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七十九章 遮绝围剿
    且不说猛将史万岁在车城圆阵中央大杀四方,大阵外围,武安君白起第一次离开狼山望楼,亲临前线指挥大军。

    二十万大军,在白起的指挥下,一层一层地攻破车城圆阵。

    车城圆阵失去指挥中枢,虽然还在勉强运作,但是已经丧失阵法之精髓,再也无法做到如臂指使,分进合击,犹如一座死阵。

    反倒是秦军在白起的指挥下,步骑结合,或是结阵而守,或是铁骑突进,或是前后夹击,或是诱敌深入,或是正面突袭。

    凡此种种,白起将大军指挥的是行云流水,犹如一个整体,精准地一步步蚕食阵内的赵军。赵军被大阵隔成几层,之前的优势,瞬间变成劣势。

    赵庄逃出被烧毁的军令楼,试图重新指挥大军,可惜已经是力不从心。

    故关脚下,惊天动魄的较量开始进入白热化阶段。车城圆阵当中,杀声震天,烟尘滚滚,稀薄的雾气,被大军搅动得上下翻腾。

    清晨时的仙境,瞬间变成阴间地狱。

    方圆十里之内,二十万秦军和十万赵军交织在一起,黑色和红色混合在一起,转展腾挪,互相厮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犹如一幅生动的写生画。

    大地就是画板,士卒是颜料,而白起,才是真正的画师。

    随着战局的推进,黑色开始占据上风,一股股黑色洪流,将红色浪潮冲散开来,再一一分割包围,展开残酷的围剿。

    慢慢地,红色越来越稀薄,黑色开始成为主色调,凌乱的红色,夹杂在黑海当中,犹如无根的浮萍,随波飘荡。

    战到最后,车城圆阵已经彻底失效,赵军大败。

    赵庄也是果决,眼见事不可为,当即收拢大军,朝故关撤去,力求保住赵军的有生力量。大军且战且退,很快就退回故关。

    穷寇莫追,眼见赵军弃阵而逃,白起下令停止追击。

    这一场大战,称得上是兔起鹘落。

    战后统计,秦军以一万人阵亡的代价,大破车城圆阵,赵军留下三万余具尸体,狼狈地逃回故关。

    破阵之后,赵军留在阵内的粮草,自然也是便宜了秦军。

    白起没有松懈,下令以车城圆阵的物资为基础,就在故关脚下,重新构筑一道营垒,简称南线营垒,彻底锁死赵军南下之路。

    大战过后,白起将中军幕府,由狼山迁至王陵营垒。原来驻守王陵营垒的蒙骜大军,汇合王龁大军,进驻故关脚下的南线营垒。

    至于桓龁率领的铁骑,则是入驻王陵营垒,作为全军总策应,同时负责护卫大军粮道的安全。

    这场大战的最大功臣,一千突击队,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四百余人。山海县禁卫旅七百勇士,只剩下不到三百人,可见当时厮杀的场面,有多么的惨烈。

    当史万岁从大阵中走出来的时候,犹如一个血人,浑身上下沾满敌人的鲜血,连面容都要分不清楚,犹如从地狱中走出的修罗一般。

    秦军士卒,望着史万岁,眼中满是崇敬。

    欧阳朔也感到很欣慰,无论是涿鹿之战,还是牧野之战,还是现在的长平之战,史万岁总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为他解决问题。

    涿鹿之战对阵蚩尤,牧野之战构筑钢铁防线,长平之战担当突击先锋,当真是军中战神,铁血猛士。

    恶来见史万岁如此威猛,心中也是憋着一股劲,想要找机会证明一番。身下的罗刹,感受到主人的战意,高昂地吼叫一声:“年~~~”

    欧阳朔好笑地看着这一幕,摇头不语。车城圆阵一破,大局已定,距离长平之战结束,已经为期不远。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长平谷内,激战正酣,北面的战役同时打响。

    赵括率领十五万故关守军,汇合南下的五万壶关守军,共计二十万大军,犹如一片火海,直扑嬴豹营垒而来。

    嬴豹营垒瞬间压力大增,险情连连。好在营垒经过这段时间的加固改造,已经是一座铁血堡垒,各类守城器械,布置的是密密麻麻。嬴豹也是一位铁血悍将,身先士卒,带领秦军士卒,一次次顽强地打退赵军的进攻。

    一时之间,赵军虽然占据优势,却无法突入营垒当中。

    眼看,攻陷嬴豹营垒的战役,即将演变成一场耗时长久的苦战。就在这时,车城圆阵被破,赵庄大军大败而回的消息,传入赵括耳中,犹如一记晴天霹雳,将赵括炸的是晕头转向。赵括怎么也想不到,举世无双的防守大阵,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就被秦军破去的。

    车城圆阵一破,故关要塞南面再无壁垒,直面秦军威胁,随时都有可能被秦军攻入要塞,赵军压力徒增。如此形势,如何能让赵括安心攻打嬴豹营垒。

    容不得赵括细想,斥候总领接着又汇报一条坏消息:“斥候来报,一股秦军突然绕过太行山,从壶口径突入,趁壶关要塞守军主力南下之际,已经占领壶关。要塞内的一万守军,全部阵亡。”

    赵括听到这个消息,脚下一个趔趄,就要站立不稳,脸色瞬间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眼神当中,流露出一股绝望。

    眼见上将军如此神态,斥候总领也是心有戚戚焉。赵军好不容易逆转战局,转瞬之间,战局又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反转。

    换做是谁,一时之间也无法接受,更何况是一向高傲的赵括。

    在野王要塞陷落之后,秦昭王就在河内征发新军。这支秘密军队,白起一直没有启动,而是让他们沿着太行山,悄悄北上,静待时机。

    白起原本的打算,是想用这支大军来牵制阻拦各诸侯国的援军。没想到,魏军如此不堪一击,被秦军十万铁骑打得是落花流水,一下子就吓破了山东五国的胆,再没有援军敢开赴长平战区。

    即便如此,考虑到长平战区内的秦军充足,尚足以应对眼前的战局。白起还是没有将这支大军调入长平,而是让大军潜伏起来。

    按照白起的行军风格,仍是没有放弃对赵军的围困,因而才会定下那十六字破敌方略。壶关,就成为白起眼中,最好的突破口。

    果然,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在白起的故意引诱下,年轻的赵括还是没有忍住,想要歼灭嬴豹大军,从而取得一场辉煌的胜利。殊不知,他早已落入白起设下的圈套当中。

    战局,完全按照白起的推演,顺利进行。唯一的意外,可能就是赵括布下的车城圆阵,让白起很是苦恼了一阵。

    好在在欧阳朔的奇思妙想下,意外被消除,战局重新回到白起的棋盘当中。如此庞大的布置,除了白起,秦军诸位将领,谁也无法窥到全貌。

    正是如此,白起才会对欧阳朔赞赏有加。因为如果不是欧阳朔的计谋,白起的整个军事计划,就要付诸东流。

    抓住壶关守军出关的时机,秦军一举将壶关要塞夺下,彻底断绝赵军粮草通道以及赵军返回邯郸的唯一通道。

    至此,经过一番布置,战局竟然神奇般地再次回到战役开始之时的情景。三十万赵军,被四十万秦军围困在故关,动弹不得。

    故关北面,十万秦军驻守壶关;西面,嬴豹营垒固若金汤;南面,二十万秦军驻扎在南线营垒以及王陵营垒;东面,则是群山峻岭,飞鸟绝迹。

    夺下壶关之后,驻守在壶关的十万秦军,在白起的命令下,分出四万铁骑,增援嬴豹营垒,彻底断绝赵军攻下营垒的可能。

    “撤军,回故关!”沉默良久,赵括才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关键时刻,赵括还保持一丝理智,没有强行攻打嬴豹营垒。车城圆阵被破,再打下去,不等嬴豹营垒陷落,故关就将先一步沦陷。

    等到那时,二十万赵军既无营垒可守,又无粮草支援,才真的是走入绝境,与此前的情景如出一辙。想到这里,赵括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因此,赵括必须趁秦军修整之际,及时撤到故关要塞,据关而守,期盼国内能够征调援军来救。再怎么说,故关要塞内还有可供大军一月之用的粮草。

    赵军只要坚守不出,秦军就别想顺利拿下故关要塞。

    大军从前线撤回来之后,赵括就病了,高烧不退,神智模糊。赵军失去主心骨,又面临绝境,士气降到有史以来的最低点。

    好在这时,平原君赵胜站了出来,安抚军心。

    得知壶关被秦军占领,帝尘等人面如死灰。赵国阵营的异人军团,经过几轮激战,已是不足一万余人,再也无法左右战局。一切谋划,全部落空。

    唯一庆幸的,也许就是成功收服两员大将。帝尘亲自赶赴邯郸,不知使出何等手段,成功收服廉颇。战狼凭借耀眼的表现,顺利拿下赵庄。

    唯有赵括,虽然被春申君触发任务,只是如今局势,最终能否顺利收服,还是一个未知数。

    大戏,即将落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