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车城圆阵
    广阔的平原,到处都是四散而逃的魏军士卒。士卒们留下辎重,丢下武器,甚至是脱下铠甲,只为比同伴跑得更快一些。

    嬴豹本是噬血之人,如此良机,如何肯错过。指挥大军,毫不手软,坚决不接受对方的投降,铁骑过处,便是皑皑尸体。

    桓龁也不是什么善茬,再加上本就憋着火,照样冷血无情。

    如此良机,欧阳朔自然也是不容错过。异人大军疯狂地收割着敌人的生命,欧阳朔感到,自己的贡献值在以无法想象的速度上涨。

    十万铁骑,犹如精准的战争收割机器,高效而快速地收割者魏军的前军和中军。铁蹄过处,哀鸿遍野,刀光闪过,便是人头落地。

    相比桓龁部和嬴豹部,两万异人军团在史万岁、恶来以及张辽的率领下,效率更高,杀伤力更大。

    尤其是山海县骑兵,依仗精良的装备,优良的战马,再加上优异的指挥官,在敌人阵中,肆意地冲杀而过,趟过条条血路。

    击溃前军和中军之后,桓龁留下两万大军,继续围剿四散而逃的敌人。然后跟嬴豹汇合,点起大军,悍然朝魏军后军追杀而去。

    信陵君回到后军时,已经意识到事不可为,当即整饬大军,丢下粮草辎重,拼命地朝国内撤去。

    就在秦军大肆追杀魏军时,信陵君已经率部逃之夭夭。可惜,只要魏军还在河内郡境内,就逃不过秦军的法眼。

    秦军铁骑,沿着魏军撤退之路,犹如经验丰富的猎人,一路追杀而去。以步军为主力的魏军,如何甩得开纯粹的铁骑大军。

    追杀足足持续三天两夜,秦军铁骑犹如一群饿狼,将魏军死死咬住不放。天刚一亮,提心吊胆了一夜的魏军,就能看到追击而来的恶魔。

    魏军一路丢下的粮草辎重,反倒成为秦军铁骑的一大助力,彻底解去秦军后勤不济的弊端。不得不说,非常讽刺。

    秦军一路追杀至河内郡边境,十五万雄心勃勃的魏国大军,已经十不存一。本就不堪的魏国,经过此役,再也爬不起来,灭国只是迟早之事。

    信陵君魏无忌在亲卫拼死护卫下,带着残部,狼狈逃回国都大梁,当即被魏王解除兵权,囚禁起来,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将魏军彻底打残之后,桓龁不敢懈怠,汇合大军,匆匆赶回长平。歼灭魏军之战,只是前奏和开胃菜,真正的大战,即将在长平战区上演。

    回去的路上,欧阳朔特意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战役贡献值,已经达到恐怖的25万余点;平均下来,前后两场战斗,山海县骑兵平均杀敌达到2.5人。

    白桦和凤囚凰也后来居上,超越战狼,位列贡献榜的二三位。

    当然,现在的贡献榜并没有计算最后的额外贡献值奖励。以帝尘和战狼他们的表现,最终的额外奖励当不会少。

    因此,战役贡献榜的争夺,远没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

    ************

    魏国十五万大军被秦军截杀的消息,犹如一股寒流,彻底冰封天下诸国躁动不安的心思。

    天下诸侯,为之一寂。

    赵国使节纷纷被各国拒之门外,韩国再次解除冯亭实权,再不提起兵之事。山东五国,纷纷带上厚礼,派遣使节,前往咸阳修复关系。

    正如白起所言,魏军一败,则合纵之势立破。

    就在此时,秦昭王在河内征集的大军,悄悄开赴太行山。

    风雨欲来,长平之战再次变得扑朔迷离。

    ************

    故关,帝尘营帐。

    当欧阳朔等人的贡献值,一路上涨的时候,帝尘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经过几天的观察,帝尘他们并没有在蒙骜大军中,看到山海县骑兵的身影。

    既然没有参战,为何贡献值还在不停地上涨,必是在别处发生大战。帝尘将自己的推测告知赵括,却没有得到重视。

    也是,当初就算是白起,对欧阳朔没有核实的情报都慎之又慎。更何况,帝尘的推测又是如此匪夷所思,年轻的赵括,自然不会理睬。

    等魏军大败的消息传来,赵括自是茫然无措,帝尘等人却是一脸苦涩。

    “难倒我等又要败给山海盟?”杀破军有些不忿,眼看大好局势,瞬间逆转,搁谁都不会高兴,更何况是对欧阳朔恨之入骨的他。

    战狼摇摇头,道:“这一次,我们不是败给山海盟,而是败给白起。”

    “是啊!再怎么推演,谁也不会想到,白起竟然如此大胆,在战局如此不利的情况下,竟然还敢调动大军去截杀魏军。”

    “事后想想,这可不就是白起的风格?!看上去冒险,实际上已经将敌我双方琢磨的一清二楚,料定赵括不敢主动出击。”战狼感慨地说道。

    “下面该怎么办?此前的计划,已经被打乱,需要重新布置才是。”

    “不错。就算没有各路诸侯援军,如今秦赵也是势均力敌之势,还是要详细谋划一番,可不能真的让山海盟翻盘。”

    ************

    赵军幕府。

    在得知魏军被截杀之后,赵括就将自己关在营帐内,谁也不见。就算是平原君赵胜,照样被赵括亲卫拒之门外。

    按照赵括的秉性,在取得对秦军优势之后,是想乘胜追击,不给秦军以任何喘息之机。奈何赵王的谨慎,让他的计划落空。

    现如今,魏军被破,再无援军赶来长平战区。

    以赵军如今之势,是不守也得守。只有贯彻之前廉颇的计策,跟秦军对峙,打长久战,看谁拖不起。

    相比而言,自是赵军占据优势。

    问题是,现今的局势,跟廉颇和王龁对峙时期,又有很大不同。

    廉颇时期,秦赵各据长平一半之地。利用丹河、营垒以及百里石长城,廉颇足足构筑三条防御阵线,既有延展,又有纵深,守得是固若金汤。而赵括他自己构筑的防线,就是一条纵向阵线,两相比较,高低立判。

    以如今的局势,蒙骜大军压在王陵营垒前面,再想变阵,构筑更多的防御阵线,已是不能。唯一的办法,就是在现今防线上做文章。

    赵括熟读兵书,当真不假,理论知识是异常丰富。要论唯守不攻,到有一阵极为适合,想到这里,赵括猛然坐起:“来人!立即请赵庄将军!”

    赵庄匆匆来了,见赵括肃然端坐在帅案之前,连忙行礼。

    赵括请赵庄席地坐在了对面,淡淡一笑道:“蒙骜大军的攻势如何?”

    “自截杀魏军的秦军重新回到长平之后,蒙骜大军的攻势不减反增。如果说之前是佯攻,为得是配合秦军截杀魏军;那么现在的攻势,到真的像是要拿下王陵营垒,进一步压缩我们的防御阵线。”赵庄凝重地说道。

    听赵庄再次提及魏军之事,赵括脸色一阵抽搐,随即恢复正常,道:“既如此,你可还顶得住?王陵营垒一旦失陷,驻扎在故关脚下的大军,可就要直面秦军的威胁。”赵括没有揭开自己的谜底,反而考验起赵庄来。

    “请上将军放心,定不让秦军得逞。”赵庄先立下军令状,转而说道:“不过,末将担心的是,一旦秦军再次增兵,驻扎在营垒的守军就将压力大增。上将军,是不是调动故关内的守军,出关增援策应,免生意外?”

    赵括摇头,道:“如果增兵,正中秦军下怀。他们正好借此发起大战,将我军主力逐渐蚕食干净,避免久战不下。”

    “那该如何?”

    “我有一阵,可布于故关脚下,保证秦军无法攻入分毫。”赵括信心满满。

    “上将军但说,是何奇阵,竟有如此功效?”赵庄大喜。

    “车城圆阵。”

    “车城圆阵?”

    “正是!”

    “闻得这是孙膑阵法,早已失传,上将军如何通晓了?”

    赵括笑而不语。

    赵庄就知道,上将军自是有十足把握,欣喜地说道:“只要上将军记得此阵摆设演化之法,自当可行!”

    赵括点头,说道:“孙膑有言,此阵山岳难撼,摆成无须演化。至于摆设之法,也是简便易行。你来看!”顺手拖过一张羊皮大纸,提起笔便画了起来。赵括原本智慧过人才思敏捷,边画边说竟是条缕分明,不消半个时辰,便将这车城圆阵说得个淋漓尽致。

    “大哉孙膑也!无愧实战兵家!此阵大是有用!”赵庄啧啧赞叹

    “秦军不增兵来攻便罢,如若真的增兵,那么王陵营垒稍加抵抗即可,不可拼死消耗。正面互相消耗,实为智者不取。大军撤至故关脚下,以车城圆阵迎之,看白起如何破我阵法。”赵括意气风华。

    “诺!”赵庄应声退下,去准备布阵的一应事物,以便随时可以在故关脚下,结成车城圆阵,不至于真要布阵之时,手忙脚乱。除此之外,他还得将布阵之法交待给军中司马,由诸司马安排士卒将阵法演练纯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