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远征(下)
    天风镇城外,看到城墙上严阵以待的守卫,欧阳朔冷冷一笑,命令部队继续前进,一直走到城墙根下,距离城墙不到五百米。

    欧阳朔不慌不忙地从储物囊中取出两架三弓八牛床子弩,亲卫营士卒在神机营营正王元丰的指导下,开始对床子弩进行组装和调试。

    调试完毕,立即对着城墙发射“踏橛箭”。

    一排排箭雨,成排成行地钉在城墙上,在城墙上形成一面由巨大箭矢组合而成的箭林,类似于现代社会的攀岩墙。

    早已准备就绪的亲卫营第一中队和第二中队,在营正王峰的亲自带领下,利落地下马,跑到城墙根,借助“踏橛箭”,开始麻利地登城。

    骑兵营继续前进,抵进到角弓射程之内,张弓搭箭,向城墙倾泻箭雨,压制城墙守卫的火力,掩护亲卫营先锋队的进攻。

    天风镇刚刚折损一千大军,剩下的只有虾米三两只,如何是骑兵营的对手,被压制的根本就不敢露头。一旦露头,就被一箭射中,登时毙命。

    零星抛下的石块,无法对先锋队造成威胁,一个接一个地顺利登上城墙。

    先锋队登上城墙之后,拔出腰间的唐刀,跟城墙守卫战在一起。

    趁此机会,欧阳朔命令亲卫营第三、四、五中队,搬起早上准备的撞木,开始向城门冲去,准备攻破城门。

    城墙上,先锋队的队员手起刀落,往往就是一名敌人毙命。他们虽然人数不占优,实力却占据绝对上风,将城墙守卫杀的节节败退。

    不到二十分钟,无人防守的城门就被告破,亲卫营第三、四、五中队立即登上城墙,协助同伴剿灭城墙守卫。

    欧阳朔收回三弓八牛床子弩,命令部队开进城内,准备收割胜利果实。

    浩浩荡荡的大军,就这样顺利地杀进城门,前后不到一个小时。

    骑兵进城之后,天风镇百姓大惊失色,躲在家中不敢露头。欧阳朔也没有去管这些普通百姓,兵峰直指领主府。只要占领领主府,就大局已定。

    天风镇领主晓风残月带领最后一支亲卫,再加上所有的预备役成员,共计五百余人,守在领主府内。

    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十分钟前,霸刀终于带着断刃镇最后的三百精锐,赶来增援,跟他一起守卫领主府。

    通往领主府的大街上,密密麻麻全部都是路障。利用城墙守卫争取到的时间,晓风残月动员领地居民,用木材和石块,将道路堵起来,试图阻止敌人骑兵的进攻,争取更多的时间。

    欧阳朔看到这样的场景,干脆一狠心,下令所有人下马,干脆以步兵的方式战斗。他留下第二旅第二营的三个中队,负责看守战马,剩下的骑兵一一越过路障,坚定地朝领主府进发。

    领主府内,临时建起两座简易的箭塔。晓风残月在亲卫的保护下,站在其中的一座箭塔上,厉声说道:“岂曰无衣,你好狠的心。”

    欧阳朔好笑地摇头,“既然敢挑衅山海县,就要有为领地殉葬的觉悟。”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欧阳朔不想跟他废话,转而看向一旁的霸刀,冷笑着说道:“你就是断刃镇的领主霸刀吧?勇气可嘉!”

    面对欧阳朔的威胁,霸刀面不改色,“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好!”欧阳朔大叫一声,冷冷地下达命令:“进攻!”

    欧阳朔再次取出三弓八牛床子弩,在王元丰的指挥下,瞄准两座箭塔,准备解决掉敌人高处的威胁。

    床子弩发射的“一枪三剑箭”,就像出膛的炮弹一样,精准地飞向箭塔,在空中发出阵阵利啸声,巨大如标枪的箭矢,直接将箭塔上的战士击飞,就连箭塔本身,也被削去一大块,摇摇欲坠,溅起漫天木屑。

    晓风残月如果不是够机灵,在三弓八牛床子弩发射之前就跳下箭塔,估计早已命丧黄泉。

    王元丰再接再厉,下令再次发射两轮“一枪三剑箭”,箭塔终于承受不住,从中间断成两截,咯吱咯吱地倒下,激起一阵灰尘。

    箭塔下的士卒,慌慌张张地退开,个个目瞪口呆。三弓八牛床子弩巨大的威力,在这些士卒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毁去箭塔之后,欧阳朔命令部队继续前进。

    “射箭!”骑兵们化身弓箭手,在领主府外列阵,选择抛射的方式,朝领主府内倾泻箭雨,压制对方。亲卫营依然充当尖刀作用,开始冲击领主府大门。

    领主府内,时不时地传来一声声惨叫,不用猜,肯定是哪个倒霉蛋被箭射中。密密麻麻的箭雨,逼得士卒们不敢在庭院中停留,纷纷退到走廊上。无论晓风残月和霸刀怎么呵斥,士卒都不敢出来。

    开玩笑,如此密集的箭雨,站在空旷的庭院中,那就是活靶子。

    大门后面,被堆满石块,一时之间,还真难以突破。

    欧阳朔决定故技重施,命令王元丰指挥三弓八牛床子弩,向领主府围墙发射“踏橛箭”。亲卫营将士娴熟地借助“踏橛箭”,登上围墙,纵身一跳,进入领主府内部,跟敌人厮杀在一起。

    五百亲卫,犹如五百猛虎,在领主府内掀起腥风血雨。

    欧阳朔还不满足,命令部分骑兵登上围墙,居高临下,继续为亲卫营提供火力支持。剩下的人,开始全力冲击领主府大门。

    晓风残月设置路障的木材,被骑兵抬来,充当临时的撞木。

    领主府内,箭雨停歇。士卒们在晓风残月和霸刀的带领下,冲出走廊,跟跳进庭院中的亲卫营厮杀在一起。

    即使占据兵力上的优势,天风镇和断刃镇的联军,依然被杀的节节败退,临时召集的预备役成员,就是菜鸟当中的菜鸟,跟身经百战的亲卫营将士一接触,就被杀的胆寒,吓的不敢上前。

    霸刀一狠心,带着自己的精锐,布置在最前面,跟亲卫营厮杀在一起。

    登上城墙的骑兵弓箭手,不断地朝下方放冷箭,协助亲卫营进攻。霸刀的部队,自然成为弓箭手优先照顾的对象。

    可怜的霸刀,一时不防,被一箭射中大腿,倒地不起。

    断刃镇的士卒,见领主大人受伤倒地,拼死围过来,试图将领主大人转移到后方医治。亲卫营哪里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恶狠狠地杀上去。

    一时之间,又是一阵腥风血雨。无法专心御敌的断刃镇士卒,付出惨重代价,方才救出霸刀。这个时候,大局已定。

    围墙上的骑兵,干脆学着亲卫营将士,纵身一跃,跳到庭院当中。他们分出一部分人,赶到领主府大门,将推在大门口的石块搬开。

    无奈之下,晓风残月只能聚拢残部,放弃庭院,全员退守议事厅。议事厅中,天风镇的领地石碑,已经缓缓升起,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亲卫营并没有立即攻进议事厅,而是协助骑兵,将领主府大门破开。破开大门之后,欧阳朔带着余部进入领主府。

    因为领主府庭院空间有限,大部分骑兵被留在领主府外,将领主府团团围住,防止有人逃逸,尤其是领主晓风残月。同时,他们还负责监视领地,预防再有援军,从领主府外的传送阵传送过来。

    山海县远征军进入庭院后,再次列队,整顿战阵,准备最后一次大战。

    议事厅内,看着鱼贯而入的敌军,联军渐渐露出绝望的神情。

    亲卫营依旧充当先锋,率先杀入议事厅。

    联军背水一战,他们已经没有退路,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狭窄的议事厅,成为双方最后的决战之地。

    亲卫营将士,凭借钢铁般的意志、无敌的气魄、精湛的技艺以及优良的装备,一往无前;他们不畏生死,视荣誉为生命,进攻、杀敌就是他们的本能。

    将士们组成一具具高效的杀戮机器,不断往前推进,任何挡在亲卫营前进道路上的敌人,死亡就是赐给他们最好的礼物,敌人的鲜血就是最好的洗礼。

    如此虎狼之师,敌人望而生畏,闻风丧胆。

    晓风残月和霸刀两人,不停地鼓舞士气,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杀戮,还在继续,滚烫的鲜血顺着议事厅地面的石板缝,到处流淌,再被踩踏,在地面组成无数个血色脚印,犹如修罗道场。

    刀光闪过,寒光凛冽,血花飞溅。伤员的惨叫声,被淹没在刀光剑影中,无法溅起任何浪花。

    欧阳朔站在议事厅外,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场杀戮盛宴。

    当鲜血染红大地,当战友一个接一个倒在血泊当中,当手中的兵刃被一斩两断,当战友的鲜血模糊自己的视线,联军士卒终于丧失再战的勇气,纷纷夺路而逃,他们穿过议事厅的后门,企图逃往后院。

    晓风残月惨然一笑,他没有像霸刀那样撤退,而是拔出腰间的佩剑,一人独自面对扑上来的亲卫营,大声喊道:“杀!”这是晓风残月作为领主的最后绝唱,亲卫营扑身而上,将他砍到在血泊当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