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二百八十章 最后一战
    赵军再次被秦军围困的消息,旬日就传遍天下各国。各诸侯国已经变得麻木,只能以敬畏的眼光,胆战心惊地注视着西面的秦国。

    邯郸陷入一片死寂,朝臣争论不休。

    有人提议,邯郸应该效仿秦国,发动城内15岁以上的男性,组成一支大军,由老将廉颇率领,兵发壶关要塞,救出赵国主力大军。也有人提议跟秦国议和,以割让上党郡为代价,请求秦国将被围困的赵军放回赵国。

    无论哪一种提议,都困难不小。

    首先,征发大军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恐怕还没等到大军就位,困守在故关的赵军就要坚持不住,被活活饿死。

    即便能够征调到大军,以毫无战斗经验的新军,如何能够攻破有六万秦军把守的壶关要塞。驻守壶关的,虽然也是秦国新军,一则大军经过一次攻城历练;二则占据地利优势,守城器械充足。

    因此,想要在国内征发大军,几乎不可行;而山东各国又都被秦国吓破了胆,借他们一个胆,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出兵援助赵国。

    援军无望,无奈之下,赵国只能派遣使节团,前往咸阳议和。

    无论是秦昭王、范雎,还是白起,都以消灭赵国有生力量为第一要务,如何肯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放虎归山?!按应侯范雎的话来说,上党郡已是秦国囊中之物,何须赵国割让。

    干掉赵国这个眼中钉,秦国东进之路将一路顺畅,一统天下指日可待。

    虽然打定主意拒绝赵国的议和,但是等赵国使节带着重金赶到咸阳的时候,范雎却又摆出一副欲拒还迎的姿态,跟赵国使节虚与委蛇。

    武安君白起来信,希望邯郸能够拖住赵国使节,给被困守在故关的守军留下一丝希望,避免他们狗急跳墙。

    如此计谋,范雎自是深得其中三味,玩起来是得心应手。

    于是乎,秦昭王跟赵国使节玩起躲猫猫。应侯范雎则是上演了一出正在努力斡旋的大戏,将赵国使节团死死地拖在咸阳。

    就在赵国使节使尽浑身解数,在咸阳辛苦奔波的时候,长平战区却进入难得的平静期,双方再无战事。

    谁都清楚,宁静只是暂时的,一旦谈判破裂,就是战火重燃之时。

    趁此机会,白起对大军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整编,将十万新军掺杂到主力大军当中,从而变相地增强壶关要塞的防御能力。

    至此,驻守壶关要塞的六万大军,既有新军,又有老兵,即便赵国偷偷在邯郸组建新军,要想拿下壶关要塞,也是不能。

    军队整编完成之后,白起松了一口气。他知道,此役已是有八成胜算。

    白起的一番运作,让欧阳朔看得是眼花缭乱,从中受益匪浅。闲暇时,欧阳朔有意找白起聊天,谈一些领地之事,借此拉近彼此的关系。

    自从破除车城圆阵之后,白起对欧阳朔的态度大为改观,变得亲近不少。有时候,还会就如何拿下故关,跟欧阳朔商议对策。

    白起深知,虽然再次围困赵军,实际上形势跟第一次围困已经有所不同。不说赵军主力据有故关,不再是无险可守;关键是故关要塞内,储存着大量的军粮。赵括完全有理由,在粮草耗尽之前,拼死一搏。

    想要做到兵不血刃地拿下赵军,几乎不可能。

    因此,白起推断,不管咸阳如何运作,最终还是避不开一场恶仗。

    无论赵军如何突围,故关都是秦军避不开的一道坎。对于如何拿下故关,白起已经开始着手谋划,争取以最小的代价,顺利夺取故关。

    战争打到现在,虽然秦军占据绝对的上风。实际上,双方的伤亡数量几乎相当,基本上接近一半的伤亡。

    长平谷地,秦赵双方五十余万英魂,长眠于此。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

    赵国使节在咸阳一无所获,终于是明白,秦国不可能答应议和,也看穿秦国朝野上下的险恶用心,愤懑地离开咸阳。

    即便看穿秦国的险恶用心,赵国也是有心无力。

    在派遣使节团出使秦国的时候,邯郸也没有真的闲着。一方面派遣大量使节,带着重金厚礼,再次出使山东各国,暗中游说各国出兵,可惜收效甚微。

    魏国不用说,信陵君早就被囚禁;再便是齐王不纳建蔺相如与老苏代苦谏,拒绝出兵出粮;楚国冷落平原君,对秦赵大战作壁上观;最可恨的是燕国这个早已经变蔫了的夙敌,竟在此时谋划要偷袭赵国,夺黄雀之利。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邦国无恒交,惟利是图耳。

    另一方面,赵孝成王重新启用老将廉颇,开始在邯郸整肃新军。

    半月过去,十万“新军”已在邯郸郊外初步成型。即便以廉颇之能,对自己征召的大军也是毫无信心。

    可是时不我待,议和破裂,赵国实在是承受不起主力大军全军覆没的后果,赵孝成王只能命令廉颇,即刻率领新军,兵发壶关。

    可想而知,十万草草成军的新军,如何能够攻破壶关要塞。秦军在接手要塞之后,不仅整编军队,而且整顿军备,士卒们被安排到城墙,天天操练守城之法,熟悉各项城防设施,将壶关经营得固若金汤。

    不仅如此,白起还将以稳健著称的蒙骜,早早地从南线营垒调离,派驻到壶关领军。有蒙骜亲自坐镇,壶关要塞成为赵军无法逾越的天堑。

    廉颇要面对的,就是这样一座关卡。

    按照廉颇的本意,是不想强攻壶关要塞的。可惜王命难违,再加上故关大军当中,还有很多跟随他多年的老兄弟,老廉颇割舍不下他们。

    连日的进攻,除了每日不断增加的伤亡报告,毫无进展。

    就在廉颇率军攻打壶关的时候,坐镇故关的赵括,终于是恢复过来。赵括自然不想坐以待毙,他必须赶在关内粮草耗尽之前,突破秦军的封锁。

    往北,还是往南?赵括必须作出一个选择。

    往北,不仅需要突破嬴豹营垒,而且还要接连攻克壶关要塞。往南,则是要突破南线营垒和王陵营垒。

    哪一面,都不是易于。

    更要命的是,赵括还无法调动全部大军,全力突破一面。因为故关被秦军两面夹击,无论突破哪一面,另一面的秦军必定会趁机攻入故关要塞。

    仔细权衡之后,赵括最终决定往北突围。再怎么说,壶关之外,还有廉颇率领的十万大军接应。

    计议已定,赵括下令赵庄带着七万余部,负责镇守故关南面。他则率领二十万主力大军,再次攻打嬴豹营垒。

    此时,嬴豹营垒已是增兵至十四万。赵括要以二十万大军,拿下由十四万秦军镇守的嬴豹营垒,实在是难如登天。

    出发之前,赵括作了最后一次战争动员:“兄弟们,此次出关,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要么攻下营垒,要么战死,绝无第三条路可选。”

    “死战不退!杀!杀!杀!”一股悲壮之情,在故关弥漫开来,给人以作战的勇气和催人奋进的力量。

    “出发!”赵括大手一挥。

    帝尘等玩家领主,苦涩地带领所剩不多的部队,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向死亡,却无力阻止。这个时候,如果玩家拒绝出兵,只有被斩杀的下场。

    ************

    苦战,从一开始,双方就陷入死战,一上来就拼尽全力。

    没有任何的试探,没有任何的侥幸,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每一块阵地,都能看到双方激战的身影。每一段城墙,都要经历反复的拉锯争夺。如果被赵军夺下,那么秦军就会拼死重新夺回,如此循环往复。

    双方阵亡的士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

    赵括将二十万大军,分出两部分,轮番上阵,不攻破城墙,绝不停歇。

    秦军也不是易于之辈,嬴豹亲自率领一支精锐,充当“救火队”,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救火队”的身影,一次次将丢失的阵地重新夺回。

    红色火海和黑色浪潮再次撞击在一起,要么粉身碎骨,要么踩着敌人的尸体前进,残酷的战争,让每一名士卒都化身修罗,将战场变成无间地狱。

    士卒眼中,只剩下杀戮,再无其他的感情。

    一上午的猛攻,嬴豹营垒被打得破烂不堪,所有的守城器械几乎全部报废,打到最后,秦军只能以血肉之躯,阻挡赵军的进攻。作为进攻方,赵军同样不轻松,营垒外堆积到一个高的尸山,就是最好的见证。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久攻不下,赵军高昂的士气不可避免地开始滑落。巨大的伤亡,反复的拉锯,让士卒无论是体能还是心理,都经受着巨大的考验和磨难。

    从现在开始,就是双方意志力的比拼,就看哪一方最先支撑不下去。

    打破战场平衡的,不是交战双方,而是来自赵军后方。

    故关,被秦军攻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