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失而复得
    赵括的一番命令,无疑是在宣判王陵营垒的死刑。

    王陵营垒守军将领接到上将军的命令,面如死灰,已经预感到自己的结局。他们倒也没有憎恨赵括,只恨秦军太狡猾。

    “兄弟们,死战到底!”赵军的血性,从来就不比秦军差。

    “杀!杀!杀!”

    当初王陵率领残部跳出壕沟拼死一战的一幕,再次上演。同样的地点,同样的绝境,所不同的,仅仅是对战双方掉了一个个儿。

    命运,有时候就是如此巧合,又是如此的残酷。

    赵军的血性,让蒙骜动容。平静无波的眼中,第一次出现涟漪。面对如此对手,蒙骜能做的,就是全力以赴,送他们最后一层。

    震天的杀喊声,在营垒内外反复上演,延绵不绝。赵军发起的冲锋,激起秦军士卒体内的血性,两方士卒,真真切切地杀红了眼,以死相博。

    激烈的拼杀,从上午一直持续到下午。打累了,赵军士卒就在壕沟里用膳,连退回营垒的时间都没有。因为一退下,对面的秦军就会扑杀上来。

    日暮西斜,残阳映衬下的王陵营垒,显得格外凄凉。修复好的营垒,重新变得破烂不堪,断壁残垣,硝烟弥漫。

    蒙骜坐镇中军,神情冷峻。赵军的抵抗意志,完全超乎他的想象。对面的壕沟,看上去死寂一片,好像随时都可以拿下。但是等到秦军冲上去的时候,一具具“躺尸”就又神奇般地复活过来,拿起手中的弯刀,跟秦军拼杀在一起。

    一次次拼杀,壕沟早已不复存在,被尸体和鲜血掩埋。无论是攻城器械,还是守城器械,都坏得差不多,也没人想着去修理。

    战争打到最后,只剩下士卒们真刀真枪的贴身近战,毫无战术,毫无花哨可言,这是冷兵器时代,最血腥,也是最灿烂夺目的一幕。

    士卒不是麦子,割了又会很快长出来。

    赵军无论是战力,还是战斗意志,都臻一流,与秦军不相上下;奈何寡不敌众,在两倍余敌军面前,终究是败下阵来,随着下山的夕阳,一起走向黑暗。跟王陵大军一样,营垒守军没有一人投降,全部死战到底。

    此役,经过一整天的激战,在占据兵力优势的情况下,蒙骜大军几乎是付出同等规模的伤亡代价,才终于赶在夜幕降临之前,堪堪拿下王陵营垒。

    至此,丢失的王陵营垒失而复得,只是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了一些。

    战后统计,由陈汤率领的异人步军,几乎全军覆没,只有不到一千人幸存。异人军团的惨状,成为这一场攻坚战最好的注解。

    拿下王陵营垒,蒙骜按照武安君白起的指示,率领七万余部,进驻营垒。为了纪念战死的王陵将军,营垒名字保持不变。

    眼见王陵营垒被攻陷,赵庄赤红着眼,就要跟眼前的秦军决一死战。只是上将军赵括的军令,让他头脑保持最后的清醒,悻悻地率部撤回故关脚下。

    桓龁和嬴豹联军,足足拦截赵庄大军一整天,也是精疲力竭。顺势撤回光狼城修整,养精蓄锐。两位大将深知,更残酷的战役,即将来临。

    至于百里石长城以北,用于牵制赵军故关驻军的十万秦军,自然就是从王龁营垒分离出来的。早在桓龁和嬴豹联军进入河内围剿魏军之时,王龁就得到白起的秘密授意,分出十万大军,沿着嬴豹之前的路线,再次光顾长平关。

    数日之前,当蒙骜大军还在佯攻王陵营垒时,整个秦军大本营只有五万大军镇守,犹如一座空城。那时的赵军,空有二三十万大军,却一直按兵不动。如果赵括能够冒险一搏,那么战局就将是另一番景象。

    可惜,战争没有如果。

    次日清晨,赵庄开始将收集到的老旧战车与可用物事都搬运了出来,整整五日劳作,一座旷古未见的车城圆阵终于巍巍然矗立在了故关脚下。

    这大阵共是五层:最外围一道壕沟鹿砦,第二道便是战车固定相连的车城围障,战车后配有刀盾步卒;第三道是有序间隔的步兵阻截方阵;第四道是连绵军帐,驻扎换防士兵与伤残老弱;第五道便是中央那座十余丈高,有一面‘赵’字大纛旗的金鼓军令楼,主将居上号令全军。

    车城圆阵一起,立即便惊动了秦军。远处秦军竟涌满了山头营垒观看指点,人人啧啧称奇。白起接报,立即带领众将登上狼城山最高处了望。远远看去,这座大阵几乎便是方圆十余里的一个巨大的火焰圆圈,旌旗错落,金鼓隐隐,马鸣萧萧,杀去腾腾,当真震慑心神。

    白起扫视诸位将军,问道:“诸位都是百战之身,谁能说出此阵来历?所长所短?如何打法?”

    目下,嬴豹已经赶到百里石长城以北,负责指挥那里的十万大军。蒙骜坐镇王陵营垒,负责监视故关赵军的一举一动。

    跟在白起身边的,唯有王龁和桓龁两员大将。王龁率五万余部,仍是驻扎在老马岭营垒。桓龁接收嬴豹所部,再加上一直跟在身边的异人骑兵军团,合计八万余铁骑,驻扎在光狼城,算是接过之前蒙骜的职责。

    除这两员大将,就是作为异人代表的欧阳朔以及跟在他身边的沮授。

    王龁便笑道:“管他劳什子战阵?有五万铁骑,两个冲锋便踹翻它!”

    “五万铁骑踹翻?只怕五万铁骑死光了,你却还是一片懵懂。身为大将,便是邦国干臣,盲人瞎马便踹将上去,能打胜仗?”白起言辞虽不激烈,但却有一种谁也说不清的威严,便是高爵如王龁、蒙骜一班大将也对白起敬畏有加,从来不敢公然谈笑。

    然则,最重要的却是全军上下对白起的无比信服。发于卒伍的白起,做卒长时便是铁鹰剑士,骑战步战以及各种器械无不精通,但在校军场走得一圈看谁一眼,便必是此人技艺有差。

    寻常大将但有此长,士卒便服。然则白起又远远不至于此,战场算计之精到,战法部署之高明,杀敌勇气之丰沛,决断胆识之果敢,几乎是样样炉火纯青。三十多年来,只要是白起领军,任是大战恶战,秦军都是战无不胜。

    久而久之,秦军士兵们都将白起说成了上天派来秦国的军神。军营便流传开一则兵谣:“但跟白起,惟有老死。若得战死,天命如斯!”说得便是跟白起打仗死了也不冤枉。

    便是如此之白起,偏偏却是从来没有狂躁倨傲之气,永远那般冷静,永远那般清醒,永远那般孜孜不倦地揣摩敌人。

    除了一个“神”字,当真是解无可解也。

    王龁被白起这么一说,脸色瞬间通红,急得是抓耳挠腮。

    白起深知王龁性子,倒也没往心里去,正想借此机会,给诸位将领讲解战阵之法,却在这时,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句慢慢悠悠的话语:“若老朽所料不错,此阵当为车城圆阵。”

    白起一惊,转头看去,眼见说话者是一老者,文士打扮,立在异人岂曰无衣身后。文士面对白起的注视,躬身行了一礼。

    欧阳朔会意,介绍道:“启禀武安君,此为异人军团军师沮授。”

    白起点头,并不因被打断而着恼,反而赞叹地说道:“想不到异人当中,还有如此高人。还请老先生将此阵讲解一番,老夫洗耳恭听。”倒不是白起故意为难沮授,此阵只要认出,自然就说得出阵法优劣。

    沮授也不推辞,道:“车城圆阵出自《孙膑兵法》。孙膑一生,未曾一次用阵战,唯留下十阵之图形,其用如何,未尝明也。所谓孙膑十阵,即方阵、圆阵、一字阵、疏阵、数阵、锥形阵、雁行阵、钩形阵、玄襄之阵、水火阵。此十阵者,前三阵为常战阵法,实是孙膑以实战入书也;最后之水火阵,也是实战中水战火战之法,并非阵形也;其余六阵,当为孙膑所创,然如何使用,却是没有定式,因人因地因器械,变化多多也。目下赵军此阵,便是依据孙膑十阵,以圆阵配以壕沟、战车、步军而成,名曰车城圆阵。”

    “车城圆阵之威力,在于结全军为配伍,全军将士流水转圜之间相互策应;我军若集中兵力攻其一处,则其余卷来攻我侧后;我军若全部包围而攻之,则兵力拉开成数十里一个大圆,顿时分散单薄,何能攻破营垒?”

    “啪啪啪!”白起率先鼓掌,笑着说道:“老先生大才!”

    “不敢当武安君赞赏。”

    白起摆了摆手,神情第一次显得凝重。

    按照白起的计划,下一步该是配合石长城以北的嬴豹大军,前后夹击故关。然则赵括布下此大阵,等于将故关以南守的是固若金汤。

    蒙骜大军辛辛苦苦打下的王陵营垒,也就成为鸡肋。

    不仅如此,后顾无忧,赵括还能配合壶关守军,反过来前后夹击嬴豹大军。敌我之势,因为一座大阵,瞬间逆转。

    白起也不得不感慨,赵括确实已经开始显露一代名将之势。

    “要破赵军,必先破车城圆阵!”最后,白起斩钉截铁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