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围点打援
    (PS:攒章节等到战役结束再一口气看的小伙伴们,有条件的话,点个自动订阅呗,别让作者看着订阅数据默默流泪......谢谢支持!!!)

    将军们不约而同地长吁了一声,钦佩之情油然写满脸膛,然则武安君素来刚严不苟言笑,将军们也从来不敢在他的帐下喝彩赞叹,便都兴奋地凝视着这位高山仰至般的赫赫战神,期待着他的详尽部署。

    欧阳朔坐在角落,心生感慨。只有白起这等绝代风流人物才可为帅,而诸如史万岁、恶来等猛将,可为将而不可为帅,双方差距明显。

    可惜,要想收服白起,简直难如登天,至今没有一丝头绪。虽然异人军团在上次大战中的表现可圈可点,但实不足以引起白起的重视。

    “诸将听令!”白起的话语,打断欧阳朔的思绪,让他精神一震。

    “桓龁四万铁骑,汇合嬴豹部两万五千铁骑、异人军团两万骑兵,再从王龁大军抽调一万五千铁骑,补足十万之数。大军以桓龁为主将,嬴豹为副将,出白径,过陵川,入河内,负责截杀魏国大军。”

    “谨遵将令!”桓龁和嬴豹肃然应到。

    桓龁因为救援不及时,导致王陵战死,心中已是憋了一肚子气。如今见魏国也敢来捋大秦虎须,自是气愤异常,下决心要好好教训他们一番。

    嬴豹乃王族子弟,在军中谁都不服,唯独敬重武安君白起。

    “自明日起,蒙骜大军进逼故关南面营垒,做出一副强攻态势,迷惑赵军。王龁大军从旁策应,同时负责镇守老马岭,确保粮道安全。”

    王龁和蒙骜两员大将,一位勇猛,一位稳健,刚好是一对极端。因为是佯攻,故而白起安排蒙骜主攻,王龁策应。就是担心王龁一时冲动,将佯攻变成真正的进攻,从而影响整个战局布置。白起用兵选将之妙,由此可见一番。

    “谨遵将令!”

    诸将散去,白起又单独找到王龁,秘密交待一番,才让其离去。

    第二日,蒙骜大军开出南线营垒,浩浩荡荡地朝王陵营垒扑去,摆开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来势汹汹。

    西面的王龁大军也频繁调动,旌旗召召,烟尘滚滚。

    故关城楼,赵括和平原君赵胜并肩而立。

    对平原君带来的诏书,赵括虽然不能完全认同,但也不得不接受,按照赵王要求,组建起一条纵向防御阵线,打定主意坚守不出。

    见对面来势汹汹的蒙骜大军,赵括不以为然。他在王陵营垒布置五万大军,旬日之内,士卒已经将营垒修复完毕,重新投入使用。

    再加上故关脚下,赵庄率领的十万大军随时策应,他才不认为蒙骜大军能够得逞。想当初,他率领十五万大军都无法短时间内拿下王陵营垒。

    “秦军如此急切,却是为何?”平原君不理解地问道。

    赵括淡然一笑:“自是想在粮草彻底断绝,援军赶来之前,背水一战。”

    “白起用兵如神,岂会如此急躁?这其中,会不会有诈?”平原君心中仍是无法释怀,不安地说道。

    “说笑了!白起纵然厉害,此时天时地利人和皆在我方,他能奈何。”说到底,虽然经历挫败,赵括对白起还是不能完全信服,势要一争高下。

    平原君看着意气风发的马服子,默然不语。他知道,没有真凭实据,任何推断都是枉然,他也只能选择信任赵括的判断。

    借着蒙骜大军的掩护,再加上王龁大军估计激起的烟尘,桓龁和嬴豹率领十万铁骑,已经悄悄离开营地,向东面的白径转移。

    秦军铁骑不比赵轻骑兵,可以携带马奶肉干。随行将士,携带的都是提前准备好的炊饼酱肉。食用时,还得生火烤熟,相比赵军轻骑,要麻烦不少。

    好在欧阳朔等山海盟领主,主动将自己携带的军粮丸贡献出来,减轻十万铁骑的后勤压力,如若不然,无强力后勤支援,远征军终究是无根之木。

    旬日,大军便进入河内郡。

    河内郡虽是秦国刚占领不久的新郡,但是秦昭王亲自坐镇河内,对河内百姓又是封赏,又是赐爵,民心已是大为安抚。

    因此,十万铁骑在河内郡行军,自是如鱼得水。

    魏国信陵君魏无忌率领的十五万大军,进入河内郡后,犹如黑夜中的烛火,在桓龁等将眼中,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桓龁非常清楚,此次出征,务必做到速战速决。一则大军后勤难以为继,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二则出来太久,容易引起长平赵军的怀疑,变生掣肘。

    桓龁和嬴豹计议一番,选定魏军一处必经之路,提前埋伏,准备打魏军一个措手不及,争取一击而溃之。

    他们选定的伏击地点,不是什么险峻峡谷,也不是什么绝地,而是一处寻常的平原开阔地带。方圆数百里,除了一条官道,就是一些散居的村落。

    十万铁骑,便是隐身在一处村落当中。村落不远处,有一处广阔的树林,枝繁叶茂,刚好作为大军栖身之所。

    眼见如此大军,村民自是惶恐不安。

    好在除了征调村中粮食,军士并未做出什么太过出格的事情来。武安君白起治军甚严,断不容许士卒做出抢劫百姓,甚至是劫掠妇女到军中淫乐之事来。即便是嬴豹这等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将,也不敢公然违背白起军令。

    大军安定下来之后,桓龁便派遣数拨侦查兵,一路监视魏军动向。

    两天后,魏军果然如期而至。

    远远望去,十五万步骑大军,浩浩荡荡,延绵数十里。魏国步军,曾经盛名一世的魏武卒已经衰退,再不负当年之勇。

    行进中的大军,并不适合突袭。因为大军拉的战线太长,即使截住前军,后军也有足够多的时间列阵,无法做到有效杀伤。

    因此,主将桓龁选定的突袭时间节点,是在魏军安营扎寨之后。因为是持续行军,再加上河内郡几无秦军守备,魏军扎营,自是随意。

    他们丝毫不知,就在距离营地不远处,一群饿狼早已盯上他们。

    就在魏军营地将立未立之际,十万铁骑犹如一股汹涌澎湃的黑潮,从树林冲出,直扑魏军而去,其气势排山倒海,势不可挡。

    轰隆隆的马蹄声,将大地都震的发颤,犹如巨浪排空,又如山呼海啸。黑色浪潮逐渐将大地吞没,青翠的原野,瞬间被淹没,大地为之变色。

    “不好,是秦军!”魏军惊慌失措。秦军虎狼之师,近年来魏军没少在秦军手上吃苦头,已是形成畏惧心理。

    此时,魏军已经开始在营地聚集,连续行军一天的将士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卸下粮草辎重,正准备整顿营地,喂养马匹,埋锅造饭,如何想到,会有敌军突然袭来,整个营地当即慌乱不堪。

    吆喝声,呼喊声,马匹的嘶鸣声,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叫骂声,各种声音噪杂不堪,不绝于耳,犹如一个巨大的菜市场。

    好在魏军统帅信陵君亦非常人,一边安抚军心,一边调度军队。他下令骑兵迅速集结,前往拦截秦军,步军在后方迅速结阵。

    十五万大军,自然不会在一处安营扎寨,而是分为前中后三军。前军安营之时,中军陆续赶到,后军还在继续行进。

    桓龁率领五万大军,负责进攻前军。嬴豹则带领异人军团,负责截断中军。信陵君魏无忌,就亲自坐镇中军。

    当今天下,能够跟秦军一较高下的,唯有赵军。至于眼前的魏军,早已不复当年之勇,相比秦军精锐铁骑,实在是不堪一击。

    前军营地,被桓龁大军一冲而散,再也集结不起来。桓龁率领大军,在营地内穿插行进,掀起滔天杀戮。

    原本籍籍无名的平原,因为这一场大战,而被后世所铭记。

    中军营地,守卫统帅信陵君的,便是魏国仅存的一批魏武卒。史万岁主动请缨,率领异人骑兵军团,向魏武卒发起进攻。

    山海县铁骑,比之寻常秦军还要胜过一筹。魏武卒如何拦得住,被以第二旅打头阵的钢铁洪流,以无畏之势,坚决地冲撞开来。

    一场矛和盾的较量,以山海县骑兵完胜而告终。

    信心满满的信陵君,只能苦涩地带领亲卫,狼狈逃窜,一路逃亡后军。

    就是一向自视甚高的嬴豹,在见识到异人军团的勇猛,也不禁眼神一凝。此前行军,他还对桓龁优待异人军团有些不忿,如今是彻底被折服。

    魏武卒虽然不复当年之威,再怎么说也是一支精锐铁甲军,在异人重装骑兵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如何不让嬴豹心中震撼。

    偌大的平原,延绵数十里的魏国大军,被秦军十万铁骑,冲的是七零八落,不仅首尾不能衔接,就是中军也被冲成几段。

    魏军以步军为主,骑兵为辅。少量的骑兵,根本无力阻拦秦军铁骑,反倒是被桓龁和嬴豹互相配合,巧妙地包抄夹击,直接打成残废。

    大军失去骑兵策应,剩下的步军既无坚城营垒可守,又无壕沟可拒敌。声势浩大的魏军,犹如一群待宰的羔羊,在秦军虎狼驱赶下,抱头鼠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