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长平之战
    (PS:书友群相册里上传了长平之战地图,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一下。)

    送走山海盟诸成员,欧阳朔开始调动大军,作最后的准备。

    出征的军队,包括王峰率领的禁卫旅、林逸率领的重装骑兵第二旅、罗士信率领的轻骑兵第四旅以及绍布率领的轻骑兵独立旅。

    第一师团第一旅镇守城西大营,第三旅镇守城东大营,孙传林率领的弓弩骑兵第五旅换防到城北大营,协助独立旅剩下的五百骑兵镇守城北大营。

    当然,史万岁和恶来两员大将,也要跟着一起出征。

    好在各部都是骑兵,一天之内,就全部赶到大本营集结。后勤保障方面,欧阳朔直接从战备司取走二十万粒军粮丸,可以供大军使用二十天。如果算上战马的话,只能维持不到十天的消耗。

    欧阳朔也想多带一些军粮丸,一则储物囊空间有限,二者军工厂的产能有限,二十万粒军粮丸已经是军工厂近一个半月的产量。

    因此,除非是秦国后勤支援不上,否则欧阳朔不会动用这些军粮丸。

    按照一粒军粮丸1银币的价格计算,二十万粒军粮丸可就是2000金币,再加10000金币的传送费用,战役还没开始呢,欧阳朔就已经消耗12000金币,如果不能取得丰硕的战果,那可就亏大发了。

    ************

    盖亚元年十一月十四日,上午九点,系统公告准时响起。

    “系统公告:公元前262年,秦军伐韩野王。野王降秦,上党道绝,韩国上下大为恐慌,议献上党以息秦兵,郡守冯亭不愿入秦,遂派使者向赵请降,赵王欣然接受上党。秦君震怒,命左庶长王龁率军再攻上党,赵遂命廉颇率军赴援,与秦军相持于长平。”

    “第三年,秦使千金行反间于赵,七月,赵人换将,以赵括代廉颇出战。秦则暗自调武安君白起为上将军,白起针对赵括骄傲轻敌的弱点,采取佯败后退、诱敌脱离阵地,进而分割包围、予以歼灭的作战方针,获得战争的胜利,坑杀赵国二十万降兵。第三场史诗战役——长平之战,正式开启!”

    山海县一万精锐骑兵在广场上列阵完毕,整装待发。

    照例检测完参战条件,确定参战人数,选择阵营。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岂曰无衣开启战役传送,传送人数为10000人,扣除玩家岂曰无衣10000金币传送费用。”

    “系统提示:传送开始!”

    经历一阵短暂的天旋地转之后,欧阳朔一行出现在长平战场。

    “系统提示:欢迎玩家岂曰无衣降临秦国阵营大本营——光狼城。”

    公元前262年,秦国攻取了韩国在河内的重镇野王。

    野王正卡在太行八陉第二陉太行陉的出口,是保证韩国上党郡进入河内进而与韩国黄河以南地区联系的重要据点。

    丢掉野王,韩国位于太行以北的上党郡与韩国首都新郑之间的联系被卡断,对韩国而言土地贫瘠、人口稀疏的上党郡是一块死地,于是韩国打算以土地换和平,把上党郡割让给秦国,但上党郡守冯亭反而把上党郡送给了赵国继续抗秦,从而引发了秦赵争夺上党的战争——长平之战。

    当时赵庭内部就是否接受上党进行了一次激烈的争论,平原君赵胜认为赵国不费一兵一卒而占有上党“利莫大焉”,赞同接受;而平阳君赵豹则从秦赵两国国力出发,秦国综合国力远胜于赵国,坚决反对接受上党与秦国交恶。

    赵括则从********的角度分析,得出赵国必须接受上党的结论。

    因为秦国如果得到韩国上党郡,进而占据壶关,再东出太行第四陉滏口陉,便可以直接攻打赵国首都邯郸。

    正是基于此,上党对韩国来说是鸡肋,但对赵国确是生死攸关之地,秦国打韩国上党,表面是与韩交战,实际上是为下一步攻打赵国做准备。因此不管接受与否,赵秦之间必有一战,而接受上党,赵国可以争得主动权事先布防,做好应战准备,这才是明智之举。

    公元前262年,赵国名将廉颇率赵军接受上党,同时于长平一带布防,阻止秦军。廉颇选择在长平地区布防,是由于地缘条件决定的。

    其一,长平是整个上党地区具有诸多军事地理优越条件的战略重地。该地区以丘陵为主,山地次之,平川又次之。主河为丹河,又有五大支流许河、东仓河、小东仓河、东大河、永禄河,呈网状遍布全境,地下水丰富。

    这样的地理环境之于战争,则山地有险可凭,特别是西、北方面有高于关、长平关、故关等群塞可固守,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丘陵于部队运动无大碍却可隐蔽行事;河谷平川则极宜大部队调度和辎重运筹转输,更无大军食饮之虞。凡此等等,皆属极利于主军而不利客军者。

    其二,秦国无论是进攻上党抑或进攻邯郸,不外有两条山间战略孔道可走,即取乌岭、老马岭一线的西路也罢,取羊肠坂、天井关一线的南路也罢,长平都是战略捷径,亦旁无选择的必经之路。也就是说,只要廉颇有一支劲旅锐卒固守长平不失,秦军则不能蹑足上党,更不得接近邯郸了。

    赵军由都城邯郸西上,逾“太行八陉”之第四陉滏口陉,再西行过壶口关,始入上党腹地,从此折西南行,沿八谏水,经八义村,过故关进入长平战区,再循小东仓河河谷,经金门镇至泫氏,然后分兵布防。

    泫氏位于丹河河床中央,丹河与小东仓河汇流处,地势相对低湿,地形开阔平衍。河两岸参差约有10千米开阔地,中虽多丘陵,却不阻滞运动,且有险可恃,这里既可顺丹河河床向东南运动,又可溯丹河河床向西北发展,还可溯大体平行的原村、马村二河河床向西南深入。

    廉颇进驻长平地区后,大凡依次设置了如下三道防线。

    其一,老马岭防线。老马岭中央为一巨大陉口,习称高平关。关左峭壁,右陡涧,唯中一线,以通东西。陉口东西长350米,南北宽1000米。关东关西皆有河谷通达山下,关西有端氏河支流玉溪河西去,关东虽有浩山顶托,惟山南山北各有丹河支流许河两源马村河、原村河东下,河谷通行条件俱佳,向为上党、河东间又一重交通咽喉和军事要冲。

    廉颇在老马岭上设防后,更在关内浩山南麓马村河河床路口和北麓原村河河床路口构筑了二鄣城,以为老马岭前哨的后援,形成犄角之势。二鄣城皆背山面河,为一方形势完固之聚,可驻重兵,随时驰援高平关。

    二鄣城顺马村河和原村河东下,至二河交汇处有康营村,村南为许河,河南为北岭山,村西为马村、原村二河交流处,河西为狼山。这个村子可谓四山环卫而三水汇流,形成一个封闭式地理环境,同时三条河谷又屈曲外通,构成一处典型的可进可退、易守难攻的军事要冲。

    康营即“光狼城”,这里本来是赵后方泫氏、大粮山对老马岭防御前哨的重要后援和补给基地;后来为秦左庶长王龁所攻占,成为秦军东进的基地。

    欧阳朔一行降临的光狼城,便是此地。

    这且不提,先介绍完廉颇布置的另外两条防线。

    其二,丹河防线。丹河发源于高平、长子界山丹朱岭,逶迤东南流,由高平中央纵贯全境,迤南经晋城,至河南注入黄河,谷深而流量大,沿岸地形开阔,便于大部队运动。

    廉颇利用这道天然屏障,于丹河东岸沿山一线构筑了第二道防线,是为赵军的纵深主体防线,亦即主阵地。这道防线由泫氏以东南沿丹河东岸的赵庄、大粮山直至高平、晋城交界的上,下城公村一线;由泫氏以西北沿丹河东岸依次为店上、企甲院、围城、石门,箭头、三军、韩王山、永禄、长平、掘山、绝水、丹朱岭一线。

    大粮山,为廉颇屯积粮刍之所,由此山东北行,依次又有官甲岭、七佛山,三山连麓,实为一山体。是山在高乎中部群山中为最高,向东北可以看到故关,向西南可以看到老马岭,与其北10余千米的韩王山,一南一北,居高临下,构成赵军几十里防线上的两只眼睛,可使整个战场敌我态势如指诸掌,可自如调度河东之我,嘹望河西之敌。

    如此形势,从军事地理视角看,是极其优越的,特别是在冷兵器作战和没有现代通讯手段的古代战争中,则显得倍加重要。山下左有小东仓河河谷,右有东仓河河谷,平行向东北延伸,直指邯郸方向,可保持与后方密切联系,可保障辎重粮刍补给。

    廉颇幕府,便是设在大粮山。

    韩王山,位于高平北7.5千米,为丹河、小东仓河与永禄河分水岭,此山独立摩云,登临四眺,但见数十里丹河两岸川原、村落、景物,可谓历历在目。

    韩王山西面有余脉将军岭,高耸几可与主山比肩,登高远眺,数十里丹河一线,亦可一望无遗。如三年相峙阶段大粮山为廉颇设幕处一样,韩王山便是决战阶段主将赵括的幕府,而韩王山西麓至丹河一线,则是决战的主战场,亦即最后赵军被围困的中心地带。

    长平关,位于高平北境与长子交界处,关北为浊漳河源头,属浊漳河一源,关南有丹河通关下逶迤东南。关东、西各为山头,西山头即丹朱岭,为一方最高峰,长平关北坡相对平缓,关南坡陡峭,登临南眺,颇有居高临下之势。

    长平关为廉颇构筑的赵军第二道纵深防线的北部终端,为防御秦军东下或北上的巨防。

    其三,百里石长城防线。这条防线大体亦呈西北一东南走向,以东西向为主。此防线西起长平关,逶迤向东经南公山至羊头山,再经金泉山至陵川与壶关交界的马鞍壑,因为沿山亘岭而构筑有简易的长达百里的石长城故名。

    如果说老马岭是赵的防御前哨,丹河是主阵地,那么百里石长城就是赵的后路子。这条防线是廉颇构筑的最东北即最深入赵后方,亦即关系到上党乃至大本营邯郸安危的最后一道巨防。

    公元前262年春夏间,廉颇在老马岭一线布防,王龁率军于沁河沿线准备突击。赵老马岭守军同秦前哨部队遭遇,守军招架不住,秦军步步进逼。

    王龁突破了赵的天险老马岭及其防卫集群,攻占了其接应和补给基地——四山环卫、三水汇流的完固要塞光狼城,东进丹河的障碍扫除殆尽,一鼓作气进抵丹河西岸一线,遂形成隔河与赵相峙的态势。

    廉颇在遭遇中摸透了秦军战力不可与之正面硬拼,或可出于保存实力以伺机后发制敌,再未经组织抵抗就撤回丹河东岸沿山一线,固守有利地形,以丹河为依托,全力加固丹河防线。

    至此,廉颇坚壁以待秦,秦数挑战,赵兵不出。就这样,他充分利用占据的有利地势,固守阵脚,以不变应万变,一连坚持数载,实力强而急于战的王龁却一筹莫展,始终不能跨越丹河一步。

    战局呈现一种不分胜负的胶着状态。

    秦军远道而来,粮刍辎重补给维艰,又有好战嗜杀所谓“虎狼之国”之名,在上党可谓“失道寡助”;赵军则以逸待劳,补给可源源而来,又有上党吏民的全力支持与合作。这就决定了秦军利于速战速决,赵则利于持久之战。

    战局形势不可能长此停留在一个水平线上,要么按着廉颇的战略思想继续发展下去,相机反攻,击溃或消灭秦军;要么中生变故,或赵廷自相掣肘,或来自秦廷对策,致形势向相反方向发展。

    其结果是,年少轻躁而军事知识至多是聊胜于无的赵孝成王,以廉颇以逸待劳、后发制敌的战略为“不敢战”。

    赵王数以为让,而秦相范雎又使人行干金于赵为反间,因使赵括代廉颇将以击秦;同时秦闻马服子将,乃阴使武安君白起为上将军,而王龁为尉裨将,更令军中有敢泄武安君将者斩。从此,弱赵与强秦三年僵局、平衡终于被打破,战局向着利于秦而不利于赵的方向急转直下。

    欧阳朔降临光狼城,尚不知道,盖亚将战役推演到哪一步,是处于廉颇和王龁三年对峙阶段,还是推进到白起对阵赵括的决战阶段,一切都是未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