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夺取镇南关(下)
    李岸白浑浊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似乎一眼就能看穿年轻山贼的内心,声音沙哑地说道:“少侠不必担心,老夫在镇南关住了将近十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一清二楚。小女所住的院子,有一间暗室,足以暂时藏身几天。”

    年轻山贼心中一颤,感觉自己的小心思被对面的老人看的一清二楚,强忍着不适,强笑着说道:“那太好了,还请老寨主和小姐移步暗室。”

    李岸白目光一闪,接着说道:“少侠,有一事,老夫还得提醒你一下。”

    “老寨主请讲!”年轻山贼不敢怠慢。

    “恶贼的性情,老夫也算是了解一二。此人心思深沉,行事谨慎,素有狡兔之名。此次趁机夺权,就是明证。老夫几乎可以断定,恶贼定然会准备退路。镇南关位于峡谷内,南北皆可脱身。一旦情势不对,恶贼很有可能从北面弃关而逃。”不然怎么说,最了解你的人,往往就是你的敌人呢。

    年轻山贼脸色一白,如果山贼首领弃关逃走,他这个内应毫无察觉,那就是重大失职。“多谢老寨主提醒!”

    李岸白眨了一下眼睛,算是回应。他提醒对方,也是有自己的私心。如果恶贼逃走,对自己的女儿,终究就是一个祸害。

    诸事交待完毕,只见李岸白费力地在床头摸索一下,“咔嚓”一声,旁边的墙壁突然从两侧推开,露出一间密室。密室仅有四五个平方,放着一张床铺和一把椅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甚是简陋。

    时间紧急,年轻山贼不敢耽搁,同李飞雪一起,将李岸白转移到密室内的床上,再拿一些干粮进去。

    李飞雪在父亲示意下,跟着走进密室。

    未几,密室重新关闭,从外面看不出任何异常。年轻山贼还不放心,对外面的床铺布置一番,方才提着空荡荡的食盒,走出小院。

    离开之前,年轻山贼再次嘱咐守卫,既不可入内查看,也不能擅离职守,以免外人生疑,守卫感激地应下。

    年轻山贼心事重重,想着如何阻止对方逃走,这且不提。

    镇南关外,战争已经打响。

    首先发威的,是五架床子弩以及弓箭手营。密集的箭雨,在天空划过一道道弧线,罩住城头。

    床子弩发射的箭雨,既急且快,就像机关枪一样,箭矢如出膛的子弹一般,密集地倾泻出去,带走一条条山贼的性命。

    只要山贼敢冒头,就将迎来致命的打击。

    “掩护!掩护!”山贼首领躲在一块盾牌下面,大声喊道。

    山贼弓箭手得令,不敢抗命,战战兢兢地走出盾牌的遮挡,也不瞄准,直接抛射,箭雨居高临下,犹如死神之刃,高速地冲击而下。

    “举盾!”指挥官大声喝道。

    “刷”的一声,一块块盾牌立起。从上方看去,犹如地面铺满一层盾牌。

    箭矢击打在盾牌上,发出刺耳的“啵啵”声。

    一些倒霉蛋,盾牌没有抓稳,被箭矢击打的往旁边一滑,露出空档;紧随而来的箭矢,毫不留情地刺入士卒体内,收割一条生命。

    趁着双方对攻的时机,十辆云梯被缓慢地推向城墙边缘。躲在云梯内的,就是禁卫旅第一营。

    于此同时,床子弩改变目标,开始向城墙发射“踏橛箭”。巨大的箭矢,顺着城墙缝隙,射入城墙,组成一道密密麻麻的箭林。

    踏橛箭就是发令枪,后排的刀盾兵,顶着箭雨,开始向城墙移动。

    云梯停在城墙边,“啪”的一声,折叠的副梯被架起,梯子顶端的钩子牢牢地勾住城墙边缘。

    禁卫旅将士,纷纷从云梯内部走出,顺着云梯,开始往上爬。为了提高速度,将士们将唐刀衔在嘴上,双手攀爬。

    “大当家的,云梯架上来了!”山贼有些惊慌。

    “老子又不瞎,看得到。”山贼首领气急败坏地吼道,“给我冲上去,将云梯推开,摔死他们。”

    云梯的钩子,是特别设计的,不得其法,很难顺利推开。冒死冲出来的山贼,根本就没有经过守城训练,看着底下爬上来的杀神,个个心惊胆战。

    “用石头砸他们!”山贼首领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急忙调整策略。

    “是!”山贼们为了活命,搬起石头,朝下面砸去。

    可惜,为时已晚。

    禁卫旅将士已经快爬到城墙顶,砸下来的石头,将顶着最前面的几名士卒砸得掉落云梯,生死不知。后续赶上来的士卒,趁此机会,迅速爬上顶端。

    士卒们握住手中的唐刀,站在云梯上,跟山贼战到一起。

    禁卫旅将士都是百战之兵,第一营更是精锐当中的精锐,每一个都是十阶的百战精兵,他们的杀伤力,是极为惊人的。

    十架云梯,十面开花。

    王峰率领的一路,率先登上城墙。

    只见王峰将大枪一抖,凛冽说道:“王峰在此,哪个不怕死的就过来!”

    “干掉他!”山贼首领还是没有亲自上阵。

    “杀!”山贼中,还是有恶人的。他们别的不怕,就怕别人说他胆小。王峰的言行,无疑将他们刺激的不轻。

    “喝!”王峰凛然不惧,长枪一扫,跟前就空出一大块。

    恶狮岭一役,王峰临阵突破,战力变得更加骇人。长枪或扫或刺,带走一条条山贼性命,一时之间,无人能近其身。

    王峰犹如一尊杀神,牢牢地守在云梯附近,不让山贼靠近。借此机会,后续的禁卫旅士卒迅速跟上,利落地登上城墙。

    看到主将发威,这群战争狂人,挥舞着唐刀,也不管人数不占优,直接冲入山贼群中,跟他们厮杀在一起。

    禁卫旅的强悍,让山贼为之胆寒。

    一路被破,则路路被破。

    其他几架云梯上的将士,纷纷登上城墙,跟山贼厮杀在一起。

    眼看就要守不住,山贼首领一发狠,将负责往下面抛石块的山贼调集过来,围攻这群疯子。

    殊不知,已经等在城墙边的刀盾兵,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们在队长的带领下,或是通过云梯,或是攀爬“踏橛箭”,迅速登上城墙,支援友军。

    一时之间,镇南关顶,杀声震天,血流成河。

    眼见刀盾兵营登上城墙,负责指挥的穆桂英果断下令,命令山海县重装步兵营,开始向城门发起进攻。

    石虎接到命令,不敢怠慢,大吼一声:“兄弟们,给我冲!”

    “冲啊!”山蛮战士,顶着盾牌,堆着撞木,气势汹汹地冲向城门。

    “轰!!!”撞木跟城门相撞,发出震天的撞击声,整座关卡都为之一震。

    “嘿!”战士们喊着号子,将撞木撤回,再反复地冲击城门。

    木质的城门,虽然包着铁皮,在这怪兽的不断撞击下,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眼看就要不堪重负。

    山蛮本就以力大著称,他们推动的撞木,产生的冲力,何止万斤。

    “咣当”一声,第一道城门终于告破。

    镇南关主城门,可是有三道城门。最外围的一道城门冲破之后,中间还有一道城门。好在这个时候,战士们有门洞掩护,可以放心施为。

    “嘿!嘿!嘿!”一声声号子,从门洞内传来,紧随而来的,是一声声震天的轰隆声,听的让人心惊胆战。

    城墙上方,山贼首领听到下方传来的轰隆声,心头一紧。放眼望去,大量的敌军已经冲上城头,人数虽然只有山贼的一半,却丝毫不落下风。

    反观山贼,却被杀的胆寒,眼看就要招架不住。

    “哎!”山贼首领不甘心地长叹一声,朝心腹示意,偷偷地撤退。

    就在这时,第二道城门已经告破。

    这个时候,摆在石虎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顺着门洞内的通道,爬上城墙,协助攻城部队;二是继续攻破第三道城门,截断敌人的退路。

    石虎略一思量,已经有了主意。他先派人将门洞内的情况,向指挥部报告。紧接着留下一个中队,继续攻破最后一道城门。自己带着剩下的部队,顺着楼梯,爬上城头,协助禁卫旅的兄弟。

    接到石虎的报告,穆桂英眉头一皱,不知该如何抉择。

    就在这时,镇南关内升起一枚信号弹。

    穆桂英一惊,知道是关内细作发射的信号弹,表示情况紧急。

    她不再犹豫,除了留下骑兵营一个中队,以防万一;剩下的四个中队全部被她派出去,穿过门洞,到后方截住敌人的退路。

    欧阳朔和木兰月站在一旁,不发一言,任由穆桂英指挥。

    骑兵营本以为这场战役没他们什么事,接到命令,个个热血沸腾,二话不说,拍马冲出阵地,直奔城门而去。

    此时,城头早已陷入混乱,山贼弓箭手再也无法安心朝外面射箭,被卷入混战当中。因此,骑兵营是一路顺畅地赶到城门口。

    就这一来一回,第三道城门已经被攻破。

    骑兵营营正朝山蛮战士竖了个大拇指,带着部下,穿过城门,绕道镇南关北面,准备拦截敌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