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活捉范增
    棘原城外,欢声雷动。

    霸王项羽以一敌四,又是大战三十余回合,神勇不减。此时的恶来,已经快要扛不住,眼看就要败下阵来。

    白起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烈日当空,不知不觉已是午时。

    “鸣金收兵!”

    “将军?”

    章邯有些错愕,这个时候收兵,未免有些不解风情。

    白起沉默不语。

    章邯见此,只能下令收兵。

    军令一下,城外一片哗然。

    敌我双方,都是不满。

    这一场旷世大战,还没分出个胜负呢,为何就收兵?

    无奈,军令如山。

    张辽等将领,就是再怎么不愿,也只能退兵。

    只有恶来,悄悄松了一口气。恶来是最先上场的,跟项羽大战了上百个回合,已是突破个人极限。恶来直感到,他的五脏六腑都已经移位。

    项羽倒是也没有追击,事实上,打到现在,他也有些疲惫。再打下去,胜负如何,还真不好说。

    见秦军退兵,反秦义军就更加张狂,在城外大肆叫嚣。

    项羽坐在乌骓马上,接受欢呼膜拜,好不惬意。

    十几分钟之后,眼见秦军避战,项羽也是无趣,下令收兵。一场旷世大战,就这样匆匆结束,留下诸多遗憾。

    **********

    下午。

    一场大战下来,项羽也是疲惫不堪,中午美美地睡了一觉。

    不曾想,好梦不长。

    下午三时许,传令兵慌慌张张地赶到帐外。

    “什么人!”

    传令兵被卫士拦下。

    “紧急军情,要上报将军。”

    “不行,将军正在午睡,不可打扰。”

    上午的一场大战,项羽的形象越发的高大,卫士自然有荣于焉。

    “十万火急,耽搁不得。”

    传令兵神情焦急。

    卫士见此,也是左右为难。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帐内传来项羽的声音:“何人在帐外喧嚣。”

    卫士闻言,脸色一白,战战巍巍地回道:“将军,是传令兵。”

    “将军,大事不好了!”

    传令兵见此,直接在帐外喊道。

    “放肆!”

    项羽一声大喝,显是非常的不满。

    “将军恕罪!将军恕罪!”

    闻言,卫士和传令兵,悉数跪在帐外,神情惶恐。

    项羽可是暴脾气,一言不合,一顿皮鞭是躲不过的。

    帐内一片寂静。

    良久,才传来项羽的声音:“进!”

    传令兵闻言,步入帐内,扑通一声,再次跪下。

    项羽皱了皱眉头,呵斥道:“何事慌张?”

    “将军,英布将军败了!”

    “什么?”

    项羽大惊,拍案而起。

    “前方来报,英布将军在安阳城外遭到伏击,几乎全军覆没。”

    项羽闻言,半响不语。

    大帐内,死一般的寂静。

    传令兵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惊扰到项羽。

    “下去吧!”

    项羽疲惫地说道,上午的大战都没让他如此疲惫。就算是霸王,也有力所不能及的时候。

    “诺!”

    传令兵如蒙大赦,一溜烟滚出帐外。

    项羽深知,英布一败,会引发怎样的连锁反应。

    五万大军啊,竟然没有拿下安阳城。

    对英布的统兵之能,项羽并不怀疑。

    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始至终,安阳城就是白起设下的一个诱饵。

    高明啊!

    作为大本营的棘原城,龟缩不出,吸引了义军的全部注意力。暗地里,却利用不起眼的安阳城,给义军下了一个大套。

    英布军即败,更早一点的三万异人军团,项羽自然也不再报任何的期望。

    一下子,安阳城就吞噬掉八万大军,实在恐怖。

    巨大的挫败感,自项羽心底升起。

    如此说来,上午的斗将,也不过是一场有预谋的表演?

    好手段,好算计。

    嘿,亏他项羽还自鸣得意,中了计都不自知。

    项羽心头,充满无尽的苦涩。

    不,绝不认输!

    项羽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斗志昂扬。

    **********

    英布兵败的消息,悄悄地传遍全军。

    除此之外,帝尘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接连的打击,让义军营地一片寂静。

    本就兵力不占优势的义军,一下折损八万大军,实在骇人。

    所有人都感到,义军的前景,开始黯淡。

    有头脑灵活的,更是从安阳城被占领中,隐隐地嗅到一丝危机。

    粮食!

    这个紧箍咒,终于紧紧地套在了义军头顶。

    不安的情绪,笼罩在义军营地。上午的欢腾,彻底变成一场笑话。

    傍晚时分,兵败的英布军,狼狈地逃回营地。

    亲眼见到英布军的惨状,义军越发的不安,整个营地都骚动起来。

    至于帝尘军,在兵败之后根本就没脸回营地,现在不知道在哪个荒山野岭里躲藏呢。

    韩信?

    呵,不用再想了。

    英布一回来,就赶到项羽帐外请罪。

    可惜,他连大帐都没能进去。

    暴怒的项羽,差点没将英布一剑给咔嚓咯。

    无奈,英布只能跪在账外。

    当天夜里,项羽召集各路诸侯议事。

    各诸侯见到跪在帐外的英布,个个目不斜视。

    有同情的,也有幸灾乐祸的。

    所有人都清楚,形势对义军是何等的不利。

    范增的运粮队伍,不日就将抵达巨鹿。安阳城一旦被占领,等若断了义军运粮的路线。

    如此情况,实在是让人绝望。

    大帐内,项羽脸色阴沉,环视一圈,咬牙切齿地说道:“就算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攻下安阳城。”

    “诺!”

    各路诸侯心里都清楚,此刻已经陷入绝境,唯有背水一战。

    可惜,白起是不会给义军机会的。

    次日,还没等项羽行动起来,棘原城内的秦军已是倾巢而出。大军在城外摆开阵势,对义军虎视眈眈。

    秦军的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要拖住义军。

    义军胆敢去攻打安阳城,就要面临上百万大军的追击。

    要知道,安阳城可是有十几万大军驻守,要拿下安阳城,至少要派遣两三倍的军队,也就是二三十万的大军。

    义军在兵力上本就不占优势,一旦抽调走二十万大军,如何扛得住棘原城秦军的攻击?

    想想,都让人绝望。

    一时之间,义军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各路诸侯又是紧急措施,商议对策。

    这个时候,项羽已经无法一言而断兵事。

    派遣英布军攻打安阳城,可是项羽的决策。在这件事情上,项羽显然是犯错了的,对秦军过于轻视,以至于溃败。

    英布在项羽帐外跪了一晚上,都没能见到项羽一面。

    明眼人心里都清楚,项羽才是真正的责任人,只是没人敢说罢了。可怜的英布,不过是成了替罪羊。

    义军内部,暗生踟蹰。

    时间不等人。

    就在义军摇摆不定的时候,十万王离军主力已经抵达安阳城。

    同一时间,禁卫师团按照白起的布置,悄悄离开安阳城,再次东进,兵锋直指范增率领的运粮队。

    范增得到的消息,是秦军被困在棘原城,他哪里想到,会在半道遇到秦军的拦截。面对禁卫师团,运粮队只有乖乖投降的份。

    楚军辛苦筹集到的粮草,反倒成了秦军的囊中之物,悉数被运到安阳城。就连项羽的谋士范增,都成了禁卫师团的俘虏。

    对于范增,欧阳朔并不如何看好。

    跟谋圣张良相比,范增作为项羽帐下的第一谋士,未免黯然失色。

    范增不仅在政治远见上,跟张良相去甚远,在说服君主的艺术上,更是相形见绌。有人说,是项羽的刚愎自用,才导致范增的计谋无法实施。

    实际上呢?

    作为一名顶级的谋士,如果不能根据君主的性格,以一种合适的方式,说服君主接受你的计谋,本身就是一种失败。

    范增喜欢倚老卖老,好奇计,却不考虑主君项羽的性格。两人碰撞在一起,自然就引起项羽的厌恶。

    因此,范增是有智慧的,这并不假,但却不是一位合格的谋士。

    真正合格的谋士,就不会提议立“楚王”,对项羽形成颇多掣肘,最后还让项羽背上一个“弑君”的罪名。

    真正合格的谋士,就不会让韩信在项羽帐下得不到重用。

    真正合格的谋士,在鸿门宴上,就不会搞那些弯弯绕绕,而是应该直接杀死刘邦,造成既成事实,项羽又会怎样呢?

    真正合格的谋士,在刘邦“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时候,就不会毫无察觉,没有去提醒主君项羽。

    真正合格的谋士,不会在冠上“亚父”之名后,还让项羽厌弃。

    望着堂下的老头,欧阳朔神情不定。

    白桦开口说道:“无衣,你可想将此人收归帐下?”

    范增是禁卫师团虏来的,自然由欧阳朔处置。

    欧阳朔摇头。

    “怎么?你不要啊?不要给我好咯。”

    白桦闻言,顺杆子往上爬。

    “想得美。”

    范增可不是大白菜,欧阳朔自然不会轻易放手。

    “那你是个什么想法啊?”

    白桦无语。

    范增在堂下,羞愤难当。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不受待见。

    “此人有大用。不要忘了,项羽帐下可是有一位神将。你想想,如果用范增去交换那位神将,项羽会不会答应?”

    白桦闻言,给了欧阳朔一记卫生眼,“无衣,你太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