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石破天惊
    就在山海盟诸成员陷入僵局的时候,木兰月突然站了出来。

    哥哥姐姐们议事的时候,木兰月通常都是坐在一旁,做一个安静的倾听者。这次起身,立即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小姑娘倒是没心没肺,也不怯场,娇声说道:“咳,其实我觉得公与先生说的对,关键还是在对方的异人军团。”

    “嗯?”

    “这个不是讨论过嘛,他们不足以破局的。”攻城狮大大咧咧地说道。

    欧阳朔摆了摆手,制止众人的议论,笑着看向木兰月,鼓励地说道:“月月想必是有什么新的设想?说出来听听。”

    “嗯。”得到欧阳朔的鼓励,木兰月更是信心十足,接着说道:“我觉得,哥哥姐姐们陷入了一个思维定式,认为赵国的异人军团一定会跟我们一样,降临到赵军大本营,跟主力部队呆在一起。如果盖亚并没有这么安排,而是将异人军团安置在赵军后方石长城营垒的故关,情况会怎么样?”

    欧阳朔心中一惊,一道闪电从脑海中划过,所有的谜团似乎都要烟消云散。他惊疑不定地抬头,正好跟沮授的目光碰到一起。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被木兰月的大胆设想所惊呆。

    “这,这,这不符合战役设定吧?”攻城狮说的自己都没有信心。

    寻龙点穴摇头,凝重地说道:“故关也是赵国阵营的主要驻地之一,盖亚如果真的这样安排,并不算违背战役的设定。”

    欧阳朔几乎可以肯定,最大的变数,已经被木兰月给破解。他欣慰地看了木兰月一眼,给了她一个无声的赞美。接着转头看向沮授,道:“公与先生,还请您就月月的假设,推演一下战役的走势。”

    其他人虽然知道如果异人军团降临在故关,肯定不对劲,但是到底会对战局产生怎样深刻的影响,倒是一时都说不上来。

    唯有沮授,能解此难题。

    沮授定了定神,在脑海中推演一番之后,开口说道:“如果对方的异人军团真的降生在故关,那么对赵国而言,就太有利了。他们可以有两种选择,其一可以出兵攻打石长城以北的嬴豹部,将其击溃,重新打通跟首都邯郸的通道。其二,可以配合赵军主力,南北夹击王陵部,将其击溃,恢复赵军主力和故关的联络通道,使赵军脱困而出。甚至于,他们可以先击溃嬴豹部,再配合主力,夹击王陵部。不管怎样,都可以将武安君白起设下的囚笼打破。”

    听完沮授的分析,营帐内又是一阵寂静。

    “公与先生,有一点我不明白。”凤囚凰凝重地说道:“攻打嬴豹部倒是说得通。但是要说配合赵军主力夹击王陵部,这跟他们降临在赵军大本营有什么区别?不都一样吗?”

    “不然。”沮授胸有成竹,解释道:“王陵部修筑的营垒,主要防御方向就是西南方向的赵军主力,而对于他们北面的故关守军,因为有嬴豹部牵制,必然是疏于防范的。防御一面,跟同时防御两面,其防守压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历史上故关曾出动三万余步军杀向王陵部,几乎就要成功。试想,如果加上四万余异人军团这样的生力军,七八万的大军从故关杀出。属下估计,还没等增援部队赶到,王陵部就要全军覆没。”

    沮授的分析,鞭辟入里,让人难以反驳。

    欧阳朔环视一圈,道:“事已至此,我们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退一万步说,即便赵军主力成功突围,也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胜利的天平,依然还是会向秦国倾斜。因此,大家也不用灰心,该怎么准备,还怎么准备。”他看向白桦和凤囚凰两人,接着说道:“跟其他领主接洽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白桦二人点头,表示没问题。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我要出去一趟,面见武安君。”

    “这只是我们的推测,无凭无据,武安君会相信你吗?”白桦有些担心。

    “不管如何,总要一试。”欧阳朔心中也没底,神情却很坚决。

    沮授走了过来,道:“侯爷,面见武安君之前,属下建议侯爷先去拜访一下光狼城守将蒙骜将军,不管怎么说,他才是我们的直属上司。”

    欧阳朔一怔,不好意思地说道:“先生说的对,是我唐突了。”

    ************

    蒙骜将军的幕府,设在光狼城衙门,凭欧阳朔异人代表的身份,自然是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见到白起手下的这员大将。

    蒙骜作战,以稳健缜密见长,因而被白起委以重任,坐镇南线,对抗赵军副将赵庄部,任凭赵庄如何猛攻,岿然不动。

    历史上蒙骜历仕秦昭襄王、秦孝文王、秦庄襄王、秦始皇四朝,数次率军出征,屡立战功。

    不仅如此,蒙骜的儿子蒙武,孙子蒙恬和蒙毅,都是秦国肱骨。蒙氏家族三代仕秦,攻城略地,出生入死,为秦始皇统一六国,立下汗马功劳。

    “异人岂曰无衣,拜见将军!”欧阳朔不敢怠慢。

    说实话,以秦国五十万大军而言,蒙骜对三万异人军团,并不如何重视。接见欧阳朔,不过是例行接见,并无任何亲近之意。

    蒙骜淡淡地点头,问道:“你要见本将,所为何事?”

    欧阳朔察觉到蒙骜的疏远之意,但是为胜利计,不得不继续说道:“启禀将军,特为汇报军情而来。”

    提到军情,蒙骜一怔,倒是不敢怠慢,正色道:“有何军情?快快讲来!”

    “将军该知道,我等异人军团,分别降临秦赵两阵营。据悉,赵军阵营降临四万两千异人军团。至于其驻地,尚不得知。”

    蒙骜眼神一冷,沉声说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军情?胡闹!赵军主力已被我军围困,粮草匮乏,只能维持旬日。即便增加四万异人军团,也不过是徒增粮草消耗,对战局有害无益。如此,又有何妨,值得你大张旗鼓地来觐见。”

    蒙骜一怒,一股滔天的气势,便不自觉地就从他身上发散出来。为将者,杀人盈野,血气滔天,更何况是秦军虎狼之师的将领,更是如此。

    欧阳朔直感到周身一冷,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瞬间陷入滔天血海之中。好在他并非沙场菜鸟,也是见过血,开过光之人,体内《黄帝内经》真气自行运转,将蒙骜散发的血气,顿时消解于无形之中,没有造成任何的不适。

    事实上,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欧阳朔就恢复如常,不见任何异色。

    对面的蒙骜眼神一凝,对他而言,气势早已收发自如。方才如此作为,不过是想给欧阳朔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军中无儿戏,不可肆意妄为。

    让他没想到的是,对面的青年,年纪不大,长得也清清秀秀,面对他的威势,竟然不动如山,轻易地就化解。他这才知道,对面之人,并不简单。

    欧阳朔深知,自己的一番作为,终于是得到蒙骜的尊重,让他不再轻视自己,能够认真倾听自己的意见。要不怎么说,军中一切,都以实力为先。

    赢得尊重,并不代表就能说服蒙骜。

    欧阳朔仍然摆低姿态,继续说道:“将军有所不知,我等异人军团,降临之时,并非固定一地。倘若对面的异人军团,是降临在故关,于战局而言,就是一个极大的变数,不得不防啊。”

    蒙骜是何等人物,欧阳朔一说,他瞬间就理清楚头绪,如果故关真的突然增兵四万,会对战局产生怎样深刻的影响。

    他再不敢怠慢,沉声说道:“你可有证据?”

    军中决策,情报为先,无凭无据,是为大忌。

    欧阳朔摇头,干脆地道:“此为推测,并无任何证据。”

    “仅凭你的推测,如何作数?”蒙骜气色又开始变得不好看。好在他深知此事事关重大,欧阳朔也不是无的放矢之人,才没有再次发作。

    这正是欧阳朔的高明之处。他深知,这种事关战局的重要情报,不管有没有核实,作为军中大将,蒙骜都不会,也不能轻轻揭过。因此,他并没有编造什么理由证据,而是直白地承认,这只是自己的推测。

    “虽然只是推测,但是二选一,就是一半的可能。将军,此事关系整个战局走向,是否应该向武安君通报?”

    欧阳朔这么说,实在是军中大忌,越过直属上司,直接建议上司向更高一级汇报。如果欧阳朔真的是蒙骜下属,那就是作死的节奏。

    欧阳朔也很无奈,战场瞬息万变,他担心蒙骜一迟疑,错过最佳汇报时机。如果武安君没有及时掌握相关信息,让赵军先一步成事,岂不糟糕。

    果然,蒙骜眼神一冷,看向欧阳朔的目光已是不善。如果不是知道这些异人不会在此久留,他当场就要发作。

    面对蒙骜的冷视,欧阳朔倒是毫不畏惧,态度坚决。

    “也罢,你随我去见武安君吧!”不知想到什么,蒙骜最终妥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