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四百四十三章 破阵符
    【PS:补一更。】

    只见阮平嘴角一笑,从储物囊中取出一张符箓。

    “诸位请看,此符名为破阵符,专门用来破坏传送阵之用。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寻得的宝物,特地献出,以助联盟马到功成。”

    诸位领主接过符箓,一一传递观看,口中不时发出赞叹之声。

    【破阵符】:将此符贴到领地传送阵上,可让传送阵停止运作一天。

    严格来讲,此符箓还不算是真正的破阵符,因为它并不是真的破坏传送阵,只是让传送阵罢工一天。

    此外,【破阵符】已经明确注明,它只能用于领地传送阵,也就是说,此符对王城传送阵是无效的。

    即便如此,【破阵符】也算得上是价值连城了。尤其是对眼下的【南盟】而言更是如此,简直是堪比神器的存在。

    虽然只能停止一天,但是配合的好的话,盟军拿下天霜县,不是问题。

    就连禾佛,也是眼神一凝,他没想到,阮平竟然有此宝物。

    真是好心机,好手段。

    阮平明明早就有此符箓,会前碰头之时,却是没有走漏一点风声。会上更是沉默,任凭诸位讨论无果。

    直到最后,方才揭开谜底。

    如此一来,【南盟】成员自然就对阮平感激不已。同时,他禾佛的声誉,因为出言质疑,也受到一次不大不小的打击。

    只是......

    禾佛冷冷一笑,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

    阮平的心机未免太重了,对诸位盟友,又未免太轻视了一些。难道他真的以为,他耍的那点小手段,其他人就琢磨不透吗?

    愚蠢!

    议事厅内,诸位领主一脸的喜色。年轻的领主,对阮平自然是赞叹不已。稍有城府的领主,则是悄悄地皱起眉头。

    这个阮平,还真是混账。

    明明有此利器,却不早拿出来,让他们商议对策,却是无果。

    这是诚心要看他们的笑话吗?

    阮平也不是蠢人,感受到大厅的气氛有些诡异。稍一思量,就知道问题的症结所在,不禁懊恼不已。

    贪心了啊,太贪心了。

    他必须做点什么了,否则的话,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诸位,阮平承蒙盟主抬爱,得以加入【南盟】这个大家庭。值此联盟危难之际,我愿意将此符免费献出。不仅如此,潜入天霜县一事,我也愿意一力承担。”阮平脸上在笑,心却在滴血。

    天地良心,原本他还指望着,联盟能够收购【破阵符】呢。这枚符箓,如果拿到市场上拍卖的话,价值何止万金。

    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好,阮领主仗义。”

    阮平此番表态,却是赢得一片赞誉。且不管其用心如何,对联盟做出的贡献,却是实实在在的。

    阮平闻言,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议事结束,一些领主主动找到阮平攀谈。

    阮平一一回应,享受着胜利的果实。唯有禾佛,神情莫名。

    **********

    八月六日,天霜县。

    整个天霜县,已是戒备森严,外人根本就进不去。就连传送阵,都被设定为指定传送模式,只有领主指定之人,才能使用传送阵。

    天霜县城内,风声鹤唳。

    不仅是因为真正进行的肇庆之战,宋家内部,也在经历一场剧变。宋佳父亲回来之后,当天晚上,就跟老爷子摊牌。

    一时之间,风起云涌。

    整个宋家,都翻了天。

    有人站队老爷子,也有人站队宋佳父亲。

    宋家两代人的掌舵之争,正式进入白热化阶段。

    两天时间的酝酿,形势却是越发的明朗。宋佳父亲宋天雄,使出雷霆手段,强力镇压了他的二弟宋天理,慢慢开始占据上风。

    宋家老爷子,渐渐独木难支。

    照眼下的剧本发展下去,隐退,就是老爷子最好的选择。

    当此之时,老爷子也是一个理智之人,已经准备接受此次失败。他是真的没想到,老了老了,竟然栽在自己的儿子手里。

    但是,就在今天,风云突变。

    阮家的老爷子得到消息,联合其他两家,表示不能坐视宋老爷子受到后辈欺辱,要来天霜县主持公道。

    宋老爷子得信,权衡一下,却是同意下来。

    老爷子未尝不知,阮家如此热心,未必就没有包藏祸心。只是此时,他已陷入绝境,阮家等人的调停就是他最后的机会。

    当此之时,老爷子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

    宋天雄得到消息,虽然不忿,却也不敢拒绝。

    世家,世家,本就是一个圈子。他宋天雄如果还想在这个圈子中混,就不能背上欺辱长辈的罪名。否则的话,他绝无法在圈中立足。

    当天上午,三家的代表依次通过传送阵,来到天霜县。四家一碰面,自然是你说你有理,我说我有理。

    此事怎么掰扯,都掰扯不清楚,局面似乎就此僵持下来。当天,三家的代表,干脆就在天霜县住下,大有不解决此事,誓不罢休的架势。

    对此,宋天雄已是有些不满。

    再怎么说,这也是宋家内部之事。

    你们要当和事佬?可以。但也不能赖着不走吧?

    整个天霜县,被闹得是鸡犬不宁。

    宋天雄的弟弟宋天理,自以为寻到靠山,又开始蹦跶起来。

    就在一片混乱之中,一场天大的阴谋,已经悄悄进行。当天夜里,一位黑衣人从客栈走出,来到传送阵,将一张符箓贴到传送阵上。

    只见白光一闪,传送阵立即停止运转。

    一切,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次日早晨,一位管家模样的人,光明正大地来到驿站。

    “来者何人?”

    战争期间,驿站已经被城卫部队把守。领主宋文早就放言,不允许陌生人在驿站收发信件。

    “我是阮家护卫,为我家老爷寄信。”

    守卫将此人拦下,道:“大人有令,战争期间,陌生人不准使用驿站。”

    “瞎了你的狗眼,我是陌生人吗?就算我是,我家老爷是陌生人吗?”管家立即暴跳如雷,破口大骂。

    见此,守卫却是不为所动,“还请恕罪。小的职责所在,没有大人手令,任何人都不得入内。”

    “你!”管家气急,“好大的狗胆,你给我等着!”

    说着就要离去。

    恰在此时,宋天理路过驿站。

    管家见此,脸上一喜,喊道:“宋老爷,宋老爷。”

    “何人叫我?”

    宋天理踱步,走了过来。

    管家立即换了一副脸色,谄媚地说道:“宋老爷,我是阮家管事,昨天我们见过面的。”

    “哦,原来是你。”

    经管家这么一提醒,宋天理倒是记起,昨天跟在阮家老爷子身后的随从当中,确实有这么一位人物。

    宋天理见管家手中拿着一封信,主动问道:“怎么,来寄信?”

    “对对对。宋老爷,您不知道,我家老爷家中原本就有急事,硬是给撂下了,赶来天霜县调节。这不,人在外,还得处理家中之事。”

    “老爷子仗义,代我谢过老爷子。”

    宋天理闻言,是一阵的感动。看看,什么叫仗义,这就是仗义。如果没有阮家老爷子这么一搅合,他宋天理真的就得败下阵来。

    宋天理指着驿站前的守卫,问道:“那,这是?”

    “哎。”管家故意一声长叹,愁眉苦脸地说道:“不瞒宋老爷,我本是要寄信,却被守卫给拦住,说要宋文领主的手令。”

    管家故意将“宋文领子”四个字,拖得老长。

    “哼,岂有此理。”

    果然,宋天理闻言,立即就爆了炸,这位爷平时就是个爆脾气,这些天又受够了气,心中早就憋着一肚子的火。

    “大胆奴才,你可认得本大爷?”

    “认得,认得。”

    守卫虽然心中倍感屈辱,却是不敢顶嘴。再怎么说,宋天理也是宋家之人,是天霜县的主人之一。他一名守卫,是断不敢忤逆此人的。

    “认得就好,还不给我向贵客道歉。”

    宋天理气势汹汹。

    守卫无奈,只能向管家道歉。谁又知道,这位貌似谦卑的管事,方才是如何的气焰嚣张,言语粗鄙。

    没办法,低人一等啊。

    天霜,远不如山海城,或者说,就没有哪个领地,像山海城那般对NPC一视同仁的。玩家在NPC面前,自觉不自觉的,都会觉得高人一等。

    管事的,假模假样地接受道歉。

    见此,宋天理方才稍稍平息了怒气,“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让开,让贵客去寄信。耽搁了事情,你负担得起吗?”

    守卫闻言,面露难色。

    要他道歉,这倒没什么。可要他让开,却是有些为难。

    迎着宋天理的眼神,守卫战战兢兢地说道:“可,可是,大人有令……”

    接下来的话,他已经说不出口。因为宋天理彻底的怒了,快步上前,对着守卫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混账东西。爷的话,还抵不上宋文那小子的手令吗?”

    守卫被打,敢怒不敢言。

    还是另外一名守卫机灵,见此情况,及时出来解围,笑着说道:“二老爷发话,自然是可以的。他是新来的,不懂规矩,还请二老爷恕罪。”

    宋天理见此,“哼”了一声,方才稍稍平复心中的怒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