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夺取镇南关(中)
    穆桂英点头,“末将也以为,此言不实。”

    谋事不密,恶果已成。

    此役,不仅要攻下镇南关,而且还要救出李岸白父女的性命。毕竟,李岸白已有投诚之意,称得上是木兰县的盟友,不可见死不救。

    “将军有何计划?”欧阳朔问道。

    穆桂英倒是胸有成竹,坚定地说道:“无他,强攻尔。”

    欧阳朔精神一震,看向穆桂英的眼光,又多了几分赞赏。既然已经打草惊蛇,那么干脆就以堂堂正正之师,从正面将其击溃,此为用兵之正道也。

    悟得此道,方得用兵之精髓,穆桂英果然厉害。

    “好!”欧阳朔起身,“就依将军所言,迟恐生变,出发吧!”

    “喏!”诸将应到。

    ************

    浩浩荡荡的大军,自木兰县北城门出发,直扑镇南关。

    下午一点,没有任何隐藏,大军抵达镇南关前。

    峡谷只有五十米宽,大军无法全部摆开,延绵数里。

    战阵最前面,十架云梯开始组装到位;紧随云梯之后,是五架正在调试和校准的三弓八牛床子弩。

    云梯底部以大木为床,下置六轮;梯身,即主梯,以一定角度固定装置在底盘上,周边皆有防护,用生牛皮加固,士卒在棚内推车接近城墙时,可有效地抵御敌矢石的伤害。

    主梯分为两段,采用折叠式结构,中间以转轴连接。

    攻城时,只需将主梯停靠城下,然后再架设副梯,便可以枕城而上,从而减少了敌前架梯的危险和艰难。

    另外,由于云梯在登城前不过早地与城缘接触,还可以避免守军的破坏。

    站在队伍最前面的,是欧阳朔带来的禁卫旅第一营。他们的任务,是配合木兰县两个刀盾兵营,利用云梯以及床子弩发射的“踏橛箭”,拿下城墙。

    紧随刀盾兵营后面的,是城卫旅的两个弓箭手营,负责提供火力压制和掩护。再之后,才是山海县重装步兵营,他们负责在关键时刻,利用木兰县准备好的撞木,拿下城门。

    撞木下面装着独轮车,可以推动前进。撞木外面,不仅包裹着两层铁皮,还焊着一根根寒光闪闪的倒刺。

    队伍最后,就是充当预备役的城卫旅骑兵营。

    浩浩大军,无视镇南关上的山贼,有条不紊地做着战争前的最后准备。

    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早就惊动山贼。

    刚刚篡位成功的山贼首领,接到报告,带领一干人等赶到城墙上,看到关外延绵数里的大军,对方鼎盛的军容,森严的气度,不禁让山贼首领傻眼,喃喃自语:“谁能告诉我,这他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军队?”

    左右山贼噤若寒蝉,相顾无言。

    “大,大当家的,会,会不会,会不会就是老寨主联络的?”一名山贼战战兢兢地说道。李岸白虽然被软禁,但是在山贼当中,依然享有很高的威望,下面的人仍然以寨主称之。

    山贼首领一怔,大骂道:“八成就是,那个老不死的,死到临头,还要坑老子一把,老子现在就去把他给咔嚓咯。”

    左右山贼立即拦住,劝说道:“大当家的,眼前最重要的,还是如何抵御敌军进攻。一个快要死去的老头子,随时都可以了结。”

    山贼首领能够篡位成功,自然不是蠢人。他心里清楚,这个时候杀掉李岸白,不仅对战局无益,反而会让李岸白的一些旧部跟自己离心,得不偿失。

    山贼首领如此激动,不过是突逢变故,好不容易坐上首领宝座,还没来得及享受,就遇到这等破事,心中不忿罢了。

    冷静下来之后,山贼首领开始发布任务,部署防务,召集所有山贼赶到城墙上,抵御强敌入侵。

    镇南关作为古今雄关,不仅城高墙厚,关内储存的守城物资也是非常丰富,各类石块、滚木都不缺,这也是山贼首领的信心来源。

    众山贼散去后,山贼首领单独叫来一名心腹,悄悄吩咐道:“刀疤,你赶紧下城,找二十几个可靠的弟兄,备好马匹和干粮,再去库房取出金银珠宝,赶到后门,随时待命。情况一不对劲,我们立马扯呼。”

    刀疤心中一惊,低声问道:“大哥,我们据关而守,难倒还会守不住吗?”

    山贼首领瞪了他一眼,厉声说道:“你懂什么!方才我粗略看了一眼,敌军竟然有云梯和床弩这等利器,显然是有备而来,能不能守住,还是一个未知数。这个时候,当然要准备好退路,有备无患。”

    刀疤心中一凛,“大哥,我明白了。”

    “快去吧!”山贼首领挥了挥手。

    刀疤离开之后,山贼首领重新恢复沉着冷静的神情,立于城墙之上。

    就在山贼首领安排后路时,软禁李岸白父女的小院,也发生一个小插曲。

    一名年轻的山贼,拎着一个食盒,悄悄赶到小院。

    小院外面,由山贼首领的两名心腹看守,见到年轻山贼,立即呵住:“干什么的?不知道这里是禁地吗?”

    年轻山贼左右看了一看,见四周无人之后,才悄悄地走到守卫身边,低声说道:“兄弟,听说了吗?老寨主联络的领主,正带兵攻打镇南关。”

    守卫有些不耐烦,说:“这谁不知道?用得着你说。老实交代,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年轻山贼也不恼,继续压低声音:“嘿,兄弟你不知道的是,大当家的很是气愤,本想亲自赶过来干掉老寨主,可惜被众兄弟拦住。大当家的不好驳了众兄弟的面子,勉强同意放过老寨主,实际心中仍然不忿。因此,大当家的才偷偷安排小弟,送那一对父女上路。”

    年轻山贼指了指手中提的食盒,没有说话,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守卫心中一凛,以他们对山贼首领的了解,这种事情还真做的出来,当即信了七八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陪你进去。”

    “不可,万万不可。”年轻山贼立即摇头,低声说道:“你们想,这件事情如此隐秘,岂可大张旗鼓?两位兄弟还是要像平时一样,守在门外,才不会让人生疑。否则的话,事情败露,大当家的责怪下来,我们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想起大当家的做派,两名守卫心中一寒,心有戚戚焉,感激地说道:“还是兄弟想的周到,快进去吧!”

    年轻山贼在守卫充满感激的注视下,走进小院。

    此处院落,本是李飞雪居所,父女两人皆被软禁于此。李岸白已然病入膏肓,连下床都困难,李飞雪一直伺候左右,容颜憔悴。

    “谁?”年轻山贼一进来,就被李飞雪发现。

    小姑娘反应迅速,一把抓住放在一旁的宝剑,按剑于前。

    年轻山贼走进房间,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禁苦笑,压低声音说道:“小姐不必惊慌,我是木兰县细作,带来重要情报。”

    李飞雪惊疑不定,父亲早已将木兰县一事告知自己,她也知道,镇南关内尚有木兰县细作隐藏。只是,眼前之人,到底可不可信,她没有把握。

    年轻山贼看出李飞雪的疑虑,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递给李飞雪,说道:“这是我的身份令牌,小姐可以放心查看。”

    李飞雪接过令牌,令牌很普通,没有任何标识,只在一角,隐秘地划着三道歪歪扭扭的横线。

    李飞雪心中一定,松了一口气,知道对方确实是木兰县细作。

    “外面可是有什么变故?”李飞雪想起对方的来意。

    年轻山贼不敢耽搁,直接说道:“不错,我家大人已经会同廉州侯,派遣大军进攻镇南关,大军正在关外。”

    李飞雪一喜,喃喃自语:“太好了,父亲终于不用再受苦。”

    年轻山贼摇摇头,他可没有对方那么天真,沉声说道:“小姐不知,老寨主刚逃过一劫,篡位者恼羞成怒,要对老寨主下手,只是被拦住,一时顾及不上。我担心,万一战局不利,对方会拿你们父女做文章。”

    “那该如何是好?”李飞雪到底年幼,有些不知所措。

    “咳,咳咳~~”就在这时,一直昏睡的李岸白醒了过来。

    “爹,你醒啦!”李飞雪大喜,扑到床前,就要哭出来。

    一代枭雄,睁开浑浊的双眼,爱怜地看了女儿一眼,想要伸手,都是不能。李岸白吃力地转动视线,看向年轻山贼,费力地说道:“方才你们的对话,老夫都听到了。老夫惭愧,未能履行诺言。你家大人仁义,立即出兵,救我父女于水火,老夫感激不尽。”

    “老寨主言重了。”年轻山贼不敢怠慢,紧接着说道:“对于如何脱身,老寨主可有良策?”年轻山贼如此紧张,就是担心贼寇拿眼前这对父女当人质,威胁自家大人。以自家大人的性子,还真有可能心软。因此,作为一名合格的细作,他才会冒险面见这对父女,务必将隐患消除在萌芽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