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帝尘的风度
    “咚!咚!咚!”

    伴随着阵阵战鼓,攻城开始了。

    庞大的军阵,缓缓向前推进,如山的气势,扑面而来。到了护城河,军阵突然收窄,大军依次通过由沙袋垒起来的水上通道,涌现城墙脚下。

    过了“独木桥”,收窄的大军又突然扩散开来。顷刻间,密密麻麻的大军就覆盖了整个西城墙,不留一丝空隙。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般。

    不得不说,廉颇指挥大军的水平,当真了不起。

    能够将一支匆匆组建的盟军,指挥调度的这般井然有序,就是一位大将的素养。那些只会带头冲杀的武将,不过是一莽夫尔。

    邯郸城的精锐,夹杂在大军中,扛着巨木,直奔城门而来。

    见此,欧阳朔站在城头,冷冷一笑。

    早料到会如此。

    西城门城楼上,堆积着如小山一般的石块。除此之外,一个羽林卫中队,正严阵以待,专门负责防守城门。

    敌军刚一靠近城门,漫天的箭雨和海量的石块,就倾泻而下。

    箭雨还好,大部队被盾牌挡住,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毕竟,一个中队的士卒,还是太少,无法形成聚集效应。

    最危险的,还是当头砸下的石块。

    巨大的石块从高空落下,以雷霆万钧之势,撞击而下。巨石撞击到盾牌上,直接连人带盾牌,一起砸扁。

    “咣当!”

    被砸中的士卒,直接吐血倒地,再也爬不起来。

    海量的巨石,如雨点一般砸下,发出一阵阵沉闷的撞击声。

    就像打地鼠一样,每一个石块,都能带走一条生命。羽林卫的士卒,可不是一般的民夫,他们不仅力大无穷,对力量的掌控,也是娴熟无比。

    抛出的石块,又狠又准。

    邯郸城的精锐也是有骨气,没有一人发出惨叫。

    他们顶着巨石,试图想城门发起攻击。

    可惜,刚到城门口,队伍就损失惨重,整根巨木,被抬得东倒西歪,根本无法形成合力,对城门的撞击,就跟饶痒痒一般。

    狭窄的城门口,成为一个绞肉机。

    “碰!”

    “碰!”

    “碰!”

    源源不断的巨石,简直让人绝望。

    还没对城门发起撞击,邯郸城精锐就损失惨重。

    远处观战的帝尘,脸庞抽搐,这可是他精心训练的精锐。

    老将廉颇依然面无表情,不断地将一队队的精锐,决绝地送上“刑场”,替换下已经瘫痪的队伍。

    他就不信,对方会准备如此多的石块。

    昨天的攻城,廉颇就观察到,战争的后半段,城头几乎没有石块砸下,显示城内的守城物资,已经接近枯竭。

    可惜,廉颇注定要后悔。

    不论廉颇派多少队士卒冲上去,都没有用。

    城头的巨石,像永不枯竭一般,轰隆隆地砸下。

    半个小时之后,城门口已经被巨石彻底堵住,垒成一座小山。夹杂在石缝中的,是战士的血肉。

    要想撞击城门,就必须搬开石块。

    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邯郸城的精锐再多,再如何悍不畏死,也不能这样送死。

    廉颇的城门进攻计划,正式宣告失败。

    古代城池的设计,是非常有讲究的,尤其是对城门,这个城池最薄弱的点,里面的门道就更多。

    如果城门这么容易被打破,攻城时大军也不会选择攻城梯了。

    攻城战中,很多时候,攻城的部队宁愿用投石机,从城墙上砸开一个口子,也不愿从城门发起进攻。

    根源就在此。

    守城部队对城门的防御,简直达到夸张的境界。不仅如此,即便侥幸破开城门,也有专门的守城器械,能够瞬间将城门堵住。

    对此,廉颇当然不是不懂。他此前算计的,是料到敌军守城物资有限。哪里想到,安阳城内的房子都被拆掉,用来储备物资。

    面对这样一个难缠的对手,廉颇也够头疼的。即便如此,廉颇也毫不动容,作为主将,他的意志硬如钢铁。

    既然城门拿不下,廉颇就猛攻城墙。只要不计代价,总能拿下城池。

    对此,廉颇深信不疑。

    帝尘还是非常有气度的,这个时候,都没有干预廉颇的指挥。他知道,此时如果主公和主将的意见相左,那就是一场灾难。

    战争打响,他就只能选择相信廉颇。

    山海城大军昨天损失惨重,今日守城确实吃力不少。

    帝尘部损失惨重,但是在单位时间内,进攻的士卒数量,并没有减少。减弱的,只是各部轮换的次数。

    廉颇也是狠下心,不断地给大军施压,减少他们的休息时间。

    只要主将意志坚定,大军就不会崩溃。

    大军在廉颇的指挥下,犹如一个整体,不断地对城池发起猛攻。

    连绵不绝的攻击,让安阳城似乎显得岌岌可危。

    无奈,廉颇不知道的是,今天的城头守军多了三员大将。

    这个情报失误,对战局的判断几乎是致命的。

    昨天,欧阳朔就是整支大军的唯一轴心,未免顾此失彼。

    现在不同,欧阳朔加上周勃三人,各占一段防区,结成一个防御链条。

    四点一线,坚不可摧。

    守城战中,一位猛将的作用绝不可低估。只见周勃往城头一战,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左右五米之内,无人能够登上城头。

    将军如此威猛,对士卒的激励是非常明显的。

    羽林卫,越战越勇。

    每一名羽林卫,都是冷漠的屠夫,视敌人如无物。

    安阳城头,就像一个黑洞,不断地吞噬着士卒的生命。

    不仅如此,在萧何的调度下,大量的石块和木材还在源源不断地运上城头。萧何这是要将安阳城,夷为平地。

    萧何在城中宣称:以敌人的秉性,损失如此惨重,如果破城,必将屠城。吓得城中的百姓,恨不得将自家准备的棺材板,都贡献出来。

    白桦和凤囚凰二女,不禁傻眼。

    什么叫专业?这就叫专业。

    一个小小的变化,让上午的守城,比昨天下午还要轻松。

    随着时间的推移,廉颇再也无法淡定。

    该死的,他面对的是怎样一支军队啊?怎么可能如此顽强。

    帝尘的脸色,同样阴沉的可怕。

    此时此刻,他的盟友们再也坐不住了。白白损失了两三千大军,换来的只是少到可怜的战役贡献值。

    这笔买卖,太亏!

    “帝盟主,我想,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一位领主再也忍不住,对帝尘发出质疑。他带来的三千大军,此刻剩下的还不到一千,如何不心疼。

    “就是。帝盟主,我们是信任你,才跟你出来的。现在算怎么回事?根本就看不到取胜的希望。”

    面对这些质疑,帝尘无言以对。

    说起来,这些盟友已经算是沉得住气了,到现在才发难。

    “诸位!”帝尘一摆手,沉声说道:“诸位今天的损失,战役结束之后,帝某一定会有补偿,决不食言。”

    “这……”诸领主面面相觑。

    不得不说,帝尘处事确实大气。

    按理来说,跟帝尘出来全凭自愿。打仗嘛,有胜就有败,谁也不能怨谁。即便如此,帝尘还是没有推卸责任,真正展现了世家子弟的风采。

    这一手,确实玩的漂亮。

    安抚完盟友,帝尘拍马来到廉颇身边。

    “主公!”

    见到帝尘,廉颇脸色羞愧。

    帝尘摆了摆手,道:“不怪将军,是敌军太顽强。”

    廉颇脸色稍缓,心中充满感激。他还以为,此次定要受到训斥。毕竟,昨天晚上他可是在主公面前立下军令状。

    不曾想,闹到现在这个局面。

    “撤军吧!”

    说出这句话,帝尘心中反倒是放下一颗大石。

    干脆地认输,不再挣扎。

    “主公?”

    廉颇大惊,心有不甘。

    “撤军吧!”

    帝尘再说了一遍,语气坚定。

    廉颇闻言,神情复杂,他也知道,再打下去也拿不下安阳城的。与其如此,还不如早点,减少一点损失。

    不是谁,都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和魄力。

    此战之败,败在情报。

    他们没想到安阳城竟然会有秦军驻守,没有携带攻城器械。否则的话,任凭敌军如何顽强,安阳城也绝对守不住。

    轰隆隆中,大军再次全线撤下。

    安阳城头,发出阵阵欢呼声。

    就在此时,远方的天际,传来轰隆隆的马蹄声。寻声望去,只见如黑潮一样的大军,朝安阳城涌来。

    城头的欢呼,戛然而止。

    天呐!

    难道又是反秦大军吗?

    这个时候出现一支大军,对安阳城而言简直是一场灾难。

    就连欧阳朔,心中都不禁一颤。

    他抬头看了一些天色,距离午时还有一两个小时。也就意味着,王离的先锋部队,至少还要一个小时才能抵达安阳城。

    就凭现在的几千人,能够挡住一个小时吗?

    欧阳朔的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同时,欧阳朔心中,又隐隐有一丝期待。

    相反,帝尘他们却是兴奋起来。

    尤其是帝尘。

    按他的推算,如果援军急行军,清晨出发,现在也该到了。

    “天不亡我!”

    帝尘一声长叹,心中庆幸。庆幸他昨晚没有自大,还是低头向项羽求援。否则的话,真要成笑柄了。

    轰隆隆的大军,由远及近,迎面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