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凝聚军魂
    安阳城,西城门。

    深秋时节,野草枯黄,秋风凛冽。

    欧阳朔站在城头,注视着远处的敌军。猩红的披风,被大风吹的猎猎作响。披风是青儿特意为他缝制的,不仅防水,还能充当睡毯。

    抬眼望去,一面大旗迎风招展,军旗上硕大的“廉”字,极为耀眼。

    廉颇么?

    欧阳朔凝神沉思,不成想,竟然又是一位老朋友。他跟炎黄盟,还真是死敌啊,走到哪儿都能碰上。

    这一次,他是再没有退路了。

    “君侯!”

    王峰走了过来,躬身行礼。

    欧阳朔点了点头,没有回头,道:“告诉儿郎们,务必坚守一天。最迟明天下午,援军必至。”

    “诺!”

    王峰应了一声,却没有离开。

    “嗯?”

    王峰咬咬牙,道:“君侯,您有伤在身,还请回城主府指挥。城头就交给末将吧,定不负所托!”

    欧阳朔摇了摇头。

    “君侯!”

    王峰有些急。

    欧阳朔摆了摆手,“不必再说!”

    “诺!”

    王峰无奈,只能退下,方才的劝告,已经耗去他所有的勇气。

    此战凶险未卜,欧阳朔必须亲自坐镇,鼓舞士气。

    这是一场血战。

    也好,就用它来检验羽林卫的成果吧。白起曾言,项羽的江东猛士能以一当十。欧阳朔相信,他的羽林卫,定不弱于江东猛士。

    “来人!”

    “在!”

    “在城头竖起领主旗,这座城,是我们山海城的。”

    欧阳朔的语气,不容置疑。

    “诺!”

    亲卫精神一震,退下。

    羽林卫中,有专门的掌旗官,负责掌管领主旗。

    当领主旗在安阳城头飘扬的时候,羽林卫再没有退路。这一刻,三千羽林卫变得空前激昂。为了守护这面旗帜,他们将死战不退。

    远处的天空,传来一声惊雷。

    **********

    “看,主公,安阳城头竖起大旗了!”

    帝尘闻言,抬头看去,眼神一凝,继而大喜:“山海旗,嘿,竟然是山海旗。不是冤家不碰头啊。岂曰无衣,这一次,看你往哪跑。”

    “全军都有,全力攻打安阳城。谁先第一个登上城头,赏金五百!”

    “诺!”

    重赏之下,全军士气大涨。

    浩浩荡荡的大军,顷刻来到安阳城护城河前。

    安阳城位于洹水北岸,其他三面引洹水,形成一道天然的护城河。

    要破安阳城,必先破护城河。

    早在大军抵达之前,城门吊桥已经被拉起。

    盖亚发布系统补丁之后,玩家的储物囊在战役中不能使用,帝尘自然也就无法携带大量的攻城器械。

    更何况在帝尘眼中,安阳城不过是一座空城。

    因此,三万大军虽然以步卒为主,却是缺乏足够的攻城器械。

    不过,这难不倒廉颇。

    三万大军,就是用最简陋的梯子,也能拿下安阳城。

    安阳之战刚一开始,就进入最激烈的对战,没有任何前奏。

    上万刀盾兵在廉颇的调度下,举着盾牌,拖着沙袋,仍入护城河内。城头的羽林卫,立即用弓箭还以颜色。

    羽林卫,装备精良,弓马娴熟,步骑皆擅长。

    山海城的强弓,带着阵阵破空之声,给敌军带来死亡。

    远处的廉颇,毫不动摇。

    如果有移动箭塔,大军倒是可以反击,可惜他们没有。

    在填平护城河之前,他们也只能被动挨打。

    现在的牺牲,都是暂时的。

    不到半个小时,护城河就被血水染成红色。

    一具具尸体,漂浮在河面,随着水流,流向洹水。

    大战开始,帝尘就自觉地将指挥权移交给廉颇。

    他站在大军后方,凝神沉思。

    帝尘在想,要不要将战报报给项羽。倘若告知项羽,让项羽引大军来袭,安阳瞬间就能告破。

    可是那样一来,他的功劳就要大打折扣。

    再等等!

    帝尘自信,以眼前的三万大军,定能攻破安阳城。等到那时,他就是此战的第一功臣。

    在廉颇钢铁一般的意志面前,大军不畏牺牲,井然有序地填平护城河。就连尸体,都被当做“材料”。

    两个小时过后,护城河彻底被填平一段。

    “杀!”

    廉颇大剑一挥,早就蓄势待发的大军,抬着梯子,如潮水般向城头涌去。

    城头鏖战,正式开始!

    安阳只是一座空城,守城物资稀缺,就连基本的石块和滚木都少得可怜。只有猛火油之类的物资,更是想都不用想。

    守城的器械,也是简陋得让人无奈。

    不到半个小时,大军就攻上城头,跟羽林卫短兵相接。

    当此之时,唯有血战。

    欧阳朔大喝一声,天魔枪往前一扫,刚刚爬山城头的三名士卒,全部被他扫落城头。

    人还在半空,口中就喷出大口的鲜血。

    欧阳朔的一扫,不仅将他们扫落,而且已经伤到肺腑。

    “好!”

    见君侯发威,羽林卫热血沸腾。

    城头的激战,逐渐进入白热化阶段。

    廉颇占据兵力优势,根本就没想过,要给城头守军以喘息之机。大军在他的指挥调度下,对城头发起一波接一波的攻击,连绵不绝。

    羽林卫站在城头,却犹如站在海浪当中,面临一波接一波的冲击。

    巨大的海浪,随时要将他们淹没。

    面对海浪,唯有化身顽石,就像此刻的欧阳朔。

    他站定一个位置,就没有动过。不论多少敌人冲上城头,他的天魔枪,或扫,或刺,或档,一一接下。

    敌人的鲜血,流的遍地都是。

    四溅的鲜血,溅到欧阳朔的铠甲上、头盔上,还有脸上。

    猩红的披风,在鲜血的映衬下,越发的妖艳。

    如烈焰,如朝霞。

    连续不断的战斗,对体能和意志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欧阳朔已然麻木,他站在原地,脑中已不做任何的想法,唯一的想法,就是扫灭眼前的敌人,再迎接下一波的敌人。

    城墙跟下,掉落的士卒尸体,已经垒到两人高。

    不远处的护城河,河面漂浮的尸体,密密麻麻,根本就看不到一滴的河水。咋一看去,更像是尸山,而不是河流。

    欧阳朔不倒,则羽林卫不倒。

    猩红的身影,挺拔而坚韧。

    这道身影,就是羽林卫的灵魂所在。

    “啊!”

    欧阳朔稍不注意,被一名刀盾兵砍倒左臂。他忍住剧痛,天魔枪一刺,直接将敌人刺穿。

    “君侯!”

    两侧的亲卫,立即围了过来,替他分担压力。

    “没事!”

    欧阳朔面不改色,从储物囊中取出金疮药,熟练地洒到伤口上,再缠上纱布,完成简单的包扎。

    前世,这样的包扎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包扎完毕,欧阳朔重新来到前线。

    欧阳朔受伤的时候,整个战线都为之一滞。

    敌军趁机,源源不断地涌上城头。

    等欧阳朔再次出现的时候,羽林卫终于放下担心,眼中的杀气,却越发的强烈。该死的,竟然让君侯受伤。

    每一名羽林卫,都凝聚出一道道的杀气。

    成百上千道杀气凝聚在一起,让敌人胆寒。

    “杀!”

    欧阳朔左一扫,右一扫,干掉已经冲上城头的敌军。

    “王峰!”

    “在!”

    王峰浑身是血,匆匆赶了过来。他一直呆在欧阳朔附近。

    “带领一个先锋中队,清除掉城墙上的垃圾。”

    “诺!”

    方才涌上来的敌军,已经对羽林卫的防线造成冲击。如果不加以清理,随时都可能引发全线的崩溃。

    王峰也是明白,带领一个中队,沿路清扫。

    带兵打仗不行,但要说到杀敌,王峰简直就是一尊杀神。

    这位羽林将军,双眼血红,浑身是血,犹如地狱中走出来的恶鬼一般。跟在他身后的羽林卫,无一不是如此。

    羽林卫的强悍,第一次展现在世人面前。

    经过王峰的清扫,战线重新稳定下来。

    欧阳朔一边杀敌,一边满意地点点头。

    城外,廉颇神情冷峻。

    他感到,方才差一点就要压垮敌军。

    没想到,敌人又稳住了阵脚。

    真是强军啊!

    即便如此,廉颇也毫不动摇,嘴角反倒露出一丝笑意。

    既然能有第一次,就一定会有第二次。

    他的攻击策略是正确的。越到后面,敌军就越支撑不下去。不管哪个地方出现险情,就足以引发全线的崩溃。

    对此,廉颇信心满满。

    廉颇能想到的,欧阳朔作为当事人,自然也意识到了。

    欧阳朔虽然不算统兵出身,但是长期在一众名将身边耳濡目染,对战争形势的判断以及战场的临时指挥,也是有心得的。

    如若不然,他也没信心亲自指挥羽林卫和禁卫师团。

    欧阳朔当即让王峰率领的中队,不用再回到原来的防区,而是继续清扫工作。哪里有险情,就救援哪里。

    说白了,就是一支救火队。

    战火,还在燃烧,而且越烧越旺。

    接下来的战斗,欧阳朔又受了几次伤。每一次,他都是简单处理之后,就重新回到战场上,奋勇杀敌。

    经过几次揪心,羽林卫对君侯越发的崇拜。

    他们的君侯,就是不败的战神,谁也不能将他打倒。

    敌人不能,伤痛也不能。

    欧阳朔正带领羽林卫,凝聚一股军魂。

    不败的军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