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全球在线 > 第四百六十六章 一个瞭望手的日常
    【PS:上一章的赵括已更正为杜如晦,望周知。】

    一望无际的海面,波涛迭起,卷起千堆雪。

    两支舰队,共计两百余艘大小战船,成战斗队形,破浪前行。每艘战船的桅杆之上,都挂着数面旗帜,金龙尊贵,蓝龙浩瀚。

    两条巨龙,交相辉映。

    舰队群中,两艘巨大的五层楼船,最是夺目。

    此二舰,正是北海湾舰队第一编队的旗舰——飞云号,以及崖山舰队第一编队的旗舰——盖海号。

    两舰一左一右,犹如两位深海巨人,统领诸战舰。

    舰队一路行来,除了零星的海盗,几无对手。即便是附近海域的大型海盗组织,见到如此庞大的舰队,也是退避三舍。

    飞云号最上一层的甲板上,站着三位将领,登高远眺。居中而站的,正是此次远征舰队的军师,作战司长赵括。

    因为两大舰队,互不统属。

    因此,赵括既是军师,也是远征舰队的指挥官。

    左边一位青年武将,则是神武卫统帅,羽林将军王峰。右边一位,自然就是北海湾舰队第一编队的总兵裴东来。

    盖海号上,则是崖山舰队第一编队总兵蔡瑁,副总兵烟火妖孽坐镇。

    裴东来和蔡瑁二人,是整支舰队的左右将军。

    相比而言,蔡瑁的统兵之能,高出裴东来不止一筹。

    只是,一则裴东来资历摆在那,说是山海城水师的鼻祖,一点都不为过。二则北海湾舰队第一编队,成军早,士卒的阶位高,战斗力也要强一些。因此,此役还是以北海湾舰队第一编队为主。

    这也是赵括和王峰,呆在飞云号上的原因。

    至于王峰,他的职责,仅在登陆之后的大战。海战,神武卫是不会参与的。虽然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根本就不会有大规模的海战发生。

    猎猎海风,将三人的披风,吹得哗哗作响。

    裴东来拿着海图,指向前方已经隐约可见的海岸线,道:“军师,再有一小时的航程,就到交州港了!”

    赵括点点头,问道:“放出去的赤马舟,可有消息传来?”

    “有的。”裴东来接过话,“玉佛县在交州港,同样建有码头和港口。甚至,他们还有一支水师,在附近海域巡视。不过都是一些小型战船,不足为虑。”

    “下达作战动员吧。”

    赵括闻言,知道此战无虞。

    “诺!”

    裴东来挥动令旗,战鼓响起。整支舰队再次加速,朝交州港冲去。像这样的舰队,必须在港口登陆,因此根本就没有隐藏行际的必要。

    **********

    交州港。

    十余艘中小型战船,在港湾内巡航,悠闲自在。

    交州港属于内陆港,海盗鲜有来犯者。整个玉佛县水师营,与其说是防御海盗,不若说是护卫渔民的安全,整个就一水上搜救队。

    赵五是水师营某舰的资深瞭望手,呆在桅杆之上,同样是百无聊赖。

    大海是神秘的,也是让人向往的。

    可天天看,日日看,换做是谁,都已厌烦。

    赵五就是如此,他现在祈祷的,就是快快结束此次巡航任务,回到城内,跟他的小桃红你侬我侬一番。

    “哎!”

    赵五叹了一口气,例行公事地看了一眼远处的海面,看有没有哪个倒霉蛋的渔船倾覆,需要他们去救援的。

    事实上,赵五到真的希望能有点事情做。

    瞭望手是孤独的,除了海风,无以为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当瞭望手当久了,赵五甚至犯下自言自语的毛病。对着空气,对着海鸟,对着大海,他都能说上一通。

    说的话,无外乎就是他跟小桃红的那点破事。周边的海鸟,早就听烦了,再不肯光顾他的瞭望台。即便有食物引诱,也是不行。

    听多了肉麻话,刚吃下的食物,还不得吐出来。

    整天蹲在瞭望台上,赵五的屁股都要长痔疮了。咸涩的海风,刮得他脸颊生疼,道道皲裂,煞是吓人。

    每次回城,小桃红都要留一把眼泪。

    女人啊,就是水做的。

    温柔的时候,柔情似水,就连那小腰,都跟条水蛇似的,一扭一扭,扭得他心中直冒火,恨不得就死在小桃红柔软丰腴而又白皙的身子上。

    这水啊,有时候又是个大麻烦。

    每次小桃红一哭,赵五就心烦。

    小娘们就是这样,受不得一点疼痛。

    实际上,这点皲裂,对他赵五而言,又算得了什么。

    赵五倒是希望,能够跟海盗真正干上一次,受一次伤,留下个疤痕什么的,那才是真爷们呢。说不得,还能领点赏钱,给小桃红买个玉簪什么的。

    哪像现在这样,领着一点点微薄的军饷,口袋里穷得叮当响。害得小桃红这么一个可人儿,跟着他赵五一起受苦,真是窝囊。

    男人啊,就得有钱。

    没钱的话,再大的力气,在生活面前,也得装孙子。

    “这鸟日子!”

    赵五又是一阵抱怨,往海水里吐了一口唾沫,就要收回视线。就在回身的一瞬间,赵五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远处的海面。

    这一看,直将他的魂都快吓掉了。

    只见水天相接的海面上,一艘艘战船,就像海上的巨兽一般,急速冲来。数量之多,赵五一下都数不过来。

    但凡视线所及,全部都是战船。

    除了数量多,关键是那战船霸气啊,高的足足有几层楼那般高,比玉佛县的领主府都要高。

    赵五发誓,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的战船。

    那还是船吗,简直就是海上碉堡啊!

    相比之下,他们的战船,就是个渣渣,像个小虾米一样。

    一时间,赵五被惊得,说不出话来,整个大脑,都是一片空白。

    “完了,完了,这回老子真要葬身大海了!”

    赵五脸色煞白,再没有方才的豪情壮志。什么军功,什么封赏,都他-妈-的见鬼去吧!他现在只祈祷着,能够幸运地逃过此劫,留下一条小命。

    生活虽然艰难,苟活着总还有希望。死掉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警报,对拉警报!”

    赵五努力稳住心神,才想起他的职责,哆哆嗦嗦地拉响瞭望台的警报。

    一时间,整个港湾的气氛,都变得沉重起来。

    当然,甲板上的水师,也有不在意的,以为赵五那个狗-日-的,又在耍他们呢。这种事情,赵五以前可没少干。

    巡航无聊,这种事情,也算是一种乐趣了。

    赵五一边拉响警报,一边再次朝海面望去。他方才一愣神的功夫,对面的舰队,已是清晰可见。

    “嗯?没有挂海盗旗?”

    赵五能当上瞭望手,视力自然是极佳的。虽然隔得老远,却已经能够看清,对面战船张挂的巨大旗帜。

    “金色的巨龙?这么什么旗帜,难道说,是传说中王城泉州的舰队吗?”

    天见可怜,赵五只是一位普通的下层百姓。能够知晓王城泉州的存在,都还要有赖于他做船员的优势,算是见识过天地的男人。

    否则的话,他的目光所及,也就是玉佛县这一亩三分地了。除了泉州,赵五的脑子里,已经想不出其他的地方。

    舰队越来越近了!

    赵五甚至能看到,战船上身穿铠甲的军士。

    冰冷的铠甲,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刺眼个光芒。

    真的不是海盗。

    赵五已是确信,海盗绝不会有此军容。那群天杀的鸟东西,一个个脏不拉稀的,那有这样的气势。

    赵五心中,不觉生出一丝期待。

    “不是敌人,不是敌人!”

    此时,甲板之上,也是一阵混乱。不用去确认,甲板上的军士,也都能够看清朝他们驶来的舰队了。

    引起的恐慌,跟赵五没什么两样

    赵五只能祈祷,诸天神佛,妈祖娘娘,能够听得到他的祷告。

    除了祷告,他一个瞭望手,做不了任何事。

    这种只能听天由命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可惜,赵五的祈祷,根本就没有凑效。

    稍倾,一阵阵箭雨,破空而至,将玉佛县水师营,射成刺猬。

    不幸的是,赵五也中了一箭,好巧不巧的,正中心脏。

    “真是不走运啊!”

    赵五再也支撑不住,从瞭望台摔下来,落到甲板上,发出“碰”的一声沉闷声响,瞬间毙命。

    最后一刻,浮现在赵五脑海的,是小桃红水蛇一般的腰肢。

    “真想再摸一把啊!”

    瞬间,赵五彻底陷入黑暗当中。

    **********

    交州港的这一场杀戮,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快。

    不到半个小时,诺大的港口,除了远征舰队,再没有一艘完好的战船。船只的残骸,中箭的尸体,飘荡在海面上,异常的孤寂。

    就是附近的渔民,躲避不及的,也跟着遭殃。

    正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靠岸登陆!”

    飞云号上的赵括,看着眼前的一幕,却是面无表情。这样的胜利,实在不值得称道,真正的苦战,还没开始呢。

    “诺!”

    两大舰队,有序地依次靠岸。最先登陆的,自然就是神武卫。

    真正的大战,一触即发!(未完待续。)