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天降神兵
    视线转到北线战场,双方刚开战之前。

    赵括将十五万大军分作三路:主力步军十万分做两阵,半个时辰一换,轮番进攻,不给王陵营垒以任何喘息之机;五万精骑两翼守侯,专一截杀王陵隐蔽在山谷的突袭骑兵。

    此时赵军上下都已经明白了此战关乎全军生灭,自是人人鼓勇拼死。赵括大旗在山丘一挥,五万步军便随着战鼓号角展开阵形呼啸着扑向了秦军营垒:两侧弓箭大队箭雨掩护,先头大队立即涌上将木板与壕沟车压上壕沟,但遇火沟段,便立即有无数密集土包砸入;冲过壕沟,云梯与各种木梯便蜂拥搭上壁垒,弯刀盾牌长矛勇士便汹涌而上。

    堪堪半个时辰,前阵稍感力怯,立即便有第二阵替换猛攻。

    如此山呼海啸杀声震天连番血战,四个轮次下来,王陵营垒已经是大大吃紧了。要命处在于,王陵隐蔽在山谷的两万五千铁骑,在赵括五万优势骑兵拦截下,全然失去了突袭赵军侧背的作用。

    更兼赵军间不容发地轮番猛攻,机发连弩、猛火油柜、巨石礟等大型器械但有故障便无暇修复。饶是王陵机变,当即放弃了北面防守,又将一万骑兵改做步军投入营垒,全部三万步军都转向了南面壁垒之防守,仍然是险象环生。

    赵军攻势仍是一浪高过一浪,其狠勇之势压得剩余三万多秦军眼看便是支撑不住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石长城出动七万余步军喊杀攻来,秦军营垒顿时被两边的红色巨浪淹没。

    王陵披散着长发挥舞着长剑血狮子般跳出壕沟嘶声呐喊着:“老秦兄弟们!死战了!杀——!”瞬息之间,所有秦军都放弃了器械跳出了壕沟,挥舞着刀剑长矛开始了最惨烈的直面搏杀。

    可惜,再大的勇气,也抵不过兵力上的差距。

    为了此次战役,帝尘他们是费尽心机,带来的都是领地最精锐的步卒。四万余异人军团配合故关三万赵军,犹如神兵天降一般,直扑王陵营垒北面。

    此时营垒的北面,王陵迫于赵括大军的压力,已经主动放弃防守。如今被敌人从北面扑杀过来,立即猝不及防,腹背受敌。

    北面立即告急,王陵只能徒呼奈何,他实在是没有余力调兵防守北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营垒北面瞬间失守。

    帝尘他们站在故关城楼上,观看城外大战,显得信心满满。事实上,战局也确实如帝尘等人预料的那般发展。

    无论是秦军,还是赵军,都是一样的强悍,一样的装备精良,一样的悍不畏死,一样的凶狠决绝。

    压垮王陵营垒的最后一根稻草,正是四万异人军团。这批生力军的加入,犹如一头猛虎,在战狼的亲自率领下,以猛虎下山之势,用手中的刀剑长矛直直地刺入王陵大军腹部,直切要害,刀刀见血,枪枪致命。

    看着身边的儿郎一个接一个地倒下,王陵发出不甘的怒吼。

    白起做千夫长时,王陵便是铁骑百夫长,后来便一直是秦军的骑兵主将,非但剽悍勇猛,且又狡黠灵动不拘常法。白起但出奇兵,首选大将便是王陵。

    眼前的局势,双方完全是贴身肉搏,秦军唯有死战到底,坚持到援军赶来。王陵的狡黠灵动,此时发挥不了任何作用,这是何等的悲凉。

    等到桓龁率部赶来增援的时候,王陵大军已是几近覆灭,十不存一。

    赵括坐镇一处山丘上指挥大军,看到自南面赶来增援的秦军,冷冷一笑。他下令从故关出击的大军继续围歼王陵所部残余势力,务必将其全歼,打通大军主力和故关的通道。

    于此同时,赵括下令自己带来的主力部队,调转枪头,准备迎击桓龁所部。经过一上午的鏖战,十五万大军,只剩下十二万有余。即便如此,赵括也有信心拦下桓龁大军。

    赵括下令步军摆好阵势,正面迎击桓龁大军。骑兵暂时退到步军之后,整顿队形,再配合步军,夹击桓龁铁骑。

    经历上次大败,赵括显然已经成熟许多,早已今非昔比,其排兵布阵,严丝合缝,不给敌人留下任何可乘之机。

    桓龁看到赵军的排兵布阵,心中一紧,知道就算自己率部突破赵括大军的阻截,王陵大军怕也是凶多吉少。最好的选择,就算立即退兵。

    可是,一想到王陵还在营垒中苦苦坚持,一想到还有数千秦军儿郎还在等着他的救援,桓龁只能抛下一切顾虑,一切考量,唯有拼死一战。

    如果仅凭桓龁自己带的五万大军,他是丝毫都没有信心冲破赵军拦截。好在天不亡秦,在他身后,还有两万余异人骑兵精锐部队。

    七万四千名养精蓄锐的精锐骑兵,对阵刚刚经历大战的十二万赵军,桓龁有信心拼死一战,救出王陵所部。

    死战的号角,凄厉地响起,秦军铁骑无所畏惧地朝对面冲锋而去。

    号角声传遍小东仓河谷,远处的王陵大军,听到熟悉的号角声,不仅热泪盈眶,他们知道,自己所期盼的增援部队,终于赶来。

    只有王陵心中一紧,苦涩地想到:援军到底晚来了一步,已经无济于事。

    当欧阳朔率部赶到战场的时候,看到的情景,与桓龁所见无异。所不同的是,他注意到远处攻打王陵部大军当中,在赵军的一片鲜红中,还有一抹浓重的黑色洪流。不用说,肯定就是赵国阵营的异人军团。

    眼前的情景,确实让欧阳朔心中一颤,好在这种情景,他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只是真的被证实,不仅心中一叹。

    眼见前军吹起死战号角,欧阳朔没有时间过多的思考,只能跟随大军,一往无前地朝赵括大军杀去。

    按照欧阳朔的想法,即便不能救出王陵所部,也要让赵括大军伤筋动骨。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桓龁的军令。桓龁下令异人骑兵军团,拦截赵军的四万铁骑,而桓龁自己,则率领五万铁骑冲击赵括步军阵地。

    军队主将史万岁没有犹豫,立即下令军队往右前方插去,准备阻截赵军已经整顿完成的四万铁骑。

    这是山海县骑兵部队,第一次真刀真枪地跟精锐骑兵作战,也是真正检验山海县骑兵实力的绝佳机会,其结果到底如何,欧阳朔心中也没底。

    这一次,打头阵的由禁卫旅变成第一师团第二旅。副将恶来骑着罗刹,跑在队伍的最前面。

    第二旅是真正的重装骑兵部队,称得上是冷兵器时代,最强的重装骑兵之一。在恶来和林逸的共同率领下,犹如一股钢铁洪流,跟对方的赵军碰撞到一起,激起无数尘土,轰隆隆的马蹄声,在山谷中回荡开来,组成战场最强音。

    赵国自推行胡服骑射以来,骑兵就是他们的优势兵种。赵军骑士穿戴的是轻便紧身的胡服牛皮软甲,配备的弯月战刀。

    赵国轻骑,面对第二旅和禁卫旅这样的重装骑兵,尤其是在双方拥有足够的冲击距离的情况下,高下立判。

    第二旅犹如一柄重锤,狠狠地在赵军骑兵中砸开一条血路。

    顺着这条血路,后续跟上的禁卫旅再次发威,为第二旅拦截两侧围上来的赵军骑士,将血路越铺越开。

    欧阳朔跟在禁卫旅身边,挥动天魔枪,将杨家枪法发挥到极致,不断地将敌人挑落马下。天魔枪的噬血特性发动,枪声散发出妖艳的红光。

    看到君侯如此神威,山海县骑兵更是士气高涨,直欲择人而噬。

    顺着第二旅和禁卫旅打开的缺口,青年武将罗士信率领第四旅和独立旅拍马赶到,进一步洞穿赵军骑兵阵地。

    山海县骑兵部队首战告捷,居中指挥的张辽自然不甘落后,指挥14000名联军骑兵,迅速跟上,争取进一步扩大战果。

    就这样,精锐的赵军铁骑,在更加精锐的山海县骑兵面前,因为自大,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被打得是一个措手不及。

    无论是在山丘指挥的赵括,还是正率领大军猛攻赵括步军的桓龁,见此情景,都吃了一惊。显然,他们都没想到,异人军团竟然有如此战力。

    赵括见势不妙,如果被对方冲破骑兵拦截,就有可能跟王陵部会师,这是他所不希望看到的,立即高喊一声:“千骑队随我截杀!”

    赵括的千人飞骑全部是赵军一流骑士,以轻猛见长,个个技艺精湛,其坐下战马更是天下绝无仅有。

    千骑队犹如一股旋风,迅速奔下山丘,堪堪赶在第二旅突破赵军骑兵部队之前,赶到骑兵部队后面,拦住第二旅的去路。

    第二旅这种正统的重装骑兵,优点和缺点都非常明显。优点就是他们在发起冲锋的时候,一往无前,无可匹敌。缺点就是他们的转弯半径太大,机动性和灵活性太差,他们冲势已尽,面对赵括率领的千骑队,立马落入下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