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三百零二章 山雨欲来
    盖亚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一则系统公告响彻中国区。

    “系统公告:值此游戏运营期满一周年之际,系统将于盖亚二年一月一日上午十点举办第二次系统拍卖会,届时将有许多平时难得一见的珍品进行公开拍卖,敬请期待!友情提示:请提前准备好资金,否则会空手而归。”

    公告一出,领主们是摩拳擦掌。

    第一次系统拍卖会,欧阳朔出尽风头,一人独揽十件拍品种的五件。

    拍卖会的效果,早已通过三场战役,体现的淋漓尽致。

    正是凭借在拍卖会得到的武器装备制造技术手册,山海县的军队,才能在战役中发挥出色,无往而不利,借此斩获大量的战役贡献值。

    时过境迁,虽然刚刚经历一次粮食危机,但是底蕴深厚的领地,早就从财政危机中走了出来,谁手里没个几千上万金币。

    因此,第二次系统拍卖会势必将展开更为惨烈的竞争。

    欧阳朔,同样不想错过!!!

    就在昨天,财政署统计出领地十二月份的财政收支情况。

    领地全面推行郡县制后,此前映柚提及的财税改革方案,在专家团的修正下,正式通过欧阳朔的审批,开始实施生效。

    根据改革方案,县一级的税收,按一定比例上缴给府衙;府一级(包括单独设立的城)的税收,再按一定比例上缴给郡,目前即廉州侯府。

    税种不同,上缴的比例也不同。

    同样是在十二月,领地税率调整至十五税一,税收成倍增加。

    十二月,山海府上缴税收15500金币,天风府上缴税收7500金币,北海城上缴税收14500金币(含北暮盐场的利润),宜水县上缴税收3500金币,固山县上缴税收1000金币,一共是42000金币。

    财政署产业司直接管辖的狼山矿场上缴利润8500金币,三花酒厂上缴利润7500金币,桑园以及其他产业上缴4000金币,一共是20000金币。

    两项加在一起,就是62000金币。

    廉州侯府的开支,主要包括军费开支、行政开支以及财政转移支付三大项。其中军费开支占据大头,包括三大师团、禁卫旅以及北海舰队的军饷及其他费用,共27500金币。

    行政开支,主要包括侯府各司署、四大军工作坊、岩洞军工厂、西南大学堂以及正在筹建的陆军讲武堂,总的开支约4500金币。

    其中军工作坊以及军工厂,又占据行政开支中的大头。当然,等到军工装备对外销售,就不再是财政负担,反倒是主要财政来源之一。

    财政转移支付,包括对官道工程转移支付4000金币,对天风城的城墙工程转移支付3500金币,对山海城的城墙工程转移支付5000金币,对陆军讲武堂建设工程转移支付2000金币,对固山县转移支付1500金币,一共是16000金币。

    三项财政开支加在一起,就是48000金币。

    算下来,领地十二月实现财政净收入15000金币。

    无论是税收上缴,还是转移支付,全部通过四海钱庄设在各府县的支行完成,审计司负责监督。

    经过映柚的协调,四海钱庄印钞局已经正式成立,造纸作坊和印刷作坊就建在四海钱庄总部后面,由孟致达亲自负责。

    当然,距离真正纸币的发行,还需要一段时间。

    因为支付军团试炼费用5000金币,欧阳朔储物囊中仅剩下105000金币。因此,十二月的财政净收入全部被欧阳朔截留。

    两项加在一起,就是12万金币,也是欧阳朔参加拍卖会的全部资金。

    ************

    十万大山边缘,一名青年男子拄着一根树枝,跌跌撞撞地走在山道上。

    青年男子经过长途跋涉,一路风尘仆仆,头发乱蓬蓬的,仔细看竟然还有几粒鸟屎挂在上面;男子脸色黝黑,双眼凹陷,脸颊松弛。

    似乎,这是一位又困又饿的旅人。

    细看,青年男子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透过衣服的破洞,可以看到男子身上到处是伤口,血迹渗透到衣服上,将麻布衣服死死地贴在肉上,一些伤口已经结痂,还有一些却因为受到感染而在流脓。

    那伤口可不仅有荆棘刮刺,一些地方明显是利刃留下的划口。

    这一切,又预示着青年男子可不是旅人那么简单。

    男子的意志极为顽强,饥饿和伤病无法动摇他分毫,眼神坚定而有神。

    迎着晨光,青年男子终于成功走出十万大山,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兴许是紧绷的弦终于松弛下来,男子刚想迈出步伐,继续前进,身体却突然不听使唤,无力地瘫倒在地。

    饥饿和睡意如潮水般袭来,男子终于扛不住,直接昏迷过去。

    “壮士,醒醒!醒醒!”巡逻的士卒,发现晕倒在地的男子。

    “队长,他好像已经昏迷了!”

    “检查一下,看有没有什么标牌,此人从十万大山出来,不同寻常。”

    “嗨!”小兵在男子身上摸索,突然翻到一块铁牌。

    “队长,真有标牌!”

    “我看看。”小队长接过标牌,眼神一凝:“这,这是军情司的标牌。”

    “军情司?”

    “快,此人一定是进山侦查的细作,赶紧抬到医馆救治,我去通知大人。”

    “嗨!”

    ************

    冷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出于职业习惯,他警觉地查看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是在医馆。身上不仅换上干净的衣裳,伤口也已经处理妥当,

    “看来是得救了!”冷谦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一位大夫推门而进,见冷谦已经醒来,笑着说道:“壮士醒了?好好好,我让人给壮士准备一些吃食。”

    听大夫这么一说,冷谦倒是真的饿了,肚子咕咕直叫,他已经两天三夜没怎么吃东西,感激地说道:“多谢老丈!”

    “不用,不用。壮士您是城防营送来的,县太爷还专门来看过您,见您在昏迷之中,没有打扰,小老儿怎敢怠慢。”大夫说着退出房间,准备宵夜去了。

    冷谦暗呼侥幸,他记得自己应该是晕倒在大山边缘,看来是被固山县巡逻的城防营士卒发现,带回医馆救治。

    十万大山一行,波折不断,其中艰辛,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一个月之前,他带着军情司十几名精干细作,奉命进山侦查。活着回来的,就他一人,就连随行的蜂鸟都死于非命,实在是凶险莫测。

    就在冷谦沉思间,房门再次被推开。

    这次进来的,除了方才那位大夫,还有固山县令雷梵。

    医馆大夫放下食盒,识趣地退出房间,重新关好房门,至于县太爷要跟病人谈些什么,他是不关心的,也不敢关心。

    雷梵是见过冷谦的,冷谦进山之前,两人还有过一段沟通。他也是最早察觉到山蛮异常之人,一直在等军情司的消息。

    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军情司的侦查小队进入十万大山之后,就音信全无,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如何不让他心急。

    两人的谈话,倒没有医馆大夫想的那般机密。

    领地自建立伊始,就实行军政分离制度。因此,雷梵虽然贵为县令,也无权过问军情司执行任务的情况。

    雷梵不过是一尽地主之谊,例行慰问。他可是知道,冷谦不仅是军情司三巨头之一,而且颇受君侯器重,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等到雷梵离开,冷谦简单地吃了点东西,恢复体力之后,顺势离开医馆。

    固山县既紧靠十万大山,又是领地边缘地带,是军情一组的重点侦查区域;为了便于搜集情报,军情一组在固山县设有联络点。

    联络点非常隐秘,就连固山县都不知情。

    冷谦离开医馆,第一时间就赶到此处。

    “组长!”见到冷谦,联络点留守的细作喜出望外。

    冷谦摆了摆手,道:“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问,给我准备两匹快马,明日一早,我就要赶回大本营,面见君侯。”

    “诺!”细作训练有素,立即转身去准备。

    冷谦点点头,找到联络点的蜂鸟,将此行的一些大致情况,通过蜂鸟,汇报给军情司总部。

    不出意外,最迟明天凌晨,军情司总部就能收到消息。

    自从得到玄鸟部落贡献的蜂鸟,已经过去大半年。军情司在欧阳朔的授意下,大量培育蜂鸟,并且以蜂鸟为核心,组建了一套完善的通讯网络。

    如果不是冷谦此行带去的蜂鸟,被敌人意外发现,死于非命,也不至于一个月都音信全无。

    安排妥当,冷谦回到房间休息。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冷谦就悄悄离开固山县,直奔山海城而去。

    就在冷谦出发的时候,军情司总部已经收到冷谦传来的消息。军情司长宋三收到消息,不敢怠慢,立即赶赴侯府汇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