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怪招破阵
    (PS:祝小伙伴们中秋节快乐!!!)

    突兀的,一座车城圆阵,成为决定长平之战成败的关键。

    旬日之间,来自河内郡的粮草已经安全运至光狼城,秦军粮草危机初步得到缓解。范雎在咸阳使出浑身解数,百姓简衣缩食,为大军筹措后续粮草。

    可以说,秦国已经将一国之气运全部压在这一场战役。

    赵军因为粮草充沛,是铁了心要跟秦军耗下去。

    布下车城圆阵,稳住南面局势后,野心勃勃的赵括,已经将目光转向驻扎在百里石长城以北的嬴豹大军。故关内,驻扎着十七万大军,再加上壶关五万守军,赵括完全有底气,吃掉嬴豹的十万大军。

    长久的对阵,对赵国而言,同样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听完赵括的计划,负责督军的平原君赵胜,再没有出言反对。

    虽然成功打掉外部援军,继而拿下王陵营垒,局势仍然对秦军不利。正如白起所言,要破赵军,必须先破车城圆阵。

    可是,这等绝世大阵,又有故关倚为后援,想要破之,谈何容易。

    武安君白起天天站在狼山望楼,目不转睛地盯着赵军布下的大阵。往往一看,就是一整天。只等日落西沉,方才沉默不语地返回幕府山洞。

    如此数日,仍不得法。

    眼看赵括已经磨刀霍霍,再想不出办法,就必须将嬴豹大军撤离;而嬴豹大军一旦撤离,等于宣告赵括坚守策略取得成功。

    再这么耗下去,秦国国内已经无力长时间、远距离地供养如此规模的大军。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秦军灰溜溜地班师回朝,将上党郡拱手让于赵国。所引发的一系列政治后果,白起光一想,就感到不寒而栗。

    让出上党郡,不仅仅是断绝秦国东进之路。更加重要的是,秦赵强弱之势易位,天下诸侯版图都将再次改写。

    因此,秦国输不起,秦军输不起,白起也输不起!

    长平之战推进到现在,前前后后打了几场大战,秦赵两大阵营的异人军团,看似充当配角,若隐若现,实则一直在影响着战局的走向。

    两相比较,倒是以炎黄盟为首的赵国阵营,变现得更亮眼一些。以山海盟为首的秦国阵营,基本上都是随波逐流,没有对白起提出过什么建设性的意见,进而影响战局走向。

    相比涿鹿之战和牧野之战中山海盟耀眼的表现,此役未免有些黯然失色。

    正是认识到这一点,欧阳朔才频频召集山海盟成员,商讨如何破解车城圆阵。可惜,就连白起这样的军事天才都一筹莫展,他们能有何法。

    欧阳朔深知,要破解车城圆阵,绝不能寻着古代战争思维走。因为在这一方面,无论是众位玩家领主还是沮授等历史人物,都无法超越白起。

    这一天,欧阳朔带着两名亲卫,登上光狼城城楼。他的脑海中,现在只有车城圆阵,其他的什么都不想,也没法想。

    晨光中,一队大雁从天空飞过,留下一抹剪影。

    欧阳朔一怔,一道灵光从脑海中闪过。他努力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微闭双眼,将大雁跟车城圆阵联系到一起,捕捉那一闪而逝的灵光。

    亲卫见君侯如此,知道不能被打扰,立即散到四周,负责警戒,以免他人打扰到君侯的沉思。

    车城圆阵,环环相扣,环环相连,互相策应,让敌军无所适从。正常而言,要破此阵,要么置之不理,则大阵不攻自破;要么集结大军,以势压人,全面发起进攻,让阵中士卒处处受制,自然也就无从呼应。

    此二法,皆行不通。

    前者需要足够的耐心,大阵中的赵军有故关要塞源源不断提供的粮草,续航能力惊人,还没等把对方耗死,秦军就先玩完。

    后者需要数量庞大的军队,几场硬仗打下来,秦军折损近半,已经无力组织大军,齐破车城圆阵。

    空中飞过的大雁,给欧阳朔打开一个全新的思路。

    既然传统办法行不通,那么就得创新。欧阳朔就在想,如果秦军能够像现代军队一样,以空降兵的方式,越过大阵前面几层,直接攻入大阵核心。只要大阵核心一乱,大军再从外面发动进攻,则大阵必破!

    不得不说,跟【响尾蛇佣兵团】的合作,进一步刺激欧阳朔变革的神经,他的作战思维,变得越发天马行空,不再拘泥于古代和现代之分。

    此法难点在于,如何实现空降?古代可没有飞机,可以实施定点空投。

    欧阳朔睁开眼睛,转头望向前方的大粮山,不禁眼前一亮。

    大粮山横亘在小东仓河和大东仓河之间,支脉一直延伸到故关脚下,距离赵军布下的车城圆阵,近在咫尺。

    如果能够从大粮山顶降落,倒是有可能在不借助飞行工具的情况下,俯冲而下,直接降落到车城圆阵的中央。

    现在,距离想法变成可实施的行动方案,就剩下最后一个难题,那就是如何寻找降落伞的替代品。

    欧阳朔立马想到,山海县大军带来的行军帐篷,这种超越古代科技水平的装备,不正是降落伞的最佳替代品。

    想清楚之后,欧阳朔不再犹豫,兴奋地说道:“走,去狼山,面见武安君!”说着率先走下城楼。

    亲卫看到君侯喜形于色,也是高兴,麻利地跟着下楼。

    当欧阳朔赶到狼山山顶的时候,武安君白起还站在望楼上,出神地望着远处的车城圆阵,沉默不语。

    对欧阳朔的到来,白起没有丝毫反应。

    无奈之下,欧阳朔只能率先说道:“启禀武安君,我想到一个破阵之法,还请武安君参详,看是否能够实施。”

    “什么?”一动不动的白起,立即转过身来,吓了欧阳朔一跳。只见白起用他那双老秦人特有的三角眼,盯着欧阳朔,激动地说道:“军中无戏言,你想到什么破阵之法,快快讲来!”

    作为常年征战沙场的老将,白起不怒自威。

    欧阳朔心中一颤,稳定心神,将自己方才所思所想,和盘托出。

    听完欧阳朔的破阵之法,白起半响无语,沉默许久,方才喃喃说道:“世间竟有如此破阵之法,老夫真是孤陋寡闻,自叹不如。”

    “此是我碰巧想到之法,还不自知是否可行?”

    白起到底还是白起,只要欧阳朔稍加解释,他已经明白此中关键,信心满满地说道:“虽然尚有不足之处,但总体可行,还得详细谋划一般。不说其他,就是要精准地降落到大阵中央,没有提前反复的训练,是断然行不通的。”

    “除此之外,派遣多少士卒空降也是个问题,太多不行,容易暴露目标,太少也不行,起不到打乱中军的作用;选择什么时间空降也很关键,如果空降途中被赵军发现,就成了一个活靶子,士卒还没落地,就得中箭身亡。”

    欧阳朔深知,论起这次细节,他是断然比不上白起的,乖巧地说道:“但凭武安君吩咐,异人军团上下,任凭武安君调遣。”

    白起点头,道:“岂曰无衣,你非常不错。认识至今,短短月余,已经缕缕给老夫带来惊喜,如今更是破解此旷古难题。此战若胜,当计你首功。”

    欧阳朔强忍心中的激动:“不敢当武安君称赞,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白起摆了摆手,显然不意在此深究:“你还要做几件事。”

    “请武安君吩咐!”

    “其一,将你提到的降落伞,画成图纸,教授军中工匠,如何缝制。其二,将所有的行军帐篷都搜集起来。”

    “诺!”欧阳朔点头答应,欲言又止。

    白起眼光何等锐利,道:“你有何话?不妨直说。”

    “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我带来的骑兵当中,有一支禁卫旅,皆是百战之兵,而且接受过比较先进的军事训练。还请武安君允许,在禁卫旅中,挑选一部分士卒,参与此次空降行动。”

    白起点头,道:“你的那支禁卫旅,老夫也有所耳闻。桓龁、嬴豹以及王龁,都在不同场合跟老夫提起过,说禁卫旅装备精良,战力非凡,冲锋陷阵,无坚不破,看来所言不虚啊。只是他们是骑兵,步战也行吗?”

    欧阳朔心中一喜,山海县的军队,总是没有给他丢脸,在秦军诸将领中,都留下深刻的印象,甚至在白起这,都挂了号。

    “禁卫旅是从军中各部选拔而来,每一个士卒步骑皆擅长。”

    “好,老夫答应你!”白起回答的很干脆。

    在白起的计划中,他的亲兵,三百铁鹰剑士,自然是执行此次空降任务的最佳人选。奈何三百人有点太少,欧阳朔主动请缨,他自然不会拒绝。

    “多谢武安君信任!”欧阳朔推荐禁卫旅参战,其实并没有私心,纯粹是为了提高任务的成功率。再怎么说,禁卫旅也是在新兵营接受过训练,眼界得到开阔,再加上个人战力摆在那里,自然是当仁不让。

    要不然,这么危险的任务,他才不舍得出动禁卫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