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月儿岛战役(上)
    十月二十二日,欧阳朔再次来到北海县。

    此行,欧阳朔身边没有一个亲卫,随行的只有军务署长葛洪亮。

    北海港港口,北海舰队已经整装待发,所有的蒙冲斗舰都完成改造。欧阳朔从储物囊中取出一袋袋军粮丸,分发到每艘战舰。

    水手们将一桶桶的淡水、一捆捆的箭矢以及一桶桶的猛火油搬上战舰。

    战舰的船帆一一升起,随船帆一起升起的,还有山海县领主旗以及北海舰队军旗。北海舰队的军旗,即山海县水师军旗,将领主旗上半截的火山换成一艘五层高的楼船战舰,一条蓝色巨龙盘踞在战舰上空。

    出征前,欧阳朔带领全军将士祭祀妈祖,祈求妈祖保佑航行平安。

    祭祀仪式结束后,舰队排成攻击编队,正式从港口出发。

    因为缺少楼船这样的主力战船,北海舰队暂时还没有旗舰,只能临时选择一艘蒙冲斗舰作为指挥舰,位于编队中央。

    欧阳朔在裴东来的陪同下,登上指挥舰。出发前,欧阳朔已经声明,此役由裴东来负责指挥,他不会插手。

    蒙冲斗舰靠船桨提供动力,船舷上装设半身高的女墙,两舷墙下开有划桨孔,每侧十二浆,水手在甲板上划船。

    甲板以上有船舱三层,舷内五尺建楼棚,高与女墙齐,棚上周围又设女墙,上无覆盖。树幡帜、牙旗,置指挥攻守进退用的金鼓。

    欧阳朔走上甲板,接着登上第一层船舱顶,来到指挥席。裴东来挥动令旗,鼓手接到命令,擂懂战鼓。斗舰在战鼓声中,乘风破浪,驶入大海。

    月儿岛距离北海港500余海里,相当于925公里。蒙冲斗舰基础船速为14节,即14海里/小时;风力大的时候,可以达到20节。

    战船在海上航行,是不分白天黑夜的,只是晚上航速会慢一些。

    正常情况下,蒙冲斗舰一天可以航行300海里。因此,从北海港到月儿岛,只需要不到两天的时间。

    欧阳朔站在船头远眺,一望无际的海面,除了海水还是海水,非常的枯燥。海风迎面吹来,带来一股股咸湿的味道。

    甲板上,水手们喊着整齐的号子,卖力地划动船桨。

    “君侯,先回船舱休息吧!”裴东来说道。

    欧阳朔点点头,回到自己房间,闭门修炼。

    晚上,海面突然刮起风来。妈祖庙的【海神庇护】这个时候就发挥作用,蒙冲斗舰在海浪中,稳如泰山,加速向月儿岛挺进。

    第二天一早,欧阳朔走出房间。

    一轮橘红色的太阳,从海平线缓缓升起,阳光照射在海面上,波光粼粼。

    因为昨晚的一场海风相助,航行异常的顺利,按照裴东来的预计,最迟今天中午,就能赶到月儿岛附近。

    水师将士们纷纷起床,简单洗漱之后,就着带来的淡水,服用一枚军粮丸,确保一天的能量消耗。

    趁着还有时间,有经验的士卒,开始擦拭自己的兵器,弓箭手开始调试弓。瞭望手站在船舱最高处,随时观察海面的动静。

    猛火油和箭矢被搬上甲板,士卒们各就各位,随时准备战斗。

    临近中午,远远的一座小岛出现在瞭望手视野当中。瞭望手不敢怠慢,挥动旗帜,示意鼓手鸣鼓。

    裴东来精神一震,下令成攻击阵型,全速前进。

    当北海舰队突然出现在月儿岛外,对黑鲨海盗的震撼,可想而知。所幸的是,今天他们并没有出去掠劫,所有成员都在岛上。

    黑鲨首领黑胡子接到报告,立即命令手下集结,登船迎敌。

    小小的月儿岛,顿时一阵慌乱忙碌。

    海盗们平时没有行动的时候,那是非常无聊的,小岛上也没什么娱乐设施,唯一的去处,就是岛上的酒馆。

    破旧的酒馆,二十四小时都营业,客人们络绎不绝。昨天的宿醉,一些海盗直接躺在酒馆潮湿的地上,呼呼大睡。

    “砰!”酒馆大门被人非常粗暴地踢开。

    带队的小头目看到地上躺着的醉汉,二话不说,命人端来凉水,直接泼下去,嘴里大声吼道:“他娘的,快点起来,敌袭!”

    “啊~~”海盗发出一声惨叫,意识还没清醒,嘴里呢喃到:“敌袭!敌袭!”

    小头目看到对方这幅德行,气得狠狠踹了他一脚,气急败坏地吼道:“醒了的话,就快点跟老子走,别跟个娘们似的。”

    醉汉被踹的吃痛,这才清醒过来,一咕噜爬起来,跟在自己队长身后,走出酒馆,一边走,一边不忘打听:“队长,谁袭击咱们啊?”

    “管他是谁,干掉就是。”事实上,小头目自己也不清楚敌人是谁。

    “嗯,敢打我们黑鲨的主意,不想活了。”酒壮人胆,一点没说错。

    这样的场景,在岛上各处上演,小队长们倾巢而出,召集自己的部下,带上兵器,匆匆赶到码头集结。

    码头上,黑胡子登上指挥舰,听取手下进一步的汇报。

    “大首领,敌人竖起的旗帜,应该是我们之前一直监视的北海县。”

    黑胡子眉头一皱,“对方有多少战船?”

    “二十五艘,全部都是蒙冲斗舰。”海盗对北海舰队已经有一些了解。

    “来者不善啊!”黑胡子当然知道蒙冲斗舰的威力。

    “那该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黑胡子一脸杀气。

    “准备迎敌吧,这场仗我们输不起。告诉弟兄们,不想老窝被端,就拼死一战吧!”黑胡子下达命令。

    “是!”

    ************

    北海舰队在裴东来的指挥下,战舰全部散开,组成一个扇面,急速向前推进。无论敌人怎么布阵,都将置于扇面交织的火力打击网中。

    船舷两侧,立起一个个火把。

    弓箭手将箭矢浇上猛火油,再在火把上点燃,立即变成火箭。

    裴东来紧紧盯着敌方的战船,等到对方进入射程之后,用力挥动旗帜。

    一声令下,战鼓齐鸣。

    一波箭雨,冲天而起,带着阵阵火光,闪过晴朗的天空。

    火箭精准地射到海盗船上,顿时带起阵阵火光。

    黑胡子大骇,下令紧急灭火。

    可惜,来不及了,一波接一波的火箭,织成一张火网,当头罩下。海盗船虽然经过防火处理,但是面对持续不断的火箭,也是吃不消。

    火箭射中船帆,船帆立即燃烧起来;射中船舱,舱内就跟着起火;射中甲板,甲板开始冒烟;射中海盗,那只能自认倒霉。

    着火的海盗,慌乱地在甲板上跑来跑去。周围的海盗,就像看到瘟神一样,避之不及。最后,倒霉蛋慌乱之下,跳入海中,反倒是捡回一条性命。

    一艘接一艘的战船开始起火,滚滚浓烟,升腾而起,蔚为壮观。

    海盗们忙着灭火,无力发起反击,只能加速自己的灭亡。

    火光冲天中,海盗开始跳海逃生。

    黑胡子则是坐上小舢板,费力地朝岛上划去。海战一触即溃,他也只能指望在岛上组织防线,抵御敌军。

    裴东来知道,虽然烧毁对方的战船,但是海盗的有生力量还在,大部分都泡在海里,奋力地朝岛上游去。

    裴东来当机立断,下令停止发射火箭,改用普通箭矢。于此同时,射击的目标,也从战船改为海水里的海盗。

    弓箭手不用再浇猛火油,效率立即提升一倍。更加密集的箭雨,朝海盗船所处的海域,倾泻而下。

    因为海盗都泡在海里,只露出半个头。弓箭手没办法瞄准,他们干脆组成箭雨,发动大面积的杀伤,不求精准射击,只求火力压制。

    箭矢划过天空,再笔直落入海中,以雷霆之势射入水中,溅起一朵朵浪花。如果浪花飘起血色,就代表一名海盗被射中。

    在海中被射中,海盗几无生还的可能。一旦中箭,即使没有被射中要害,也会因流血而体力不支,最终淹死在海里。

    附近的海域,飘起一道道血色。渐渐的,血色开始练成一片,将海水逐渐染成鲜红。一具具海盗的尸体,漂浮在海面,诉说着无尽的凄凉。

    冲天火光中,海盗船发出痛苦的呻吟,一艘接一艘的沉没。

    海盗船的沉没,带起一阵阵海浪和漩涡,一些离船太近的海盗,不幸被卷入漩涡当中,跟着海盗船一起被拖入海洋深处。

    战争,出于预料的顺利,猛火油再一次立下奇功。

    当北海舰队行驶到海盗船跟前时,还能飘在海面的海盗船已经所剩无几,孤零零地,偶尔还带起几股浓烟。

    裴东来海战经验丰富,下令战舰不要靠的太近,小心被漩涡掀翻。他下令绕开这片海上炼狱,继续向月儿岛挺进。

    当蒙冲斗舰驶过这片海域时,还在海水中挣扎的海盗,竟然向他们呼救。

    “救命~~~”海盗用祈求的声音哭喊道。

    作为山海县大将,裴东来自然清楚君侯的一贯政策,能够俘虏的,坚决不杀;能够招降的,坚决不放弃。

    因此,他下令用绳索将这些海盗打捞上船,再用绳子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