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追击
    出现在弓箭手营前方的猛将,自然就是第三旅旅帅恶来。他的坐骑罗刹第一次上战场,不仅没有任何的不适,反而发出兴奋的吼叫:“年~~~”

    灵兽的威压,吓的联军骑兵的坐骑一阵慌乱,踌躇着不敢上前。

    恶来守在阵前,手持双铁戟,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小贼,速来受死!”恶来大吼一声,一人独自面对两百骑兵,毫不畏惧,悍然主动发起进攻,冲入人群当中,将铁戟舞的密不透风,上下翻飞。每柄都重达二十公斤的铁戟,在恶来手中轻若无物,犹如地狱索命的勾叉,每一次舞动,或勾或刺,至少都能带走一人性命,让敌人闻风丧胆。

    恶来的招式,大开大磕,高效而致命。一时之间,血肉横飞。

    配合主人,年兽罗刹接连开启【血屠】和【冲刺】技能,一股凶煞之气扩散开来,将骑兵的坐骑吓的腿脚发软,一些不堪的战马,直接跪倒在地。

    罗刹的冲撞,势大力沉,直接将骑士连人带马冲飞。它的双角,也是攻击利器,一刺一顶,就能轻易地将战马刺穿,穿胸而过,场面非常的血腥。

    联军骑兵将恶来团团围住,却是根本无法近恶来的身,即使侥幸用长枪刺中,长枪刺到恶来特制的步人甲上,就跟挠痒痒一样,无法造成任何的杀伤。同样的,年兽罗刹身上也披着铁甲,防护头部、关节等重要部位。至于身体的其他部位,罗刹墨绿色鳞甲的防御,完全可以媲美步人甲的甲叶。

    犀利的攻击,坚不可摧的防御,再加上一头狰狞的恶兽,三者组合在一起,就是无敌的象征。一人,一骑,将小小的山头,瞬间变成无间地狱。

    鲜血顺着山坡,汇聚成小股血肉溪流,缓缓流淌而下,在山坡的绿色当中,硬生生勾画出一笔艳丽的红色。

    如此惊人的一幕,让第三旅士气更加高昂,主帅的威猛,深深地刺激着将士们的肾上腺素,个个热血沸腾,凶狠地杀向敌人。

    另一边,本就不堪的联军,士气直接降到冰点,时刻处于崩溃的边缘。

    联军指挥官霸刀,看到士卒被屠戮,脸色露出绝望的表情,他已经看不到任何取胜的希望。出发时的意气风华,此刻荡然无存。关键时刻,霸刀竟然丢下部队不管,带着自己的十名亲卫,脱离战场,转身向东逃去。

    霸刀的逃离,终于引发全军崩溃。

    看到指挥官逃走,士卒们再无战意,纷纷跟着逃窜。

    登台拜将目瞪口呆地看着霸刀逃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想不明白,平时一副义薄云天做派的霸刀,怎么会如此怯懦,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看到眼前的乱局,登台拜将也是有心无力,长叹一声,跟着大部队撤退。总算登台拜将还有点男士风度,知道掩护弱水三千先行撤退,自己主动负责断后。

    人,只有被逼到绝境的时候,才会暴露自己的本性。霸刀无疑就是这样的人,事到临头,他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勇敢。

    逃出四五公里之后,霸刀才幡然悔悟,这才发现自己酿下大祸,后悔莫及,他想赶回去重新聚拢部队,可惜为时已晚。

    山海县骑兵部队在后面紧追不舍,联军眼看逃跑无望,干脆投降。反正他们的领主已经丢下他们独自逃走,战士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因为要收拢俘虏,错过了最佳追击时机,霸刀总算是死里逃生,最终还是逃过一劫。另外两名领主,弱水三千和登台拜将就没他那么幸运,被第二旅第二营撵上,一一击杀在撤退的路上。

    此役,第三旅加上第二旅第二营,一共歼灭敌军八百二十人,俘虏一千一百八十人;自身损失还不到两百人,大获全胜。

    ************

    东路的霸刀逃过一劫,西路的几位领主可就没他这么幸运。

    杀破军一行还没逃出山海县边境线呢,就被欧阳朔带着亲卫营以及第一旅第三营撵上,将他们团团围住。

    “杀破军,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欧阳朔质问道。

    杀破军扬起脖子,破罐子破摔,“你管得着吗?”

    欧阳朔摇头,冷笑着说道:“我是管不着,就怕有人被当枪使,自己还蒙在鼓里。”黑色披风他们如果要请外援,首选应该是帝尘或者春申君才是,怎么会是杀破军。欧阳朔猜测,这里面应该有猫腻,才想着诈一诈杀破军。

    杀破军脸色一变,阴晴不定,强作镇定地说道:“放屁,老子就是看你不顺眼,想干掉你,就是这么简单。”

    “好!有种!那我就成全你!”欧阳朔再不废话,直接下令:“干掉他们!”

    “喏!”

    战斗没有任何悬念,不到两百的残兵败将,在亲卫营和第三营的围堵下,没有一个逃走,全部被歼灭在山海县边境线上。

    杀破军临死前,不甘地看了岂曰无衣一眼。两千精锐全军覆没,他都不知道回去之后该怎么向家族交待。唯一欣慰的,是不用支付回去的传送费用。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苦中作乐。岂曰无衣的那一段话,更是在杀破军心中留下疙瘩。现在细想起来,帝尘的行为实在是太可疑。

    黑色披风已经能够想到,接来下迎接自己领地的,会是怎样的结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经营大半年的领地,就要被山海县侵占,黑色披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破口大骂:“岂曰无衣,你这个屠夫,刽子手,伪君子,你根本就不配成为平民玩家的代表。”

    欧阳朔默然,事实上,他对黑色披风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任何的怨恨。换做是他自己,被逼上绝路,也只能这样铤而走险。

    成王败寇,你死我活,领地战争就是这么的残酷。

    剿灭残敌,欧阳朔回师回营。

    回到城西大营,营地已经基本恢复秩序。第二旅第一营在营正孙腾蛟的带领下,赶来增援,可惜晚了一步,没有赶上最后的决战。

    营帐中,欧阳朔召集诸将,召开一次简单的军务会议。

    史万岁将部队的伤亡情况,做了一个通报,沉痛地说道:“启禀君侯,此役第一旅共计阵亡一千一百人,伤亡接近一半。伤亡最惨重的是第二营,全营上下只剩下不到一百人,被彻底打残,需要重建。”

    通报完毕,史万岁率先出列,跪在帐中,沉声说道:“第一旅损兵折将,末将身为城西大营主将,难辞其咎,恳请君侯责罚!”

    五位营正跟着一起出列,跪在史万岁身后,“恳请君侯责罚!”

    第一旅伤亡如此惨重,而且是因为疏于防范,被敌人偷袭得手,如此失职,营中将领猜测,估计有人要掉脑袋。

    欧阳朔面无表情,“都起来吧!”

    诸将面面相觑,跪在地上,都不敢起身。

    “怎么?要本侯亲自扶你们起来吗?”欧阳朔神态莫名。

    诸将一哆嗦,纷纷起身,乖乖地站到营帐两侧。

    “此战失利,非战之罪。就连本侯也没有预料到,敌人竟然会如此狗急跳墙,怪不得你们。”欧阳朔首先给这一场战役定性,接着语气接着一转,“但是,造成如此大的伤亡,第一旅诸将难辞其咎。敌人都摸到营前,你们还没有察觉,未免太迟钝了一些。全旅上下,要好好检讨一下,千万不可再滋生娇娇之气,不要以为在境内,就可以高枕无忧。”

    “喏!”诸将满脸羞愧。

    “军中赏罚分明,有功者赏,有过必罚。你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史万岁罚俸半年,五位营正罚俸三个月。”欧阳朔宣布处罚。

    “谢君侯开恩!”

    接下来,史万岁开始介绍俘虏情况:“启禀君侯,此役俘虏敌军弓箭手三百二十人,刀盾兵一千两百六十人,骑兵五十四人,一共是一千六百三十四人。”

    欧阳朔点头,“俘虏全部移交给军务署,暂时编入预备役当中。至于第一旅兵员补充,等到行动结束之后,在统一补充。”

    “行动?”史万岁不解。

    “不错。敌人敢来挑衅我们,就必须付出血的代价。稍后,本侯将回一趟大本营,调集山海县城防营以及神机营,协助第一旅,一举剿灭永夜镇和广水镇。怎么样?有没有信心?”欧阳朔宣布复仇计划。

    如今永夜镇和广水镇兵力空虚,是最好的进攻时机。欧阳朔不想给对手留下任何喘息之机,让他们有机会重新招募、训练部队。

    听到要展开报复行动,第一旅诸将心中燃起熊熊烈焰,激动地说道:“请君侯放心,定不负所托!”第一旅虽然折损近半,但是有城防营和神机营的协助,要拿下两座空城,他们有绝对的信心。

    战争期间,军务会议结束的很快。欧阳朔将亲卫营和第二旅第一营留在城西大营,自己带着十名亲卫,匆匆赶回山海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