。他自己带着亲卫营和第一旅第三营,继续追击敌人。

    ************

    泅水县东郊,距离边境约十五公里处,有一座小山,山上除了杂草,就连灌木都没有一棵。这里就是恶来选择的伏击地点,第三旅全体将士再加上赶来增援的第二旅第二营,全部埋伏在山坡后面,等待鱼儿上钩。

    断刃镇领主霸刀,带着两千联军,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拦。时不时地,倒是可以遇到一两座流寇营。面对浩浩荡荡的大军,流寇们理智地选择当缩头乌龟,全部窝在流寇营中,不敢露面。

    因为一路畅通无阻,霸刀开始放松警惕,甚至都没有安排前锋部队探路。

    “刀哥,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走了这么久,怎么一个山海县的巡逻士卒都没有看到,会不会有诈啊?”固山镇领主登台拜将感到有些不安。

    霸刀摇摇头,“你多虑了,注意到没有,这一带还有流寇营存在。说明什么?说明山海县还没来得及清理这一片区域,自然也就没有安排巡逻士卒,要不然被流寇盯上,那不就是给他们送菜吗?”霸刀的解释,倒是可以自圆其说。

    登台拜将一想也是,也就不再胡思乱想。

    山坡后面,第三旅第三营营正廖凯凑到恶来跟前:“旅帅,他们来了!”

    恶来骑着霸气的年兽罗刹,沉声说道:“准备行动!”

    “喏!”

    等到东部联军行至山坡中段,两个骑兵营共一千骑兵,就像一群草原幽灵,突然出现在山头,没有丝毫的犹豫,顺着山坡俯冲而下。

    紧随骑兵之后出现的,是第三旅的弓箭手营,他们在山头建立临时阵地,朝山下的联军倾泻箭雨,压制联军的弓箭手,为骑兵冲锋提供火力压制。

    箭雨从高处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精准地落到联军弓箭手部队区域。箭矢抵达士卒头顶的时候,已经变成垂直下落,犹如从天而降一般,刺破空气,发出阵阵利啸,没入敌人的头顶或者肩膀。被射中脑袋的,自然是立即毙命。被射中肩膀的幸运儿,则发出痛苦的惨叫,整条胳膊完全抬不起来,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很可能就要落下终身残疾。

    突如其来的进攻,让联军措手不及,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遭受袭击。

    霸刀大惊设色,慌乱地大声喊道:“列阵,快列阵。”中军的刀盾兵部队慌慌张张地转过身来,准备转到侧翼,为部队组建防线。

    一切都来不及了,还没等联军的刀盾兵部队变换阵型,士卒的盾牌还没立起来呢,骑兵已经借着下坡的加速惯性,向一股飓风,狂飙而下。

    高速冲锋的骑兵部队,拉成长长的阵线,铺天盖地,立即将联军的阵型冲的七零八落。前面的士卒被迫往后退,后面的士卒还在执行指挥官列阵的命令,一个劲儿地往前赶。两股部队互相冲突,你推我挤,让军阵变得越发混乱。

    就在这时,第三旅的第一营、第二营以及第四营,从山坡后面绕了一个弯,出现在联军的后方,踢了联军的屁股。

    山蛮战士配合长矛手,对敌人展开攻击。混乱的联军,根本无法协调一致,指挥系统完全失效,士兵们各自为战,陷入敌人的包围圈,最后变成孤军奋战。反观第三旅,战阵整齐划一,士卒进退有据,杀伐果断。再加上骑兵的穿插配合,很快就掌握战场的主动权,死死地压制住敌军。

    联军的骑兵,本来是在队伍的最前面,这个时候却毫无用武之地。往前冲吧,前面没人;往后冲吧,又被刀盾兵挡住去路。突然,骑兵指挥官灵机一动,指挥部队往山上冲,准备干掉山上的弓箭手营。

    下山容易,上山难。山顶的弓箭手营毫不畏惧,瞄准骑兵就是一阵接一阵的齐射。弓箭手营营正指挥若定,命令士卒专门射击战马。被射中的战马,痛苦地倒地,横亘在骑兵行军路线上,影响后面骑兵的行进。

    短短的一段上坡路,弓箭手足足射出三波箭雨,骑兵损失惨重。五百骑兵,只剩下不到两百。骑兵好不容易冲上山头,正准备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候,突然一员猛将骑着一头长满墨绿色鳞甲的狰狞恶兽,出现在弓箭手营前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