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四百二十章 醉红颜(谢盟主彩云之南赏)
    【PS:补盟主“彩云之南”加更,致歉。彩云之南还是本书第一位护法、第一位长老、第一位掌门,拿了粉丝榜很多一血,是个牛人,致谢!!!】

    安阳城上空,血光滔天。

    战火一直从上午燃烧到傍晚,依然旺盛如惜,永不熄灭。

    冲天的血光,跟天空的晚霞交相辉映。

    如梦,如幻。

    如泣,如诉。

    战火中,不起眼的安阳城,始终屹立不倒。

    廉颇骑在战马上,眉头紧锁。

    敌军的顽强,简直超乎他的想象。整个下午,有三四次,大军几乎就要拿下城墙,一次又一次地,又被打退。

    真乃铁军。

    廉颇想到此前在正面战场发威的江东猛士,也许唯有他们,才能跟眼前的这只敌军相提并论。

    感慨归感慨,廉颇的眉头却是皱得越紧了。虽然主公没有明言,也没有指责什么,但是廉颇能够感受到,主公对战局的不满,对他廉颇的不满。

    三万大军,猛攻了一下午,竟然拿不下小小的安阳城。

    再拖下去,恐生变化啊!

    仅仅一个下午,就阵亡七千余士卒。如此大的伤亡,实在可怕。安阳城的西城墙脚下,彻底变成阴森森的停尸场,血流成河。

    成群的秃鹫,在天空盘旋,伺机而动。

    在血光的映射下,就连晚霞,都显得妖异起来。

    盘旋的秃鹫,在晚霞的映衬下,眼中闪过阵阵红光。受血气的影响,一些秃鹫已然变得狂暴起来,就要不顾一切,飞下来啄食“美味”。

    城头上,山海领的领主旗,依然迎风飘扬,永不褪色,越发的鲜艳。

    旗帜的守护者,羽林卫的将士,同样屹立不倒。

    此役,一千四百名世家护卫所剩无几,只剩下几根独苗。

    白桦和凤囚凰两人带来的精锐,同样也是损失惨重。他们跟羽林卫相比,在战力上并不弱,弱的只是士气和血性。

    三千羽林卫,现在拥有共同的军魂。那道屹立不倒的猩红身影,就是他们的军魂。自那一刻起,每一位羽林卫成员,都愿意为君侯去死。

    至死不悔。

    这一天,又有五百羽林卫,永远地离开。

    **********

    红日西沉,最后一道晚霞,消失在远方的天际。

    黑夜,即将来临。

    廉颇一声长叹,“撤军吧!”

    “诺!”

    轰隆隆中,还在攻城的士卒,如潮水般退去。他们路过战友尸体的时候,心中剩下的,只有庆幸,还有无尽的疲惫。

    他们无法想象,城墙上的敌军,似乎永不疲倦一般。

    老将廉颇,最后看了一眼城头,调转马头,转身朝营地走去。

    明天,明天上午,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一定要拿下安阳城。

    老将廉颇的眼中,闪过阵阵杀气。

    **********

    安阳城,城主府。

    被士卒所崇拜和讴歌的欧阳朔,刚一回到城主府,就遭到一顿数落,再没有一丝英武。

    白桦和凤囚凰二女,小心翼翼地给他处理伤口,心疼不已。

    “唉哟!”

    突然,欧阳朔疼的大叫,却是凤囚凰在他伤口上拍了一下。

    “让你逞能!”

    凤囚凰眼中,闪过一丝泪花。

    醉红颜,红颜情重。

    少年郎,几时叹。

    塞上牧笛,沙洲琵琶。

    红颜泪,牵断肠。

    莫道年少风流意,不见,离人泪。

    就是白桦,对欧阳朔也是颇多抱怨。

    “无衣,你可知道,对山海城,对山海盟,甚至是对整个秦朝阵营而言,你有多重要?!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个道理,不用我讲吧?”

    “我自然懂,但是......”

    “没有但是,大不了我们撤出安阳城便是。仗打到现在,我们还是占据上风的,没必要孤注一掷,以身犯险。”

    “就是啊!”

    凤囚凰跟着附和,神情不满。

    欧阳朔摇头,道:“话是怎么说。你们可知道,一旦错过这次机会,白起又要布置多久,才能完成战略目标。这期间,又要死多少人?”

    沉默,死寂一样的沉默。

    不是他们有多伟大,悲天悯人。

    而是死亡名单上,必定有他们的战士,而且还占大头。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

    良久,欧阳朔才打破沉默,道:“此番帝尘来袭,背后定是有高人指点。正是如此,我们才更不能让帝尘得逞。否则的话,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

    “高人?”

    “不错。白起布下的局,何等的隐晦,却被此人一语道破。”

    “会是谁呢?”

    “你们想想,反秦阵营中能够跟白起掰腕子的,会有谁?”

    “吴起?”

    “不。”欧阳朔摇头,“如果是吴起,来的就不是帝尘,而是雄霸了。”

    “是他?”

    突然,白桦和凤囚凰都是一惊,想到一人。

    两女也算见识广博,当时领主,都是恶补历史知识,一下就猜到一人。

    欧阳朔点点头,道:“不错,定是韩信。”

    凤囚凰不服气地说道:“你怎么这么肯定?”

    “因为来的是帝尘。”欧阳朔笃定地说道:“帝尘作为异人代表,只有他具备接触韩信的条件。”

    欧阳朔当了四次异人代表,对异人代表的权限,再熟悉不过。

    “也许是廉颇呢?”

    凤囚凰还是不服气。

    “廉颇?廉颇要能想到,就不会现在才来攻打安阳城。”

    欧阳朔的眼神,捉摸不定。

    廉颇虽然跟白起同时位列战国四大名将,两人之间,还是有些差距的。

    “有道理。”

    “韩信啊,那可是一个猛人。”欧阳朔眼中都闪过一丝羡慕,道:“真要让他跟白起扛上,这一仗,还指不定要打多久呢。”

    “所以,明天必须撑到王离军赶来。”

    欧阳朔语气坚定。

    白桦二女,相顾无言,再也说不出劝说的话来。

    “无衣,我们能帮什么忙吗?”

    “能!”

    欧阳朔语出惊人。

    “你说!”

    两女精神一震,迫不及待。

    “你们忘了,我们的队伍中,可是还有四位猛人。”欧阳朔微微一笑,道:“如果他们愿意出面,我们的胜算,就大了几分。”

    “是啊,怎么忘了周勃他们!”

    “哈!有三位猛将加入,岂不如虎添翼?”

    “不要高兴的太早。”欧阳朔摇头,不得不泼一下冷水,道:“他们的心结,可没这么容易解开。”

    “放心吧,交给我们!”

    凤囚凰却是信心十足,打仗她不行,作思想工作,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白桦眼中,也是闪过一丝精芒。

    “那我就拭目以待。”

    “哼!”

    凤囚凰傲娇地转身,拉着白桦,一起离开书房。

    **********

    两女离开之后,一位青年军官走进书房。

    “君侯!”

    来的,正是随行的军情司情报官,他望向君侯的眼神,满是崇拜。君侯下午的举动,已是传遍全军。

    “王离军那里,可有回信?”

    “有!”

    情报官递上王离的回信。

    欧阳朔打开一看,眉头稍稍舒展。

    王离在信中立下军令状,明天午时之前,五万先锋必定抵达安阳城。

    “下去吧!”

    “诺!”

    情报官退下,欧阳朔的脸上,闪过一丝忧虑。白天的战斗虽然取胜,也只是惨胜。明天上午即便能抗住,羽林卫也要被打残。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暴露了,暴露在反秦阵营面前。欧阳朔无法想法,十数万的大军,围攻安阳城会是怎样的场景。

    那样的话,他只能弃城而逃。

    否则,一旦被抓,就是满盘皆输。

    难啊!

    如此困局,如何破解?

    退,退不得;守,又守不住。

    不管了,还是交给白起头疼去吧,他的任务就是坚守。

    想到这,欧阳朔挥笔,给白起写了一封密信。在信中,欧阳朔详细介绍了今天的战况以及王离军的动向。

    欧阳朔言明,他会坚守安阳城,直至援军赶来。至于牵制项羽大军的任务,就由白起来负责。

    想必,白起会想到办法的。

    毕竟,欧阳朔只要白起给他争取半天的时间。

    **********

    夜幕下,喧嚣的安阳城,重新恢复宁静。

    一切的丑陋,都被夜色遮掩。

    城外,帝尘部营地。

    帝尘独自一人,呆在帐中,喝着闷酒。

    巨大的挫败感,借着酒意,涌上帝尘心头。

    帝尘没想到,山海城的王牌部队竟然如此厉害。跟他们一比,他所引以为傲的精锐,简直狗屁不是。

    世间最绝望的,不是比不过对手,而是翻过一座山,以为赶上了对手,却发现,对手已然攀上一座更高的山。

    高山仰止。

    不行!

    帝尘眼中,凶光一闪。

    以他的观察,按今天的架势,就算是明天,大军也不一定能攻下安阳城。

    帝尘不敢再赌下去。

    岂曰无衣,竟然你如此自信,那就面对茫茫大军吧!

    想到这,帝尘奋笔疾书,很快就写好一封密信。

    想了想,他又写下第二封信。

    “来人!”

    “在!”

    “将此信,连夜送去项将军,就说是紧急军情。”

    “诺!”

    帝尘再取出第二封密信,道:“将此信,交给韩将军。”

    “明白!”

    亲卫,是帝尘的绝对心腹,知晓韩信的存在。

    “去吧!”

    帝尘摆了摆手,眼神莫名。

    明天,又是一场针尖对麦芒的战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